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紐約警局前探長:梁彼得是替罪羊

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撞到警民衝突正嚴重的當口

前警探長特蘭樓(Lou Telano,左)。(蔡溶/大紀元)

人氣: 14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

【大紀元2016年02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華警梁彼得誤殺非裔格利一案,被陪審團裁定梁彼得二級誤殺罪和瀆職罪成立後,兩名退休的資深警官特蘭樓(Lou Telano)和Carl Accettola,昨天(2月16日)到聯成公所發表看法,他們從當年在布碌崙「粉紅屋」政府樓(梁彼得案件事發地點)槍戰的經歷,談到早前全美各地發生的多起警民衝突事件,再到梁彼得案件,認為,梁彼得很不幸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錯誤的行政管理」下,撞到警民衝突正嚴重的當口,成為了替罪羊

特蘭樓(Lou Telano)從60年代加入紐約市警局,一直工作到80年代,現任紐約州退伍警察協會(New York Veteran Police Association)會長。他曾是紐約市最負盛名的偵探之一,在上個世紀70年代曾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任命為紐約市警探長,逮捕辦案量無數。他和拍檔的故事成為熱播電視劇《警界雙雄》的靈感來源。Carl Accettola則是前警局負責政府樓巡邏資源的主管。

在政府樓垂直巡邏充滿危險

特蘭樓說,有一次他與兩名偵探前往「粉紅屋」執行巡邏任務,那裡常有不法分子交易毒品,結果他們遭到槍擊,其中一名非裔偵探被槍擊中。「我對粉紅屋很熟悉,在粉紅屋對面的是松柏屋,很多年來,這兩處是全紐約市謀殺案件最多的政府樓。」

「而垂直巡邏又是最危險的巡邏項目之一,突然你進入黑暗,你可能遭遇躲藏在暗處的歹徒,這些人圍攻、搶劫、販毒、強姦無所不敢,這是存在多年的老問題。」特蘭樓示範說,下樓道時由於一直在轉彎,視線所達有限,你不知道「黑樓道」中隨時會出現怎樣的危險,那種危險的感覺縈繞心頭,但是卻看不清楚危險源,「兩名菜鳥警察,當然會提心吊膽。」

Carl Accettola贊同說,1981~1990年代他監管整個房屋警察局的資源,常和巡警一起到政府樓現場,陪著巡邏,看看他們需要什麼幫助,「為了防止伏擊,巡警的手上常握著槍,因為垂直巡邏很危險。」

警察局管理制度有問題

「我不認為從警察學校畢業的警察實習生能獨自處理(那樣的環境),警察局不應該安排兩個新警察去,這項工作需要技巧。警察局管理制度有問題,以往他們只安排菜鳥警察上街或者到地鐵站巡邏。」特蘭樓說,他自己在曼哈頓下城區長期生活,小時曾在政府樓居住,對政府樓治安情況很清楚。

「4週前兩名警察在做垂直巡邏時被槍襲擊,2月初兩名警察晚上在布朗士區政府樓巡邏時遭伏擊,政府樓巡邏如此危險,陪審團是否了解這些歷史呢?」 特蘭樓不滿的說。

特蘭樓表示,毋庸置疑,梁彼得開槍走火導致格利死亡,「這是一個錯誤,但這是行政錯誤,不是刑事犯罪。任何人都知道,他在黑暗中朝牆壁射了一槍,但是他面前沒有人,他射擊的牆壁面前也沒有人。即使在我那個時代,在危險的環境中,我們都掏槍出來,他犯了錯嗎?他沒有照顧受害者,但那不是謀殺罪,那是行政錯誤。」

「所以按我的經驗,這樣的菜鳥警察被派去巡樓,結果就會這樣。」特蘭樓直言,這是監督警官的失職,把兩個還處在實習期的菜鳥警員配成一組,這個分配方案本身就是有問題的,「這樣的管理制度下,一名警察被迅速『謀殺』了。」

NYPD前探長:警民衝突「替罪羊

特蘭樓進一步指出,格利的女朋友事發後有2分鐘的疑點,「依照我做偵探的經驗,兩人在黑暗中做什麼?我懷疑他們在那裡有其他的原因。她離開場景,然後回來,是否藏毒品或者槍支?在我看來,有2分鐘的折疊間隙(2 minutes laps)存在疑點。」

特蘭樓又說,現在存在著一種縱容的氛圍和仇警言論,這是在他過去的執法生涯中從未遇見過的,警察本來就是個危險的工作,現在會更加危險。他認為,梁彼得很不幸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錯誤的行政管理,以及錯誤的政治氣氛下,成為警民衝突的替罪羊」,一起行政事件因此成為政治事件。

責任編輯:季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