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我才知道 他們是真正抗日英雄5

文:徐可欽
  人氣: 1174
【字號】    
   標籤: tags: , ,

青天白日旗飛揚

70多年了,小小的平型關伏擊戰和百團大戰成了八路軍自吹自擂,肆意造謠誹謗中傷國軍的本錢和炮彈。從大陸出版的抗戰史讀物,從紀實、報告文學、回憶錄之類的民間野史、文學作品,一直到權威機構出版的官修正史和大中小學教科書,極盡污衊醜化國軍之能事,無所不用其極。污衊國軍畏戰,士氣低落,保存實力,並把這種文章編入教科書對青少年進行灌輸。嘲笑國軍官兵無能,吹噓自己厲害,完全抹殺國軍的英勇抗戰,把國軍描繪成畏敵如虎,沒見敵人就逃跑,只會騷擾老百姓的草包。

中國大陸的大多數人對國軍抗日的慘烈毫不知情,他們以為日本侵略者是地道戰、地雷戰、還有麻雀戰打走的。

如果連真相都被掩蓋,那只能說明我們並沒有勝利。

1945年抗戰勝利台灣光復,中山堂廣場民眾歡樂慶祝場景。(台北中山堂)
1945年抗戰勝利台灣光復,中山堂廣場民眾歡樂慶祝場景。(台北中山堂)

如果一個民族的歷史,是任由勝利者書寫的。如果14年艱苦抗戰是虛構的李雲龍、姜大牙,李向陽們打贏的,那我們民族的歷史就只是任由人打扮的小姑娘。如果我們再這樣一代一代的被愚弄,一代一代騙下去,我們將沒有歷史,只擅長篡改和遺忘。

挽救過我們民族尊嚴的人,有何人又會在何時挽救他們的尊嚴?獻出生命的人們,要多久才能得到他們應有的榮光?

所以我要說,如果我因為說真話而死。那就讓我因說真話而死,我不會再沈默。

你不說我不說,誰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他們取笑你們,唾罵你們,那些影視劇和教科書讓我覺得你們是如此的猙獰和邪惡。是的,我也笑過你們,認為你們只是一幫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土匪軟蛋。但是現在我明白你們沒有到像樣的飛機、像樣的火炮、像樣的坦克,你們只有一桿破槍,還有血肉。當你們的抗戰塵封在老舊的相片裏,而共軍的抗戰活躍在螢幕上,我們這些後人該選擇相信甚麼。

我一個酸腐的文人,沒有榮幸在70年前和你們併肩作戰,但我會盡力保護這份榮光。我以我個人的名義,給你們我的最高尊重。因為我是一個讀書人,我不容許雪國恥的戰死了,而活著的忘了!

我會記得1932年的喜峰口,國民革命軍29軍1千勇士夜襲敵營,砍掉日寇一個重炮聯隊,974名勇士戰死,歸隊26人。戰中一個外號叫老毛子的戰士匍匐近敵,雙手握住牆體中的機槍,怒火填膺握緊槍口,將機槍破槍拔出,不顧雙手被槍管烤得骨焦肉爛,反槍斃敵。

我會記得1937年的上海,為了扭轉日軍由北往南,切斷大後方重慶和東部國軍主力的進攻路線,國軍主動進攻上海日租界。國軍一個師一個師的填入上海這個大熔爐裏,不斷的被日軍的海空優勢火力融化。最早對裝甲部隊使用自殺式攻擊的不是日本人,而是淞滬會戰中的中國軍隊!儘管精銳的德械師損失慘重,但終於達到了開闢第二戰場的戰略目的。日軍主要進攻路線變為由東往西,國軍得以背靠大後方節節抵抗,更是一舉打破日軍「三個月逼迫中國投降」的狂妄叫囂。

我會記得1938年的台兒莊,第二集團軍陣地每天承受6000~7000發的炮彈。當日軍步坦結合推進時,國軍腰纏炸藥包,與日軍坦克同歸於盡。日軍猛攻三晝夜,衝入台兒莊城內與國軍發生激烈巷戰,在仍不能佔據台兒莊的情況下用燃燒彈將台兒莊變成了一片火海。守將池峰城利用殘垣斷壁逐屋抵抗,再次打退日軍進攻。當夜,不顧疲憊的國軍組織百人敢死隊手持大刀向日軍砍殺,日軍血戰多時奪得的台兒莊在一夜之間被國軍奪回四分之三。

我會記得1939年的冬季,55萬國軍冒著寒風和冰雪從九個戰區全線出擊,不同程度收復失地。防備疏忽的日軍萬萬沒想到一向被動防守的中國軍隊居然展開這麼大規模的反擊,事後日軍在作戰役總結時也認為:這次冬季攻勢的規模及國軍隊的戰鬥意志「遠遠超過我方的預想,尤其是第3、5、9戰區的反攻極為激烈」,「敵人的進攻意志極為頑強」。日軍大本營也承認:冬季攻勢「中國軍攻勢規模之大,鬥志之旺盛,行動之積極頑強均屬罕見」,「在中國事變八年間,彼我主力正式激戰並呈現決戰狀態,當以此時為最」。

我會記得1940年的襄河西岸,因為在抗戰爆發前和日本人斡旋而揹負上「漢奸」罵名的33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率2000多人東渡襄河,一路奮勇進攻,將日軍第13師攔腰斬斷。日軍以優勢兵力對張自忠所部實施包圍夾攻,張自忠毫不畏縮,指揮部隊向人數比他們多出一倍半的敵人衝殺10多次。

近6000名日寇包圍了張自忠,日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一晝夜發動9次衝鋒。張自忠壯烈殉國,屍身炮彈傷二處,刺刀傷一處,槍彈傷五處。張自忠戰死後,日本人用上好木盛殮埋葬,全軍行禮。當天深夜,日軍設在漢口的廣播電臺中斷正常廣播,插播了張自忠陣亡的消息,並稱:「我皇軍第39師團官兵在荒涼的戰場上,對壯烈戰死的絕代勇將,奉上了最虔誠的崇敬的默禱,並將遺骸莊重收殮入棺,擬用專機運送漢口。」

我會記得1941年的上高,日軍集中萬餘兵力,在數十架飛機掩護下猛攻74軍雲頭山、白茅山陣地。74軍與日軍反覆爭奪,先後七次與日軍白刃肉搏,主陣地三度易手,死死拖住日軍,為後續趕到戰場的援軍爭取了時間。日軍倉皇突圍之時,74軍又乘勝追擊,擊斃日軍第34師團長巖永少將。

74軍在戰役中「拚死力拒,雖血肉橫飛、傷亡慘重,仍不稍退,是日一日間敵我傷亡均在四千以上」,戰功顯赫,榮獲國民政府第一號武功狀和最高榮譽「飛虎旗」,被譽為抗日鐵軍。整個上高會戰,日軍第33師團遭到重創,第34師團及獨立第20混成旅團傷亡更是高達70%以上,共斃傷日軍1.5萬,被何應欽譽為 「開戰以來最精彩之作戰」。

我會記得1942年的緬甸仁安羌,孫立人帶著新38師113團(後編入新1軍)800多人攻擊日軍33師萬餘人,擊斃1200日軍,日軍崩潰。此戰解除7000英軍之圍,救出被日軍俘虜的英軍官兵、美國傳教士和新聞記者500餘人,並將日軍搶去的英方一百多輛汽車交還英方。孫立人將軍因此榮獲英王喬治六世頒發「英帝國司令」勳章、美國總統羅斯福頒發的豐功勳章,蔣介石頒發的四等雲麾勳章。

我會記得1943年的常德,國民革命軍57師8000人被日軍3萬主力部隊包圍。瘋狂的日軍廣泛使用生化武器和化學武器,在超過36公里半徑的城市傳播鼠疫,並將炮兵推上第一線,對常德城分區實行炮火覆蓋,將整個城市打成廢墟。57師將士守護著常德的每一條街道,每一棟房屋,甚至每一寸廢墟、每一寸焦土。最廣為傳誦者為賈家巷陣地戰鬥,該陣地僅有一個排的國軍堅守。日軍在空襲後派一大隊衝鋒,不能逐退這個排後,再度集中炮火轟毀該區域。餘兵八名奮戰到底,排長殷惠仁在日軍迫近時引爆最後一枚手榴彈,與敵寇同歸於盡。

57師堅守在已成火海的常德城師部指揮所僅300平方米左右的彈丸之地,除一小部份突圍外,餘下的將士都戰鬥到了最後一刻,57師僅餘300人。中國大陸後來拍攝了電影《喋血孤城》銘記常德之戰,卻絲毫不敢提及57師番號全稱——國民革命軍第74軍57師!

我會記得1944年的怒江,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衛立煌指揮5個軍強渡怒江,國軍士兵一個班一個班的對日軍堡壘自殺性衝鋒,爬過機關鎗火力網的封鎖地帶,連續攻克高黎貢山日軍的所有據點,將騰衝城進行了4面合圍。碉堡林立戰壕縱橫的軍事要塞騰衝城終究難以抵禦遠征軍不顧一切的攻擊。日軍指揮官絕望的向師團長發出告別電後,焚燒了軍旗及密碼本,帶領餘部垂死抵抗,最後被國軍全殲。

我會記得1945年的南京,中國人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光榮的一刻。驕狂的日本法西斯終於在9月2日遞上降書,「日本陸海空軍及其附屬部隊向蔣委員長投降」,受降落款——中國戰區最高統帥部特級上將蔣中正特派代表,陸軍一級上將何應欽。

已經多少年了,已經多少個晝夜,中國人終於等來了勝利的那一刻。1945年9月的南京,中華民族站在一個新時代的起點,那一刻中國人遙遠的掙扎和吶喊,你,聽見了嗎?

我會記得這14年的舉火燎天,中華民國全圖1117萬4002平方公里,縱橫千萬里的戰線上奮勇作戰的身影,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國民革命軍,而在我24年前的歲月裏,管他們叫國民黨反動派。

我會告訴我身邊認為共產黨軍隊在抗日,而國民黨軍禦敵無方擾民有術的家人朋友……

是「不抗日」的蔣介石在七七事變後發表廬山講話,「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號召全民準備浴血抗日。

是「大惡魔蔣介石」寫下「竭全國之力,抱必死之心,保民族之生存」後,毅然奔赴110萬國民革命軍雲集的武漢坐鎮指揮。國軍頂著日軍的飛機大炮以及375處地點的毒氣攻擊,付出了20餘萬人的代價,終於讓日本陷入戰爭泥潭,徹底摧毀日本迫使民國政府投降的妄想。

是「大漢奸蔣介石」把他一手栽培的黃埔精銳和嫡系部隊當做誘餌,送到日軍的海空優勢炮火之下,將日本的戰略進攻路線徹底扭轉。

是「賣國賊蔣介石」收回日本在1895年甲午中日戰爭中從中國竊取的長達50年之久的臺灣和澎湖列島,恢復了中國的領土主權。

是「民族敗類」蔣介石帶領這個內憂外患,支離破碎的中國,在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候堅守到了最後一刻!1940年,德國進攻法國,42天後法國投降;1941年,德國進攻蘇聯,半年內即有100多萬蘇軍投降;1941年,6萬日軍進攻14萬美菲聯軍,12萬聯軍投降;1931年,日本進攻軍閥混戰的中華民國,蔣介石領導國民政府抗戰整整14年!

我會告訴他們是「國民黨反動派」第5軍鐵血崑崙關,力挫日本鋼軍板垣師團,將板垣師團中最精銳的「陸軍之花」,侵華急先鋒第21旅團打的幾乎全軍覆沒。21旅團含旅團長在內的85% 軍官陣亡,4000多人擊斃(一個旅團約3000人~8000人),此後21旅團名存實亡。日旅團長中村正雄在日記中寫道:「帝國皇軍第5師團第21旅團,之所以獲得「鋼軍」稱號,是因為我們的頑強戰勝了俄國人的頑強。但是在崑崙關,我應該承認,我們遇到了一支比俄軍更加頑強的軍隊……」

我會告訴他們是「外戰外行的國民黨」第18軍白刃高家嶺。18軍11師師長胡璉戰前立下遺囑,將指揮所設在第一線陣地附近,親自督戰。整個高家嶺3個小時沒有槍聲,全部是白刃戰。日本人一群一群衝上來,國軍迎頭撲上去,攪在一起拼刺刀。戰鬥最慘烈的是兩軍在此彈丸之地反覆衝殺。雙方幾萬具屍體漫山遍野,陣地前兩軍屍體呈金字塔形。國軍殺紅了眼,每一據點必拚死爭奪,寸土不讓。日軍在付出7000多人的重大傷亡之後,紛紛撤退,國軍全線反攻。此戰將參與南京大屠殺,在中國戰場不可一世的第13師團打得徹底失去戰鬥意志及機動作戰能力,1943年的戰敗讓該師團直到1945年都未有發動攻擊。

我會告訴他們是「消極抗日的國民黨」新編22師(新6軍前身)雪恨胡康河谷,給參與南京大屠殺的日本王牌第18師團毀滅性打擊!單在卡盟一役就斃傷日軍不下5000,間布山山區擊斃3000多日軍,在攻佔瓦魯班戰鬥中突襲18師團司令部,繳獲18師團發佈作戰命令的關防大印,這在抗戰期間絕無僅有。蔣介石的嘉獎電只有三個字:「中國虎!」也正是這支軍隊在9月2號負責警戒南京,接受日本投降。

我會告訴他們是「土匪軟蛋的國民黨」新38師(新1軍前身)血戰緬甸,斷絕西通路。新38師112團冒著大雨晝夜行軍,穿越日軍的重重封鎖前去襲擊日軍後方的物資供應站。112團沒有木排竹筏,更沒有汽艇,他們靠著隨身攜帶的膠布、鋼盔、水壺、乾糧袋渡過了水流湍急的南高江,打死日軍900多人,一舉斷絕日軍補給線。此後使加邁地區的日軍陷入了彈盡糧絕的境地,整個動搖,竟有全副武裝的日軍2000以上集體餓死。國軍趁此大舉進攻,將其全部殲滅。新38師在整個孟拱河谷戰役中,共擊斃日軍1萬2000餘人,自身傷亡尚不到千人。

我會告訴他們是「反人民反革命的匪幫」武裝國民革命軍74軍獲得萬家嶺大捷。此戰全殲日軍106師團1萬餘人,隨後上高一戰斃傷日寇巖永少將1萬6000餘人,74軍獲國民黨軍中最高獎「 飛虎旗」一面,贏得「抗日鐵軍」的稱號。74軍在成立後幾乎參加了自滬會戰後所有位於華中華南的各大會戰,並多次創下重創日軍的重大戰功。而這支軍隊被殲滅的孟良崮之戰卻在中國大陸被人津津樂道,傳為美談,孟良崮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列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以紀念殲滅74軍的戰果。

我回憶這些年輕的臉,是他們的生命抹去了清朝以來一個個屈辱的字跡,是他們的鮮血讓以罪惡為榮的日本法西斯屈膝投降。他們中的許多人才剛剛學會打槍,甚至還沒有學會打槍就已經戰死在沙上!

我懂,你們是中華民國的軍人,揹負了中華民國全部的幸福期待,無論前面是甚麼,你們都要去戰鬥。腳下的這片土地,曾經的炮火和瓦爍,曾被你們不成功便成仁的守護過。我彷彿看見那些頂著鋼盔,流著鮮血的面孔。是他們挺身而出,頂著日軍的飛機、坦克、毒氣、炮火,在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候!

當硝煙散盡,當炮火遠去,你們是否會微笑,你們的靈魂是否會深深擁抱,在盧溝橋、在上海灘、在長沙、在武漢、在萬家嶺、在崑崙關、在仁安羌,在每一個你們為我們戰鬥過的地方!

然而在內戰後,那些曾堅持長期英勇抗戰的國民黨官兵們中的倖存者,多數被打成「歷史反革命分子」。他們或被處以極刑,或被判刑、關押、勞改、勞教,或被關押、即在家鄉被強迫勞動,並且蔭及子孫「永世不得翻身」。打內戰的共產黨是革命的,打外戰的國民黨卻是反革命的。

王甲本,國軍79軍軍長。1944年9月7日與軍部手槍排在湖南東安遭遇大部日軍,43歲的王甲本與日軍力拼刺刀,血戰而死。他是抗戰期間直接與日軍肉搏而犧牲的級別最高的中國將領。1949年,王的三子一女遺於大陸。其妻被作為反革命家屬槍斃,其子王寶光與楊振寧為同窗,文革期間亦被摧殘致死。

仵德厚,時任30師88旅176團3營營長,於1938年3月下旬奉命增援台兒莊。當時日寇已從西北城角竄進城內,團長命令他率領全營從西門衝進去援助友軍。這位中校軍官組成40人敢死隊並任隊長,手掄大片刀,腰束手榴彈,一馬當先衝進台兒莊西門與日軍血戰一夜,後40人只倖存3人。國民政府曾授予他「甲種一等嘉禾獎章」、「華胄榮譽勳章」和「寶鼎二等勳章」。49年-75年被俘判刑、下放。

應美瑤,1917年出生,兄弟幾人參加抗日戰爭,大哥二哥戰死沙場,三哥僥倖生還,應美瑤眼睛被日本人炸彈炸瞎。老五去了臺灣。解放以後,應美瑤被鎮壓、管制23年。三哥被批鬥。1983年後,老五從臺灣來信,來信必須先給當地公安看完之後,才能再給應美瑤兄弟看。應美瑤說:早知如此,我爬也要爬到臺灣去。

吳其軺,中國最後一個飛虎隊隊員,2010年去世,從此結束了從王牌飛行員到三輪車伕的一生。他曾擊落6架日軍機,見證日本投降儀式,赴台後艱難回到大陸。1954年起勞改長達20年,1974年出獄後靠蹬三輪車為生,1980年平反。最後一個清明節,他強撐身體祭拜岳飛廟,清淚長流。

曾暉,蔡廷鍇將軍的衛士,抗戰後他回到增城。整個抗戰期間,曾暉曾身負九槍卻倖免於難。曾暉多次向廣州市民政部門申請生活補貼,但都杳無音信;雖然政府為老人辦理了最基本的農村醫療合作保險,但報銷額度十分有限,每個月能領取的補貼並不多(養老金100元、低保290元和高齡津貼300元人民幣)。

2010年9月,國家為抗戰老兵派發一次性生活補貼3000元,但派發範圍僅包括1937年7月7日後共產黨領導的抗戰部隊老戰士,並不包括國民黨軍人。廣州市民政局優撫處處長許永明向記者解釋道,「政策對原國民黨軍人一直以來沒有說法」。

二戰時期,日軍戰死185萬,日本將他們供奉在靖國神社參拜。中國軍隊死亡148萬,國民政府為紀念他們,在衡山修建忠烈祠,安葬陣亡將士的遺骸。53年,「反動遺蹟」忠烈祠的碑文被鑿,一字不留。66年,所有墓葬都被挖毀,無一倖免。絕大多數屍骨至今不可尋。

我寫了,無論你刪與不刪真相就在那裏;我說了,無論你封與不封事實就在那裏;我罵了,無論你抓與不抓思想就在那裏;我反了,無論你殺與不殺真理就在那裏。我付出的不過是一點鄙陋的口水,而他們付出的卻是生命。

你們共匪欠我們中國人的,總有一天會還的。

願戰爭永不再來。(全文完)@
--轉載自《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更多:西安事变的真相和张学良的真面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最大謊言--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為了將自己包裝成抗日主力,中共不斷吹噓戰果。而據日方資料,百團大戰,擊斃日寇302人;平型關大捷,擊斃167人。…以上共計擊斃日軍599人。當國軍在前線和日本侵略者血拼的時候,中共這顆毒瘤把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當成了它寄生裂變的最佳機會。共軍10大元帥的林彪打了一個平型關伏擊戰,彭德懷打了百團大戰,餘下的功勳都是打內戰建立的,而國軍的高級將領個個都和日軍血戰過。 毛澤東說:「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 (shown)14年的抗戰史,大多數中國人只知道平型關大捷、百團大戰這兩場八路軍和日本侵略者的作戰,平均7年一場。如果從1937年算起,就是4年一場,好像是說,抗日主力軍八路軍憑著這兩場戰役,就徹底打敗了侵略者,挽救了中華民族。事實上,抗日戰爭中,蔣介石領導的國軍打了22次大型會戰,1117次中型戰役,3萬8931次小型戰鬥。
  • 蔣介石的政策——攘外必先安內。現在我們看看被中共污為「賣國賊」的蔣介石為抗日做了甚麼,再看看張學良這個中共吹捧的「民族英雄」為抗日做了甚麼,不難看出其用心至惡的政治目的。然而西安事變使得蔣介石內政國防方面的建設被迫中斷,中國提前進入全面抗戰。
  • (shown)可是我錯了,當我自己認認真真的翻開歷史去看這場保存了我們民族血脈的戰爭的全部真相,我發現了一個祕密,一個驚天的祕密,這個祕密改變了我的人生。現在,讓我把它告訴你們:你們共匪欠我們中國人的,總有一天會還的。
  • 怎樣才能有合法性呢?它如果今天還天天講,我們是馬克思主義的子孫,我們堅定的要做馬克思主義者,我們就是要再搞階級鬥爭,搞無產階級專政,中國人民聽它的嗎?不聽了,連共產黨它自己都不相信了嘛!鄧小平已經在掛馬克思主義的羊頭,做專制權利經濟的狗肉了嘛!所以它要權力的合法性啊!那麼,如果說我中國共產黨是繼承了孫中山的,孫中山的肯定對的,因為孫中山的革命和英國的革命、和美國的革命、和法國的革命、和世界所有的共和革命,歷程完全一樣。今天不是這個題目。
  • …歷史反思告訴我們,誰才具有權力的合法性,歷史的合法性。馬列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從蘇聯創建的第三個蘇維埃共和國,第一個是德國巴伐利亞蘇維埃共和國,第二個是匈牙利蘇維埃共和國,第三個,就是一九三一年日本侵略我國之後,共產黨在蘇聯命令下創建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由它變成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馬列中國,不是中民族的中國。
  • 那麼我們看看它是不是「國共合作」呢?共產黨是怎樣的「合作」的呢?如果是合作的話,共產黨採取了這麼幾條方針,第一條方針,參加國民黨,分裂國民黨。
  • 中共將領譚震林早在1926年就加入中共,並在1927年追隨武裝暴動失敗後的毛澤東進入井岡山,建立根據地。因國民黨圍剿而被迫逃亡的中共開始所謂的長征後,譚震林受命留守蘇區,繼續游擊戰爭。抗戰期間,擔任新四軍第六師師長兼政委。中共建政後,歷任中共浙江省委書記、省人民政府主席、省軍區政治委員、華東局第三書記、中共中央副秘書長、國務院副總理等職。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被中共視為「功臣」且級別不低的高官,卻在文革期間喊出了後悔加入中共及跟毛走之語。
  • 孫中山先生不是沒有原則的,他的原則是,兩個條件、三個原則。第一個條件是聯俄有個前提--共產組織甚至蘇維埃制度,均不得引進於中國,蘇聯不得鼓動外蒙古獨立,蘇聯不得在外蒙古駐軍,這是聯俄的前提條件,容共的條件吶,共產黨員參加國民黨,參加國民革命,必須服膺三民主義,服從國民黨的綱領,遵守國民黨的紀律,如果共產黨參加國民黨,要赤化國民黨、赤化中國,我就將反對共產黨,就將反對蘇俄,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啊!
  • (shown)2006年11月26日應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中國問題研究中心和中國同學會的邀請,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在多倫多大學發表了題為了《孫中山與共產黨》的專題演講,就孫中山與共產黨的關係進行了全方位的剖析。下面就請您跟隨辛灝年先生,去瞭解那被篡改了的歷史,去探究那被掩蓋著的真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