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學區會員協會反對SB1050教育提案

【大紀元2016年04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梁博硅谷報導)菲利蒙聯合學區委員邵陽是加州學區委員會(CSBA)的分支——亞太學區會員協會(APISBMA)九位會員之一。他公布,該協會對加州參議院副主席凱文•迪里昂(Kevin De Leon)和另一位參議員賀南德茲(Ed Hernandez)於4月8日共同提出的SB1050號提案持反對態度。

SB1050號提案又被稱為「大學儲才」提案,主要內容是:如果一所高中的低收入家庭學生(Low-income)、英語非母語學生(English learner)、領養家庭學生(foster youth)占在校學生總數的75%或以上,則加州大學(UC)和州立大學(CSU)須將為所在學區增加發放升學額,並確保升學額被用於此類學生,同時這也是學區獲得州年度財政撥款的條件之一。另外,各公立高中也必須為此類學生,提供更多相關課程和升學輔導。

凱文•迪里昂和賀南德茲是在符合提案照顧條件的聖蓋博高中公布這一提案的,支持者當中,包括聖蓋博市議員、高中校長、學區委員和貧困學生。他們認為,這項提案能夠改善貧困學生升學人數低於一般學生的不公平狀況,增加貧困學生上大學的機會。做為世界第七大經濟體,加州600萬高中生中,有超過一半以上的貧困學生。

學區委員邵陽表示,這個提案的本意也許不錯,但是「因為窮,就比別的學生更容易上大學」,這種看似對貧困學生的「平等」,卻會造成對其他學生的不平等。另外,他從實際操作層面指出,符合提案要求的學區在拿到照顧名額後,不一定會按照同樣標準分配,因而無法確保符合提案要求的學生能夠從這些名額中受益。

邵陽還說,華人學生成績優秀,升學比例很高,而加州華人一半以上屬於富裕階層,這個提案將對華裔學生造成重大影響。

雖然有輿論將SB1050與2014年的SCA5和今年的AB1726相提並論,認為這三個提案都意在限制華裔學生升學人數、將導致華裔升學人數下降,甚至有人驚呼「狼又來了」,但是,SB1050卻在平淡無奇的反應中順利通過4月20日州參議院教育委員會投票,下一步將準備通過州撥款委員會聽證投票。

一位華裔家長在網上評論,SB1050是一個經過仔細包裝、「似是而非的、迷惑性很強的」提案,和AB1726一樣,幾乎都是SCA5的翻版和捲土重來。但是,SB1050的不同之處在於,它不是直接針對族裔,而是選擇了「貧困學生」等特殊背景群體做為切入點,使提案變得不那麼「敏感」。

他分析說,最醒目的是,SB1050的作者之一賀南德茲就是SCA5的發起人之一,這從一個方面證明了提案之間內在的關聯,同時,把「增加特殊背景學生升學人數與獲得州府教育撥款」相綁定,使得這個提案「接近原形畢露的程度」,而提案中同時列入「幫助特殊背景學生完成符合UC 和CSU錄取資格的必要課程」條款,則混淆了K-12階段的「幫助」與上大學的「照顧」之間的本質區別。

這位網友回憶,前年春天SCA5提案之所以遭到華裔強烈反對,就是因為「賀南德茲當時弄的太露骨」,直言「限制亞裔入學比例」。SCA5很快被撤回,當時就有人提示反對者需「保持警惕」,因為「這只是一個短暫的勝利」。

時隔一年,亞裔細分法案AB-1726於今年3月出台。儘管提案作者、加州眾議員邦塔(Rob Bonta)解釋,要求公立教育和健康機構搜集亞太裔詳細信息,是為了更好地分配政府資源、服務弱勢族裔,但該提案仍然被稱為「SCA5的再版」而遭到華裔反對。目前,這項法案也已經通過了州高等教育委員會和健康委員會投票,本週三面臨撥款委員會投票。

「也許提案作者真的認為這種做法很公平,能夠幫助貧困孩子獲得上大學的機會,從社會底層向上流動。」他們說,但是這不過是一種「虛偽的公平」,降低了高等教育的選拔標準,同時也會造成社會機制的紊亂。

相繼出台的三個法案令很多社區人士表示擔憂:「我們不反對幫助弱者提升素質的好意,也歡迎將蛋糕做大,但是差別永遠都存在,所以,真正的公平、對所有人的公平,是任何尺寸的蛋糕都需要確定的標準」。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王洪生

相關新聞
想選擇讀「家庭學校」的硅谷華裔學生
硅谷第七屆全僑迎春揮毫:寫毛筆字  過中國年
反對AB1726 硅谷華裔團體舉行首場大型抗議
加州AB1726提案人面見華人 律師指其迴避問題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恆大債務捆綁中共 引爆金融風暴?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在「勾兌」?
【思想領袖】參議員柯頓:中共對美不宣而戰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為最高法院大法官
【重播】川普賓州「讓美國再次偉大」集會演講
【新聞看點】疫情嚴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