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派潛伏特務紐約鬧劇大曝光 世紀騙局關鍵人物探秘

人氣 2

【大紀元2014年01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清綜合報導)大陸富商陳光標以收購《紐約時報》為幌子吸引國際媒體的關注,卻在1月7日紐約的新聞發佈會「殘忍」地讓兩名被高度燒傷毀容、面目恐怖的女子暴露在聚光燈下,任憑照相機拍照。陳光標聲稱,這兩名被毀容女子,是曾參與2001年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的陳果和她的母親郝惠君,她們這次來紐約是要進行整容治療,而陳光標要捐款來支付母女整容的全部費用。

《美國之音》當即質疑稱:「如果是一位一心只為他人著想的慈善家,何以忍心將兩位在一場至今未被獨立調查的自焚中倖存的面容全毀的母女登台當眾亮相?」並稱這是記者看到郝惠君、陳果母女時的第一感想。

此外,很多人納悶,失蹤多年,甚至外界多方調查都無法找到的陳果母女,怎麼能被陳光標找到並帶出國?《明慧網》此前披露:陳果母女一起被軟禁在開封市北郊的一所福利院中,由一名退休警察全天值班看守,任何外人不能接觸到她們。

「陳果和郝慧君」疑雲

1月7日,親臨新聞發佈會現場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言人汪志遠質疑,這兩個燒傷患者是否是真正的「陳果和郝慧君」。他表示,據追查國際的調查,自焚偽案是中共江澤民等最高當局為誣陷、抹黑、詆譭法輪功,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而製造的一個陰謀,其中有多點疑問。

汪志遠問陳光標:「據追查國際的調查,自焚的主要成員王進東等人前後不是一個人。追查國際委託全球公認的中文語音研究權威——台灣國立大學的語音研究所,對自焚參與者王進東等人,進行了不同場合的語音鑑定。其結果是,在天安門廣場喊話的『王進東』的聲音,與最後在勞教所接受記者採訪的『王進東』的聲音,不屬同一個人。我今天問你的是,你如何確認這兩個人就是陳果和郝惠君?」

陳光標說兩人的護照可以為證,引發各界更深的疑問。

汪志遠認為:「從我們調查的結果可以推斷,今天的陳果和郝慧君很可能是中共找的替身,她們怎麼能承認當眾撒謊呢?」

汪志遠介紹,13年前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中還有個12歲小孩叫劉思影,在傷癒出院當天接受了積水潭醫院院長和醫政處處長的訪問。訪問了很長時間。他們兩個走了之後,很快這個小孩就進入了病危狀態,之後迅速死亡。「我們懷疑是殺人滅口。」汪志遠說。

外媒聚焦陳光標紐約之行的真正目的

《紐約每日新聞》1月7日報導說,陳光標上週聲稱要購買《紐約時報》而吸引了人們的關注。但他週二宣佈將花費逾2百萬美元帶兩名聲稱參與了2001年天安門自焚的女子到紐約治療。然而,在場的中文媒體質疑她們在這個有爭議的天安門廣場事件中的角色。法輪功團體強調,中共導演了這幾人的「自焚」,並以此作為禁止這個精神運動以及打壓其支持者的託詞。

路透社1月8日報導說,新聞發佈會的主要焦點是兩名中國女子,母親和女兒。她們在2001年天安門自焚事件當中被毀容。法輪功的新聞辦公室強烈否認跟自焚事件有任何關係,揭露中共政府策劃了事件,作為打壓的藉口。

陳光標新聞發佈會,美國之音以《記者手記:自焚燬容母女為陳光標登台》對此報導。記者質疑,一位一心只為他人著想的慈善家,是不會忍心將一場至今未能被獨立調查的自焚案件中所倖存的面容全毀的母女倆登台當眾亮相的。

CBS電視台1月7日報導說,陳光標讓這兩名女子展示她們可怕的燒傷,她們的臉佈滿疤痕,好像戴上面具。

《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利普‧潘曾在他的調查報告中提及兩位自焚者的背景說:「從未有人看過她煉習法輪功。」

英國《金融時報》曾指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自焚者是法輪功的人。」

路透社的電訊寫道:「北京正在利用身體被燒焦的恐怖形象,來作為與法輪功打傳媒戰的最新武器。」

陳光標事前自曝不可告人的「特殊任務」

《第一財經日報》日前報導,陳光標1月3日對該報記者爆料,這次到紐約有三件事要辦,其他兩件事比收購《紐約時報》更重要,「絕對有慈善,絕對震驚世界」。他得意地給記者展示了他的微信,上面列出已經邀請的74家國際媒體,但是沒有邀請中國媒體。

「希望通過中文媒體翻譯外媒的報導的形式間接在中國報導。」陳光標說。

這幾句話已經「坦白」陳光標此次用兩名嚴重燒傷毀容的女子來抹黑法輪功的陰謀,是被精心策劃的。

旅美學者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表示:自焚的這些參與者,他們其實應該是瞭解不少內幕的,所以他們能不能自由行動,對中共來說也是非常非常小心的,他們這種保密程度一定是最高級的,甚至很有可能相關的參與人都被中共滅口了,現在出來人的話,只不過是演員而已,都是有可能的。但是陳光標他能夠藉這個事情來開新聞發佈會,本身的話,他一定是得到了中共勢力的授意和配合。

陳果母女被24小時軟禁

據知情者2005年1月24號在《明慧網》披露:「陳果母女一起被軟禁在開封市北郊福利院中,有一名叫展金貴的開封市公安局退休警察,負責對陳果母女的禁衛。公安人員常年24小時值班,她倆不得與任何外人接觸。」

而陳光標憑甚麼能夠將當局24小時隔離的人帶走「整容」。

而此前也有人在網上披露,陳果已經死於大面積感染。在中共嚴密封鎖消息、24小時軟禁陳果母女的情況下,目前的陳果就是中共刀俎下的「魚肉」,不論她死活都是中共利用來欺騙民眾、煽動仇恨的工具;即使活著,也在中共的掌控下,無法自由地講出真相。所以她的真實情況外界無從知曉。

大陸知情人則表示,陳果在「被自焚」時,也已不是一個法輪功學員。

王博及其母親披露:陳果的真實身份

2007年4月27日,石家莊市中級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王博一家非法二審開庭。北京六位律師以一個律師群體出現在辯護席上,不顧中共的阻撓,首次當庭為受害法輪功學員所做的無罪辯護,令中共驚恐。

而王博又揭開自焚偽案的又一騙局:其中的「自焚者」陳果,是王博的同學,原來學過法輪功,1999年結識王博的時候,陳果已經不煉法輪功了。

王博在2005年的一個自述中說:「我在上中央音樂學院期間認識陳果,雖然她以前煉過法輪功,但從99年我認識她的時候開始,她已經不看《轉法輪》,也不認為李洪志師父是我們的師父。她認為河南有一個叫劉某某的才是真正的『高人』,而且,還邀請我和我的母親去河南聽所謂的高人『講法』……」

陳果說的那個所謂「高人」是劉雲芳,就是中共喉舌所謂的「自焚」7人中的一個,就是那個在現場沒有給自己澆汽油的人、說話前後矛盾者。

關於陳果的身份,新華社的報導內容前後矛盾,先稱陳果的母親郝惠君「自打1997年煉『法輪功』以後,漸漸變得少言寡語,癡癡呆呆,常常精神恍惚,萎靡不振。」後稱陳果「在母親的影響下,1996年起,她也煉起了『法輪功』」,時間前後矛盾。

明慧網2002年1月24日發表的一篇大陸知情者投稿的文章中也表示:「看過《焦點訪談》後,我們當晚就找到了離中央音樂學院最近的煉功點的一位老學員瞭解陳果的情況,這位老學員講他自己從1995年秋到這兒煉功。音樂學院的大法學員都在這裡煉功,他經常看到與陳果同宿舍的張倩來煉功,但從未見到過陳果,張倩還去音樂學院自發組織的學法小組學法,從未見到過陳果。」

王博的母親劉淑芹也披露,因為王博知道陳果事情的真相,為了封住王博的嘴,中共不惜動用一切手段,摧毀王博一家人。

公安部高官透露「自焚」內幕

在「自焚」偽案發生後的十年中,有很多知情人向海外透露的消息證實,天安門「自焚」是中共一手策劃的,在事件發生前,中共內部就已有消息走漏出來。

中國民主黨國內負責人之一林春水曾經向海外透露,公安部一高級官員1月28日向他提供的消息指出:王進東23日自焚,賈春旺(當年的中共公安部長)22日就知道消息。

他還表示,在中央政法委的會議上,羅幹曾經說(大意):「根據掌握的情況,即使我們王進東不自焚,也會有張進東、李進東等跳出來表演。」

明慧網2010年10月13日發表一篇文章,大陸一位知情者披露,2001年過年前,他所在單位領導告訴他,大年三十期間天安門廣場要發生自焚,並告訴他說,這個消息是上級通知的,北京方面下來的。該文分析說,按照常理,若不是中共邪黨自導自演這場鬧劇,既然它都能通知基層單位,有人要在天安門廣場搞自焚,並明確說是大年三十,要想制止這件事情的發生,根據中國的現狀及邪黨的勢力和防範能力,它完全可以控制天安門廣場不讓任何人出入,怎麼會在天安門廣場發生這場「自焚」鬧劇呢。

也有來自中共喉舌內部的人士向海外披露,所謂的「自焚」是當局策劃、喉舌配合造假。郝惠君與陳果母女是自焚者中長相最好的,特別是陳果,中央音樂學院的大學生,長的秀氣苗條。那麼為甚麼要留著她們母女?顯然是在為這次自焚留下所謂的「證明」──為構陷法輪功、煽動民眾仇恨之用。

陳光標紐約鬧劇觸發「天安門自焚偽案」再大曝光

總部位於紐約的法輪大法信息中心於1月7日第一時間發佈公告,聲明「2001年天安門自焚案的自焚者不是法輪功學員,該事件是中共當局親自導演,用之來煽動公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呼籲美國社會對此敲醒警鐘,敦促美國媒體對此進行徹查。」

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揭露:「當時所謂天安門自焚這個事情出現之後,西方記者就和我們聯繫,然後她們表示就是說,要採訪所謂自焚的人士,都被中共當局拒絕了,而且只讓所謂的CCTV、人民日報、新華社去採訪。」

然而,2001年1月23日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在電視播出不久,就因為破綻和疑點過多,以及被查出大量造假內容,又被國際社會稱為「世紀偽案」、或「天安門自焚偽案」。

揭露「天安門自焚」真相的影片《偽火》獲得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該紀錄片讓大部份民眾瞭解到:數十個滅火器哪裏來? 所謂自焚組織者王進東全身燒焦,頭髮和裝汽油的塑料瓶卻完好無損,而且聲音鑑定前後不一致;燒傷女孩劉思影氣管切開了還能唱歌;重度燒傷患者居然嚴密包紮,違反醫學常識;另外,為甚麼拘禁外國記者,沒收現場的拍攝錄像,爲什麽警察揹着滅火器巡邏等等。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言人汪志遠表示,這樣的突發事件, 新聞錄像不但全程拍攝,而且長鏡頭、短鏡頭、特寫鏡頭,都拍攝得很好、很穩定,顯然不是突發事件﹗

汪志遠說:「在《新華社》的報導錄像中的慢鏡頭,可以清楚的看到劉思影的母親劉春玲不是被燒死,而是當時被後側方,有一個穿軍大衣的人,用一個重物擊打後腦杓而倒地的。顯然是被他殺滅口的。」

美國《華盛頓郵報》在2001年2月4日頭版頭條發表署名菲利普‧潘(Philip P. Pan)的調查報告《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自焚的動機乃是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菲力蒲親自到自焚身亡的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鄰居們說從來沒有人看見過劉春玲煉法輪功。而且調查得知:劉春玲不是開封本地人,生前在夜總會靠陪吃陪舞謀生;劉春玲曾不時毆打老母和幼女;從來沒人見到劉春玲煉過法輪功。

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說:「法輪功根植於佛家,其核心原則是真、善、忍,通過打坐煉功來促進個人的身心健康。」他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和其他的教導明確禁止殺生和自殺。並且,(中共)國家媒體所播放的視頻中,自焚者的打坐的動作是不正確的。這些人如果不遵守這樣最基本的教導和按正確的方式來打坐的話,他們可能是法輪功學員嗎?」

張而平說:「他們(自焚者)的行為不能代表法輪功,法輪功鼓勵人們要真、善、忍,珍惜一切生命,包括自己。」

陳光標與中宣部關係密切 陸媒記者遭死亡威脅

《南方人物週刊》主筆陳磊透露,陳光標跟中共中宣部關係密切,連《央視》也為他背書。

2011年5月4日,曾經對陳光標所謂「慈善事業」進行調查採訪的多名記者都在微博上表示,他們遭受到了「網絡水軍」的攻擊謾罵,甚至是死亡威脅。

據《山東商報》2011年5月6日的報導,4日下午,當初最先對陳光標「中國首善」稱號提出質疑的《中國經營報》記者葉文添,在其經微博管理方認證的微博上表示,因為報導陳光標,自己和多名記者「均收到了死亡威脅和屍體照片。」

與此同時,當天晚上10點多,知名財經記者趙何娟也在其經認證的微博上透露,自己已經連續收到「死屍恐嚇郵件」,並已報警。「剛在老公陪同下從派出所作筆錄回來,並作了證據鎖定。」她還表示,經過比對,自己和葉文添等人收到的郵件幾乎完全一樣,由此可見,這是一次「有組織的特別針對行為」,直接與陳光標爭議一事有關。特別是,郵件中「被挖掉雙眼、全身起蛆腐爛的大頭屍體圖片」已經超出了底線,希望警方能夠對這種赤裸裸的恐嚇行動作出回應。趙何娟還透露,雖然她已報案,但尚未收到立案通知。

陳光標「特務」身份浮出水面

中共江澤民集團通過央視重金打造的「中國首善」陳光標,借收購《紐約時報》為藉口,將13年前中共炮製的、已被國際廣泛曝光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再次高調炒作,凸顯中共鎮壓法輪功的血債幫垂死掙扎之勢外,同時也曝光了陳光標的 「特務」身份。

剛剛倒台的原中央電視台副台長、迫害法輪功的610的頭子李東生和陳光標關係密切,不但幫他拿工程也利用中共的官媒和黨媒為其吹捧。讓陳光標專門為周永康、曾慶紅在商界作特殊工作,聯絡國際富豪,做收買、統戰等秘密活動。

李東生將用來製作自焚偽案的《焦點訪談》、《東方時空》等造假節目,長期為陳光標宣傳。2011年,面對大陸媒體一面倒地對陳光標的捐款質疑,央視更花費不少人力物力,進行所謂調查報告,專門為陳光標所謂闢謠。

據中共官媒報導揭示,陳光標和江澤民集團的關係非同一般。中共官媒2010年8月11日報導:中央電視台電視文化中心北配樓的金屬幕牆及網架拆卸工程正式開工,這標誌著備受關注的央視著火配樓的拆卸工作全面啟動。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光標擔任總指揮。

陳光標是中共江澤民集團精心培植的潛伏在國際商界的重要的一張牌,如今紐約之行充分曝光了其為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站台,被外界普遍認為會被遭到清算。

旅美學者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分析認為,陳光標在紐約上演的鬧劇顯示江澤民為首的「血債幫」的頹勢,因為如果想繼續鎮壓法輪功,就需要一個最高領導人來統籌,而且維持鎮壓需要大量國家資源。但中共「血債幫」官員繼薄熙來落馬後,周永康被查,李東生被捕,610辦公室癱瘓,江系人馬人心惶惶。唯一的辦法就是「綁架」現任領導人習近平,給外界造成重提「自焚事件」是習、李政府的態度。於是就出現了發佈會上荒誕的一幕。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李東生下台擊中要害 江派被迫用陳光標這張牌
飛鳴:奸商紐約跳梁 再曝自焚騙局
追查國際公告:天安門自焚偽案是構陷法輪功的陰謀
外媒:古怪中國大亨帶自焚女到紐約整容
最熱視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