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夢:有警示意義的夢(52)

作者:照遠
font print 人氣: 402
【字號】    
   標籤: tags:

例證十二:相傳唐代有個姓淳于名棼的人,嗜酒任性,不拘小節。一天適逢生日,他在門前大槐樹下擺宴和朋友飲酒作樂,喝得爛醉,被友人扶到廊下小睡,迷迷糊糊彷彿有兩個紫衣使者請他上車,馬車朝大槐樹下一個樹洞馳去。

但見洞中晴天麗日,另有世界。車行數十里,行人不絕於途,景色繁華,前方朱門懸著金匾,上書「大槐安國」,有丞相出門相迎,告稱國君願將公主許配,招他為駙馬。淳于棼十分惶恐,不覺已成婚禮,與金枝公主結親,並被委任「南柯郡太守」。

淳于棼到任後勤政愛民,把南柯郡治理得井井有條,前後二十年,上獲君王器重,下得百姓擁戴。這時他已有五子二女,官位顯赫,家庭美滿,萬分得意。

不料檀蘿國突然入侵,淳于棼率兵拒敵,屢戰屢敗;金枝公主又不幸病故。淳于棼連遭不測,辭去太守職務,扶柩回京,從此失去國君寵信。他心中悒悒不樂,君王准他回故里探親,仍由兩名紫衣使者送行。

車出洞穴,家鄉山川依舊。淳于棼返回家中,只見自己身子睡在廊下,不由嚇了一跳,驚醒過來,眼前僕人正在打掃院子,兩位友人在一旁洗腳,落日餘暉還留在牆上,而夢中經歷好像已經整整過了一輩子。

淳于棼把夢境告訴眾人,大家感到十分驚奇,一齊尋到大槐樹下,果然掘出個很大的螞蟻洞,旁有孔道通向南枝,另有小蟻穴一個。夢中「南柯郡」、「槐安國」,其實原來如此!

例證十三:青年盧生,旅途經過邯鄲,住在一家客店裡。道士呂翁也住在這家客店裡,盧生同呂翁談話之間,連連怨嘆自己窮困的境況。呂翁便從行李中取出一個枕頭來,對盧生說:「你枕著這個枕頭睡,就可以獲得榮華富貴。」這時,店主人正在煮飯(黃色的小米飯),離開飯時間尚早,盧生就枕著這個枕頭,先睡一會。不想一躺下去立刻做起夢來。

在夢裡,他娶了清河崔府裡一位高貴而美麗的小姐,生活闊綽,十分體面。第二年,又考中「進士」,後來步步高升,做官一直做到「節度使」、「御史大夫」,還當了十年「宰相」,後來以受封為「燕國公」。五個兒子,都和名門望族對了親,而且也都做了大官,一共有十幾個孫子,個個都聰明出眾。真是子孫滿堂,福祿齊全。他一直活到八十多歲才壽終正寢。

盧生從夢中醒來之後,發現自己正躺在客店裡,又看到呂翁也在自己身邊,店主人蒸著的黃粱米飯尚未做熟呢,用手觸摸周圍的東西時也都依然如故,這才頓然醒悟道:「這不是做了一場夢!」呂翁笑著說:「人世間的事.也跟你夢裡的情況一個樣呀!」盧生點頭稱是。他沉思好長時間之後,向呂翁致謝道:「人生在世,寵辱之際遇,得失之道理,生死之感情,通過這場夢,我算全都知道了。這就是先生不讓我胡思亂想的原因,晚生豈敢不接受您的教誨!」說罷,再拜而去。

例證十四:章太炎是清末民初思想家、著名學者。章太炎先生去世後,朱鏡宙(章太炎女婿,財經學家)在整理章太炎遺著時發現了一封答宗仰上人的信,記錄了他每天到冥府做閻王的事情,朱鏡宙後來根據此寫了一篇文章《袁世凱想做皇帝,章大炎怕做閻王》,文章大意是說,1914年12月初,章太炎出獄未久,有一天晚上睡覺,夢見兩個小鬼抬著一頂轎子,說東嶽大帝請他,他就上了轎。這兩個小鬼像飛行一樣,沒多久就到了東嶽大帝哪兒。

中國大陸有五嶽,東嶽管五個省(江蘇的都城隍只管一個省),可見這是大鬼王。東嶽大帝聘請他作判官,地位好比現在的秘書長。但是他是活人,於是請他晚上上班,天亮時就送他回來。每天都去上班,所以他知道很多陰曹地府的事,沒事就跟朋友們聊天,談談昨天晚上辦了些甚麼事。

他說中國、外國都有陰間,但是陰間的言語相通,沒有隔閡,生活狀況跟人間差不多。但是不見陽光,天永遠是灰濛濛的,好像永遠是陰天濃霧的樣子。

他當東嶽大帝的判官,地位很高,有待遇,也有飲食,但沒有用處,因為他是活人。有一次他忽然想到,地獄裡的炮烙刑法太殘忍,可不可以廢除?東嶽大帝聽了笑笑,就叫兩個小鬼帶他到刑場去看看。走了一段路,小鬼就指給他看,他卻看不到。他是學佛的,於是恍然大悟,地獄乃貪嗔痴變化所現,就如《地藏經》所說的,如果不是受罪的人、不是菩薩,即使地獄在你面前也見不到。他才曉得這不是人力所能為的,不是殘忍不殘忍的問題,而是地獄種種刑罰都是自己業力變現出來的。

明白此理後,惡的習氣不能不改,要是不改,將來就變這個境界。人間的牢獄、種種體罰是人造的,地獄裡的不是人造的,不是閻羅王造的,是自作自受,自己造的,閻羅王也無可奈何。

除星期天晚上外,其餘每晚都夜夢做閻王,後來章先生十分厭煩,曾寫請假書焚燒,但還是不起作用,夢還是照作,到寫信時,已持續了四個多月。(摘錄自網絡文章《地獄由心造:國學大師章太炎連續四個月做夢當閻王》,講述人:章太炎女婿朱鏡宙,作者:王聖強)(待續)

--摘編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洪偉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