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6)

人氣 40

【大紀元2016年01月15日訊】序:我的刑法業績大部分都在德州科林郡。我也經常接收法院指定的刑法犯罪案件。這些案件可以幫助我維持我的法律知識和提高我的審案技能,並能幫助社區中低收入的人們,讓他們也能享有法律代表的利益。前一陣子,我面對我的人生中最艱難的案子。這是一個被控一級加重綁架案的男人。在案情方面,它不是我最困難的犯罪案件,因為這個案子沒有太多可怕或恐嚇境遇。它的困難點在於被告是一個憎恨女人和對女人施暴的虐待狂。他面臨的正是綁架他的前女友的罪名。此外,在他僅僅31年的歷史中,他積累了許多判刑,都是針對攻擊婦女,包括他的所有過去的女朋友和他的家人。對於我來說,代表他,是一種痛苦的折磨。

他解僱了我2次,並且在德州律師協會申訴提出對我不實的控告。我個人也在法官前提出申請,要求退出代理他的案子,卻被法官拒決。這也造成他與法官之間的矛盾。我知道如果我要執行我的法律責任,我必須先跨越我自己,包括我自己的情感問題,這樣才能徹底準備好捍衛我的客戶的權利,而且在這陪審員審判的辯護之戰中保護我的客戶。

由於這個案子從來沒有無罪的疑問,審理只是針對他是否能得到比較輕的判決,以及他在監獄裡的時間長久。在罪名判決中,陪審員居然審了將近六個鐘頭才判他有罪。在判刑上,雖然政府要求陪審團判他入獄52年,案子審理後,陪審員給了他40年。其實,這個結果並不是很好,也不算特別。但是,審案結束後,我的被告居然感謝我為他如此賣命的反駁政府的證據。天啊,他向我表示感謝!

在我默默的離開了那個法院,離開了那些手足舞蹈的檢察官們和陪審員們,準備為我的下一個案子挑戰時,有一位陪審員氣急敗壞的追上我,叫著我的名字。我轉頭看到他的時候,我只記得我繃緊了我的神經,心裡只想著要如何回答一般人都要問我的問題(妳為什麼要代表這麼壞的人?妳為什麼要做被告律師?)。只不過,出乎我意料,他伸出他的手,緊緊的握著我的手,告訴我他必須代表被告感謝我。他說,有時候人們都忘記感謝刑事辯護律師。他告訴我,刑事辯護律師才是真正能讓美國司法系統工作的重要環節。沒有我,就沒有司法系統。沒有我,社會就不會有正義。我聽完,只記得看著他,拼命說謝謝。當我回到我的車上後,我流下了眼淚。我一直知道我為什麼選擇我所走的路,因為我知道我的作為對社會是有所貢獻的。可是,一個陌生人對我選擇的人生路途表示肯定和認同,這是無價的。

問:14歲能被指控二級重案的縱火罪嗎?我朋友在學校的衛生間垃圾桶裡放火,衛生間另有一位14歲的同學正在上廁所。那位在廁所的同學並沒有受傷。沒有任何人受傷。請問我朋友會被起訴什麼罪?她會被抓去哪裡?她會坐多少年的牢?有可能被起訴試圖殺人嗎?二級重罪嗎?

答:首先,她是未成年人,所以她應該不會被起訴為成人犯罪案,除非法院在聽審後決定把她的案件發到成年法院,以成年人的罪名來處理她的案子。通常,這種情況是例外案件,而不是正常的程序。在比較輕或不嚴重的情況下,法院很少會把小孩送到成人法院。但是,如果案子確實有嚴重的傷害或死亡的情況,那她有可能真的會被送到成人法院。她現在應該是被指控青年犯罪。如果她已被逮捕,她可能會被送去少年拘留中心。在那裡,法官會決定她是否能與她的監護人回家。她的罪行會被等同於縱火的成人犯罪,但是刑事惡作劇的起訴似乎更為合適。除非她已經有其他犯罪歷史,最壞的可能性是她將被判處緩刑。對於像這樣的案子,她可能被判處六個月到兩年之間的緩刑。她需要找一位專業是青少年法的律師,而不是刑法,因為這两者的法律領域有很大的區別。

問:我是否有資格要求「驚嚇緩刑」?我在延期定罪的緩刑時違規了緩刑條件,所以我現在面對三年的監牢。當初我被指控的是毆打公共服務人員。我現在在聯邦監獄裡,監獄釋放局已經否定我第一次的假釋申請。請問我有可能可以要求「驚嚇緩刑」的機會嗎?我已經在監牢裡待了3個月了。

答:「驚嚇緩刑」通常是在法官判刑坐牢後,被告可以要求緩刑的一種方法。通常,這種要求是出於從來沒有入獄過的被告。程序是,法官先會判被告入獄,然後經過一段的時間,再把犯人帶回法院,並讓被告能得到緩刑而出獄。其目的是讓被告得到驚嚇,使其能服從及遵守緩刑的規定。法官或律師都可要求驚嚇緩刑,但必須在判決後180天內提出而且完成。時間是從判決日開始起算。如果法官沒有提,你將需要一位律師提交驚嚇緩刑的議案給法庭。該議案和聽證會必須在判決後180天到期之前舉行。就算你還在180天內,你能得到驚嚇緩刑的機會不是很高,因為你曾經違反了遞延緩刑的條件。但是總是可以試一試。

問:我男朋友如果沒有完成社區服務,是否有可能被判入獄2-10年?我男朋友當初認罪的罪名是毆打警察的重罪。他沒有完成他的社區服務,但是他的罰款和法院費用都付清了。他的工作時間和他的社區服務時間有衝突。他目前在哈里斯郡監獄等著法官提審。他被判違反緩刑條件的機會有多大?他已在監獄超過一個月了。

答:你的問題並不十分清楚,但是聽起來像你指的是你的男朋友已被判決延期定罪緩刑的三級重罪。一般狀況,被告如因不能服從及遵守緩刑條件,或不在緩刑期限內完成延期判決的條款,法院可以再次審理案件,並判決被告入獄。所以,不幸的是,你所問的問題是非常有可能發生的。法官確實有權撤銷你男朋友的緩刑並直接判決他入獄,因為他沒有在他的緩刑期間完成他的社區服務。這就是最壞的消息。可是呢,好消息是檢察官必須證明你的男朋友是有意違反延期判決的規定。找個律師吧。

問:請問如果我的刑法結果是如同我的律師所訴,我會面對什麼移民問題?請問移民局會在我的護照上看到什麼?我現在面對指控財產盜竊的A級輕罪。我擁有商務旅行簽證。這是我第一次犯罪。我的律師說,我需要做一些社區服務,然後他說他就可以要求駁回案子,或者把罪名降低到一個非盜竊罪名。我今年必須申請我的H1B。請問:(1)如果結果如同我刑事律師所說,我能申請H1B嗎?(2)移民局在調查我的刑事背景時會看到我當初被起訴的刑事案,還是被降低的刑事罪名?移民局會知道這是認罪協商嗎?(3)當我提交H1B的申請表時,我必須提到這件事嗎?

答:你的問題的答案將取決於你的刑事案件的實際處分。在還沒有簽任何認罪協議前,請諮詢一位資深的移民律師。至於面對政府,尤其是移民局,你將需要披露逮捕資料。任何不實或隱瞞將會造成你面對更大的法律問題。你所問的問題不是一個可以在公開論壇解決的問題。你需要安排與經驗豐富的移民律師坐下來做個別諮商。

曹祖芳律師是德州及華盛頓州執照律師、美國移民律師協會會員、北德州及東德州聯邦法庭起訴律師,前柯林郡刑事檢察官(迄今唯一曾受聘的華裔律師);具有25年豐富經驗,八年內受理數千件刑事和民事案件,其中出庭辯護數百件由陪審團及法官審判的訴訟案件;曹律師能說、讀、寫流利和無口音的英語和漢語。曹律師將為您提供有關法律常識。聯繫信息:電話:972-964-8366,電郵:mariatuattorney@yahoo.com,網址:www.mariatulawoffices.com,地址:2800 W. Parker Rd., #110, Plano, TX 75075。】

責任編輯:李元

相關新聞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1)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2)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3)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4)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背後的「器官特供基地」
【遠見快評】流浪氣球點燃全美 重創中美關係
【時事軍事】北約衛星和遠程武器令俄羅斯脊背發涼
【舞蹈三劍客】7個旅行必備!神韻舞蹈演員巡演必帶用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