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行亮起來】燦爛天人菊 民宿女主人的故事(上)

子嫣

林愷馨30年前的結婚照。(圖:林愷馨提供)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10月16日訊】在澎湖一處很漂亮的海岸邊,有一棟白色的三層樓高、外型像小城堡的民宿,大老遠就可以聽到女主人清脆響亮的聲音,在熱情的招呼著客人,有著一頭飄逸、烏黑秀髮的女主人叫林愷馨,快樂而又健談,燦爛明媚的笑容,看起來還真像是綻放在陽光下的天人菊。

生活富足、身體健康的她,看起來好像從來都沒有煩惱;然而,真的是這樣嗎?話匣子一打開,我們才知道,原來這一份樂觀開朗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經歷了無數的風雨、磨難,飽嘗萬分的艱辛,後來又幸運的獲得了一段修煉的奇遇,最終才打造出來今天她這樣的面貎。她的故事,要從她小時候說起。

生命像夾縫中的小草

愷馨在很小的時候,她家就在經營藝品店,當時澎湖的街頭常常會看到很多日本觀光客,吸引觀光客的除了美麗的海岸、沙灘之外,還有當地的特產跟珊瑚。愷馨:「那個時候還沒有禁採,開採珊瑚是當時很流行的行業,整條街都在賣珊瑚、貝殼。」「漁夫只要捕到特殊的貝殼類的東西,就會拿來賣給我們。」

「我們要先把貝殼埋在砂子裡,讓裡面的肉腐爛掉,然後再拿出來去泡鹽酸浸洗。」雖然還不到十歲,但身為家中長女,愷馨在放學以後,就要去做這些讓她覺得很不舒服而又非做不可的工作,「貝殼挖出來的味道很臭、很臭。在澎湖的冬天很冷、很冷。冷水裡面還要加鹽酸,要一直洗,洗到很乾淨,才能把它拿到店裡去賣。」

然而,最讓愷馨難過的,卻不是這個讓她厭惡的工作,而是精神上的壓力,讓她喘不過氣來。

「我的家庭很複雜,祖父母、父母都是夫妻感情不睦,從出生到懂事,面對的都是家人不睦,整天在爭吵咆哮聲音中度過,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承受著,我的世界都是黑鴉鴉的一片。」「我是懷著很複雜的心在過我的生活,很自卑,不能跟人家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我不會去怨天尤人,但是我總覺得我的生命像夾縫中的小草。」

「小時候身體不好,因為營養不良體質不好,小病不斷常常頭痛,有一次胃出血,還差點死掉了。」她說從小對家人所造成的壓力,精神上的不愉快,甚至影響到自己的身體健康。「爸媽感情不睦,後來離婚了,我覺得媽媽很可憐,就跟著她離開澎湖,一起到高雄生活,媽媽要上班賺錢,付生活費、學費、房子的租金,那一段時間我們過了好幾年居無定所、常常搬家,生活很困苦的日子。」

到高雄讀高中時,愷馨認識了一位來自同鄉的男朋友,也就是她現在的先生。「我的免疫系統很差,很容易感冒,有一次得了重感冒,男友來照顧我,直到我清醒過來,他才跟我說,我昏迷了七天七夜。」

愷馨和這一位默默守候的男朋友,經過了十年的愛情長跑之後,他們終於結婚了,她說就因為看到他很善良的一面,才決定要嫁給他的,不然他們完全是南轅北轍的兩個人,「因為他所喜歡的,我都不喜歡;我喜歡的,他都不喜歡;我們的個性、想法、思考方式、喜好幾乎都不一樣,都不一樣怎麼會在一起?我覺得如果兩個人都一樣,也沒戲唱了。」

然而,灰姑娘結婚了,他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

身心都到了谷底

結婚後,公公要他們回到澎湖定居,和公婆同住,婚後不久,愷馨懷孕了,「剛結婚的時候常常會躱在房間哭,懷孕期間幾乎都沒吃東西,連喝水都吐,不管什麼東西,吃了就吐。」但是她懷孕的辛苦,卻沒有得到婆婆的諒解,因為婆婆以自己的經驗來看待媳婦,她說自己生小孩是很簡單、很輕鬆的事,懷孕過程也一點都不辛苦。「我還要煮飯、擦地,她是沒有辦法體驗已經很辛苦了,還要再去透支體力。」好不容易,等到生產時間到了,但是愷馨的生產過程也極其危險,「生第一胎的時候,孩子生不出來,後來胎盤下不來,造成大出血,生完以後身體化膿了好幾個月,到台灣去醫治,醫生跟我說不可以再生第二胎了,說我整個子宮都快壞掉了。」

那時候非常的瘦,剛生完小孩去稱重,一百五十幾公分高的人,只有四十六公斤,遠遠的低於正常體重。氣色很不好,整個人看起來就是病懨懨的。「大概母體不健康,後來小孩生不下來又很難養、很難帶。」得不到公婆歡心的愷馨,在婆家煎熬了四年,有一天她認為自己快要熬不過去了,就跟她先生說:「如果你還要跟我過下半輩子,如果你還想要我這個人可以活著,那我們就是要搬出去住,要不然我就是死在這裡了。」

在她的堅持之下,他們終於搬出了婆家,少了婆家的精神壓力,一家三口獨立生活,讓愷馨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心想從此可以舒坦的過日子了。

磨難不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愷馨的輕鬆日子才過了一年多,她的問題又來了,「他說只有生一個,女兒以後會很可憐。」拗不過先生的要求,愷馨又懷孕了,竟然和第一胎一樣,所有的狀態又重來一次,「隔了六年半,又生第二胎,結果一樣胎盤下不來,又大出血,差點死掉。兩胎下來,母體耗損得太嚴重了。脊椎開始鈣化,椎間盤也突出,開始長骨刺,有好幾節,頸間也有長骨刺;我那個時候發作起來,躺在床上完全不能動彈,連出去看醫生都沒辦法。一動就像千萬隻的刀子在我身上砍,牽動最細微的神經的痛處。一個月要發作一次到兩次,發作一次要躺七天,發作起來很痛;痛到你會想要死掉,想馬上死掉。」

「我從小就覺得做人為什麼要那麼苦?為什麼一定都要來做人?」愷馨認為可能很多的生命都一樣的苦,雖然每個人苦的方式不一樣,但她身體上面的苦,還真不少,除了脊椎這個大問題之外,還被醫生發現她腹腔裡面有一顆八公分的腫瘤,還有她的心臟從小就有間歇性抽痛的問題,後來因為生產的關係,又有尿失禁的問題。「尿失禁下去可能就是一輩子的事情。想要尿尿的時候,就來不及跑了,失眠也是長期的,十四年了。」堆積如山的病痛,還不到四十歲的人,她的人生彷彿走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我就像風中殘燭,隨時都會滅掉。」

找到法輪功了

在1999年的時候,有一天他們剛用完晚餐,她先生打開電視,「突然間看到一個畫面,在紐約的一個公園裡,有很多很多的人,他們閉著眼睛,配合著典雅的音樂,正在煉著優美的動作,從畫面上可以感受到非常的寧靜、非常殊勝的感覺,為什麼一群人可以同時達到那種境界?那時候我覺得非常的震撼。」

「在短短的三秒鐘,觸動到我,好像那個插頭插到電了,通電了。螢幕上寫著說這叫『法輪功』。」電視畫面不見了,愷馨心裡想著,我到底要去哪裡才能找到法輪功呢?

大概一個星期後,她先生很高興的說:「有了,有了。電視上有報導了,每個星期六在中正紀念堂教功。」那天是星期四,愷馨馬上買了機票,隔天就飛到台北,住在離中正紀念堂很近的同學家。

愷馨:「我們早上五點多就到中正紀念堂,我找到煉功的人,他們只有三個人,前面放了一塊很小的牌子寫著法輪功。」到了那裡的時候,他們正在專心的煉功,因為閉著眼睛在煉,誰也沒注意到旁邊站了一位女士,有點著急的在等著。

「我想說隔天我就要回澎湖了,好歹也要下去練練看,都沒有人教我,我就站在那邊,跟他們比同樣的姿勢而已,我那個手一比,把我自己嚇壞了。那個能量之強,不只是能量而已,我一站上去的時候,馬上帶脈旋轉。天啊!這怎麼可能。那個在禪宗裡面講要修多少年、幾十年。我感到非常的訝異!非常的驚奇!」

他們煉完了之後,接著開始打坐,「我也跟著有樣學樣的把腿雙盤起來,那種殊勝,就像那些書中寫的,我在那一天裡面全部出來,那種叩齒,不是你人為的叩,它是自動的,能量通了自己叩;縮肛也是自己縮,那個手打出去,下面兩個球是非常具體在旋轉著,我就很舒服的坐完一個小時。」愷馨以前也曾經有多年學習佛學、也練過打坐和其它氣功的經驗,然而,她以為那些書中寫的,可能都是理論上的東西,因為練了很多年,從來沒有出現過,沒想到這一回全都自動出現了。

「在那個時候,我才真正的體會,所謂的高德大法是什麼。」從那天開始,愷馨就正式的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之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理工科系出身,李東興後來走上修煉之路,從求學階段到就業過程,一路表現優秀、順遂,在公司還得過最佳論文獎,這麼一位前端科技的專業人,為什麼會對修煉產生興趣呢?
  • 現在的她,成為台大醫院的主治醫師已經五年了。經過法輪功的修煉,她最大的轉變是,以前那種長時間處於抑鬱、煩悶的感覺,現在很快就消失了。「我不會處在很煩的狀態,好像被絞在漩渦裡面出不來,我覺得這個很實在,很好。」
  • 李應達是一家台灣中醫診所的所長,他在看診時,常常一句話都不講,非常專注的把脈。有一天,他太太說:「我介紹同事來看病,他們說你太冷淡了!你就不能多說兩句話安慰病人嗎?」
  • 2011年,油畫家葉上達,以作品《準備》參加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球華人寫實油畫大賽」,贏得了銀牌的大獎。他也在當年的12月,親自到美國領獎。
  • 位於北美的法輪大法明慧網,開通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廿五日,是發佈世界各地有關法輪功的消息、評論及刊登法輪功學員的修煉體會和作品的網站。下面是最近獲悉的海外法輪功的部份消息:
  • 2012年8月26日,來自英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相聚倫敦,舉辦了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法會)。每年8月召開的法會,是英國法輪功學員一年一度的盛會。今年的法會所在地倫敦哥倫比亞酒店,在13年前的1999年中共開始對法輪功進行殘酷迫害後,在黑雲壓頂之下,英國法輪功學員曾在這裡舉辦了一場不平凡的法會。13年後的今天,英國法輪功學員又重返這裡召開法會,別具意義。經過13年的反迫害歷程,法輪功不但沒有被中共迫害倒,反而洪傳世界114個國家和地區。在當天的法會上,20多名法輪功學員分享了按照「真、善、忍」準則修煉,不斷昇華自己,以及在向國際社會和世人講清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中的心得體會。
  • 大華府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在此呼籲國際社會、各國政府和媒體調查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並販賣屍體的罪惡,同時要求中共開放所有勞教所、監獄及相關設施,讓國際獨立調查團進駐中國瞭解真相。
  • 修煉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所有法輪功學員都實踐證明了這一點。不僅如此,即使你沒有修煉法輪大法,只要你深信「法輪大法好」,也同樣會得到大法的護佑和福報。
  • 大陸小飯店老闆漸發(化名),七、八年不長頭髮,不論春夏秋冬都是腦袋光光的;去了很多醫院、花了不少錢,仍是不見效,自己很是苦惱與無奈。然而自從法輪功學員告訴他法輪功的真相後,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奇蹟出現了,「光頭」開始生新發了。漸發說:「等我這個頭髮再長長點,我拍一張照片發到網上去,讓所有不相信大法的人看看我這個真實例子,看他們還胡說八道不?」
  • (shown)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邊陲的丹麥小鎮(Town of Denmark)。她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年,親身經歷了修煉前後身心的巨大變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