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訊報:香港幫會運送六四逃亡者内幕

人氣 337

【大紀元2014年05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在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之後,香港民主人士策劃了著名的「黃雀行動」營救一百多名學運領袖逃出大陸。而參與這個行動的不僅有民主人士,還有黑社會成員和西方外交官。在六四25週年前夕,當年參與營救的幫派成員六哥二十多年來首次接受西方媒體採訪。

英國《電訊報》5月18日報導說,六哥擁有香港最快的快艇,它們裝有四個舷外發動機以逃脫邊境兩邊的警察。他知道島嶼四周和珠江三角洲水路當中最好的走私路線,並擁有結拜兄弟組成的團隊,他們誓死跟隨他。

於是在天安門大屠殺血腥的餘波當中,隨著共產黨搜捕學生抗議領袖,香港民主活動人士小心翼翼的跟黑社會老大斡旋。

「大約在大屠殺一週之後,我們在九龍的酒店會面。」六哥在他位於香港中心的小小辦公室二十年來首次接受西方媒體採訪說。

在那次會面的屋子裡有兩名捲入天安門抗議的電影明星,鄧光榮和岑建勳。「他們問我,是否願意加入營救學生的行動。」六哥說。他的真名是陳達鉦。「我就說可以。我知道風險,我知道如果我想的太多,我將無法做出一個決定。」

「那個晚上我回到我的辦公室並草擬了18頁計劃,概述我們將如何運作,我們需要甚麼,甚至使用甚麼暗號和代號。」他說。「我為逃亡者起了李成功這個代號。」

接下來是一系列由政治活動人士和像六哥這樣的幫會人物以及西方外交官策劃的不可置信的逃亡,他們營救了至少150人在當局鼻子底下逃出中國大陸,首先抵達當時仍然為英國殖民地的香港,然後前往法國和美國。

「這是一個在政治活動人士和黑社會之間的奇怪的聯盟,但是它成功運作。」香港支聯會主席兼香港工黨主席李卓人說。

「唯一可以實施這樣一個行動的人不是我們。我們籌集資金,然後是像六哥這樣的人(運作)。他們有現存的走私系統。我們沒有這個東西。」

「沒有其他方式做這件事。當然我們支付每一次逃亡。那些更有名的人會更昂貴。就像香港的一切事情,有一個市場價格。」

這次後來被人們熟知的被稱為「黃雀行動」的營救使命的完全細節從未公開。

即使現在,六哥說他擔憂一些組織者會受到牽連。「沒有人再抓捕我,但是我不能確定其他人。」他說。

「我很少談及這件事。所以大多數人已經忘記我曾經捲入,我不願意宣稱任何功勞,有許多人其他人參與。」

解放軍抵達北京中心,士兵朝平民開槍的時刻,強烈震撼了六哥。「當我在電視上看到,我幾乎暈厥。」他說,「我的親屬把我送進了醫院。」

那個時刻,以及他自己被中共迫害的歷史,促使他參與了具有風險的營救使命。

在1971年,他游泳九英里跨越廣東和香港的邊境逃離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我是一家製作毛澤東的小紅書的印刷廠的部門主管,但是他們把我貼上反革命標籤,我不得不自己偷渡出來。」他解釋說。

今天,六哥的名片上已經看不出他是黑社會成員的痕跡。他列舉自己的身份是幾家公司的常務董事。「我已經退休很長時間。我只是靠我的物業租金生活。」

他現年70歲,他的左臂笨拙的吊著。在1996年,在大排檔吃飯的時候,他遭到四名襲擊者刀砍。他流了四升血,重症監護病房的醫生擔憂他可能殘廢。

但是在1989年的時候,他是一個著名的走私販。他說,「我只是一個小老闆。但是我很有名,因為我發明了一些最有效的走私技術。」

在天安門抗議之前,他走私汽車,汽車配件和任何從香港到大陸進口關稅高的東西。

對於營救使命,他組成了十人團隊。「一個是我的哥哥七哥,其他人都是我知道願意為我冒險去死的人。」

一旦香港支聯會的活動人士證實營救目標的身份,六哥的團隊將安排一艘快艇。「他們只是給我名字,集合點和使用代碼。」他說。

「它一共花費1000萬港元,香港支聯會籌集了大部份,我和其他領袖也貢獻一些。大多數錢給了運營快艇的人,一些錢用來賄賂大陸政府官員。在中國,你沒有錢做不了任何事情。但是如果你有錢,你可以做任何事情。」

在那些被營救的人當中有一個是李祿,現在是一名百萬富豪投資銀行家,萬潤南,中國科技公司四通的創始人,和吾爾開希,當年通緝名單上的二號人物。

「這是我對你的感覺—欽佩,感激和愛。」李祿在2007年給六哥寫信說。「全世界的人們將長久的記住你。認識你是我的榮幸。」

(責任編輯:方涵)

相關新聞
方政籲兩會代表回應「天安門母親」公開信
孫文廣: 問習主席我有權進廣場嗎?
俄羅斯使館給中共幫倒忙 「引爆」六四事件
孫文廣: 再談開放天安門廣場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內鬥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斷生路
【一線採訪視頻版】浙江義烏強拆 村民告法官枉法
【珍言真語】張耀良:拘12港人 中共搜情報網絡
【薇羽看世間】疫苗在先?疫情在先?
【重播】川普發布會:中共的威脅遠超俄羅斯
【新聞看點】美籲關係對等 崔天凱威脅踩紅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