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剜心的回憶

作者:小筱

標籤:

老板娘告訴我,老板過世了。在安慰她之餘,想起了一段往事。

那是我踏出學校走入社會的第一份工作。那時學校主任推薦我到臺北縣一家制鋼廠擔任會計。如果白天我同老板出去開會,下了班必定將工作完成才離開;老板娘對我工整的字跡和勤快敬業的工作態度感到很滿意,我進去一週即給我加薪,對我疼愛有加。

我和公司簽約一年,期約滿時我找到另一職務而向他們提出辭呈。那段日子,下班閑餘時間,我都在外邊補習日語課程。當下老板娘哭泣著挽留我:「」我送你機票到日本去玩,你休息休息,繼續留下來幫我好不好?「」他們全家人一再說服我留下,可當時的我執意想走。

老板娘的女兒是公司的經理,在極度不諒解下,激動地罵我忘恩負義,將我送她的結婚禮物:我精心挑選的一盆栽摔碎。我看著破碎的花盆,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老板娘則在辦公室掉淚,我心有不忍地想著:「我會回來看你們的。」「這是一段難忘而剜心的回憶,當時為『忘恩負義』這樣的形容久久無法釋壞,為這樣的收場感到筋疲力盡。」

從小我就很喜歡佛經,在經過這件事後,使我對清末的大興和尚忍辱的故事尤為敬佩。

清末的大興和尚為人慈善寬厚,一生吃苦耐勞,艱苦修行。在山下,有個有錢的人家有個千金小姐,從父母之命,與門當戶對的一個公子訂了親。

將要結婚前,小姐在娘家生了個孩子。父母強問下,小姐說:「我一次到九華山上寺廟進香時,被大興和尚奸污後懷了孕,才生了這個孩子。」小姐的父親氣急敗壞,帶著打手闖進寺廟,當眾打罵羞辱大興和尚,並把這個孩子塞給了他。

大興和尚不動聲色,接過孩子,只是無足輕重地說了一句:「善哉,阿彌陀佛!」原本在當地久負盛名的大興和尚,一下子聲名狼籍,到處被人恥笑,罵他是「花和尚」。

他一點也不放在心上,每天下山為孩子化緣母奶。在他精心照顧下,孩子漸漸長大,白白胖胖,聰明伶俐。

事隔三年,小姐將要出嫁了。丈夫追問孩子的下落,她說出了實話。第二天,小夫妻倆如實稟告父母,他們栽贓陷害大興和尚的詳情。第三天,借小姐回門之機,到了娘家,又如實稟告生身父母。父母聽後,悔恨莫及。

雙方父母帶著小夫妻倆來到寺廟,向大興和尚負荊請罪,叩拜求饒,並請求要回孩子。大興和尚高高興興地抱起孩子,恭敬地送進媽媽懷裏,仍然滿不在乎,樂呵呵地說:「領回去吧!阿彌陀佛!」

他雙手合十,滿面春風地轉身回禪房去了。

大興和尚的修煉境界觸動了我,放下了自己點滴的感受,回首思量,辭職的事不至於變成那樣激烈的收場呀!是自己的心不夠慈善,把「我」擺在第一位,所以感受的是自己的委屈而見不到對方的期盼。

相關新聞
製作回憶相簿‧好用插畫大集合(1)
製作回憶相簿‧好用插畫大集合(2)
製作回憶相簿‧好用插畫大集合(3)
「神韻找回我對中國的很多回憶」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蓬佩奥王毅輪流轉 歐亞須選擇
【重播】美眾院:對抗中共 必須果斷行動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習喊話 黨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語】美禁中共黨員入境 律師:趕緊退黨
【拍案驚奇】拜登辯論兩敗筆 紅二代對習四不滿
【薇羽看世間】美總統大選辯論 有人怕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