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聯邦最高法院歷史性裁決

系列回顧之一:馬伯裡訴麥迪遜案

人氣: 87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06月25日訊】(大紀元編譯)在最高法院列出的標誌性裁決中,1803年裁定的馬伯裡訴麥迪遜(Marbury v. Madison)一案名列第一,這一裁決中高院為自己爭取到的司法審查權(Judicial Review),扭轉了最高法院無足輕重的面貌,為日後最高法院至高的地位奠定了基礎。

司法審查權

在聯邦法院(尤其是聯邦最高法院)的裁決中,經常會看到「某法律違憲」這樣的話,比如在2013年最高法院在裁定亞利桑那訴亞利桑那州部落間委員會等一案(Arizona v. ITCA)中,最高法院就裁定亞利桑那州在投票時驗證選民身份的做法違憲。聯邦法院裁定某項法律是否違憲的決定,稱為司法審查,聯邦法院所具有的這項權利,要追溯到馬伯裡訴麥迪遜案,這是美國司法體系建立與完善過程中最重要的判例,對美國實現真正的三權分立(立法、行政、司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午夜任命

180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Republican)候選人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擊敗了聯邦黨人(Federalist)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成為美國的第三任總統。

傑斐遜當選的時間是1801年2月17日,但他真正上任是15天以後的3月4日。在這15天裡,亞當斯和第6屆國會做了很多的「小動作」。在這一期間,第6屆國會通過了《1801年司法條例》(Judiciary Act of 1801),對《1789年司法條例》進行了修改。《1801年司法條例》新增了10個聯邦地區法庭,將地區巡迴法庭從3個擴大到6個,給予了總統任命聯邦法官和治安法官的權力,並將大法官數量從6個減為5個。為了進一步對即將上任的傑斐遜製造障礙,在離任前夜(3月3日午夜),亞當斯根據《1801年司法條例》任命了16名聯邦巡迴法庭和42名治安法官(Justice of Peace),這批法官被稱為「午夜法官」(Midnight Judges),《1801年司法條例》也因此被稱為「午夜法官法案」。

《1801年司法條例》被第7屆國會廢除,此後,司法體系恢復在《1789年司法條例》的基礎上運行。

小人物也能辦大事

3月4日,參院通過了亞當斯總統的「午夜法官」提名,要完成任命,必須將任命書交到法官手上,這一任務落到了時任國務卿馬歇爾(John Marshall)的頭上。大部份的任命書都在亞當斯卸任之前送達了,但是還有一部份無法在任期之內送達。其中就包括威廉‧馬伯裡(William Marbury)的任命書。馬伯裡是馬里蘭州一名熱心的聯邦黨人,積極支持亞當斯。馬伯裡被亞當斯總統任命為哥倫比亞區的治安法官。

然後,亞當斯卸任了,馬歇爾到了最高法院當大法官,剩下的任命書要新任國務卿麥迪遜(James Madison)來完成。傑斐遜總統上任時,民主-共和黨人對於亞當斯總統及聯邦黨人臨下台塞自己人的做法非常不滿,所以傑斐遜總統一上任,馬上指示代理國務卿林肯(Levi Lincoln)扣住剩餘的任命書,直到新的國務卿麥迪遜(James Madison)到任。傑斐遜總統認為,既然任命書沒有及時送達,就算是作廢了。

沒有接到任命書的馬伯裡,對新任國務卿麥迪遜提起了訴訟,這就是馬伯裡訴麥迪遜一案的由來。馬里蘭州的治安法官一定沒有想到,自己將載入史冊,美國的司法史上,小人物辦大事的情況不少,這也是美國司法有趣的一面。

陰差陽錯上任的大法官

在繼續介紹案件進展之前,要先瞭解一下在本案裁決中起了決定作用的馬歇爾首席大法官。前面已經提到了,在就任首席大法官之前,馬歇爾是亞當斯總統的國務卿,馬歇爾大法官不屬於「午夜法官」之列,但他的上任也可以用「陰差陽錯」來形容。

因為埃爾思沃斯大法官(Oliver Ellsworth)身體不佳,亞當斯總統想任命約翰‧傑伊(John Jay)為大法官,傑伊大法官也是美國最高法院的第一任大法官,但是遭到約翰‧傑伊的拒絕,因為他認為(最高)法院沒有「能力、份量與尊嚴」。亞當斯總統是1801年1月20日才接到傑伊的回信的,離他卸任不遠。情急之中,亞當斯總統就近任命了國務卿馬歇爾為首席大法官,並指定馬歇爾在國務卿任期結束(1801年3月4日)後就任首席大法官。

參議院開始並不願意接受這一任命,因為「不想讓一個不那麼合格、更討厭的人當法官,而且這位先生(馬歇爾)似乎對自己的任命並不知情」,所以參院想要替換這一任命。不過,參院最後還是在1801年1月27日通過了這一任命,馬歇爾在1801年1月31日接到了任命。

結果,馬歇爾成為了美國歷史上任期最長的首席大法官之一,在1801年到1835年間擔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

最高法院的「身份」問題

想必從約翰‧傑伊給亞當斯總統的回信中,已經可以看出當時最高法院的地位與狀況,大法官應該是一個非常無聊無趣的工作,約翰‧傑伊曾經在這一位置上呆過,深知箇中滋味,所以才會拒絕亞當斯總統的好意邀請。

在馬伯裡訴麥迪遜案之前,最高法院並沒有司法審查權,也沒有甚麼實權。據介紹,最高法院的辦公室是國會大廈的一個房間,寬度只有9-11米,在成立的十年裡(1790年-1800年)最高法院只審理了100多起案件。馬伯裡訴麥迪遜案成為最高法院權力與地位的分水嶺,而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馬歇爾法官對這一案件的裁定。

儘管建立之初權力很小,但喬治‧華盛頓總統認為最高法院非常重要,因為他相信聯邦政府的穩定與成功有賴於法律的解釋與執行。這在憲法中也有體現,憲法第3章第2節第2款規定:在所有涉及大使、其他公使與領事、及那些州政府作為一方的訴訟中,最高法院皆應具有初始管轄權。對所有其他案件的法律和事實問題,根據國會所制訂的例外和規則,最高法院應具有上訴管轄權。

憲法對最高法院寄予厚望,給予的是上訴管轄權,但《1789年司法條例》則把最高法院定義為一個「普通法院」,沒有給予過多權力,這一點從第13條可以看出。《1789年司法條例》第13條規定:最高法院應擁有民事性質之所有爭議的單獨管轄權,其中州為一方當事人,而州與其公民之間爭議除外,州與其他州之公民或外國人也除外,後者的案件中則應擁有原始而非單獨管轄權。在對最高法院的定位上,《1789年司法條例》與憲法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憲法之下 萬民之上

在馬歇爾大法官親自為馬伯裡訴麥迪遜一案撰寫的法庭意見中,他提出了三個問題:1)馬伯裡是否有權獲得任命書?2)如果他有權獲得任命書,而且這種權利受到侵犯,法律上應當提供何種救濟?3)如果法律提供救濟,是否應當由本法院(最高法院)發佈?

最高法院認為,總統簽署了任命書,國務卿也在任命書上蓋了國璽,已經給予了馬伯裡任職五年的合法權利,所以馬伯裡有權獲得任命書。同時,馬伯裡有權獲得法律救護,不過,最關鍵的是,最高法院認為馬伯裡告錯了地方,因為根據憲法,最高法院不具有此案的初審權。根據同樣的憲法條款,馬歇爾裁定《1789年司法條例》違憲。

最高法院對馬伯裡訴麥迪遜一案的裁決,確定了一些基本的原則:一是決定了最高法院是上訴管轄權。二是確定了最高法院的司法審查權,即決定聯邦或地方立法是否符合憲法的權力,這成為了司法部門制衡立法和行政的有力工具,真正實現了司法、立法和行政的三權分立。尤其是後一項改變,使得最高法院成為了美國憲法以下的最高權力機構,坐實「一法之下,萬民之上」的至高地位。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