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谷歌事件的要害

未普

標籤: ,

【大紀元1月21日訊】谷歌事件近日愈演愈烈。中國對外官方媒體,在沉默了幾天之後,開始以強硬的態度反擊。《中國日報》1月19日刊登兩篇社論,高調質疑谷歌打算撤出中國的決定,說谷歌的決定與其說是追求正義,不如說是受商業利益的驅使。類似的評論還指責西方媒體把谷歌的商業事件政治化。

谷歌事件到底是商業之爭還是道德之爭?

四年前,全球網路搜尋業的龍頭老大谷歌公司為了進入中國市場,同意配合中共的審查制度。谷歌承認,對於信奉“不作惡”(Don’tDoEvil)原則的他們來說,這個決策是痛苦的,但經過評估認爲,只要中國線民因為谷歌的存在而獲得了更多的資訊,只要中國的互聯網越來越開放,那麼忍受中共的審查所帶來的不悅,就是值得的。其創始人布林說,公司這樣做,的確犧牲了自己的原則,做出了妥協;但如果行不通,谷歌有可能改弦易轍。

這是一條難以行走的路,谷歌一走便走了四年。四年來,利潤領先還是原則領先的困境,一直和谷歌如影相隨。四年後,谷歌終於忍無可忍了。谷歌高級副總裁、公司發展兼首席法律顧問大衛‧多姆德(DavidDrummond)在他今年1月12日執筆的官方博文中提到:如果我們認定自己無法實現目標,那麼我們將不會猶豫重新考慮我們的中國策略。

穀歌的評估無疑會包括這樣的問題:得到的和失去的相比,當年的決策值得嗎?這要看谷歌從中國得到了什麼。四年來,谷歌據說每年能賺到幾億美元,雖說這只是它的數百億美元年收入的九牛一毛,但是在這四年中,谷歌在中國網路搜索市場的份額從13%增長到36%,卻是難以否認的進步。

然而谷歌的市場份額的增長並不等於谷歌達到了當年設定的目標。多姆德在博文中提到,谷歌打算撤出中國,就顯然是認為,谷歌的目標沒有達到。中國的互聯網非但沒開放,反而進一步封閉。中國線民想要知道的更多真實敏感的資訊,都被中共越發嚴格的審查制度過濾掉了。

不僅如此,谷歌還受到了經常性的有時是頻繁的網路攻擊。谷歌發現數十個在美國、中國及歐洲的中國人權活動人士Gmail帳戶經常被侵入。谷歌的調查還顯示,並不是只有谷歌受到了攻擊,至少20家涵蓋領域廣闊的大型公司都成為相似的攻擊目標,這些公司隸屬於互聯網、金融、技術、媒體、化學行業,等等。

中共官方是否涉及對谷歌搞網路攻擊?人們說,現在下結論為時過早。但駭客對人權志士的入侵顯然不是個人行為而是政府行為。因為除了中國政府,正在忙著賺錢的個人或私營公司,幾乎沒有誰對人權人士感興趣。

谷歌說,它之所以採取非常規手段公開這些網路攻擊資訊,其原因並不只是他們發現了其中的安全和人權問題,“因為這些資訊直指言論自由這一全球更重大議題的核心。”

毫無疑問,谷歌事件的要害是言論自由。中共全面封鎖互聯網,就是為了封鎖言論自由。目前,谷歌公司正試圖和中國政府討論在什麼樣的基礎上能夠運營未經過濾的搜尋引擎。筆者相信,信奉不作惡的谷歌和信奉作惡的中共審查部門及中國政府,在這場談判中,很難找到共同點。但最後的結局,仍然值得關注。

谷歌事件的要害不僅僅是言論自由。它警示,中共正在使用西方公司的高科技全面入侵西方的自由世界。這樣的“中國威脅”不能不引起世人的警惕。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傳谷歌調查內部中國員工 專家評論
劉孟奇:谷歌的良心震撼彈
【熱點互動】谷歌為什麼說「不」(2)
Google黑板報:中國員工照常工作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川普:死亡或二十萬 這兩週最艱難
【直播回放】4.2疫情追蹤:中國多省搶米潮
【拍案驚奇】任志強成權鬥風向 美指中共瞞報疫情
【珍言真語】桑普:切割中共 世界形成民主陣營
【直播回放】4.2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超9萬
【有冇搞錯】川震之後 中國消失的NGO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