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中共還把毛澤東當救命稻草

原題:再談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

余英時

人氣 8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6月26日訊】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是在1942年發表的。毛的講話已經變成共產黨的經典之作,講話還有一個要點,這個要點就是他引了列寧的話——「文藝藝術是整個革命事業的螺絲釘和齒輪」,毛澤東就把這句話當成絕對的真理,然後在他文藝座談會上赤裸裸地強調文藝必須為政治服務。

這在延安來講,他要作家只能歌頌革命,不能寫革命中間的黑暗面,不能暴露所謂革命的缺點。這跟在國民黨區不一樣,國民黨區你可以儘量暴露,所以毛澤東也是歌頌魯迅的雜文罵國民黨,可是要罵他自己的時候,這就不能用了。

所以在延安我們就發現魯迅的雜文是禁止寫作的一個方面。像王實味,因為寫了雜文諷刺了共產黨,丁玲也諷刺過,都受到鎮壓,還有蕭軍在內。這些人都是佩服魯迅的,都是倣傚魯迅的雜文寫作的。可是到了延安就不能這樣做了,所以王實味後來就被殺掉了。

從此以後,毛澤東政治掛帥、文藝必須為政治服務,就變成絕對的真理。所以以後的創作就決定了,事實上以後也沒有甚麼可以說是有原創性的作品了,都是遵命的文學了,都是給共產黨粉飾太平的、粉飾革命的。

這個講話在毛死以後、1978以後,大體上沒有人相信這套東西了,早已被拋棄了。可是現在因為共產黨恐怕失去政權,有些人就要拿毛澤東來做一種精神上的依據,所以又回到毛澤東,就包括唱紅,也是用毛澤東來延長政權的壽命。

所以,現在在這一方面,它又想起了毛澤東講話的重要了。講話70週年的時機,就到處都有紀念的活動,跳舞唱歌種種,很多規模很大的會。但是嚴肅的中國作家出 版社出面,向共產黨的作家協會的會員100個人要求,希望他們每個人抄一段毛澤東的講話,和起來就成一本書,都是作家的真跡,然後集合起來變成一個紀念 冊,拿這個紀念冊來賣錢,據說還賣得非常紅,非常熱鬧。

可是這個事情一做,對這100個作家,網民意見就非常強烈了。這100個作家每個人得到甚麼報酬呢?就是1000塊錢人民幣。說這樣寫一段,就可以拿1000塊錢人民幣。所以這可以說是一種市場的運作,也可以說是一種廣告書,是不是真的佩服了講話的內容,我們就不知道了。

無論如何,這100多人中間有很多人是很有名的。其中有我所認識的、或者是聽說過的,有王蒙、莫言、二月河、李希凡、葉兆言(葉兆言是葉聖陶先生的孫子)。 出版社在介紹這批人的時候說的幾句話是值得注意的,它說這些作家熱情很高,有些人現在對這個講話的原文還記得很清楚,有些還可以大段地背誦、默寫出講話的內容。所以他們抄寫的時候是一絲不苟,而且非常認真,有些人甚至抄了好幾遍,充滿了感情。

這些話不一定能夠真的相信,不過可能其中也是有這樣的人。所以這100人中間動機可以完全不同,有的人是因為後來被網民罵得太厲害,有些人就出面澄清自己的 立場。他說我並不是真的怎麼樣投身於黨、或者是出賣自己的靈魂,而是因為朋友的關係,不好意思不寫,以為寫這幾句話也沒有甚麼大關係,而且還可以拿 1000塊錢,那就算了吧,那就寫了吧。像我們剛才提到的葉兆言、就是葉聖陶的孫子,就出面做了這樣的聲明。還有另外一個人也出來,作了聲明。

所以這事引起軒然大波,網上的意見多得不得了。最主要的可以歸納為兩點,一點是對於出版社來說的。出版社根本不應該出這樣的書,這是一種很邀寵的、討共產黨 好的一種可恥的行為。另外是對作家,這些作家,100個人,自己心甘情願地做這樣的事情,不但沒有知識份子的骨氣,也沒有知恥的觀念,是羞恥觀念都沒有。所以,這樣的評論是非常強烈的。

我今天並不是要來做道德譴責,所以我不談道德譴責的問題。我只是說這樣事情可以反映出共產黨現在政權是已經走到一個甚麼地步的事情。同時也可以說明中國所謂作家、尤其是作家協會裡面的成員,心理狀態是甚麼樣子。這些人顯然沒有自信心,也沒有自尊感,就是隨便東西都可以寫,而且這些人並不真的相信。而只是說做 這件事情以後,可以表示他是跟共產黨政權是站在一個方面的,這才引起網上如此強烈的反應。

另外一方面,最近西安組織了一個對延安文藝20世紀中國文藝國際學術討論會。這個討論會由陝西師大跟延安大學出資辦的,主要也是要捧毛澤東的講話。另外,也要同時歌頌在講話影響之下所發展出來的延安的文藝、延安的文藝跟藝術上的創造,是要歌頌這個東西的。所以由這兩個學校出面,由國家社科基金會給了很多的錢,據說師大就拿了70萬。同時說是要召開國際會議,但國際會議就很難找人,所找到的是日本、韓國、香港、新加坡幾個地方,一共才7個人。所以事實上這個會是零零落落的,參加會的人也都不是有名的人。

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出來,除了冠冕堂皇捧場的話以外,私下在會上也有許多批評的。有些人就強調為甚麼講話左的方面所發生的壞的影響完全不提、只提它好的方面?另外一方面也抗議,文藝完全為政治服務在今天是站不住的。

所以從這一會議,從到會的人、而且到會的人都不是知名之士,就是國外的所謂7個人我們也都沒有聽說過,可見這個規格並不是很高,至少談不上有甚麼影響。不過無論如何也可以看出來,共產黨現在還是把毛澤東當作一個救命的稻草,他的講話還是希望能夠發生作用。

而事實上可以說適得其反,我們從會場上到會的人一共才120、130個人、加上7個外國人、也不到140個人,所以從這樣少數的人、而且也不是很知名的人, 反應都只有平平常常的,沒有完全一面倒的歌頌,也沒有顯出任何熱情、任何對毛澤東佩服萬分的這種感覺,一直都沒有表現出來。

所以可見毛澤東的講話,儘管用國家的權力、拿了很多錢在後面推動著,事實上並沒有發生真正的作用。所以,這就是跟中共政權的性質是相同的,靠這些毛澤東70年前這些廢話,想挽救今天的精神危機,我認為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相關新聞
70年代的荒謬 「等待毛去世,等很久了」
辛子陵:毛澤東傳位心路追蹤
毛澤東瘋狂「大躍進」魚米之鄉餓死數萬人
毛澤東紀念堂列北京申遺名單 民眾炮轟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最新民調嚇壞麥康奈爾?
【新聞大家談】德州查科技巨頭 中共吹防疫遭批
【西岸觀察】楊安澤選紐約市長 再提發錢政策
【珍言真語】遭44小時審訊 劉凱文:政權虛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