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 法輪功學員不斷被「瀕死」上「抻刑」

人氣 29
標籤:

【大紀元2013年10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菲洛杉磯長灘市報導)在2013年10月20日洛杉磯長灘市舉行的數千人參加的法輪功集會上,北京大法弟子張連英講述了自己被酷刑迫害、九死一生的經歷。

張連英,52歲,原北京光大集團處級幹部,註冊會計師。她在紀實文章《回歸之路》中寫道:「我是北京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八月得法,原是某公司高級會計師,副處長。從得法開始修煉到九九年七二零的兩年修煉中,從單位領導到一般同事都說我因煉法輪功像變了一個人,身心變得健康了,工作中也任勞任怨了。有的下屬公司領導見我修煉後嚴格要求自己,多次拒收禮品,就講:『我知道你們法輪大法厲害!』有的財務人員感歎地說:『要是公司領導都學法輪大法就好了。』

而且修煉兩年中我一改原來多種疾病纏身的病態,沒有再請過一天病假。又有誰能想像得出,我原來被同事戲稱『鹼大了』呢?(註:形容臉色黃,取意於中國北方傳統的發面方法要添加食用鹼起中和作用:如果鹼大了蒸熟的面會發黃,鹼小了會發酸。)

「可是自從九九年七二零一夜之間,就像天塌了一樣,周圍的一切全反過來了,領導叫我停職檢查,逼我交出大法書籍。我不能理解,為甚麼我還是我,只是修煉後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和價值,正在努力做一個比好人還好的人,可是昨天還是一片稱讚,今天就要被打得不得翻身?同樣一個人,同樣一個道理,卻由於獨裁者的命令,在同樣一些人的眼裡正的就變成了邪的,這不就是人們評論惡人時所說的「顛倒黑白」嗎?」

張連英多次遭受綁架、拘留、勞教、強制洗腦等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在佳木斯勞教所張連英遭受了一年半的殘酷迫害,真是九死一生,後經先後半年多的絕食抗爭,才獲得自由。

張連英回憶說,在勞教所關押時,她曾九次被勒死過去,死亡本身相對來說並不可怕,而酷刑折磨中長時間處於瀕死前的掙扎,那才叫痛苦。幾個吸毒賣淫的包夾每天多次把她按在地上,用濕抹布堵住她的口鼻,當她窒息的喘不過氣來時再鬆開,然後再堵住,一次又一次的反覆折磨,直至她大小便失禁。勞教所裡的許多法輪功至今都是這樣被反覆酷刑折磨著。

她還經歷過最邪惡的「抻刑」,三天三夜如「五馬分屍」,之後很長一段時間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張連英的丈夫牛進平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懷抱幼女向來北京了解中國人權狀況的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 史考特先生,講述了自己、妻子及身邊好友因堅持真、善、忍而慘遭迫害的實情。正如史考特先生在香港研討會上所言:「上星期日(五月二十一日),我與兩位北京的法輪功學員見面,我想知道第一手消息,關於中共如何對待那些愛好和平、友善、老實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訴求只是希望可以繼續修煉法輪功。我聆聽了他們的證詞一個小時左右。」

和史考特見面後,牛進平也被逮捕,經歷酷刑折磨,曾被十多個警察電擊,電擊肛門等處,「渾身都被電糊了」,兩個月被強制吃不明藥物,至今還有失憶的後遺症。

2011年,張連英和牛進平夫婦二人終於在國際社會的幫助下逃離中共黑手抵達美國。

2013年3月4日晚,曾經積極營救張連英的歐洲議會副主席史考特在華盛頓DC和張連英一家相聚,雙方都非常激動。史考特說當天的會面真有些「超現實感」。張連英說:「如果不是您多年來的幫助,我們全家不可能有今天的團聚。當時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和馬三家我都曾被多次強制抽血,尤其是在北京女所,還被扒光衣服按在儀器上做全身檢查,掙扎時把屋裡的電腦主機都踹到了地上。如果不是您當初的幫助,我也許就被活摘器官了。」◇

相關新聞
張連英:中共奧運期間的黑色綁架與酷刑
橙縣第一個精神和行為健康中心開放
【防疫餐自己做】 寒冬暖心「黑糖薑蜜雞蛋」
移民律師:反送中促港人新一波移民潮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德州查科技巨頭 中共吹防疫遭批
【時事縱橫】川普快拳擊中共 多國首腦扎堆換人?
【橫河直播】三起訴訟不簡單 美國文革由來
【秦鵬直播】中朝爭秀肌肉 蓬佩奧連番打擊中共
【財商天下】投資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斬吸金觸角
【珍言真語】遭44小時審訊 劉凱文:政權虛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