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才知道 他们是真正抗日英雄5

文:徐可钦
  人气: 1147
【字号】    
   标签: tags: , ,

青天白日旗飞扬

70多年了,小小的平型关伏击战和百团大战成了八路军自吹自擂,肆意造谣诽谤中伤国军的本钱和炮弹。从大陆出版的抗战史读物,从纪实、报告文学、回忆录之类的民间野史、文学作品,一直到权威机构出版的官修正史和大中小学教科书,极尽污蔑丑化国军之能事,无所不用其极。污蔑国军畏战,士气低落,保存实力,并把这种文章编入教科书对青少年进行灌输。嘲笑国军官兵无能,吹嘘自己厉害,完全抹杀国军的英勇抗战,把国军描绘成畏敌如虎,没见敌人就逃跑,只会骚扰老百姓的草包。

中国大陆的大多数人对国军抗日的惨烈毫不知情,他们以为日本侵略者是地道战、地雷战、还有麻雀战打走的。

如果连真相都被掩盖,那只能说明我们并没有胜利。

1945年抗战胜利台湾光复,中山堂广场民众欢乐庆祝场景。(台北中山堂)
1945年抗战胜利台湾光复,中山堂广场民众欢乐庆祝场景。(台北中山堂)

如果一个民族的历史,是任由胜利者书写的。如果14年艰苦抗战是虚构的李云龙、姜大牙,李向阳们打赢的,那我们民族的历史就只是任由人打扮的小姑娘。如果我们再这样一代一代的被愚弄,一代一代骗下去,我们将没有历史,只擅长篡改和遗忘。

挽救过我们民族尊严的人,有何人又会在何时挽救他们的尊严?献出生命的人们,要多久才能得到他们应有的荣光?

所以我要说,如果我因为说真话而死。那就让我因说真话而死,我不会再沉默。

你不说我不说,谁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们取笑你们,唾骂你们,那些影视剧和教科书让我觉得你们是如此的狰狞和邪恶。是的,我也笑过你们,认为你们只是一帮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土匪软蛋。但是现在我明白你们没有到像样的飞机、像样的火炮、像样的坦克,你们只有一杆破枪,还有血肉。当你们的抗战尘封在老旧的相片里,而共军的抗战活跃在萤幕上,我们这些后人该选择相信什么。

我一个酸腐的文人,没有荣幸在70年前和你们并肩作战,但我会尽力保护这份荣光。我以我个人的名义,给你们我的最高尊重。因为我是一个读书人,我不容许雪国耻的战死了,而活着的忘了!

我会记得1932年的喜峰口,国民革命军29军1千勇士夜袭敌营,砍掉日寇一个重炮联队,974名勇士战死,归队26人。战中一个外号叫老毛子的战士匍匐近敌,双手握住墙体中的机枪,怒火填膺握紧枪口,将机枪破枪拔出,不顾双手被枪管烤得骨焦肉烂,反枪毙敌。

我会记得1937年的上海,为了扭转日军由北往南,切断大后方重庆和东部国军主力的进攻路线,国军主动进攻上海日租界。国军一个师一个师的填入上海这个大熔炉里,不断的被日军的海空优势火力融化。最早对装甲部队使用自杀式攻击的不是日本人,而是淞沪会战中的中国军队!尽管精锐的德械师损失惨重,但终于达到了开辟第二战场的战略目的。日军主要进攻路线变为由东往西,国军得以背靠大后方节节抵抗,更是一举打破日军“三个月逼迫中国投降”的狂妄叫嚣。

我会记得1938年的台儿庄,第二集团军阵地每天承受6000~7000发的炮弹。当日军步坦结合推进时,国军腰缠炸药包,与日军坦克同归于尽。日军猛攻三昼夜,冲入台儿庄城内与国军发生激烈巷战,在仍不能占据台儿庄的情况下用燃烧弹将台儿庄变成了一片火海。守将池峰城利用残垣断壁逐屋抵抗,再次打退日军进攻。当夜,不顾疲惫的国军组织百人敢死队手持大刀向日军砍杀,日军血战多时夺得的台儿庄在一夜之间被国军夺回四分之三。

我会记得1939年的冬季,55万国军冒着寒风和冰雪从九个战区全线出击,不同程度收复失地。防备疏忽的日军万万没想到一向被动防守的中国军队居然展开这么大规模的反击,事后日军在作战役总结时也认为:这次冬季攻势的规模及国军队的战斗意志“远远超过我方的预想,尤其是第3、5、9战区的反攻极为激烈”,“敌人的进攻意志极为顽强”。日军大本营也承认:冬季攻势“中国军攻势规模之大,斗志之旺盛,行动之积极顽强均属罕见”,“在中国事变八年间,彼我主力正式激战并呈现决战状态,当以此时为最”。

我会记得1940年的襄河西岸,因为在抗战爆发前和日本人斡旋而背负上“汉奸”骂名的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率2000多人东渡襄河,一路奋勇进攻,将日军第13师拦腰斩断。日军以优势兵力对张自忠所部实施包围夹攻,张自忠毫不畏缩,指挥部队向人数比他们多出一倍半的敌人冲杀10多次。

近6000名日寇包围了张自忠,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一昼夜发动9次冲锋。张自忠壮烈殉国,尸身炮弹伤二处,刺刀伤一处,枪弹伤五处。张自忠战死后,日本人用上好木盛殓埋葬,全军行礼。当天深夜,日军设在汉口的广播电台中断正常广播,插播了张自忠阵亡的消息,并称:“我皇军第39师团官兵在荒凉的战场上,对壮烈战死的绝代勇将,奉上了最虔诚的崇敬的默祷,并将遗骸庄重收殓入棺,拟用专机运送汉口。”

我会记得1941年的上高,日军集中万余兵力,在数十架飞机掩护下猛攻74军云头山、白茅山阵地。74军与日军反复争夺,先后七次与日军白刃肉搏,主阵地三度易手,死死拖住日军,为后续赶到战场的援军争取了时间。日军仓皇突围之时,74军又乘胜追击,击毙日军第34师团长岩永少将。

74军在战役中“拚死力拒,虽血肉横飞、伤亡惨重,仍不稍退,是日一日间敌我伤亡均在四千以上”,战功显赫,荣获国民政府第一号武功状和最高荣誉“飞虎旗”,被誉为抗日铁军。整个上高会战,日军第33师团遭到重创,第34师团及独立第20混成旅团伤亡更是高达70%以上,共毙伤日军1.5万,被何应钦誉为 “开战以来最精彩之作战”。

我会记得1942年的缅甸仁安羌,孙立人带着新38师113团(后编入新1军)800多人攻击日军33师万余人,击毙1200日军,日军崩溃。此战解除7000英军之围,救出被日军俘虏的英军官兵、美国传教士和新闻记者500余人,并将日军抢去的英方一百多辆汽车交还英方。孙立人将军因此荣获英王乔治六世颁发“英帝国司令”勋章、美国总统罗斯福颁发的丰功勋章,蒋介石颁发的四等云麾勋章。

我会记得1943年的常德,国民革命军57师8000人被日军3万主力部队包围。疯狂的日军广泛使用生化武器和化学武器,在超过36公里半径的城市传播鼠疫,并将炮兵推上第一线,对常德城分区实行炮火覆盖,将整个城市打成废墟。57师将士守护着常德的每一条街道,每一栋房屋,甚至每一寸废墟、每一寸焦土。最广为传诵者为贾家巷阵地战斗,该阵地仅有一个排的国军坚守。日军在空袭后派一大队冲锋,不能逐退这个排后,再度集中炮火轰毁该区域。余兵八名奋战到底,排长殷惠仁在日军迫近时引爆最后一枚手榴弹,与敌寇同归于尽。

57师坚守在已成火海的常德城师部指挥所仅300平方米左右的弹丸之地,除一小部分突围外,余下的将士都战斗到了最后一刻,57师仅余300人。中国大陆后来拍摄了电影《喋血孤城》铭记常德之战,却丝毫不敢提及57师番号全称——国民革命军第74军57师!

我会记得1944年的怒江,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指挥5个军强渡怒江,国军士兵一个班一个班的对日军堡垒自杀性冲锋,爬过机关枪火力网的封锁地带,连续攻克高黎贡山日军的所有据点,将腾冲城进行了4面合围。碉堡林立战壕纵横的军事要塞腾冲城终究难以抵御远征军不顾一切的攻击。日军指挥官绝望的向师团长发出告别电后,焚烧了军旗及密码本,带领余部垂死抵抗,最后被国军全歼。

我会记得1945年的南京,中国人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光荣的一刻。骄狂的日本法西斯终于在9月2日递上降书,“日本陆海空军及其附属部队向蒋委员长投降”,受降落款——中国战区最高统帅部特级上将蒋中正特派代表,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

已经多少年了,已经多少个昼夜,中国人终于等来了胜利的那一刻。1945年9月的南京,中华民族站在一个新时代的起点,那一刻中国人遥远的挣扎和呐喊,你,听见了吗?

我会记得这14年的举火燎天,中华民国全图1117万4002平方公里,纵横千万里的战线上奋勇作战的身影,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国民革命军,而在我24年前的岁月里,管他们叫国民党反动派。

我会告诉我身边认为共产党军队在抗日,而国民党军御敌无方扰民有术的家人朋友……

是“不抗日”的蒋介石在七七事变后发表庐山讲话,“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号召全民准备浴血抗日。

是“大恶魔蒋介石”写下“竭全国之力,抱必死之心,保民族之生存”后,毅然奔赴110万国民革命军云集的武汉坐镇指挥。国军顶着日军的飞机大炮以及375处地点的毒气攻击,付出了20余万人的代价,终于让日本陷入战争泥潭,彻底摧毁日本迫使民国政府投降的妄想。

是“大汉奸蒋介石”把他一手栽培的黄埔精锐和嫡系部队当做诱饵,送到日军的海空优势炮火之下,将日本的战略进攻路线彻底扭转。

是“卖国贼蒋介石”收回日本在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中从中国窃取的长达50年之久的台湾和澎湖列岛,恢复了中国的领土主权。

是“民族败类”蒋介石带领这个内忧外患,支离破碎的中国,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坚守到了最后一刻!1940年,德国进攻法国,42天后法国投降;1941年,德国进攻苏联,半年内即有100多万苏军投降;1941年,6万日军进攻14万美菲联军,12万联军投降;1931年,日本进攻军阀混战的中华民国,蒋介石领导国民政府抗战整整14年!

我会告诉他们是“国民党反动派”第5军铁血昆仑关,力挫日本钢军板垣师团,将板垣师团中最精锐的“陆军之花”,侵华急先锋第21旅团打的几乎全军覆没。21旅团含旅团长在内的85% 军官阵亡,4000多人击毙(一个旅团约3000人~8000人),此后21旅团名存实亡。日旅团长中村正雄在日记中写道:“帝国皇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之所以获得“钢军”称号,是因为我们的顽强战胜了俄国人的顽强。但是在昆仑关,我应该承认,我们遇到了一支比俄军更加顽强的军队……”

我会告诉他们是“外战外行的国民党”第18军白刃高家岭。18军11师师长胡琏战前立下遗嘱,将指挥所设在第一线阵地附近,亲自督战。整个高家岭3个小时没有枪声,全部是白刃战。日本人一群一群冲上来,国军迎头扑上去,搅在一起拼刺刀。战斗最惨烈的是两军在此弹丸之地反复冲杀。双方几万具尸体漫山遍野,阵地前两军尸体呈金字塔形。国军杀红了眼,每一据点必拚死争夺,寸土不让。日军在付出7000多人的重大伤亡之后,纷纷撤退,国军全线反攻。此战将参与南京大屠杀,在中国战场不可一世的第13师团打得彻底失去战斗意志及机动作战能力,1943年的战败让该师团直到1945年都未有发动攻击。

我会告诉他们是“消极抗日的国民党”新编22师(新6军前身)雪恨胡康河谷,给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王牌第18师团毁灭性打击!单在卡盟一役就毙伤日军不下5000,间布山山区击毙3000多日军,在攻占瓦鲁班战斗中突袭18师团司令部,缴获18师团发布作战命令的关防大印,这在抗战期间绝无仅有。蒋介石的嘉奖电只有三个字:“中国虎!”也正是这支军队在9月2号负责警戒南京,接受日本投降。

我会告诉他们是“土匪软蛋的国民党”新38师(新1军前身)血战缅甸,断绝西通路。新38师112团冒着大雨昼夜行军,穿越日军的重重封锁前去袭击日军后方的物资供应站。112团没有木排竹筏,更没有汽艇,他们靠着随身携带的胶布、钢盔、水壶、干粮袋渡过了水流湍急的南高江,打死日军900多人,一举断绝日军补给线。此后使加迈地区的日军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境地,整个动摇,竟有全副武装的日军2000以上集体饿死。国军趁此大举进攻,将其全部歼灭。新38师在整个孟拱河谷战役中,共击毙日军1万2000余人,自身伤亡尚不到千人。

我会告诉他们是“反人民反革命的匪帮”武装国民革命军74军获得万家岭大捷。此战全歼日军106师团1万余人,随后上高一战毙伤日寇岩永少将1万6000余人,74军获国民党军中最高奖“ 飞虎旗”一面,赢得“抗日铁军”的称号。74军在成立后几乎参加了自沪会战后所有位于华中华南的各大会战,并多次创下重创日军的重大战功。而这支军队被歼灭的孟良崮之战却在中国大陆被人津津乐道,传为美谈,孟良崮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以纪念歼灭74军的战果。

我回忆这些年轻的脸,是他们的生命抹去了清朝以来一个个屈辱的字迹,是他们的鲜血让以罪恶为荣的日本法西斯屈膝投降。他们中的许多人才刚刚学会打枪,甚至还没有学会打枪就已经战死在沙上!

我懂,你们是中华民国的军人,背负了中华民国全部的幸福期待,无论前面是什么,你们都要去战斗。脚下的这片土地,曾经的炮火和瓦烁,曾被你们不成功便成仁的守护过。我仿佛看见那些顶着钢盔,流着鲜血的面孔。是他们挺身而出,顶着日军的飞机、坦克、毒气、炮火,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

当硝烟散尽,当炮火远去,你们是否会微笑,你们的灵魂是否会深深拥抱,在卢沟桥、在上海滩、在长沙、在武汉、在万家岭、在昆仑关、在仁安羌,在每一个你们为我们战斗过的地方!

然而在内战后,那些曾坚持长期英勇抗战的国民党官兵们中的幸存者,多数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分子”。他们或被处以极刑,或被判刑、关押、劳改、劳教,或被关押、即在家乡被强迫劳动,并且荫及子孙“永世不得翻身”。打内战的共产党是革命的,打外战的国民党却是反革命的。

王甲本,国军79军军长。1944年9月7日与军部手枪排在湖南东安遭遇大部日军,43岁的王甲本与日军力拼刺刀,血战而死。他是抗战期间直接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级别最高的中国将领。1949年,王的三子一女遗于大陆。其妻被作为反革命家属枪毙,其子王宝光与杨振宁为同窗,文革期间亦被摧残致死。

仵德厚,时任30师88旅176团3营营长,于1938年3月下旬奉命增援台儿庄。当时日寇已从西北城角窜进城内,团长命令他率领全营从西门冲进去援助友军。这位中校军官组成40人敢死队并任队长,手抡大片刀,腰束手榴弹,一马当先冲进台儿庄西门与日军血战一夜,后40人只幸存3人。国民政府曾授予他“甲种一等嘉禾奖章”、“华胄荣誉勋章”和“宝鼎二等勋章”。49年-75年被俘判刑、下放。

应美瑶,1917年出生,兄弟几人参加抗日战争,大哥二哥战死沙场,三哥侥幸生还,应美瑶眼睛被日本人炸弹炸瞎。老五去了台湾。解放以后,应美瑶被镇压、管制23年。三哥被批斗。1983年后,老五从台湾来信,来信必须先给当地公安看完之后,才能再给应美瑶兄弟看。应美瑶说:早知如此,我爬也要爬到台湾去。

吴其轺,中国最后一个飞虎队队员,2010年去世,从此结束了从王牌飞行员到三轮车伕的一生。他曾击落6架日军机,见证日本投降仪式,赴台后艰难回到大陆。1954年起劳改长达20年,1974年出狱后靠蹬三轮车为生,1980年平反。最后一个清明节,他强撑身体祭拜岳飞庙,清泪长流。

曾晖,蔡廷锴将军的卫士,抗战后他回到增城。整个抗战期间,曾晖曾身负九枪却幸免于难。曾晖多次向广州市民政部门申请生活补贴,但都杳无音信;虽然政府为老人办理了最基本的农村医疗合作保险,但报销额度十分有限,每个月能领取的补贴并不多(养老金100元、低保290元和高龄津贴300元人民币)。

2010年9月,国家为抗战老兵派发一次性生活补贴3000元,但派发范围仅包括1937年7月7日后共产党领导的抗战部队老战士,并不包括国民党军人。广州市民政局优抚处处长许永明向记者解释道,“政策对原国民党军人一直以来没有说法”。

二战时期,日军战死185万,日本将他们供奉在靖国神社参拜。中国军队死亡148万,国民政府为纪念他们,在衡山修建忠烈祠,安葬阵亡将士的遗骸。53年,“反动遗迹”忠烈祠的碑文被凿,一字不留。66年,所有墓葬都被挖毁,无一幸免。绝大多数尸骨至今不可寻。

我写了,无论你删与不删真相就在那里;我说了,无论你封与不封事实就在那里;我骂了,无论你抓与不抓思想就在那里;我反了,无论你杀与不杀真理就在那里。我付出的不过是一点鄙陋的口水,而他们付出的却是生命。

你们共匪欠我们中国人的,总有一天会还的。

愿战争永不再来。(全文完)@
--转载自《黄花岗杂志》第四十五期

更多:西安事变的真相和张学良的真面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最大谎言--平型关大捷和百团大战,为了将自己包装成抗日主力,中共不断吹嘘战果。而据日方资料,百团大战,击毙日寇302人;平型关大捷,击毙167人。…以上共计击毙日军599人。当国军在前线和日本侵略者血拼的时候,中共这颗毒瘤把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当成了它寄生裂变的最佳机会。共军10大元帅的林彪打了一个平型关伏击战,彭德怀打了百团大战,余下的功勋都是打内战建立的,而国军的高级将领个个都和日军血战过。 毛泽东说:“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
  • (shown)14年的抗战史,大多数中国人只知道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这两场八路军和日本侵略者的作战,平均7年一场。如果从1937年算起,就是4年一场,好像是说,抗日主力军八路军凭着这两场战役,就彻底打败了侵略者,挽救了中华民族。事实上,抗日战争中,蒋介石领导的国军打了22次大型会战,1117次中型战役,3万8931次小型战斗。
  • 蒋介石的政策——攘外必先安内。现在我们看看被中共污为“卖国贼”的蒋介石为抗日做了什么,再看看张学良这个中共吹捧的“民族英雄”为抗日做了什么,不难看出其用心至恶的政治目的。然而西安事变使得蒋介石内政国防方面的建设被迫中断,中国提前进入全面抗战。
  • (shown)可是我错了,当我自己认认真真的翻开历史去看这场保存了我们民族血脉的战争的全部真相,我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个惊天的秘密,这个秘密改变了我的人生。现在,让我把它告诉你们:你们共匪欠我们中国人的,总有一天会还的。
  • 怎样才能有合法性呢?它如果今天还天天讲,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子孙,我们坚定的要做马克思主义者,我们就是要再搞阶级斗争,搞无产阶级专政,中国人民听它的吗?不听了,连共产党它自己都不相信了嘛!邓小平已经在挂马克思主义的羊头,做专制权利经济的狗肉了嘛!所以它要权力的合法性啊!那么,如果说我中国共产党是继承了孙中山的,孙中山的肯定对的,因为孙中山的革命和英国的革命、和美国的革命、和法国的革命、和世界所有的共和革命,历程完全一样。今天不是这个题目。
  • …历史反思告诉我们,谁才具有权力的合法性,历史的合法性。马列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从苏联创建的第三个苏维埃共和国,第一个是德国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第二个是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第三个,就是一九三一年日本侵略我国之后,共产党在苏联命令下创建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由它变成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马列中国,不是中民族的中国。
  • 那么我们看看它是不是“国共合作”呢?共产党是怎样的“合作”的呢?如果是合作的话,共产党采取了这么几条方针,第一条方针,参加国民党,分裂国民党。
  • 中共将领谭震林早在1926年就加入中共,并在1927年追随武装暴动失败后的毛泽东进入井冈山,建立根据地。因国民党围剿而被迫逃亡的中共开始所谓的长征后,谭震林受命留守苏区,继续游击战争。抗战期间,担任新四军第六师师长兼政委。中共建政后,历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省人民政府主席、省军区政治委员、华东局第三书记、中共中央副秘书长、国务院副总理等职。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中共视为“功臣”且级别不低的高官,却在文革期间喊出了后悔加入中共及跟毛走之语。
  • 孙中山先生不是没有原则的,他的原则是,两个条件、三个原则。第一个条件是联俄有个前提--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均不得引进于中国,苏联不得鼓动外蒙古独立,苏联不得在外蒙古驻军,这是联俄的前提条件,容共的条件呐,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参加国民革命,必须服膺三民主义,服从国民党的纲领,遵守国民党的纪律,如果共产党参加国民党,要赤化国民党、赤化中国,我就将反对共产党,就将反对苏俄,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啊!
  • (shown)2006年11月26日应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和中国同学会的邀请,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在多伦多大学发表了题为了《孙中山与共产党》的专题演讲,就孙中山与共产党的关系进行了全方位的剖析。下面就请您跟随辛灏年先生,去了解那被篡改了的历史,去探究那被掩盖着的真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