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 你不要害怕

賽諾士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父親要走了。

站在登機口,父親看著我,想說什麼,又沒有說。

「爸,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我知道爸爸要說什麼,從他踏上美國就一直不斷地跟我說這個事。

「孩子,你工作、生活都挺好,爸也放心,爸唯一不放心的就是怕你捲入政治。你心地善良,總往好地方想別人,容易被別人當槍使,搞政治有幾個好下場的……爸爸這麼大年紀了,還要替你擔驚受怕……」

我總是這一句話,「爸,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何嘗不想跟爸爸好好談一談,可每一次都談不出什麼結果。爸爸總是說,「再過三十年,你就明白過來了。」我呢?只是保持沉默。

說實在的,我是個性格懦弱的孩子。小的時候,我很怕我的老師。我清清楚楚的記得,有一次得罪了班主任,被扇了好幾個耳光。從此在這個老師面前,我總是畏畏縮縮的。一次在自習課看報紙被這個老師抓住,問我報紙是誰買的,我竟然說是我們班另一個同學買的(報紙是我買的)。那個老師說了那個同學幾句,那個同學沒說什麼,可我的心裏真難受。

現在,我也有孩子了,孩子看起來也挺懦弱。玩具被大孩子搶走,他也不說話。我看見了,告訴他,「孩子,你不要害怕,爸爸會幫你要回來。」

奶奶嚇唬孩子,「再不聽話,員警就把你抓走了。」我聽見了,告訴他,「孩子,你不要害怕,你是一個好孩子,員警不會抓你的。」

我的兒子要是被老師打了,我會告訴他,「孩子,你不要害怕,被人打了,沒有什麼丟臉的,懦弱才讓人笑話,爸爸陪你去找打人的老師,問問他為什麼打人。」

我的孩子要是因為信仰真、善、忍被抓起來,我一定會告訴他,「孩子,你不要害怕,信仰真、善、忍沒什麼不好,爸爸會到處奔走,直到把你營救出來。」

我的孩子要是因為堅持正義和真理被人迫害死了,我一定會告訴他,「孩子,爸爸不害怕,爸爸年紀大了,沒有什麼放不下的。爸爸只要還活著,就一定把迫害你的壞人繩之以法,以慰你在天之靈。」

我從小到大,一直都害怕,所以我告訴自己不再害怕。我也告訴我的兒女不要害怕,做人要勇敢,要善良,做一個好人,有什麼可怕的。我也希望我的父母能不害怕,我知道這很難,他們的一生很坎坷,他們的心靈很沉重。

所以,我只能對我的孩子說,「孩子,你不要害怕,做人堂堂正正,有什麼好怕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李公佐再三反覆的推敲,確定南柯一夢全都是真實的事,就將它編寫並抄錄成傳記。
  • 最近中共將領劉亞洲公開抨擊政治體制,預言中國在十年內必向民主政治轉型,作為解放軍高級將領,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這個「異動」引起了外界震動,然而劉的「遠見卓識」能否付諸行動,更能否為當權者接受,卻是另一回事。但文中說到的決定一個民族命運的,絕不僅靠軍事和經濟力量,而主要取決於文明形式的話,倒是勾起我的一些聯想。
  • 工作中免不了衝突,而衝突的出現就像遠方海面上露出的鯊魚鰭一樣,是個徵兆。成功的經理人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留心這些徵兆、看顧他的團隊,並努力去了解團隊成員的各種人格特質。

    了解你的團隊成員不只能避免衝突,還能幫你利用每個成員的優點來達到可能的最好結果。

  • (大紀元記者辛菲綜合報導)神韻藝術團全球巡迴演出不斷掀起高潮,成為西方主流社會的藝術盛事,與此同時,神韻晚會光盤在中國大陸日益廣傳,深入人心。「看神韻,越看越愛看」,很多人如是說,反覆看已成為觀看神韻晚會光盤的特色之一。
  • 可是沉靜下來思索,1952年生在臺灣的我,還有我前後幾代人,還真的是在「中國夢」裡長大的,我的第一個中國夢是什麼呢?
  • 在中國大陸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廣東省長黃華華,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抵達台灣不到半小時,當地法輪功學員即向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刑事告發黃華華觸犯「殘害人群罪」及「民權公約」規定。黃華華甫抵桃園機場,就遇到法輪功學員抗議他在廣東實施的殘酷迫害,並告訴他在台被告的消息,隨後一路從圓山飯店到國父紀念館,沿途都可以看到大批法輪功學員,手拉橫幅要求停止迫害的畫面。
  • 對中國官員來說,外出考察本是一件賞心悅目的美差,除免費遊山玩水之外,還可以藉機在外人面前風光一番,彰顯自己的所謂成功。但對於近期率團考察台灣的中共廣東省長黃華華來說,感受的卻是另一種滋味,不錯,他確實出名了!全台灣人都知道他來了,甚至全世界很多人都知道了,可是他的這種知名度,換來的卻是他每日的提心吊膽和世人的不屑。
  • 悠悠人生,彰顯民權,保障民生,天下太平。

    據《新民晚報》2010年5月12日報導:【中華全國總工會集體合同部部長張建國日前接受採訪時表示,當前勞動關係矛盾增多,也非常尖銳,預示著要儘快出台政策措施,確實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已經刻不容緩。

  • 素有魚米之鄉稱謂的太湖,因為污染而產生的藍藻,今年覆蓋面積大,就像大海般遼闊,從6月20日開始至今勢頭不減。人稱「太湖衛士」的吳立紅因為太湖污染問題多次上書而被下大獄三年。出獄不滿半年的吳立紅,再度向外界疾呼關注太湖污染及那裏生存的3千4百萬的民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