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行亮起來】二次改變命運的旅行社經理 (下)

子嫣

劉惠娟的婚紗照。(劉惠娟提供)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11月16日訊】劉惠娟在2000年2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當年的年中,就兩次改變了她的命運,第一次命運的改變,是把她身體的病痛全部拿掉了;第二次的命運改變,是讓她過了車關,把命撿回來了。接下來她又遇到生命中的另一件大事。

跟爸爸很像的剛烈個性

劉惠娟說她一開始看《轉法輪》時,最吸引她的是書中寫到關於心性的問題,大意是說,修煉人會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而改變心性,「但是我什麼都好了,就是容易引爆的急躁脾氣,卻還沒有完全修掉。」

「我爸爸是軍人退役的,說話很大聲、個性超級固執。」但是身為長女的惠娟,跟爸爸的個性其實還蠻像的,「這是很麻煩的事,我們家有五個女孩,我小時候是被爸爸打的最多的一個。」「我從小就是一個脾氣很拗的小孩,因為很愛哭,所以爸媽常說想要把我丟掉算了,因為實在是太麻煩、太難養了。」

長大了以後,惠娟喜歡的書也跟一般的小女生不太一樣,「喜歡看甘地傳、國父傳之類的很多偉人傳記,小時候的願望就是要向這些偉人們學習。」

從小就一直在尋找真理

在冥冥之中,她一直在尋找一個真理,「那個時候,我想有兩個路徑可以找到真理,一個是宗教、一個是科學,我在讀書的時候,就是唸數學科系,因為數學是科學之母,我就同步從這兩個地方著手。」這也就是在惠娟讀銘傳的時候,一直呆在佛教界裡的原因,但不幸的是,在這兩個地方都沒有找到她要的真理,她的希望落空了。

離開學校後,惠娟在台北工作了十年。「旅行業的工作很多、很煩雜,我每次做的很煩的時候,我都想說趕快賺一筆錢,然後找一個深山老林,好好的靜心修行。」「我就是吃不了人世間的苦,容易衝動,一有挫折就把工作辭掉,再找另外一家,結果遊走了九家旅行社。」   

直到2000年,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她有了一個很大的轉變。惠娟:「修煉以後,師父教導我們,原來我們在人世間,所有的受難,都是心性的考驗,都必須要去面對它;這個給我非常大的轉變,讓我產生了很大的勇氣,去面對人世間煩雜的生活形態;我之所以能在斗六那一家旅行社呆了十一年,其實都是因為修煉,我才能做到。」

修煉讓她走在有軌道的路上

在她剛開始修煉的那幾年,當地一有法輪功的活動,她常常一馬當先的拿著麥克風在台上發言,在別人眼中,她是一個很英勇、具有領導特質的人,但是惠娟卻說:「其實我的個性很懦弱,我爸爸都說我有一個缺點,就是我很膽小。」

「我好像是一個有軌道的火車,一直往前開。」在惠娟剛開始修煉的時候,就不斷的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在2000年5月,我自己接洽辦一個健康講座的活動,我把活動接下來之後,就帶團出國去了。誰知道等我一回來的時候,才知道後續的動作都沒有人接下去做,我就趕緊在那一天挨家挨戶的敲門進去,跟他們講今晚有一場很棒的講座,你們晚上一定要來聽,這樣子跑了一整天,好不容易講座順利開始進行了,當我一坐下來的時候,就感到有一股很強的能量往我身上灌下來。」

她說很多類似的神奇事情,不斷的在她的身上發生。「以前總覺得我的胸口好像破一個洞一樣,常感覺胸口空空的、虛虛的、沒有力氣講話,經由這一次,我盡心盡力的把事情做好的時候,我的胸口好像被補起來了。」

因為脾氣剛烈、又心直口快,做事時常跟別人各執不同意見,容易發生爭執、產生矛盾,而經歷了一些磨難,「當時因為是新學員、傻傻的,也不知道要向內找,但就是一直很認真的在做。我之所以能夠很勇敢的走下來,是因為師父一直呵護。」

她說自己在心性修煉上面,跌跌撞撞的撞得滿頭包,「講話比較直接、比較衝,得理不饒人,一直到最近才慢慢認識到,果然就像師父說的,修煉心性就像剝洋葱一樣,我感覺到也是漸漸的、一層一層的把自己的執著去掉。」

遵守男女分寸

後來,惠娟認識了一位同在法輪大法中修煉的未婚同修李德良,他們兩個人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我們的家庭背景很像,爸爸是外省人、媽媽是本省人,以前都在佛門中修行,我們對真理的追求十分熱愛,現在進入到法輪大法中來修煉,我們也都非常的積極認真。」

惠娟和德良知道,法輪大法對修煉人在男女關係的要求是非常嚴格,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所著重的,守男女之間的分寸是非常重要的。惠娟:「在古代好像也沒有談戀愛這回事,他們講求的是門當戶對,我們對門當戶對的理解是,門當戶對並非只有評估雙方家庭的財富,而是雙方的成長環境是很類似的、理念很相近,這樣結婚以後,觀念和想法都會比較接近、比較好溝通。」

德良在這方面也有自己的看法,「現在人都是談戀愛、甚至還有試婚、同居,到結婚之後,也一樣吵吵鬧鬧,離婚率還很高;但是在古代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們還是恩愛一輩子。我發覺幸福跟你交往的長短是沒有關係的。夫妻之間能不能調和,是跟我們心性有關;能不能敞開心胸?能不能提高心性?這才是兩個人能不能幸福的關鍵所在。」

這一對熟齡的準新人,本來想一切從簡,但是禁不住家人的堅持,因為他們說等了好幾十年,好不容易才等到這一場婚禮,怎麼可以敷衍了事呢?惠娟:「我們所有該做的都做了,包括拍婚紗照,本來我不敢去拍婚紗照,想說年齡都過半百了,拍出來的相片一定是歐巴桑的樣子;結果我在照婚紗照的時候,發生了一個奇特的事情,我妹妹的小孩說我看起來像20歲。」

劉惠娟的婚紗照。(劉惠娟提供)
劉惠娟的婚紗照。(劉惠娟提供)

還在調適之中的婚姻生活

結婚兩年來,夫妻兩人都說他們還在調適之中,女的說:「我覺得很好笑,我剛剛結婚的時候,有時候睡到半夜醒來,會嚇一跳,看到我旁邊怎麼有一個人。」男的說:「我單身久了,個性比較獨立、比較自我,向來獨來獨往,我經常都會把她忘了。」

惠娟發現,婚姻生活這回事完全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樣,「突然間要變成很溫柔的妻子,要做很多很瑣碎的事,在這個過程當中要不斷的調整自己,磨掉不少剛烈的個性。」她說站在修煉的角度來講,結婚之後,真的是見真章,「因為他隨時像一面鏡子一樣,明明看起來就是他的錯,讓我很氣,可是我還得自己向內找,一定是自己那裡做得不夠好才會這樣子。我覺得我還要不斷的去修,隨時隨地要想到先他後我。」

德良說單身的時候,總覺得說自己夠理性、心性夠好,「我結婚之後,才知道自己有幾兩重?很多的缺點、很多的不足,就統統暴露出來了,就又發覺自己有好多東西還要修;我覺得透過婚姻生活,就提供了一個不同的修煉環境,讓我在當中繼續的向上精進,也因為在這矛盾當中,大家能夠向內找,大家在學法當中,很快的發現自己的錯誤,自己的不足,矛盾很快的走過去。還好我們兩個都同修法輪大法,讓我們少吃了很多苦,這是我們非常感謝大法的地方。」

「如果不是因為修煉,我早就倒了。所以我的生命是因為修煉撿來的,幫我身體恢復到最好的狀態,在心靈上給我強大的勇氣,好像浴火鳳凰一樣,遇到任何挫折的事情,我都可以迎面去處理,再痛苦的事、再難過的事,因為有大法的對照下,都會走得過去,感覺走在修煉的路上,就像走在有軌道的一個生命。」

「修煉很精彩,就是這樣;我真的很感謝,這輩子能夠跟李洪志師父修煉,做師父的弟子,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惠娟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次改變命運的旅行社經理 (上)
  • 基隆市警察局還有法輪功社呢。台灣警察煉法輪功、大陸警察抓法輪功,這不是強烈的對比嗎?吳世澤有些激動地說:「全世界那麼多國家都有人在煉法輪功,哪個國家會迫害這些好人呢?中共邪惡政權無法無天,它不只跟台灣是強烈對比,跟全世界都是強烈對比。」
  • 他說:「同事跟我介紹法輪功時,我才想起來,很久以前電視曾經報導法輪功袪病健身有奇效,中國大陸很多人在煉,聽那一位同事這麼一講,我就像漂浮在大海快要沈沒的人,看到一塊救命的浮木一樣。」由於腹地狹小,市中心主要街道都集中在港口附近,走不了多遠就到了基隆市警察局。
  • 一生波折不斷,在那一段時間,她的生命正處於極度低潮,愷馨:「我先生以前說,我從頭到腳都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說我365天沒有一天是好人,那時候身體不舒服,又聽到先生這樣講,我那時真的是很怨他的。」在身心俱疲時,幸好林愷馨巧遇法輪大法,就此走上修煉之路,到底她發生了什麼樣的轉變呢?
  • 在澎湖一處很漂亮的海岸邊,有一棟白色的三層樓高、外型像小城堡的民宿,大老遠就可以聽到女主人清脆響亮的聲音,在熱情的招呼著客人,有著一頭飄逸、烏黑秀髮的女主人叫林愷馨,快樂而又健談,燦爛明媚的笑容,看起來還真像是綻放在陽光下的天人菊。
  • 理工科系出身,李東興後來走上修煉之路,從求學階段到就業過程,一路表現優秀、順遂,在公司還得過最佳論文獎,這麼一位前端科技的專業人,為什麼會對修煉產生興趣呢?
  • 現在的她,成為台大醫院的主治醫師已經五年了。經過法輪功的修煉,她最大的轉變是,以前那種長時間處於抑鬱、煩悶的感覺,現在很快就消失了。「我不會處在很煩的狀態,好像被絞在漩渦裡面出不來,我覺得這個很實在,很好。」
  • 李應達是一家台灣中醫診所的所長,他在看診時,常常一句話都不講,非常專注的把脈。有一天,他太太說:「我介紹同事來看病,他們說你太冷淡了!你就不能多說兩句話安慰病人嗎?」
  • 2011年,油畫家葉上達,以作品《準備》參加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球華人寫實油畫大賽」,贏得了銀牌的大獎。他也在當年的12月,親自到美國領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