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清源:講政治就是耍流氓

鄭清源

人氣 531

【大紀元5月24日訊】江澤民在位時搞了個三講,其中有一講就是講政治。我們說講政治就是耍流氓。

在任何一個法制國家,你敢叫政府官員講政治嗎?如果要是講政治的話,那還要法律幹什麼?即使你黨魁要站在所謂政治的高度上號召黨徒看問題和處理問題,但是這個政治能與自己國家的法律相牴觸嗎?政府官員的行為只能在服從法律的前提下考量其政治動機和政治行為。

然而中共官員的講政治卻完全不是這樣,他們不只是要求政府行為要符合當時的政治形勢,更要求法律也要在必要的情況下服務於政治,這也就是一黨專制的必然,也是中國一切災難的根源。例如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舉國皆知,可是中共為什麼不追查?因為那麼大面積的豆腐渣校舍導致的學童死亡,追查的後果必然涉及到中共的系統腐敗。再比如毒奶事件,中共敢講法律嗎?在整個奶製品行業全部涉毒的情況下,講法律的話,中共的統治就要發生危機,所以它就給老百姓講政治。

反觀中共的歷史,是凡中共用政治的棍子打人和殺人的時候,都是中國的法制全面倒退的時候。換句話說,中國的法律根本就是中共政治的奴婢。沒有了法律的約束,或者是利用法律為政治服務的時候,中共可不就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如果遇到中共迫害或清除異己時,它的一句講政治就把所有罪惡全部掩蓋起來了。中共的整風、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屠殺、迫害法輪功,哪一樣不是在中共講政治的掩護下進行的呢?所以說,江澤民提出的講政治是對中共邪惡歷史的高度總結。

網上流傳的一個順口溜對這個問題作了深刻的揭露:你跟它講法律,它跟你講政治;你跟它講政治,它跟你講國情;你跟它講國情,它跟你耍流氓;你跟它耍流氓,它跟你講法律。當然這個順口溜有明顯的調侃色彩,但是調侃的同時卻把中共的流氓本質揭露了出來。坦率的說,中共跟老百姓講法律或政治,抑或是講國情,都是在耍流氓,而講法律或國情講不好比較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但是講政治那可是中共的祖傳法定,它可以把一切實情遮掩,併進而用維護人民利益的幌子來標榜,同時又運用國家機器相威脅。

我們不妨舉一個例子看一看中共是如何用講政治的幌子來耍流氓的。

蘇州市法輪功學員路通,於2008年12月17日被蘇州金閶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路通的女兒路燕自2009年5月6日起在律師幫助下通過法律途徑為父親申冤,要求重審,可是蘇州中院顧迎慶庭長公然攔截路通的申訴案,告知家人到此結束,既不立案也不作裁決。家屬想要一份書面答覆也被野蠻阻止。顧迎慶在和路通的家人接觸時其政治覺悟之高令人咋舌,講政治的霸道不可一世,顧迎慶有如下語錄:「法院麼當然在共產黨領導下」、「你跟我講法律幹什麼,我跟你講政治」、「你不要寄希望於法律是超脫政治之外的」、「申訴沒有意思的,這種案件都是釘死的」。

這就是中共庭長的高論,哪裏有一點法律的因素在裡面?他純粹就是一個法盲嘛,可是他卻是中共政治的行家裏手。照他的意思,法院就是中共的,法律當然要服務於中共的政治了,這樣的話,申訴自然就變得一點必要就沒有了,中共釘死的案件,講法律、談申訴,那不是笑話嗎?

應該說顧迎慶當中共的庭長是再合適不過的了,因為他完全按照中共的政治路線走,他是在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講政治。這樣的官員在中共的官場上不乏其人,這也是中共長期政治培訓的結果:哪裏需要什麼專業知識?只要聽黨的話就行,遵照黨的意圖去處理案件最好的託詞就是講政治。

這就是中共官場的現實,不緊跟著中共耍流氓,黨棍們怎麼能夠往上爬?不會耍流氓,位置都坐不穩的。不過人家可不說自己是在耍流氓,而是說「講政治」。@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中共官場:網絡流行公務員辦公室守則
周曉輝:香港部份官員何時也學會了媚功?
中共官場現形記 菸草局長香豔日記熱傳
富豪購私人飛機  6000萬面不改色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最新民調嚇壞麥康奈爾?
【時事縱橫】拜登就職 國會躺百兵 疫情超嚴峻
【財商天下】馬斯克對決扎克伯格 挑戰數碼霸權
【新聞大家談】德州查科技巨頭 中共吹防疫遭批
【西岸觀察】楊安澤選紐約市長 再提發錢政策
【思想領袖】格雷內爾談大選爭議與川普成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