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薄熙來倒了 十八大如何佈局?(3)

人氣 7

【大紀元2012年03月22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們,這裡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的話題是「薄熙來倒了,十八大如何布局?」歡迎觀眾朋友打我們的電話646-519-2879,或者通過 skype:RDHD2008,或者是中國大陸的朋友打免費電話400-670-1668然後再撥899-116-0297。我們首先接聽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首先是紐約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請講。

MP4下載收看

張先生:你好,主持人好。我想提一個不同的觀點,就是我覺得中共滅亡現在是進入一種倒數計時的狀態,按照你們的講法說叫「天滅中共」,可是我覺得你們現在的做法等於是一邊喊著「天滅中共」,一邊承認中共的存在,在討論它如何佈局,等於是在接受它的改革,它的存在,而不是在討論它是怎麼個完蛋的方式。因為現在的鬥爭不是改革派與非改革派的鬥爭,而是一種用老百姓的話說是狗咬狗的鬥爭。另外我記得你們前提過一句話,叫做「中共不會亡於法輪功,但必亡於迫害法輪功」那麼如果這句話是對的話,那我覺得大家應該討論的是這一點。我非常關注你們的節目,很少聽到看到你們在討論這個問題,這是令我比較困惑的。我就說這些。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的電話,一會我們的嘉賓會回應您的問題。好,我們再來接聽大陸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主持人好,兩位老師好。在這裡打電話,是想回應一下之前那位大陸張先生的發言,張先生支持薄熙來,那他應該也是屬於新左派的「毛」狗吧!我想對張先生說的是,你們新左派的問題是想要用毛澤東時代的罪惡去否定鄧小平後30年的罪惡,這都是不對的。無論是毛澤東的30年,還是後來鄧小平的30年,都是錯的,都是有罪的。在毛澤東時代搞階級鬥爭,害死6千萬到8千萬中國人,利用文革毀壞了中華民族文化;而在鄧小平時代,實行了權貴市場經濟,又讓貪污腐敗、貧富懸殊達到了史無前例的地步。在這裡我想跟張先生以及所有的左派說,毛澤東時代的30年就好像愛滋病,鄧小平後的30年就好像是癌症,都不是我們要的,我們要的是健康的身體。

主持人:好的,謝謝陳先生的電話。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再來接聽匈牙利的王先生的電話,您只有一分鐘的時間,謝謝。

王先生:你好,主持人,各位嘉賓。看來今天這個情況,我想在不遠的將來也許就會做另外一個題目,我認為就是「十八大佈局,共產黨倒了」。剛才聽到紐約一位先生說的,我也挺同意他的觀點,因為我覺得治理這麼大一個國家,共產黨它不是一個有能力的團體來治理,這就好比我們一個家庭,幾十口的人,你找一個最惡的人,一個自私自利的人去治理,能治理好嗎?況且這麼大一個國家。所以我覺得在未來的十年,比如說習近平接班這十年啊,共產黨一定會倒台的,為什麼?因為共產黨也不是說什麼國外敵對勢力給它摧毀,或者給它怎麼樣啊,關鍵它這個統治者他必將把自己的這個體制來摧毀。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先生。那麼我們再來接聽紐約周先生的電話,周先生您好。

周先生:你好。剛才前面有個張先生講到,中國發展很快,他可能看到的是城市,沒有看到農村。中國共產黨就是這樣,它是權力階級,任何一個人他首先是先賄賂上級然後把自己爬上來,爬上來以後再賄賂,拿到工程,拿到工程以後他就等別人給他賄賂,所以在中國就是說老百姓拿不到錢,但是他有很多工程可以做,這樣的話顯得城市很發達。有些人到美國來以後,說「啊!紐約還不如北京」,我知道紐約事實不如北京,但是紐約以外的任何一個地方都比北京好。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周先生的電話。我們再來接聽新澤西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您好。對不起,是休士頓的彭先生。

彭先生:我認為中國現在的情況,今後的十年肯定會有大變革,這個變革的方向還有模式,我想跟大家談論一下,到底是怎樣的模式。會不會像辛亥革命前那段時間,中國首先有洋務運動,然後有戊戌變法,完了之後就變成辛亥革命,這麼一個過程。當然那個過程有個歷史條件,就是有世界列強的瓜分,這個作為條件;現在可能沒有這個條件,會不會在經濟上瓜分,我也不知道。另外一個,有可能就是看中國會不會像新加坡那樣子,但是條件也不存在,就是那個強人政治,能夠使新加坡經濟繁榮的同時還是保持它的專制,那麼這是一個模式。另外還有一種就是俄羅斯的模式,那肯定是很糟榚的,到最後實際上也是普京在操縱整個國家的命運,俄羅斯模式肯定對中國是最不利的。

主持人:對不起,彭先生要打斷您了,我們還有幾個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再來接聽一下江蘇林先生的電話,林先生您好,請講。

林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剛才本來要睡覺了,聽到那個大陸的張先生打電話,我這個火一下就上來了。我想問問他,你到底懂不懂中國的內幕,我現在火真的很大,憋到現在,你知不知道共產黨這麼多年幹了些什麼事,它是人類1萬8千年歷史以來最黑暗的。前兩天我買了一本《周易》,都是繁體字的,現在我都看不懂繁體字。咱們不說它對中國經濟的破壞,你就說它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像我這代的人,我是80後,我現在已經看不懂繁體字了,還好我雖然寫不出來,我能看得懂,你雖然把我們的文化給斷了,但是這就是文化基因。你看台灣的書本它雖然是繁體字,我寫不懂但我能看得了,我可以好像隱隱約約我能記得到我們上一輩或者很多輩以前的事情。

主持人:謝謝林先生的電話。那好,我們一起來回應剛才那麼多觀眾的電話。

杰森:紐約張先生跟和匈牙利的王先生都提到非常有趣的想法,就是說十八大佈局,5年以後,整個5年的時間甚至10年的這一屆領導,中共有沒有談它佈局,這根本沒有意義。這就是我們談的意思,當你在談它的佈局的時候,你會陡然意識到,中共維繫它權力承傳的體制崩潰了,然後中共整個無人了。

歷史上我們還對這個溫家寶抱有希望,溫家寶上一代對中基還抱有希望,至少每一代人裡頭還有有點良心或者有點能力的人,再往後,一地雞毛。就是本身來說,當你去分析它的佈局的時候,你會陡然發現它已經沒有了,它整個體系已經進入岌岌可危的程度了。這就是我們節目討論的意義。當我們討論個事情,出來的結論就是,它實際上是危機的危機。剛才休士頓彭先生說出幾個概念,說會不會像辛亥革命那樣呢?那就可能很危險;新加坡的模式是不是呢?俄國的模式是不是呢?我想什麼都不是!

因為每個國家,特別是像中國政黨,有五千年歷史的國家,他具有豐厚的文化底蘊的一個國家,他一定會走出自己的路來,這條路是靠每個中國人努力的去做。在中國的傳統文化裡面能汲取出一個更加健康的,讓這個社會進入一個持續健康發展的,不一定是西方模式,不一定是新加坡模式,不一定是那麼悲觀的俄國模式,但是很可能是一個更加偉大、非常輝煌的一個新的中華文化的模式。

主持人:剛才紐約張先生他的困惑,您有什麼回應?

陳志飛:其實張先生剛才講的那個「倒數計時」狀態,之前我不知道他看我們做的節目討論沒有,其實已經很多都論述了,我再重說一遍。比如說我們講到的,中國體制讓美國看到相當困惑,它根本就是黑社會的一種狀態,我們已經打黑把它老闆打進去了,其實跟他剛才說法是完全一致的。那麼他又講到另外一個,就是他的困惑,就是中共不會滅於法輪功,但是會滅於「迫害法輪功」。實際上這個問題是非常有意思的,也是很多人沒有注意到的。

如果你看到左右這次中共政壇大地震背後的一個根本現象,或者講這種關鍵點也好,軸承也好,它實際上是圍繞著法輪功進行的,或者往前更延伸一點可能是六四的問題,但更多是法輪功造成的。因為政法委的建立以及江派的獨大,都是因為踩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鮮血上去的,那怎麼坐穩呢?他們是靠著鎮壓法輪功坐的,所以他們都是手中帶有鮮血。

從第一代政法委羅幹,到後來的陳良宇、周永康,再後來周永康看到鎮壓法輪功鎮壓不下去了,四面楚歌,大家都不同意,都反對的時候,他要找一個合適的替身,那麼他看中了王立軍。因為王立軍在東北的鐵嶺、在錦州犯下了對法輪功的滔天罪行,甚至有活摘器官的這種可能,所以他就屬意於沾有鮮血的薄熙來和王立軍來做這種承傳,所以這個事情的焦點實際上是這個造成的。正是因為有鎮壓六四、鎮壓法輪功,中共失去了它完全的火力,因為我們是84年上的大學,還記得84年「國慶」,就是中共它的建政紀念日的時候,鄧小平搞後來的「六四」這種鮮血。所以當時的人對中共可能還有希望,當時被中共剛開始的一些所謂的理想或目標迷惑的人,可能像趙紫陽、胡耀邦這些人,可能還想為人民做些好事,所以溫家寶這些人還能從低層被提拔起來。你再看看現在政治局的這些委員,他們哪一個是上過大學、受過歷練,現在完全都是靠黑打黑、窩裡橫造成的,這個情況使這個系統變得非常不穩定。

主持人:還有一點就是說,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它在迫害法輪功的同時,實際上在整個社會宣揚的是「假惡暴」,所以從道德這個層面來講,把中國人這個……

杰森:姜維平先生其實間接談到過文化這個問題,說為什麼現在在中國「厚黑學」昌盛,事實上歷史幾千年的文化,不是厚黑學的文化,只是中共灌輸的,給人家的感覺,因為中共電影它只演宮廷惡鬥、人心叵測。事實上,中國五千年是正氣浩然的一個五千年。所以很多你要是真正去讀他的故事的時候,他是充滿正的一個因素的;不然這個文化不可能承傳五千年,不可能那麼強大,蒙古人來了,蒙古人被同化了。就是整個你可以看到,他的文化是有巨大生命力的。那法輪功是基於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修煉方法,這樣的東西中共它在打擊的時候,它一定也要把中國文化打擊掉,像最基本「善惡有報」的這種概念,當然打掉了是文化打掉了,基本上中國的道德也就打掉了。

主持人:所以今天中共走向滅亡的這個過程,也是這麼一步步走過來的,是「天滅中共」的一種顯示。

陳志飛:而且他剛才也回答另一位新加坡李先生提到的就是說,中國將來發展模式的問題。我們中國有這麼深厚的文化基奠,這麼好的一個普世價值傳統的傳遞,我覺得我們現在已經在啟動這個程序來解體中共,那就是退黨大潮。所以你真要問我,我們民主制度是怎樣建立起來的?實際上中國人的智慧,五千年的積奠,就是有這種賢人傳承、堯舜的後代還愁建立不起一個民主政府?我們六千年前就有一個很好的承傳的政體,就有這種優越的體制,那麼還會建立不起來嗎?更多的是我們要擺脫中共60年這「西來幽靈」給我們帶來的桎梏。所以你要是問我,什麼新加坡模式、什麼什麼模式,我覺得就是退黨模式,如果我們真能把這個獸印退掉,我們中國人民會重新站立起來,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主持人:好的,還有一點點時間,我們還有兩位朋友在線上,我們接聽一下。大陸的嚴先生的電話,請講。

嚴先生:你好。剛開始有位張先生講到那個社會主義,其實他可能不了解這個歷史。實際上中國共產黨所講那個社會主義,在1976年毛澤東死後已經失敗了,當年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先生,他已經承認了這一點,他親口承認這一點。所以張先生他可能不了解這個歷史,而且中共講的那個社會主義啊,和世界上所講的那個社會主義,不是一樣的。現在西方人的社會主義,不是中國共產黨講的社會主義,他可能不太了解。

主持人:好的,謝謝嚴先生的電話。我們的節目時間已經很少了,請嘉賓回應一下。

杰森:我想本身我們談的是十八大的佈局,但是我自己都為中共操心,因為本身來說它真的是沒人可佈了,就是佈的話也是臨時的,而且整個未來沒有一個強權的政治,整個中共承傳權力的體制已經崩潰,所以權力的鬥爭會引發中共內部的分崩瓦解。

在這個分崩瓦解的過程中,老百姓可以採取一個消極觀望,讓中共內鬥、讓黑社會內鬥左右它的命運,同時他也可以主掌這個命運;換句話說,從一個內部更新的過程,就是說讓老百姓從內心上、從思想上做好準備,當一旦中國進入這種紛爭的時候,那麼這時候群眾的思想基礎,可以推舉出正常的一個平穩過渡時期。所以說老百姓的思想基礎在那個時候是非常關鍵的,我們現在做的很多事情都是準備這個思想基礎,當你有一個正確的思想看歷史的時候,當老百姓把這信息傳遞給周圍的人的時候,也許社會到時候就不可能出現被惡、被私利左右的,把中國引向一個混亂的狀態。

主持人:所以我們今天雖然在談十八大的佈局,並不是承認中共的存在,我們只是想把這個真實的情況,給觀眾朋友、給大家展現出來,讓更多的老百姓能夠了解這種現實,然後認清時勢,然後有一個正確的選擇。關於十八大的佈局也好,中共正在進行的這場宮廷爭鬥也好,戲還在往下演,中國的這場大戲,我們大家都有可能親眼來見證和目睹,歡迎觀眾朋友們跟我們新唐人電視台一起共同關注。

非常感謝今天的兩位嘉賓,特別是陳志飛教授替我來主持了第一節的內容,感謝觀眾朋友這麼踴躍的打電話來,也感謝大家收看我們的節目,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薄熙來倒了 十八大如何佈局?(上)

視頻:【熱點互動】薄熙來倒了 十八大如何佈局?(下)

相關新聞
「十八大」內鬥(五):薄熙來的「絕唱」
薄熙來下台棋局才擺開  胡平:十八大充滿懸念
薄熙來倒了 十八大如何佈局?(1)
薄熙來倒了 十八大如何佈局?(2)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李子柒失蹤 恆大危機撼動華爾街
【拍案驚奇】周薄反習勢力大?黨媒提林彪集團
【傑森視角】中共出資救恆大?從恆大看懂中國
【時事縱橫】拜習同場不會面 大陸開發商齊躺平
【新聞看點】江西驚現「復陽」恆大帶地產股重挫
【新聞大家談】專訪廖天琪:六四和中共決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