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
吉林长春访民王春林2017年10月5日13时30分许,在长春市柳影路农安北街公交车站菜市场卖菜,突然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用手铐强行押到一辆没有车牌号的白色SUV车...
大家好!感谢您利用宝贵的时间来读取我这封寓意深远的公开信。这份信将让我们的未来看到光明!让我们的下一代健康的繁衍生息!这份公开信息息相关到我们每一个人。
我是侨生 针对在马来西亚华人中学流传的黑含 我有话要说 蔡英文总统上任后便积极推动新南向政策。政策里的内涵其中便以归化台湾籍为诱因的“劳动移民”。这计划主要是希望东南亚学子来台湾就读高等教育毕业后可继续留在台湾投入工作,甚至可选择归化成台湾国籍。 马来西亚为侨生及外籍生人数最多的来源国,而台湾也是马国学子出国留学首选国家之一,仅次于澳洲...
我们大陆人是最清楚的,共匪叫你做什么,你是不敢不服从的,因为你已经被共匪劫持着。
胡卫学,36岁,甘肃天水法轮功学员,在北京顺义高丽营的一个公司打工,2016年1月13日被绑架,关押在昌平看守所,据悉,目前案子已经到了昌平检察院。年初胡卫学被绑架后,妹妹接触律师,才知道哥哥完全是无罪的。2016年5月28日他给负责此案的检察官王雪鹏写了一封信,信中质问:“这么老实的人都要被抓去关起来吗?”
原西安轻工供销公司(现西安福泰公司)职工私人住房被原公司领导非法无偿占用30多年——公理何在?天理难容!
5岁时,母亲就离开了人世。小时候,固执地认为母亲是出了远门,每天傍晚,呆坐在大门的门槛上等母亲回家,心里总想:“妈妈怎么还不回家?妈妈,您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等啊等,盼啊盼,一年又一年。没有母亲的陪伴,是一种撕心裂肺地痛,无数次梦里、心里都喊著“妈妈!妈妈!”长大成人后,很久一段时间,不敢结婚。想着儿女不能在自己工作地上学,不想让恶梦在儿女身上重演,恐惧婚...
2011年7月13日,在江苏省扬州川崎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中外合资)上班的残疾大学生程志华被公司管理工头傅某无辜打伤。
上午九点多我被上海杨浦区国保警察卞昕、管春华以刑事传唤的方式带到五角场派出所,一直关押到下午16:00。这两位是国保的临时工,原本是刑警,国保需要用一个“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的刑事假案报复打击我而被借用的。
继北京强拆后,英皇特殊手段在上海又被爆出。麻烦大王英皇的上海地产开发路似乎难以为继。
我们居住在中国大陆,是新型螺旋桨技术的发明人(我们知道贵国——韩国所有军舰,船舶,包括出口船舶都使用了这技术,我们没有贵国的专利,所以贵国使用合理合法,感谢贵国积极推广应用先进技术,为促进人类文明进步做出的巨大贡献。中国同样在大规模使用,主要是国防科工委的国有大型造船企业使用,属于半军工单位,我们有中国专利权,他们从我们申请专利之初就开始秘密侵权使用,动用国...
我是一名再平常不过的妇女,过着天下妇女都想拥有的平常生活。我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丈夫刘贵生是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电厂优秀电气主管,我和我丈夫、儿子公公婆婆一起生活,我儿子懂事,我和公婆和睦,尤其我丈夫,孝敬老人、爱护体贴我和儿子。
古语说百善孝为先,在最需要我们尽孝道的时候,我们却被扣押,母亲尸体不知去向,这让我们情何以堪,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范净娟女士系湖北省武汉市的一名退休教师,因为湖北当地的房屋纠纷曾到北京信访部门反映问题,2010年在北京居住期间两次被北京市昌平区华一医院(现更名为:北京市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精神病科予以强制医疗,限制人身自由和通信自由,与外界隔离,共计强制住院47天。之后,范女士又被转往武汉市一家精神病医院继续强制医疗,当范女士被家属发现并接回家后,范女士已经心力交瘁...
赤壁一中发生老师集体讨薪事件,原因好像是补发2013、2014年老师绩效工资,本来是国家政策,但是赤壁市政府要扣发高中老师绩效的一半,引发老师不满,他们认为,周边县区都已经到位,再穷不能穷教育,扣发老师作法不能接受,因此集体讨薪。
作为一名律师,我没有想到,在这个时代,在中国,仅仅因为在法庭上拥有一点点法定的话语权,就使一个个普通平凡的法律人,展现出如此耀眼的正义光辉。反思这一切,我也感到一种责任的沉重。是啊,在这个体制下,什么样的社会角色能够像律师拥有这样的条件和机会,说出事实和法律真相而免于被打压呢?律师,我们拥有着天赋的话语权,这更是我们难以推卸的维护正义的神圣天职。
中共邪党是邪教,完全没有人性,执政理念只是让少数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多数人没有自由,被管控,被少数人打着政策的旗号被搜刮
最近友人问我国际羊毛局是什么样的一个国际组织,我回答该机构早已注销。友人告诉我,近期国际羊毛局在国内和中国毛纺织行业协会一起在做一系列项目,搞得热闹非凡,难道是假冒?为核实此事实,我专门做了调查,其结果令我惊讶和愤怒。一个国家行业性管理机构怎么能如此不负责任地协同一个早已不存在的国际机构一起在国内大肆招摇撞骗,欺骗企业和消费者?!
一人号令替众声 三面红旗飘邪风 土地归公独裁化 开饭下地敲大钟 白天干活造声势 晚上开会讲斗争 筋疲力尽吃半饱 面黄肌瘦全身病 衣不遮体咽糠菜 饿死反怨天造成 社教还吹共产好 谁讲真话反革命 忆苦不知今更苦 糊弄百姓耳朵聋
我们附近有个理发馆,有一天,来了一个年轻的顾客要染发。理发员边给他染发便和他唠嗑,知道他在河北省武警曹妃甸边防支队服兵役。和他说着话,年轻人感慨颇多。
想起在共产邪党的统治下,做企业真难,工商,国税,地税,防官匪,还得防民匪。厂里的活都被附近的村民垄断了,我不能请其他人来代替,否则工厂无法开下去,甚至将外地工人打走。附近村官也经常来借东西,当然是有借难还。
我从小是在大红龙所大力倡导、弘扬的“当兵最光荣、保家卫国、为国奉献”的号召中长大的,因深受这些东西的熏陶,所以我从小就特别向往将来能当一名光荣的军人、战士,能保家卫国、报效祖国,所以,上学时,老师问我的理想是什么,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要当兵、当警察,并且长大后,我也为实现这一理想而努力争取,最后,我如愿以偿当了一名对我来说极其光荣的军人。但是自踏入军营后,我亲...
1989年中国自发的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于1989年6月4日北京大屠杀而画上句号。世界目光只注重学生的情况。共产党的“人民子弟兵”仍然沿袭古代强盗们掩耳盗铃的方法:“天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的习俗,利用夜晚埋伏好,凌晨动手。以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技俩!
为悼念二十五年前牺牲生命、以及向八九民主运动期间失去家园的斗士与难属致敬,海外香港华人民主人权促进会将于 2014年 6 月 4 日(星期三),晚上七时半,假哈佛大学科学馆C礼堂 (Harvard University, Science Center, Hall C, 1 Oxford St , Cambridge, MA 02138),举行烛光晚会。
我是一名大陆厨师,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我在居住地附近开了一家餐馆。开业不久,我就在店里安装了新唐人电视接收机,我的愿望就是想让来到我店里就餐的每一位顾客,都能有机会看到这个通过卫星对中国大陆播放未经过滤的独立中文电视节目。
我叫张玉香,曾经一身病,胸供血不足,冠心病,风湿,胃痛,颈椎病,每天生活在恐惧中,度日如年。一九九九年三月末,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无病一身轻,也不怕了,以前做事总怕自己吃亏,算计来算计去,修炼后,学会了先考虑别人,不伤害别人。做事都按照大法要求自己,每天生活在快乐当中,活的非常充实。
我是来自德国汉诺威的法轮功学员Astrid Fallon,我是一名工业工程师,法轮大法给我的生活和思想带来不可磨灭的改变,因此我想在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写下我的修炼心得。
我叫王雪梅,五十三岁,八六年毕业后,被分到妇女儿童医院工作至今二十多年。九六年一个患有淋巴癌的人,说她炼法轮功之后她的癌症好了,我很惊奇。由于当时身体不好,心脏病、风湿痛、最痛苦是失眠症,白天晚上都不能睡。那时孩子小,生活的压力很大,再加上婚姻的变故,我对生活失去信心。学炼功后,全身的病不翼而飞;精神面貌也好了,生活充满乐趣,从此这个功法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
在这网路盛行的时代,网上的信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自由世界的国家,是不会像中共那样,对网路内容严格控管的,所以网民们不论其政治立场,都得以自由在网上表达自己意见。但是表达意见时必须谨慎,尤其是讨论历史文化问题时,更是得要“引经据典”的叙述,不该滥用自由,散播不实谬论。
刘先生在2月26日光天化日下在离他家不远的地方,被人用菜刀砍伤6次,袭击 者与同谋在骑着摩托车逃亡。
共有约 583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二(5月22日),美国海军最先进的导弹驱逐舰之一“米利厄斯号驱逐舰”(USS Milius)抵达日本,旨在加强美国防御来自朝鲜或东亚地区任何国家潜在的弹道导弹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