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行亮起来】二次改变命运的旅行社经理 (下)

子嫣

刘惠娟的婚纱照。(刘惠娟提供)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11月16日讯】刘惠娟在2000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当年的年中,就两次改变了她的命运,第一次命运的改变,是把她身体的病痛全部拿掉了;第二次的命运改变,是让她过了车关,把命捡回来了。接下来她又遇到生命中的另一件大事。

跟爸爸很像的刚烈个性

刘惠娟说她一开始看《转法轮》时,最吸引她的是书中写到关于心性的问题,大意是说,修炼人会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改变心性,“但是我什么都好了,就是容易引爆的急躁脾气,却还没有完全修掉。”

“我爸爸是军人退役的,说话很大声、个性超级固执。”但是身为长女的惠娟,跟爸爸的个性其实还蛮像的,“这是很麻烦的事,我们家有五个女孩,我小时候是被爸爸打的最多的一个。”“我从小就是一个脾气很拗的小孩,因为很爱哭,所以爸妈常说想要把我丢掉算了,因为实在是太麻烦、太难养了。”

长大了以后,惠娟喜欢的书也跟一般的小女生不太一样,“喜欢看甘地传、国父传之类的很多伟人传记,小时候的愿望就是要向这些伟人们学习。”

从小就一直在寻找真理

在冥冥之中,她一直在寻找一个真理,“那个时候,我想有两个路径可以找到真理,一个是宗教、一个是科学,我在读书的时候,就是念数学科系,因为数学是科学之母,我就同步从这两个地方着手。”这也就是在惠娟读铭传的时候,一直呆在佛教界里的原因,但不幸的是,在这两个地方都没有找到她要的真理,她的希望落空了。

离开学校后,惠娟在台北工作了十年。“旅行业的工作很多、很烦杂,我每次做的很烦的时候,我都想说赶快赚一笔钱,然后找一个深山老林,好好的静心修行。”“我就是吃不了人世间的苦,容易冲动,一有挫折就把工作辞掉,再找另外一家,结果游走了九家旅行社。”   

直到2000年,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她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惠娟:“修炼以后,师父教导我们,原来我们在人世间,所有的受难,都是心性的考验,都必须要去面对它;这个给我非常大的转变,让我产生了很大的勇气,去面对人世间烦杂的生活形态;我之所以能在斗六那一家旅行社呆了十一年,其实都是因为修炼,我才能做到。”

修炼让她走在有轨道的路上

在她刚开始修炼的那几年,当地一有法轮功的活动,她常常一马当先的拿着麦克风在台上发言,在别人眼中,她是一个很英勇、具有领导特质的人,但是惠娟却说:“其实我的个性很懦弱,我爸爸都说我有一个缺点,就是我很胆小。”

“我好像是一个有轨道的火车,一直往前开。”在惠娟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就不断的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在2000年5月,我自己接洽办一个健康讲座的活动,我把活动接下来之后,就带团出国去了。谁知道等我一回来的时候,才知道后续的动作都没有人接下去做,我就赶紧在那一天挨家挨户的敲门进去,跟他们讲今晚有一场很棒的讲座,你们晚上一定要来听,这样子跑了一整天,好不容易讲座顺利开始进行了,当我一坐下来的时候,就感到有一股很强的能量往我身上灌下来。”

她说很多类似的神奇事情,不断的在她的身上发生。“以前总觉得我的胸口好像破一个洞一样,常感觉胸口空空的、虚虚的、没有力气讲话,经由这一次,我尽心尽力的把事情做好的时候,我的胸口好像被补起来了。”

因为脾气刚烈、又心直口快,做事时常跟别人各执不同意见,容易发生争执、产生矛盾,而经历了一些磨难,“当时因为是新学员、傻傻的,也不知道要向内找,但就是一直很认真的在做。我之所以能够很勇敢的走下来,是因为师父一直呵护。”

她说自己在心性修炼上面,跌跌撞撞的撞得满头包,“讲话比较直接、比较冲,得理不饶人,一直到最近才慢慢认识到,果然就像师父说的,修炼心性就像剥洋葱一样,我感觉到也是渐渐的、一层一层的把自己的执著去掉。”

遵守男女分寸

后来,惠娟认识了一位同在法轮大法中修炼的未婚同修李德良,他们两个人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我们的家庭背景很像,爸爸是外省人、妈妈是本省人,以前都在佛门中修行,我们对真理的追求十分热爱,现在进入到法轮大法中来修炼,我们也都非常的积极认真。”

惠娟和德良知道,法轮大法对修炼人在男女关系的要求是非常严格,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所着重的,守男女之间的分寸是非常重要的。惠娟:“在古代好像也没有谈恋爱这回事,他们讲求的是门当户对,我们对门当户对的理解是,门当户对并非只有评估双方家庭的财富,而是双方的成长环境是很类似的、理念很相近,这样结婚以后,观念和想法都会比较接近、比较好沟通。”

德良在这方面也有自己的看法,“现在人都是谈恋爱、甚至还有试婚、同居,到结婚之后,也一样吵吵闹闹,离婚率还很高;但是在古代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还是恩爱一辈子。我发觉幸福跟你交往的长短是没有关系的。夫妻之间能不能调和,是跟我们心性有关;能不能敞开心胸?能不能提高心性?这才是两个人能不能幸福的关键所在。”

这一对熟龄的准新人,本来想一切从简,但是禁不住家人的坚持,因为他们说等了好几十年,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一场婚礼,怎么可以敷衍了事呢?惠娟:“我们所有该做的都做了,包括拍婚纱照,本来我不敢去拍婚纱照,想说年龄都过半百了,拍出来的相片一定是欧巴桑的样子;结果我在照婚纱照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奇特的事情,我妹妹的小孩说我看起来像20岁。”

刘惠娟的婚纱照。(刘惠娟提供)
刘惠娟的婚纱照。(刘惠娟提供)

还在调适之中的婚姻生活

结婚两年来,夫妻两人都说他们还在调适之中,女的说:“我觉得很好笑,我刚刚结婚的时候,有时候睡到半夜醒来,会吓一跳,看到我旁边怎么有一个人。”男的说:“我单身久了,个性比较独立、比较自我,向来独来独往,我经常都会把她忘了。”

惠娟发现,婚姻生活这回事完全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样,“突然间要变成很温柔的妻子,要做很多很琐碎的事,在这个过程当中要不断的调整自己,磨掉不少刚烈的个性。”她说站在修炼的角度来讲,结婚之后,真的是见真章,“因为他随时像一面镜子一样,明明看起来就是他的错,让我很气,可是我还得自己向内找,一定是自己那里做得不够好才会这样子。我觉得我还要不断的去修,随时随地要想到先他后我。”

德良说单身的时候,总觉得说自己够理性、心性够好,“我结婚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几两重?很多的缺点、很多的不足,就统统暴露出来了,就又发觉自己有好多东西还要修;我觉得透过婚姻生活,就提供了一个不同的修炼环境,让我在当中继续的向上精进,也因为在这矛盾当中,大家能够向内找,大家在学法当中,很快的发现自己的错误,自己的不足,矛盾很快的走过去。还好我们两个都同修法轮大法,让我们少吃了很多苦,这是我们非常感谢大法的地方。”

“如果不是因为修炼,我早就倒了。所以我的生命是因为修炼捡来的,帮我身体恢复到最好的状态,在心灵上给我强大的勇气,好像浴火凤凰一样,遇到任何挫折的事情,我都可以迎面去处理,再痛苦的事、再难过的事,因为有大法的对照下,都会走得过去,感觉走在修炼的路上,就像走在有轨道的一个生命。”

“修炼很精彩,就是这样;我真的很感谢,这辈子能够跟李洪志师父修炼,做师父的弟子,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惠娟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次改变命运的旅行社经理 (上)
  • 基隆市警察局还有法轮功社呢。台湾警察炼法轮功、大陆警察抓法轮功,这不是强烈的对比吗?吴世泽有些激动地说:“全世界那么多国家都有人在炼法轮功,哪个国家会迫害这些好人呢?中共邪恶政权无法无天,它不只跟台湾是强烈对比,跟全世界都是强烈对比。”
  • 他说:“同事跟我介绍法轮功时,我才想起来,很久以前电视曾经报导法轮功袪病健身有奇效,中国大陆很多人在炼,听那一位同事这么一讲,我就像漂浮在大海快要沉没的人,看到一块救命的浮木一样。”由于腹地狭小,市中心主要街道都集中在港口附近,走不了多远就到了基隆市警察局。
  • 一生波折不断,在那一段时间,她的生命正处于极度低潮,恺馨:“我先生以前说,我从头到脚都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说我365天没有一天是好人,那时候身体不舒服,又听到先生这样讲,我那时真的是很怨他的。”在身心俱疲时,幸好林恺馨巧遇法轮大法,就此走上修炼之路,到底她发生了什么样的转变呢?
  • 在澎湖一处很漂亮的海岸边,有一栋白色的三层楼高、外型像小城堡的民宿,大老远就可以听到女主人清脆响亮的声音,在热情的招呼着客人,有着一头飘逸、乌黑秀发的女主人叫林恺馨,快乐而又健谈,灿烂明媚的笑容,看起来还真像是绽放在阳光下的天人菊。
  • 理工科系出身,李东兴后来走上修炼之路,从求学阶段到就业过程,一路表现优秀、顺遂,在公司还得过最佳论文奖,这么一位前端科技的专业人,为什么会对修炼产生兴趣呢?
  • 现在的她,成为台大医院的主治医师已经五年了。经过法轮功的修炼,她最大的转变是,以前那种长时间处于抑郁、烦闷的感觉,现在很快就消失了。“我不会处在很烦的状态,好像被绞在漩涡里面出不来,我觉得这个很实在,很好。”
  • 李应达是一家台湾中医诊所的所长,他在看诊时,常常一句话都不讲,非常专注的把脉。有一天,他太太说:“我介绍同事来看病,他们说你太冷淡了!你就不能多说两句话安慰病人吗?”
  • 2011年,油画家叶上达,以作品《准备》参加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球华人写实油画大赛”,赢得了银牌的大奖。他也在当年的12月,亲自到美国领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