枫叶家书:闲话选举

真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21日讯】加拿大是民主社会,这个民主还真有点名副其实,具体表现在政府架构的选举上。

在国内生活时便不大理会政治这回事,来到加拿大亦然,但因为加拿大有选举制,每到选举之时便够热闹的,闻其声而观其势,是以不自觉的也就有一点作为小百姓身份的个人意见。

因为并不太热衷选举,是以啥时选举也糊里糊涂的,不要紧,看社区街头的景象便知。其时候选人的招贴广告随处可见,也有印刷精美之形象照片,当然都是笑意可掬,满有智慧的样子。想想咱中国某些领导人,不乏欺欺霸霸事迹的那类,也确实相由心生,形象委实不敢恭维,不过共产专制社会里领导人绝对不托赖民选,老百姓也就少了看英明而亲切之领导人面孔的福分了。

今儿个加拿大又到选举时候,当然除了形象美好还不够,真要投票时,该选谁?保守党自由党民主党这个党那个党各据山头,哪山又比哪山高?还真不好定夺。

各党派都高调参选,谁都说自己最好,这样那样的承诺,雄心壮志谱写着梦想的篇章。只是谁还相信梦想呢?

如果不相信梦想,又凭什么决定最佳人选呢?记得上回联邦大选,自由党来了这么一招,在华语电视登广告,广告词大意:首先列举保守党诸多不是,然后反面烘托自己,以保守党之“阴暗”以彰显自由党之“光明”,最后结论不言而谕,当然自由党乃明智之选也。

真子以选民之资格,当下心头一亮,马上把那个说自己如何好的自由党给否了。何也?不是说他不该登广告表彰自己,而是广告中表现的唱衰别人以抬高自己的行为,却能反映为人之道德素养。何为王者风范?咱大中华五千年文明中历朝历代,哪一朝明君不是以德治国以德安民?不知当今历国历届领导人可会想到,承诺的梦想非实,老百姓也不会计较太多,然而君子明德却是最重要的呢。

日前“新时代”电视采访自由党党魁,问及作为反对党,如果当选总理,如何促进与中国之双边关系。其答曰,当增进与中国政治上层的亲密关系。

谁都知中国政治上层便是中共,中共乃当今第一人权恶棍,其灭绝人性道德沦丧为天下唾弃,而天要灭中共,谁亲近它谁倒霉,唉可怜的自由党,都这时候了还去和中共套近乎,无怪乎再怎样以“伟光正”的高调定位自己,还是让保守党大获全胜。

所以说,作为选民,甜言蜜语免了,承诺和梦想也无需听太多,最重要的一个准则是,候选人的道德良知可决定其未来。如不信各位选民可以走着瞧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秋色再美,然转瞬即逝,如短暂人生,奈何功名利禄,神仙美眷,谁又能长久拥有?真个是秋色人生,刹那芳华,终究千叶飘零,尘归尘,土归土,那枯枝残叶又归何处?
  • 来到加拿大,真的见着“鬼”了,不是那阴森恐怖的鬼,这边的“鬼”们都笑咪咪的,年龄都不大,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许多小不点儿,衣着古灵精怪,在每年同一天相同的时辰,三五相继而,满街市游走。
  • 那一夜,我看到北美平原清明高远的天空飘过一片西藏洁白的云,那一夜,我听到一位真正的藏人的歌唱。年青的依西姑娘,穿着草绿色藏族的长裙,黝黑的肌肤闪烁著青藏高原温暖明亮的阳光,她以沉厚和缓的嗓音悠然唱出自己谱曲的歌。我听不懂她唱的藏语,可是我听懂了她歌中那份真诚的祈盼,当席中所有汉人和藏人来宾轻拍着节拍和着她的歌唱,也唱和著同一样慈悲的祝愿,霎那间泪水漫过了我的双眼。
  • 我总是向往那些古老的时代,那些古老传统的人类精神,看那些传统手法建造的房舍和廊亭,不仅是欣赏那些鬼斧神工般的技术,那些作品,贯穿一份不朽的灵性,一种专心致志的精神,价值无量。人类自翔在日新月异的科技中不断前进,又有多少人觉悟,所谓的进步 ,其实正是后退呢。
  • 香港也许没啥文化底蕴,但香港也特别,因其特殊之历史际遇,一百多年前归在大不列颠国旗下,喝足一百年洋墨水,不曾受中共党文化的浸淫,是以香港文化虽非脱俗也不算清新,但至少自然真实,思想之自由与港人之民主意识令香港文化中的幽默谐趣得以自由发挥,以此形成其俗世的风格,不深刻,但尚可娱乐。

    对比大陆电视,以其泱泱大国之人杰地灵,演员自然千里挑一,形象是没说的,制作也蛮认真,比香港的考究多了。然而大陆的电视剧集并不太受落,坦白说,闷,沉重,节奏太慢,色调灰濛濛的,好像用的都是劣质菲林,一句话,不好看。

  • 若童年无忧,青壮之年曾有过坎坷的生平,因为有青春岁月生命能量的加持,苦难并不算什么,而到黄昏暮年,则否极泰来,夕阳无限,并无唏嘘惆怅,这样的晚年,谁说不是人生的一大福份呢?

  • 在加拿大天天说英语,听说的最多的一个词是“thank you”(谢谢)。西人爱说“谢谢”,说的习惯成自然,别人等闲丁点儿的举手之劳,他们都得郑重其事说“谢谢”,说的诚恳而动听。
  • 修炼,在人类的文化中,修炼之含义便是生命回归。幸福的白石镇,静静的守候那个蓝色的童话至今,今日多少双手展开的信息,许正是人类等待的千载机缘吧。
  • 不禁想,有没有这样的社会,人人乐天知命,工作勤恳敬业,打工的只管干好工作,而老板更才德兼并,懂得如何厚待属下,如此社会,岂不美哉?想来好像太理想了点,有点不像人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