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基地徵用內蒙古草場補償不到位 牧民投訴多年無果赴京請願

人氣 2

【大紀元2015年01月13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揚帆報導)1月11日,內蒙古四子王旗約二十名牧民乘火車到北京,就當局強佔草場地建軍用基地上訪。

內蒙古四子王旗20名牧民於週一抵達北京,其後幾天還會有更多牧民陸續赴京,他們準備在未來數日內前往中共信訪局等多個部門請願。有牧民向本台表示,2011年朱日和軍事訓練基地徵用他們84萬畝草場,但相關補償始終不到位。幾年來,他們曾前往內蒙古政府上訪,但被特警暴力驅趕;曾通過法院向旗政府申請信息公開,卻被告知軍事機密不得公開。萬般無奈之下才選擇前往北京請願,希望當局能給他們一個說法。

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數十名牧民不滿承包的草場被軍事基地徵用,補償不到位,且向當地政府討說法多年無果,他們日前親身前往北京,準備直接向中紀委及國家信訪局等部門反映訴求。

週一剛剛抵達北京的20名牧民之一敖登畫拉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被侵佔的草場面積有84萬畝,是他們在1988年開始承包的,1998年他們第二次更新承包合同,草場的使用期限為30年。但在2011年,當地政府以朱日和戰術訓練基地需要使用草場為由,將他們全部趕走,但給他們的賠償,一畝草場只有200元,加上其它的各類補償費用,至多只有三、四十萬元左右,僅相當於過去他們一戶家庭放牧一年的收入。

敖登畫拉說:「北京軍區朱日和訓練基地侵佔了我們的草場,2011年徵的草場,2012年6月之前全部搬出去,我們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搬走的。我們四子王旗政府是這麼跟我們說的,國家給地方政府18個億,每個人平均能得96萬塊錢,我們現在得的是14萬7,住房補貼和搬遷困難補貼4萬7,每畝草場200塊錢的草場補貼。一個人最多最多就是三、四十萬,其餘的四、五十萬呢?」

記者:「一共被侵佔的草場面積大概有多少?」

敖登畫拉:「光我們四子王旗就84萬多畝草場。跟我們說的時候說這個草場不是你們的,是國有草場,你們是在人家部隊的草場上,現在你們就搬走吧。我們自己有承包的30年不變的合同書。」

記者:「是哪一年開始承包的?」

敖登畫拉:「這個草場一開始是88年開始承包的,第二輪承包是98年,現在還有十幾年(承包期)。我們一戶就幾千畝草場,在這幾千畝的草場上養活著幾百個羊,一年每戶收入最低三、四十萬塊錢。」

記者:「現在他把草場侵佔了之後你們就沒有辦法放牧了是嗎?」

敖登畫拉:「沒有辦法放牧,訓練基地就用鐵絲網網住了,我們都沒有辦法進去。我們就搬遷到旗政府一個鎮裡面。年輕一點的有畢業大學生的就分配工作;牧民沒有文化的多,一個人就是1000塊錢、800塊錢打工;上歲數一點的就沒有甚麼收入了,四、五十歲的就是靠低保生存的;老一點的就給養老保險。就這樣維持生活。」

敖登畫拉告訴記者,他們此前曾前往旗政府、市政府上訪,還曾嚐試走法律途徑,但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

「我們從第一年遷置以前就開始反映了,連今年就是第五年了,年年我們走,沒有給我們解決。包括內蒙政府甚麼我們都去過,去內蒙政府讓特警把我們的牧民都打回去,前年的事情。有的牧民法律程序走過,去內蒙高院,讓四子王旗政府公開信息,四子王旗政府說是軍事機密,不給公開。徵用我們的草場能成了國家機密了嗎?他們就這樣不給公開。」

本台記者隨即致電四子王旗政府及信訪局,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轉而致電烏蘭察布市政府,對方要記者詢問市信訪局,不過,市信訪局的工作人員則指有關情況他們並不掌握,是屬地負責。

記者:「四子王旗的牧民說朱日和軍事基地徵用草場,但是補償一直沒有到位,說幾年了,反映這個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想詢問一下具體的情況。」

對方:「你這種的話,你給四子王旗打電話。」

記者:「這個不歸你們管?」

對方:「不是說不歸我們管,我們這裡不知道四子王旗甚麼情況。信訪問題是屬地管理,你應該問四子王旗。」

敖登畫拉說,他們二十人是第一批抵達北京的,其後兩天陸續還會有更多牧民赴京。對於此行,他們抱有極大的希望。

近年來,內蒙古因徵用草場引發的官民衝突時有發生。去年6月,通遼市政府以每畝7元的補助強徵扎魯特旗八萬畝草場,並派出防暴警察推倒牧民的蒙古包,毆打牧民。去年4月,巴彥淖爾市30多牧民不滿政府剋扣「退牧還草」補貼費,前往市政府上訪,遭到警察毆打,多人被打傷抓捕。

責任編輯:洪寧

相關新聞
青海大雪崩四千畝草場遭雪埋
西藏七千畝草場遭遇毛蟲災害
昌都數千藏人抗議當局強制沒收草場
內蒙古通遼市蒙族牧民抗議草場被徵補償低
最熱視頻
【重播】2021保守派大會首日 小川普演講
【珍言真語】謝田:中共搶奪民企 馬雲是標誌
【新聞大家談】保守派盛會 重振美國新起點
【財商天下】台積電遇致命傷 全球缺芯加劇?
【秦鵬直播】CPAC首日五大精采看點
【十字路口】揭開「輪迴」密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