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山
港澳办就香港问题的记者会,是中共对反送中运动第一次正式的表态。从这个表态中可以得出几个结论。 第一,不到最后关头,北京绝对不会动用军队。第二,中南海对如何处理香...
川普不是美国人应得的总统,但却是中国人应得的总统。
美国特朗普总统周日发推文,称向中国产品加税,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巨大震动。
减税或许对国家、企业和民众有好处,但对共产党来说却是一副毒药。
目前的中国经济,三个组合带来的优势已经基本消耗完毕。经济货币化过程已经结束,出口增长已经难以持续,货币宽松加政府借债投资所产生财富增加,已经无法达到投资值本身。换句话说,中国经济出现问题是由本身结构性问题造成的,其它如贸易战、房地产泡沫、金融危机等等,其实都是表象。
孟晚舟以千万加元的保释金获得了加拿大方面的保释,然而事情并未结束。美国司法当局的引渡令,在加拿大仍然生效。如果下个月8日前,美方正式提出引渡要求,则孟晚舟的引渡程序才算是正式开始。就加拿大的法律程序来说,孟晚舟方面如果不同意引渡,就必然需要通过法庭多次的聆讯。如果法庭裁决美国引渡令生效,还需要加拿大司法部部长签发引渡命令,孟晚舟方面则可以再次上诉到上诉法庭...
在阿根廷的川普(特朗普)和习近平会晤,受到了特别的关注。我感觉,在这次双边会晤中,美、中双方不可能达成完美妥协,但也不可能彻底谈崩。最可能的结果是在这两个结果之间的某一点上达成妥协意向,然后公布联合声明。另一种可能是谈完后双方各说各话,届时便要看情况如何了。 11月初,中共向美国提出了一份书面的142项贸易改革方案,希望可以和美国达成妥协。不过,应中共...
因此,G20峰会上的川习之会,能够获得各方满意结果的可能性,恐怕会是极低极低的。即使有联合声明,最可能只是表达一下“继续谈下去”的意愿。而美国各阶层及各界意见正在统合,国内资源也逐渐集中进行调配,未来对中国(中共)所施加的压力,只会比2018年更为巨大。
美国和中国的全面对抗,已经走到了无法逆转的地步。 北京不可能作出退让。当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中国崩溃之后,中共选择了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意识形态模式取代前者。国家主义的其中一个基础是“对敌人的仇恨”,而这个敌人往往是国家或者种族。在专制体制下,行政权力主导一切社会活动,这种制度的关键在于行政权力必须有一个最高领袖,他是权和威的象征,也是对敌人“仇恨和对抗...
近期中国的大新闻不断。大富豪不断出事,马云退休,交出支付宝。大企业收紧皮带准备挨饿,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万科打出了“活下去”的标语,其在厦门的别墅以半价销售。大明星几乎全部落网,范冰冰罚8.8亿元人民币,影视歌星纳税从6.7%增加到46%。中产阶级全数中招,P2P倒掉了400家,占总数的五分之一,专家估计未来一年还有一千家会垮掉,中国所谓中产阶级的财产将大量消失...
成年之后,我小妹经常指责我小时候欺负她。其中一个罪行,是偷喝麦乳精事件。 麦乳精类似香港人说的阿华田,有点像是速溶咖啡,在70年代的中国大陆算是奢侈食品。一次父母不在,我说服小妹把她那份麦乳精和我的放在一个大碗中,用开水冲开之后,我用调羹(勺子)在碗中间划一条线,告诉她我们两人一人半碗。当时才6岁的小妹很快发现了问题。因为我用极快的速度进食,她那“半碗...
中国新左派和毛左派的大联合,未来对中共体制的冲击将日益严重,这种趋势已经难以逆转。
“互踩对方底线”,很可能成为未来几年两国交往的常态。
美国和中国这种全面对抗的关系,决定了未来亚太局势的走向,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世界局势的走向。
自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上任后,中美贸易纠纷越演越烈,至今未降温。习近平日前接见欧美企业领袖,声称将会“以牙还牙”,显示中国高层对美国咄咄逼人的对华政策已经逐渐失去耐性。而如若中国展开严厉反击,则中美之间全面贸易战将无可避免。 最新的消息,是中国政府或许针对美国苹果和汽车行业进行反击。这两个行业,大概是现有美国对华贸易的核心。如果中国真的有意于此,则意...
美国制裁中兴通讯,立即的损失就超过百亿美元,而长远损失更是不可估量。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纠纷扩大,一场贸易战看起来即将要展开。中国和美国互相指责对方需要为“贸易战”负责任。中国方面更是指责美国的做法对世界贸易有害,说中国没有办法,只好应战等等。相比之下,美国官员确实有些笨嘴笨舌,国内商界反对声音也不小,好像颇处下风。
专制政体,政治就是个“玩意儿”,对寻常百姓来说,“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掌权者玩的东西,瞎操什么心呢)”,不冷淡才不正常吧。
中美贸易关系,未来一两年必然日趋紧张。
不久前,北韩党内文件称中国为“千年宿敌”,正是这种仇视发芽开花的结果。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刚刚上任即被曝出她和先生名下的住宅有多处僭建。所谓僭建,就是在原来设计图则之外私自增建的建筑物。过去,前特首梁振英和特首候选人唐英年等人,都被曝光过住宅僭建问题。 律政司司长僭建,和别人确实有性质的不同。因为律政司主管法律法规的执行,所谓执法者违法,所以问题会变得特别严重。香港舆论大哗,反对党咄咄逼人、抓住不放,这些都是自由社会体...
北风呼啸之下,香港的政治寒冬即将降临,港人是否已备好冬粮?
中共18大之后,军队高级将领自杀屡见不鲜。
鲁炜被“组织调查”了!这位曾经的中国网络沙皇,因为严控网络信息而被很多中国网友痛恨,所以他被调查引起了不少人的快感。
如何使正在开放的社会回到封闭的绝对专制,遂成为未来中国政府的一大挑战。
习近平或许有机会,但他的选择其实并不太多。何去何从?不单是北京的掌权者,也是全中国人民共同面对的一大挑战。
各种迹象都表示,中共党内派系的斗争并未淡化,而是更为激烈。因此无论是七中全会,甚至是19大,恐怕都不会是句号,而只是一个逗号而已。
战争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无知就是力量。这是一种多么美妙的辩证哲学方法论。
唯一真正构成恐惧核心的因素,是来源于中共内部的激烈冲突。中共最高掌权者的恐惧,来源于党内高层的挑战。
人权既然关系到“人”,而不是“人民”,那么这个鞋是否合脚,我们还是自己说比较好,不敢麻烦高级官员们代劳。
共有约 22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