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潔:河南平墳運動的真相

高耀潔

人氣 41
標籤: ,

【大紀元2012年11月28日訊】河南農村周邊很多墳墓,特別是在愛滋病疫區更明顯。據本人所知,鏟平墳墓活動本世紀初就已出現。

最近北京航空航太大學教授、人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研究員姚中秋(秋風)在網上發表文章,希望保留中國的風俗文化,對平墳運動提出抗議,並呼籲反對平墳運動者一起簽名。

鏟平墳墓活動本人在十年前已得知。在2002年秋的一天,我去艾滋村,夜晚住在一個農民家裏,老太太把尿盆放在我床前,我很不好意思,我說有手電筒,夜間我解手可以去廁所。老太太說:「村裏這幾年‘熱病’死人很多,你看村邊周圍很多墳(圖1、圖2),死的多是年輕人。他們上有老人下有小孩,鬼魂不散,夜間多處墳地有‘鬼火’。」我和她解釋,火光是死者屍骨的磷光。她不相信,老人沒有文化再說也無用。她說的很神秘,也很嚇人,所以村民半夜都不敢出門。

這位老漢為因賣血患愛滋病而去世的兒子和兒媳婦上墳,墳墓上已長滿了青草。
這位老漢為因賣血患愛滋病而去世的兒子和兒媳婦上墳,墳墓上已長滿了青草。

從與她談話中我得知這個村「血禍」引起愛滋病死人很多,人死之後都埋在自家的自留地裏,村莊周圍的墳墓越來越多,當地政府不顧家屬的反對開始號召鏟平墳墓,還把磷火宣傳成「鬼火」,是死去的人陰魂不撒,用迷信說法來嚇唬百姓,促使老百姓接受鏟平墳墓的決議。

2003年我在河南尉氏縣發現當地幹部強行要求死者家屬鏟平墳墓,理由是死人佔用了活人的田地。有個老人的兒子因賣血死於愛滋病還不到一年,當地政府就要把墳墓鏟平。老人不同意,經過幾番爭吵,最後留下比人頭大一倍的一個小土堆。

老人說:「孩子才20多歲,政府官員騙他賣血致富,賺錢蓋房子,娶媳婦。房子蓋了,媳婦娶了,但是他得了愛滋病。」老人哭了,接著說:「後來他死了,媳婦帶著孩子也改嫁了,房子丟在這兒沒有人住了(圖3、圖4),現在他連一個墳墓也留不住……」。

愛滋病冤死者最後留下的痕跡就是墳墓,若全部鏟平,河南愛滋病死亡的人數又少一項證據。

河南省上蔡縣文樓村,、村民程鐵成靠賣血錢建起的「氣派」的房子,卻已人亡房空。(2000年9月12日)
河南省上蔡縣文樓村,、村民程鐵成靠賣血錢建起的「氣派」的房子,卻已人亡房空。(2000年9月12日)
河南省三門峽市一處人去房空的農家。丈夫因賣血患愛滋病,妻子因性傳播患愛滋病,二人均已死亡。 孩子被親戚收養。(2003年攝)
河南省三門峽市一處人去房空的農家。丈夫因賣血患愛滋病,妻子因性傳播患愛滋病,二人均已死亡。 孩子被親戚收養。(2003年攝)

當年下農村調查者不多,對死者人數缺少文字記載,記錄之一是河南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劉倩寫的《血殤》一書,第一章之一:「墳墓包圍了村莊」。

官方始終掩蓋的真相是,多年以來,河南因為賣血、輸血感染愛滋病的受害者眾多。生存的艱辛逼迫一些現在還能活動,有條件的患者集體上訪。但事實上,能夠上訪的是極少數愛滋病受害者,而重症患者臥床不起不能上訪,貧窮的患者無錢支付路費不會上訪,文化程度低下的患者不敢上訪。

據我所知,2012年八月下旬、十月下旬兩次赴鄭州上訪者已有三、四百人。上訪者到河南省政府門口遊行,要求賠償損失、公開道歉、依法處理「血禍」肇事者。第一次一位上訪人員被員警毆打,第二次上訪人員的領導者被員警抓捕,次日又放了。山東等地也不斷出現愛滋病受害者上訪現象,赴北京上訪的愛滋病受害者更多(圖5、圖6),但是被抓回當地,拘留、投入監獄者大有人在。

 因病輸血感染愛滋病病毒的病人、維權者田喜在北京上訪時,赴新華門途中被員警攔住。
因病輸血感染愛滋病病毒的病人、維權者田喜在北京上訪時,赴新華門途中被員警攔住。

因輸血感染愛滋病病毒的病人兼維權者趙鳳霞等在北京上訪時拉起橫幅喊冤。
因輸血感染愛滋病病毒的病人兼維權者趙鳳霞等在北京上訪時拉起橫幅喊冤。

河南是遍及全國的、引發愛滋病迅速氾濫的「血禍」之首。愛滋病患者的大死亡中,舊墳旁邊填新墳墓的情況相當普遍。上訪成了當局頭疼的事。死者已經不能說話,但是他們的墳墓是他們賣血感染愛滋病而受難的最後見證。這就是為什麼鏟平墳墓的事情吵了十多年,近來發展成了平墳運動。

平墳的目的之一是為了消滅「血禍」引起愛滋病的罪證,更是為了徹底地掩蓋愛滋病疫情。

2012年年11月12日

轉自《縱覽中國》

相關新聞
高耀潔晚年背井離鄉 為把真相留給人間
高耀潔揭中國愛滋真相 毋懼埋骨異鄉
從高耀潔看中國艾滋災難
從高耀潔看中國艾滋災難(1)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4.2疫情追蹤:中國多省搶米潮
【拍案驚奇】任志強成權鬥風向 美指中共瞞報疫情
【珍言真語】桑普:切割中共 世界形成民主陣營
【直播回放】4.2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超9萬
【有冇搞錯】川震之後 中國消失的NGO
【紀元播報】疫情壓力測算 中共政權還能挺多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