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輝:還原中共「感動中國人物」之彭加木

人氣: 1191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10月03日訊】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一個叫彭加木的科學家在新疆羅布泊失蹤,其後,人們雖多方尋找,卻一直沒有找到其屍體,其失蹤之謎引發了全國不少人的關注,甚至還有人懷疑他是被外星人劫持,或是叛逃到了蘇聯。然而,2016年一名法醫通過網絡披露了這個被評為「感動中國人物」的真正死因和過程。

離奇失蹤

 1925年出生的彭加木,早年畢業於國立中央大學農學院,其後在北京大學農學院任教。中共建政後先後在中國科學院生化研究所、中科院上海生化所工作,1979年還兼任中科院新疆分院院長。其間十多次進入新疆協助建立科研基地,主要從事植物病毒研究,但其曾深入核試驗基地羅布泊,幫助中共尋找核試驗需要的重水。

1980年5月,彭加木率領考察隊考察羅布泊並就此失蹤。6月24日,中共廣播電台首次播出了由新華社新疆分社記者趙全章寫的新聞稿,大致內容如下:

著名科學家、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副院長彭加木在新疆的一次科學考察中失蹤,已經第七天沒有音訊。

彭加木於5月初率領一支二十多人的科學考察隊考察羅布泊,大本營設在新疆農墾總局米蘭農場。據初步了解,彭加木失蹤的經過是:前不久他帶領四名考察隊員,乘坐由兩名司機駕駛的兩輛汽車,離開米蘭出發工作,原計劃繞行羅布泊一週返回米蘭,結束考察。

6月17日凌晨,大本營的留守人員從無線電中突然收到他們發來的求救訊號,報告他們已迷失方向,汽車斷油,人斷飲水。留守人員將這一情況急電告中共烏魯木齊部隊請求救援。18日上午,烏魯木齊部隊派出兩架飛機前往羅布泊地區尋找營救,其中一架在庫木庫都克附近找到了六個人,向他們空投了飲水和食物、汽油等物資。這六個人就是彭加木帶領的四名考察隊員和兩名司機。彭加木於17日上午十時出去找水,曾給他們留下一張紙條,寫著:「我離此去東找水」,但一直未返回。

多次搜尋無果

 此後,中共當局又連續派出多架飛機和地面部隊到羅布泊地區尋找,比如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20日的第四次尋找,動用人力69人、18輛越野車,總共搜索41天。尋找地區以彭加木失蹤前的宿營地——庫木庫都克和腳印消失處為中心,沿疏勒河故道,西起吐牙以西6公里,東到科什庫都克,南北寬10—20公里,總共搜尋面積為1011平方公里,但仍沒有發現彭加木的下落。

除了官方的大規模尋找,民間的和個人的尋找也持續不斷,不過結果都一樣。

彭加木到底在哪裡?沒有人說得清。

1981年10月,中共官方確認其在找水途中被流沙掩埋而死,上海市政府追認其為烈士,並舉行了沒有遺體的追悼會。

發現遺體

 2016年1月,一個叫朱明川的法醫在網絡上發文揭開了彭加木之死的真相,而這個真相是由當年辦案的姓鄧的法醫留下的。

鄧法醫的日記詳細記錄了他2006年解剖一具乾屍的前前後後。這具乾屍是2005年4月11日敦煌市七里鎮的一支沙漠考察隊在庫姆塔格沙漠西北部發現的,當時有兩具,因當局懷疑是當年失蹤的彭加木的屍體,所以對外隱瞞只發現一具屍體。

當時,鄧法醫和另一名法醫接到通知後,馬上趕往敦煌,從乾屍身上取下頭髮、骨骼和皮膚帶回北京的實驗室,準備對樣本進行分析。分析完後,他們通過渠道找到了彭加木的親人,希望其能提供DNA樣本,但這過程並不順利。

最終他們拿到了彭加木子女的DNA樣本。經過比對,確認乾屍正是彭加木本人。

絕非自然死亡

 不過,彭加木的死因卻是另有其因,絕非自然死亡,這是因為鄧法醫在乾屍身上發現了屍蠟,而乾屍有屍蠟則非常罕見,這一點最為蹊蹺。

屍蠟多見於浸在水中的屍體,或者埋在潮濕多鈣和鎂的泥土裡的屍體。在那樣的環境下,屍體皮下脂肪會分解出脂肪酸和甘油,脂肪酸和蛋白質分解產物中的氨結合後會形成脂肪酸銨,脂肪酸銨再和水中的鈣、鎂結合形成灰白色蠟狀物質,那就是屍蠟了。

然而,如果彭加木是因為外出找水被流水掩埋而死,他的脂肪一定會完全消失,尤其是乾屍在烈風、強光、高溫的沙漠中待了25年的情況下,也就是說,在這樣的情形下,極少會有屍蠟出現。

當然,鄧法醫指出,雖然屍蠟較乾屍少見,但也會形成屍蠟,其蠟化的變化一般僅見於皮膚及皮下脂肪,因為屍體在蠟化過程中,腐敗大都仍在進行,局部形成屍蠟後,屍體其他組織,尤其是內臟,則大多已毀壞。專家認為,這是因為環境雖然乾燥,但由於屍體一部分已干化,其水分就足以供屍體的另一部分形成屍蠟。

乾屍的形成過程能夠有效地保留某些個人特徵和暴力作用的痕跡(如損傷和索溝等),因此具有一定的法醫學意義。而鄧法醫在彭加木的屍體上就發現了明顯的暴力作用痕跡:乾屍頭部有3處鈍器傷、四肢11處銳器傷、胸、腹、背部有27處銳器傷。若非人已經死了,屍體成了乾屍,那麼凶案現場一定極其血腥恐怖。因此他判斷彭加木是非正常死亡。

 真正的死因

那麼誰是凶手?鄧法醫推斷作案者應是科考隊中成員。有關部門很快安排鄧法醫和存活下來的10名科考隊員見面。

鄧法醫跟他們簡述了乾屍的屍檢結果,以及對案情的分析,他們一聽就慌張了。經過長時間的辯解後,他們知道瞞不住了,這才講出了驚天真相。

根據那10個人的陳述,鄧法醫得知彭加木生前患有兩種癌症,身體虛弱,脾氣壞,為人很固執,跟隊員相處也不好。那時,科考隊的補給已經不夠了,彭加木卻執意繼續深入羅布泊,這是要把大家帶入死亡的境地。科考隊的隊員認為,你患了絕症,活不下去了,可我們還有活路,犯不著跟你尋死。

在當時,科考隊想向軍方求援,可彭加木卻說,用直升機運水,太貴了。直升機飛行一小時,就要花兩千多元(註:這是當時的價格),從附近駐軍基地飛到這裡,來回要好幾個小時,運一趟水得花費國家上萬元資金,我們能不能自力更生,就近找水呢?可是,羅布泊的水比鬼還飄忽不定,今天這個水井有水,明天可能就幹掉了。自然而然,他們按圖索驥,沒有找到水井,其中一個搞水文地質的隊員分析,那一片地方不可能有水,科考隊自此陷入了絕境。

在那樣的環境中,人性往往會受到考驗,人與人的關係也會變得很微妙。彭加木的脾氣不好,跟隊員常吵架,他不要命的冒險行為早已導致他跟隊員積怨很深了。就在1980年6月16日(彭加木失蹤前一天),科考隊在宿營地西面百米處發現了彭加木,當時他全身是血,人已經死了。

殺死彭加木的只能是科考隊中的一個人或者幾個人,但沒有一個人承認。事發後,科考隊成員們掙扎了一個晚上,最後決定隱瞞真相,編造一個謊言來欺騙世人。於是,他們埋掉了屍體,假說見到了腳印等等,這也就是為什麼只有科考隊見過腳印的原因。

至於紙條,那確實是彭加木寫的,這點在後來公開的新聞中都有提及,但也都提到了重要的一點:在確定日期上,彭加木似乎猶豫了一下,最後將16改成了17。其實,是科考隊為了拖延時間及圓謊,他們把16改成了17罷了。

與此同時,他們也沒有追查凶手,而是硬著頭皮將戲演了下去。

 法醫的慨嘆

聽完陳述後的鄧法醫,心情很複雜。對於誰是真正的凶手,鄧法醫的結論是10個人都是凶手。理由就是他們互相維護,而單人犯案的話,在那樣的環境下不可能不被發現,彭加木也有呼救的能力,他被襲擊了,總會發出聲音,宿營地的人一定會察覺。

然而,殺人,固然不對,可是不顧全隊人的安危,這又與殺人何異?在羅布泊那樣的絕境中,補給不夠了,是會死人的,要不是在失蹤案發生後,科考隊發出電報求援,他們都不會得到那250公斤的水。

最終,案子彭加木失蹤案沒有再繼續追查下去。而今日真相的還原在還與彭加木公道的同時,也徹底破壞了其「感動中國人物」的形象。這樣的人物又是誰打造的呢?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6-10-03 11: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