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第79集】

橫河:麻疹強化免疫反映什麼問題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09月23日訊】(希望之聲《橫河評論》節目)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橫河。最近在中國大陸連續發生幾件和公共衛生有關的事件,我們今天就來談論一下這幾個事件。這幾天發生哪些事件,一個是正在進行的全國強化接種麻疹疫苗的事情;另外一個是上海的眼科用治療直腸癌的藥物治療眼病,病人出現了症狀然後召回病人的事 件;另外是各地正在流行的紅眼病,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前面這兩件事。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第一個是全國強化接種麻疹疫苗,就是衛生部發起的歷時10天的麻疹強化免疫。它的全國範圍是從8個月到4週歲為主要接種對象,其中也有些地區像北京、黑龍江、上海、河南、廣西、它的年齡擴大到14歲,還有幾個省擴大到6歲。

我們先看一下麻疹免疫一般情況是怎麼樣的。在美國,麻疹是和流行性腮腺炎、風疹合在一起的三聯疫苗接種的,一共接種二次:一次在1歲左右,第二次是入學幼兒園之前,大概是在4歲到5歲的樣子。第二次接種不是加強免疫,而是屬於補種,就是說在第一次接種的時候,大概2%到5%的幼兒不會產生免疫反應,也就是不產生抗體,對麻疹不產生免疫力,所以第二次是第一次接種的時候那些沒有產生免疫反應的幼兒讓他們產生免疫反應。

在中國接種的方式基本上是類似的。衛生部2005年對麻疹疫苗免疫有一個程序,它是根據原來老的進行修改以後的。它的初種年齡是8個月,到了18個月到24個月,1歲半到2歲的時候再復種一次。這個復種其實也是為了減少初次免疫失敗的那些人,就跟美國、國際上的作法是一樣的。而麻疹疫苗產生免疫力應該是相當持久的,國外作過檢測,接種以後25年成人體內所保留的抗體滴度還相當高,所以一般接種成功以後,就不需要再種了。

我們來看一下國家對於疫苗接種方面的管理條例是怎麼樣的。同樣是2005年,國務院發布了一個叫做《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這裡第二十六條規定,國家對兒童施行預防接種制度要有證;二十七條就是兒童在入托入學的時候,學校應該檢查這個預防接種證,如果說沒有種的,就要補種。所以這是一個用國家行政法令來強制執行的措施,除了因為身體的原因不能接種的特殊情況以外。

從上面這個規定來看,中國所有的兒童,至少是95%以上都應該接種過麻疹疫苗,至少二次,因為入學的兒童必需接種,沒有證明接種的話是不能入學,在入學以前是必須補種的。中國原來的教育部長,他曾經聲稱過說中國適齡兒童入學率是99%以上,即使是按照最低的省分標準,西藏的教育官員聲稱西藏入學率達到95.9%。這些人都應該是接種的。如果說有一部分人身體不適合接種的話,那麼他不應該包括在這數字統計之內的,因為原來如果身體條件不能夠接種的,這次強化接種他不適合的還是不適合,這個不影響到這次強化接種的情況。

這個通知出來以後,在實行的時候,有很多家長就質疑這次強化免疫是否真的有必要。我覺得這種疑問是有道理的,因為如果第一次接種能夠達到入學率的99%,失敗率是美國的標準是2%到5%的話,那第一次接種的成功率己經達到了入學兒童的94%到到97%,再加上復種的時候再補充的話,達到官方宣布95%的接種率才能使人群達到免疫,達到這個標準是沒有問題的。

當然中國官方的說法和美國官方的說法是不一樣的。美國第一次接種失敗率是2%到5%的話,而中國官方的說法,第一次成功率只能達到85%,復種以後可以達到95%,不知道這個情況是因為中國人種的關係,還是疫苗的關係,不是很清楚,但是即使是這樣子的話,兩次免疫也足以達到整個人群的免疫力了。

既然說從中國的理論上應該是己經達到這麼高的免疫力,人群應該對麻疹是有抵抗力的,官方為什麼要在這次給一億多兒童再接種一次?衛生部解釋這次的目的,它的目的是為以前沒有接種過的接種,或者是因為個體差異,免疫不成功的提供補種的機會。另一方面是在短時間內對特定人群開展麻疹疫苗的強化免疫,可以迅速提高人群的免疫力,形成免疫屏障,阻斷麻疹的傳播。

如果官方解釋的目地確實是真的話,那麼實際上它的第一方面就說是沒有接種的接種,而免疫不成功的再補種的話,實際上這個解釋是不對的,因為這個工作是做為常規每年都在做的,不需要在全國範圍內大規模的強加一次,因為我們知道麻疹的免疫力是很強的,只要接種成功了,可以持續很多很多年。而且根據我們上面分析的情況,不應該有這麼多漏種的,因為法定的復種就是為免疫不成功的兒童提供補種的機會,所以衛生部解釋的目的是一個重複工作,它給出的目的等於沒說。換句話說,要嘛就是教育部關於兒童入學率的說法是假的,要就是說國務院預防接種管理條例沒有得到實施,這兩種不管是那一種情況,都應該有人為此承擔責任。如果是教育部謊報入學率,那當然要承擔責任,如果是國務院預防接種管理條例沒有得到實施,那麼應該去實施的單位應該承擔責任。這一億多兒童接種不是一件小事情,如果說一切都是照規矩辦的話,這件事情是不應該發生的。中國有很完善的問責制度,那麼這問責制度到那裡去了?就說,這件事情如果確實是應該做的,那麼也就是承認了這件事情沒有做好,政府部門是有責任的,那麼政府部門承擔責任的人在那裡?

對於這次接種,官方給出的主要理由之一,是這些年來麻疹的發病率比較高。關於中國政府給世界衛生組織所提供的統計數據顯示,從2005年以後中國的麻疹發病率是一直在升高,到2008年那時候達到頂點,那一年中國出現了13.1萬例的麻疹病例的病人,但是第二年2009年又降下來了,而且達到歷史的最低點。但是也有5萬例。

也就是說,國務院的條例公布和衛生部的麻疹免疫的程序更新以後,這兩者都是在2005年,這兩件事情出現以後,麻疹的發病率就開始上升了。當然也許這兩者也沒有絕對的關係,也許有,但是至少是可以說明一條,就是國務院的條例和衛生部的免疫程序當時沒有發生作用。為什麼沒有發生作用?在查出具體是那些環節發生問題之前,就匆匆忙忙去進行全國的大規模補種是不是合適?如果說全國大規模的接種不能夠解決真正出問題的環節的話,就是非常大規模的勞民傷財。

國內的財新網有一篇報導,這篇報導記者採訪了一些官員和專家學者,提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觀點。我們來看一下有哪些觀點。一個就是官方認為,或者專家認為麻疹病例增加的原因是因為流動人口增加了,流動人口成為預防接種的空白。他提出一些證據,就說北京有一個醫療中心的環保科,今年夏天每個月接診十幾例的麻疹病人,大多數都是外來人口。

2008年的時候發表過一篇論文,就是《2008年鄭州市麻疹流行病學特徵分析》,他分析的結果是什麼呢?在全鄭州市的範圍之內,流動人口的麻疹病例占病例總數的32%左右,而市區內流動人口的病例占相應地區病例總數的44.8%。而大家知道像鄭州市這樣不是北京上海的城市,他的市內和全市範圍的流動人口的人數可能佔不到鄭州市總人口的30%到40%,可能達不到這麼高。也就是說流動人口的病例比流動人口本身在人口當中所佔的比例要高,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就是有人認為疫苗質量有問題。這個在2009年的時候,中國預防醫學雜誌上有一篇對某一個縣75例麻疹病例進行過流行病學調查,其中有14病例在免疫後,到了8歲以後有12例發病。這個作者提出來說,要進一步規範冷鏈運轉與接種技術管理,提高免疫成功率。因為這14例中的12例接種免疫沒有成功,他認為是免疫接種的質量不行,可能是疫苗在運輸的過程中,或者是在接種的過程當中沒有按照規定而導致效率降低。這是第二個說法。

第三個說法是真實的接種率可能達不到紙面上報告那麼高。中國給世界衛生組織所報告的麻疹的免疫接種率是非常高的。從2001年到2009年這麼多年當中,除 了2001年的兩次接種率都不到80%,2005年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接種率是86%和84%,其餘的年份,在兒童當中應該接種的人當中,真的接種了的,超過90%。2002年和2003年、2009年這三年,報告給世界衛生組織的接種率都接近百分之百。

在這裡面三個可能性當中,我們想第二個可能和第三個可能,就是疫苗的質量和真實的接種率,如果這兩項都好,就是疫苗的質量也好,接種率也那麼高,那麼它的發病率就一定不會那麼高。因為事實上報給世界衛生組織的發病率高了,而發病率高了也是這次強化免疫的理由,所以在疫苗質量和真實接種率這兩項當中,一定有一項出了問題,或者是兩項都有問題。

官方對疫苗的質量是相當忌諱的,所以在這次無論是官方召開的會議,還是記者採訪,但凡是官方這一面的,不管是政府還是專家,都一口咬定疫苗質量沒有問題。但是這個說法確實是很難讓人相信,因為大家知道今年3月份剛剛發生過山西的毒疫苗事件,在這個事件的陰影底下要民眾完全相信官方的說法疫苗質量沒有問題的話,還真是不太容易。官方在這種情況下,就傾向於承認接種率達不到報告所提出的比率,也就說他寧願承認接種率是一個假的數據。

今年5月在中國公共衛生這裡面有一篇文章,對天津市2005年到2008年的麻疹升高的原因進行分析,其中分析的結果看來就是實際的接種率比報告的接種率要低很多,不是低一點點。8個月到15歲的,麻疹在這些年當中的基礎免疫接種率只有70%左右,其中本地的兒童也只達到80%左右,離需要人口達到免疫的95%差太遠了,而外來的流動兒童的接種率這麼多年一直徘徊在50%左右。

那也就是說,在人口當中應該接種的兒童,外來流動兒童當中只有一半左右是接種的,還有一半沒有種,其他各地的資料都有類似的結果。這一點其實做為中國人來說的話,是不會覺得很奇怪的,因為中國的接種率它和GDP是一樣的,都是自下而上的報告制度,而政府部門是最在乎這些數字的,全國所有的行業都是說數字出官、官出數字。衛生部門很難做到獨善其身或者是在這個系統之外,虛報數字這個可能性太大了,因為事實上已經發生了。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種說法,就是超生人口有漏免疫情況,超生人口他都不想讓政府知道,當然他不會主動的去說我這裡有一個超生人口需要免疫。

現在的問題就是上述我們所提到這些問題是事實存在的,這些問題用強化免疫的方法能不能解決?第一個是流動人口和超生人口,如果說以前的各種接種的方法都會漏掉流動人口和超生人口的話,現在這一次強化免疫有什麼手段不把這些流動人口和超生人口漏掉?如果說現在他已經有了這樣的手段,就說他有一個方法可以把這些人都找來接種的話,那麼實際上把漏掉的人群補種不就解決問題了嗎?就根本不需要用這麼大的就是100%的適齡兒童接種,來為這些現在已經有手段把他們找出來的漏掉的人群去買單。而事實上這次官方並沒有提出任何措施,能夠保證這個人群被補種上。

關於疫苗的質量問題,如果說疫苗質量問題導致接種的成功率低的話,強化免疫並不是設計的用來解決疫苗質量問題的,因為官方並不承認疫苗質量有問題。如果說以前確實有一些疫苗質量有問題的話,那麼這一次官方所提供的這些疫苗並沒有解決有問題的疫苗這個事情,況且官方還不承認。所以疫苗質量的問題並不能用強化免疫來解決,如果疫苗質量有問題的話。

虛報數字的問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的衛生部門虛報的數字和假消息,大家都從最近這些年的流行病都已經經歷很多了。而且強化免疫這個運動它本身也並不是設計來解決這個問題的,也沒有力量來解決各個衛生部門虛報數字的問題。

麻疹流行病的發病率的增加,其根本的原因可能就是真實的接種率太低了,初始接種和復種都沒有覆蓋人群。因為初始的接種和復種是強制性的,在這種強制性就是政府法令強制接種的情況下都沒有覆蓋的人群,怎麼可能用自願的非強制的強化接種來彌補呢?這不是強調接種的必要性就能解決的問題。

這兩個命題其實都在官方的新聞發佈和回答問題的時候被混淆了,第一個是必要性的問題,第二個是接種的實效性的問題,這兩者沒有必然的連繫。官方過多強調的是接種的必要性,而沒有告訴大家這次大規模接種的實效性是怎麼來解決的。而這個接種的必要性,真的要追究起來的話,應該是有人要丟烏紗帽,要被問責的。這個被問責的,可以是教育部,如果說教育部虛報了兒童的入學率的話;也可以是衛生部門,如果說它虛報了接種率的話。因為如果教育部的入學率是真實的,只要學校去檢查學生的免疫紀錄,誰缺了麻疹的,補上就可以了,為什麼要全國一刀切的讓每個兒童都挨一針呢?

還有,去年廣東已經補種過了,那至少今年廣東可以免去全國的這個一刀切的補一針吧。如果說不讓廣東免去今年的全國接種的話,顯然是去年廣東的補種也沒有達到的必須的覆蓋面。如果在一個省的範圍之內,他的補種達不到必須的覆蓋面的話,今年的全國的強化免疫又怎麼能保證覆蓋面呢?這些問題都沒有解決。

實際上強化免疫它是對一個原來就應該完成,但是卻沒有完成的項目的一個彌補,然而這個彌補的方式,卻不是針對原來的這個方式的缺陷設計的,更多的看上去倒好像在完成一個任務,好像是對什麼人有個交代,因為大家知道2012年是中國對世界衛生組織保證要消滅麻疹的一個期限,那麼也許是對世界衛生組織有個交代,或者本身就是衛生部的一項面子工程。

這個強化免疫,顯然從現在的發病率來看的話是有必要的,但是為什麼會造成這麼高的麻疹發病率?而這個強化免疫的過程能不能達到降低麻疹發病率的效果,這點似乎官方並沒有給出一個讓大家相信,或者是讓大家放心的結論出來。

另外一個似乎沒有關係,也涉及到中國醫療衛生的問題的是上海直腸癌藥物來治療眼疾而造成的病人出現症狀。

上海第一人民醫院用主治直腸癌的藥物阿瓦斯汀做為治療眼藥出現了異常情況,導致110名患者被召回。據最保守的估計,現在全國至少有30家醫院開展了類似的治療或者是研究。問題是,這種藥物它在國內既沒有上市,它治療眼病的適應症也沒有得到批准,因此它所揭出的問題遠遠的超出了事故的本身。

在醫學上一種原來治療某種病的藥,後來發現它有其它完全沒有關係的藥理作用,而變成了治療另外一種疾病的藥物,這種事情並不少見。所以阿瓦斯汀經過充分的動物實驗,充分的臨床實驗,又經過了適當的批准程序之後,也許真的可以治療一種或多種眼病。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阿瓦斯汀能不能治療眼病,問題是這種沒有經過批准的治療方法,它已經公開進行了3年之久,沒有一個部門介入干預。

國際醫學界有這麼一種說法,就是大家都知道中國大陸是各種新藥、新療法的一個最大實驗場所,在別的國家要申請審批幾年都不得要領,到了中國直接就在人身上用什麼,手續都不要。原來還以為這是一種誇張的說法,但是現在從阿瓦斯汀治療眼病這個事件看來,這種說法還真的不是誇張。

這裡還有一個問題是同行評審制度,大家知道醫學雜誌文章的發表,它有個同行評審制度,除了從醫學的角度來看的話,還有一個因素是醫學倫理學的問題。大家知道臨床移植器官的文章在國際上中國一篇都不能夠被接受,其原因就是器官的來源非常可疑。所以他這個評審制度當中有一個醫學倫理的問題。

在今年3月份上海召開全國眼底病的會議上,提交大會的論文當中有52篇談到到阿瓦斯汀用於治療眼病,涉及到33家醫院。不僅如此,北大人民醫院的眼科專家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說,阿瓦斯汀已經是國內眼科臨床公認的治療老年人黃班變性的特效藥,因此這個事件應該不會影響這個藥繼續在臨床上用於治療黃班病變。一種沒有被批准的療法,居然可以在全國的專業會議上報告,而且被同行廣泛的接受推廣。本來同行評審應該是在醫學倫理上和規範上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結果在評審的過程當中,很可能還起到了推廣的作用。所以中國醫學界對於沒有經過批准的療法就能夠廣泛的推廣和使用,這似乎是一個醫學界的共識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對病人來說這就太可怕了。

另外反映的一個問題就是藥品管理的混亂。據阿瓦斯汀的生產廠家羅氏藥物公司說,阿瓦斯汀至今在中國還沒有上市銷售,但是已經成為專業上的常規治療方法達至少3年之久。也就是說一種沒有在中國被批准的藥物,被很多醫院使用,僅僅在一個學術會議上就發表50多篇論文,還要到出事以後才聽說,還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說藥品的監管部門會去調查藥品的來源。

在這過去這3年當中,藥品監管的部門都幹什麼去了?這個還不能往下想,要往下去的話,那現在究竟有多少真藥、假藥在不受監管的情況下,每天被用在病人身上呢?好,今天就和大家討論到這裡,謝謝大家。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橫河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相關新聞
中國廣西今年爆發麻疹流行二千餘例
中國男童患麻疹 美衛生單位促同機旅客注意
中國二月份麻疹流腦及腮腺炎病例上升
近月中國境內麻疹個案近年最高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處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產?
【新聞看點】習急武統 台軍力增 美議員籲除鱷魚
【秦鵬直播】阿里再被罰 習求助默克爾失靈?
【橫河觀點】中共承認疫苗效差 美軍蔑視遼寧號
【微視頻】習防螞蟻爆雷?傳楊雄忘帶紅卡死亡
【直播】美參院聽證:情報巨頭談世界威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