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輪茉莉花行動小記

【投書】香港3千民眾遊行集會抗議獨裁政權

【大紀元2011年10月09日訊】很久沒寫茉莉花行動小記了,這次居然隔了10星期才再寫一次。作為行動過少的香港同胞,實在慚愧;尤其見到內地網友紛紛前往臨沂,支援盲俠陳光誠,並付上沉重代價,更覺無地自容。

為了繼續維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茉莉花革命,抵抗中共聲稱散步已死的謊言,我們依舊在每個星期日的下午(這次是一點正),長途跋涉地前往西環的西區警署門外空地前集合,遊行到中聯辦示威。行禮如儀的過程,我們喊著:「釋放劉曉波!釋放陳光誠!釋放王荔蕻!釋放譚作人!釋放所有政治犯!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茉莉花開,中共倒台!」

我們吃過午飯後,便前往銅鑼灣東角道集合,進行下一場的遊行。遊行的主辦者是民間人權陣線,主題是:反對政府漠視民意,踢走亂政閹人林瑞麟。(林瑞麟,人稱林公公,民望調查得分為負數)這次遊行於下午3點開始。在我和戰友們乘坐電車前往遊行地點期間,已見到極多警察在遊行集合點及路線戒備,把銅鑼灣變成核心保安區。


根據民陣數字,出發的人數有三千多。(知情者提供)


我們走到灣仔警察總部附近時,這是瓶頸位置,我們被攔住了,進退不得。這是當局的慣常詭計:讓我們卡在馬路上,被逼阻礙行車,間接在其他市民面前抹黑咱們。有人氣不過,硬街了一小段路,但因為沒人響應,所以被趕回大隊裏。

我們途經天橋底,過了一段侷促不堪的圍板路,我們終於能再見到大馬路;諷刺的是,這路的名稱是:正義路(Justice Drive)這時,我們已經感到不耐煩,也很燥動不安。然後,我們走到了金鐘的海富中心前,警察要我們先由扶手電梯上天橋,然後走去對面下樓梯,走在小路上。殘疾人士和老人家則要另外乘升降機,才可以過橋。


警察要我們先由扶手電梯上天橋,然後走去對面下樓梯,走在小路上。


這路,是很侮辱人的!為什麼我們要九曲十三彎地走去號稱「門常開」的新政府總部?老弱病殘則要先離隊才可以過去,實在太淪落了!我忍不住指著旁邊的警察痛罵:「你們為這極權政府做這麼多幹嘛?!能加薪嗎?能買房嗎?都是一幫毫無尊嚴的奴才!真他媽的該死!」走到末段,我們的口號都叫得異常大聲,連我身邊的老人家都有點歇斯底里:「林公公下台!曾蔭權下台!小圈子選舉可恥!完全是垃圾!」

民間人權陣線的主持和基督教會的示威者講了一會話,社民連的古思堯和阿趙就拿著「沒有抗爭,哪有改變」的紅色旗幟,衝進了新府總部前的空地!緊接著,新民主同盟的戰友也擎著橙黃色的直幡衝進來了!

緊接著,社民連阿牛曾健成和數名黨友也閃了進去,長毛梁國雄和另外數名戰友更和數名保安員拉扯鐵馬,在阿牛的協助下,終於把路障移走!我們的怒火大概把保安們嚇得手足無措,他們更乘此機會,協力拉開其餘鐵欄!

最後,在場數千名示威者,拿著大家的橫幅旗幟,在這衝出來的缺口裏進入新政府總部!


我們在國旗和區旗旗桿下,擎著自己的旗幟,宣示這一仗的勝利!(知情者提供)



我們在這裏大撒紙錢,祝願仆街政府早日垮台!(知情者提供)



當然,也少不得--草泥馬,偽政權!(知情者提供)

大夥兒都異常興奮,大有一雪前恥之感!我們在新政府總部大貼反狗官貼紙,例如在它門口的招牌上,雖然這是只有數千人的遊行,但我們仍是不可欺凌的!

蔡淑芳大姐在遊行後,有一肺腑之言:「我們走來這政府總部時,都是邪門歪路,可以給一條正路我們走來請願嗎?」我聽了,真的十分感觸。是啊!我們走過來時,路都九曲十三彎的小路,沒一條是正直的康莊大道。原來,要進來這號稱「門常開」的新政府總部,真的只能用旁門左道……當正義之師過來控訴時,只能用衝擊,才可以到一個較有尊嚴的地方集會。

忘了何時,我看過一位專欄作家寫的一段話,很是深刻,大概是這樣的:「新政總是一道死門,不但沒有讓群眾集會的地方,更方便了灣仔警察總部的警察前後包抄示威者。但這道死門,最終會為這獨裁政府而開。」

今天的事,不就是應驗了這句話嗎?然而,我們的行動,只是前奏!

附記:大概因為衝的太急了,我在進入政府總部時刮傷了腳,事後才發現。

(責任編輯:鄭芬芳)

相關新聞
【投書】把革命還給人民
【投書】上海中院編造亂倫流氓罪案(2)
【投書】河東村民推動選舉並追討退耕還林款
【投書】曾霞敏在聯合國抗議中共強搶豪奪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香港鐵娘子劉慧卿:尚未結束
【新聞大家談】十堰爆炸 觸中共敏感神經
【未解之谜】亞特蘭大石頭山 神祕美麗的龍珠
【直播】北約峰會結束 拜登舉行新聞發布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