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聞】清華差生10年奮鬥經歷:各種反省各種徹悟

人氣 8
標籤:

【大紀元2012年11月26日訊】清華「差生」10年奮鬥經歷:只寫事業,不寫女人。LZ從04年本科畢業寫到12年,近10年的奮鬥經歷。寫的非常好,甚至可以拿來每日一讀打雞血了。反正一字一句看完後,各種反省各種徹悟。不要老去抱怨別人「天時地利人和」,做好當下,後來人或許還會羨慕嫉妒恨你。

我的故事裡有三個人:我自己、我大學同宿舍的哥們、我第一個公司的直接領導。我們三個都是學建築設計的,我哥們和我同年,都是80後,領導比我們大 5歲。講講這幾年經歷和感觸。放在一起可以有個比較。我是認認真真據實寫,希望大家點啟發。

先講講我們的現況:

我:現在辭職了,辭職前在一個地產公司做設計經理,一個月基本工資16k(16,000),月補助5K得拿發票換。年終獎看公司效益,去年十幾萬,今年可能很少。

我同學:自己開了個設計所,掛靠的某大院。今年自己到手估計70W。(當然這是他告訴我的)

我前領導:現在是那個公司的集團副總,年薪在7位數,關鍵是還有公司的股票分紅。

04年

大五準備畢業。我的成績在年級偏後,我同學設計很好,但是高數掛科了,所以我們都悲催的沒有被推研,只能找工作了。我去了一家房地產公司,當時還不 是很有名,但是拿了很多地;我同學去了一家大設計院,解決了北京戶口。那時候我們工資都不高,我一個月才3.3k,季度有獎金;我同學更慘,基本工資只有 1.2K+項目分成。而且悲劇的是當時我倆都不知道能拿多少獎金。

日子過得戰戰兢兢。我們合夥租了一個房子,在東三環,兩室一廳,1800一個月,我們一人900。不過物價也低,一個羊肉泡饃5元就有好多好多羊肉 了;8塊錢的魚香肉絲滿滿一盆子,我能吃兩頓,午飯一頓,晚上打包一頓。北京鮮有房價過萬的樓盤,潘石屹的建外soho賣1萬多就讓人驚為天人。

我進公司就跟著我現在的領導,當時他是設計部的部門副經理,據說是這個公司招的第一批名牌大學生。隨後幾年他飛速提升。我佩服他的膽識——那時建築系學生是以進地產公司為恥,大多去設計院畫圖或者去規劃局做公務員。他在公司沒有敵手,迅速得到了老闆的賞識。

在剛進公司時,我很多工作方法和工作習慣都是在他手底下養成的。比如他每週都會把要做的事情列成1234寫郵件發給我們,要求我們拆成每天要做的事項,早上發給他。白天做自己的事,下班後再開會,把做完的銷項,沒做完的講困難,他再給我們解決。

剛進公司的時候,他還經常請我吃飯,很詳細的和我講工作方法。這些東西對我一直很有用,甚至受益遠超過大學的課程。其實社會上大量需要的都是你能把一件事有條理按時保質的完成,至於創造力和個性,那是少數達到尖端的時候才需要的。

還有一件事也是我記得很清楚。公司拿了一塊地,我們做戶型研究。他叫我去畫幾個出來,我剛畢業,一股衝勁,第二天就得意洋洋的拿了一大堆自己設計的 帶三角的多邊型的戶型給領導看。他啥也沒說,給我一本土的掉渣的深圳住宅設計全集叫我翻翻,然後他畫了一個中規中矩的戶型給我。後來他跟我講:「別人不在 乎你對他們炫耀甚麼,而在乎你給他們的是不是他們想要的,有理想是好事,但也要面對現實。」

這年我幾乎天天在加班,因為很多事情都不熟練,又不想耽誤事,每天都要十點多才弄完。終於到三個月發季度獎金的時候,領導把我叫到辦公室,給了我一 個信封,裡面有2W的現金,我當時就傻了,老子第一次拿這麼厚的錢啊。然後他告訴我他升成正經理了,所以錢由他發,原來的經理滾蛋了。

這時我設計院的同學正在每月1.2K掙扎著,為了生活費,他還拚命的給原來的老師干私活。我請他吃飯的時候,心裏充滿了優越感。

不過有個現象,我領導有時會叫我們一起唱歌喝酒,有一次我帶上他,隨後他每次必到,不管多忙,並且每次都搶著買單,甚至沒錢的時候、刷信用卡。最後到了我不去他也會去的地步。

05年

05年是關鍵的一年,令我至今難忘的大事是我同學還我錢了。

經過是這樣的,他每月1K2的工資,刨去房租只剩下300了,而且他還經常沖老大請人吃飯喝酒唱歌,所以錢根本就不夠,而他苦逼的設計院居然到年底都沒有清帳。於是他除了每天晚上蹭我飯之外,還經常管我借錢。那個時候我經常加班,但不管多晚他都會等我回來,然後舔著臉說去吃夜宵吧,你看我一畫圖連時間都忘了。那段時間我們天天同出同進,以致房東一度以為 我們是基友。吃東西的時候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講又沒錢花了,然後我就會借他200、300的。但他有個好處,每次借錢都會拿本子記下來,然後到月底就說: 「我又欠你XXX了。」每月不多,但從9月上班到年底,他也欠了我1W(10,000)多了。

終於過完年,他的一個項目結了。有一天他神秘兮兮的說:「我請你吃飯吧,吃好的。」我說:「你不是沒錢嗎?」他說:「發獎金了。我再找個銀行把欠你的錢轉給你。」然後他拿出他的小本本,辟里啪啦一算,就和我去銀行了。但他請我吃的所謂好的,就是在勁松橋的一個叫富麗客的自助餐廳,一個人才48塊錢。當時我一邊吃一邊罵丫:「孫子,我借你的錢的利息都不止這點飯了!」

第二件大事是魔獸世界公測了,這導致我沉迷了好久,並損失了2W塊錢的季度獎,並且損失了一次向上爬的機會,這是讓我最痛心的一件事。那段時間我每 天按時下班回家下副本,玩到凌晨3點,導致工作效率直接下降。最後忍無可忍的領導把我叫到辦公室,痛批我之後說:「直到現在我都不敢把一個項目設計完整的 交給你管理。」這使我痛心疾首且痛改前非。

第三件大事是我買房了。當時北京的房價微微開始冒頭了,讓我萌生了買房念頭的,是有一次一個溫州的姐姐直接摸到我們董事長辦公室,半天出來了。後來公司流傳開了,這個姐姐一下買了15套,這讓我一下有了緊迫感。
上半年我到處看房,主要集中在東三環(公司的房當時有點遠),發現國貿及以北我依然買不起了,往南過了通惠河,一看:靠,和鄉下一樣,但房價還沒有那麼悲劇,想反正就隔河相望嘛,就湊合吧。
錢一部份是我自己攢的,我在第一年除了買衣服和「供養」我同學之外,沒有甚麼開銷(大五的時候我和我女朋友分手了,她去了深圳,悲劇)。半年下來存了6W多,後來家裏又湊了17W(我是啃老,很丟人),本來打算買個90多平的二室一廳。

然後我就跑去單位開收入證明,我領導也正好走過,就問:「買房還是買車啊?」我說:「買房。」他問:「多大的?」我說:「90平米吧?」他講:「這麼小以後肯定不夠。」我講:「多了我也買不起啊。」他就講:「買大的,我讓公司給你先開10W,然後從你以後的獎金裡扣。」

這一扣就是1年多啊,但就因為這句話,我的房子多了30平米,這是我最最感激他的地方,因為這30平米,比我現在的1年工資還要多的多。這件事情,也成為了我媽每年一次的時候在親戚朋友那兒必炫耀的材料。

買完房子之後,我的壓力一下就大了。我和家裏合計,我自己還1.5k的貸款,家裏幫忙還2k多的貸款,等到交房再租出去。但關鍵是我沒有獎金了,而 且不能失業,每個月也只能剩下2K不到。恰逢我們的房東想漲房租,我就和我同學說咱們退租吧,他說也好。然後我們在東南五環附近租了了拆遷房,開始了我們 最苦逼的一段生活。

每天早上我們得6:50起床,經過近兩個小時的顛簸,到達公司。只能買兩個5毛的包子做早飯,然後去公司換上西裝,開始一天的工作。晚上最怕加班,末班車是22:10,要是沒趕上,那就只能在公司睡覺了,後來我在公司的洗手間了備了牙刷和肥皂。

現在回想起來,買房就像場豪賭,只不過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我賭對了。好多機會都是轉瞬即逝的,但我覺得這樣講又有點犯賤,過後看誰都知道是機會,但置身其中誰又能看透呢?

更加苦逼的是,公司在這段時間找香港梁志天做室內設計,而且指定要在香港做,我負責這個項目,於是經常飛香港去事務所盯圖。當我懷揣著10塊人民幣 走在琳琅滿目的打折貨櫃之中的時候,心中暗自湧起一種苦澀。工作順利了不少,這感謝領導的悉心培養,很多東西知道了怎麼去做,再做就是熟練的問題了。而在 這個過程中,我也漸漸發現了他受老闆賞識的原因了。

一、工程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和他去巡查工地,工程經理也陪著。有很多東西做得很糙,然後我領導就說這裡不好那裏不好,說著說著,他突然拿起一個混凝土塊,衝著一個完工的部份一砸,然後說:「重新做吧。」就揚長而去了,留工程經理傻愣著。

從此,工地施工的時候都知道要找我們研發部確認,施工質量好了很多。這事很快傳到老闆耳朵裡去了,年底他就升為北京公司副總了。但這件事也埋下了很多後遺症,最終也成為我離開這裡的原因之一。

二、銷售部的人跟我要一個報告,但這個東西應該是他們找廣告公司做的。他們找我的時候,我正在忙別的事情,就隨口答應了,後來也就忘了。第二天他們沒拿到東西,就找我領導投訴了。

領導下班找到我,我就很委屈的說:「這東西不該找我呀。」他問:「你答應了嗎?」我說:「我隨口應了一聲。」他說:「既然不是你的事情以後不要隨便答應,既然答應了就要做到,而且做了一定要做好。」然後我們兩個一起熬夜把東西趕出來了。

(責任編輯:李熙)

相關新聞
【網聞】組圖:中國校名最唬人10所大學
【網聞】吳祥斗:中國現代社會的「十大怪」
【網聞】飢餓知青洗劫了鎮上一家飯館的饅頭
【網聞】4千萬中國男人被判「無妻徒刑」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財商天下】財政赤字驚人增長 中共防公共風險
【時事軍事】日本三款導彈 對準中共海軍
【馬克時空】澳洲改買美核潛艇 維吉尼亞級核潛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