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衿:別跟我談遠方,我要買房

人氣 99

【大紀元2016年05月29日訊】2016年5月12日,我在北京的第13年,終於交了首付,在距離單位80公里外買了人生中第一套房。

簽約回來,辦公室小王說,來,採訪一下,現在心情如何?

我說,安心,激動,幸福。

這個房並不在北京,在天津武清區,我打算下半年就搬過去。

小王歎一口氣,唉,現在北京這個房價,把人都趕到天津去了。

我說,這還高興呢!你以為在天津買房容易呢!

這是實話,不買房,不知買房之苦。踩了多少樓盤,幾夜輾轉反側,欠了多少人情,才當上房奴。

可能有人要說,為甚麼要去武清買房?不買房,不行嗎?

我曾經也這樣想。作為一個名校畢業、並且在當年學院畢業典禮上發過言的「優秀」畢業生,我不關心糧食和蔬菜,我關心理想和遠方,一心要用行動造福世界。

「女孩子嘛,你先要立足腳跟,再去想如何發展。」所有的人都這麼說。我出生於農村的多子女家庭,父母身體不佳,姐姐和弟弟沒有考上大學,生活不安穩。作為家裏的支柱,說實話,我也不敢「裸奔」去追夢。聽人勸,吃飽飯,於是畢業後先去了一家事業單位工作,拿著戶口,掙到工資,再從長計議。

誰知畢業方知「搵食艱難」,理想和現實之間總有十萬八千里的鴻溝。作家夢實現不了,離「成家夢」也越來越遠。稅後工資大概十萬左右,交完房租,扣減生活必需的日用,所剩無幾。幾乎每年都要因各種各樣的原因搬家。

起初,我覺得這些都不算甚麼。

「沒關係,只要肯努力,這些困難都是暫時的。」我對自己說。

「T大畢業的還買不起房?你們都是要住別墅的。」人們這樣說。

「我才不願意只為賺錢去生活。如果奮鬥很多年,還買不起房,我寧願離開北京。」我對自己說。

「照理說,你在北京也不算低收入。將來找個男朋友,又有公積金,兩個人一起還貸款,不是甚麼難事」。人們這樣說。

我都信了。我總覺得,我從一個小山村一路奮鬥來北京,不只是為了謀生的,我是要睜大眼睛看這個世界的。

於是,在我盲目的樂觀中,北京的房價一路飆升。工資沒漲,年齡漲了,男朋友沒找到,合租房越來越不能忍。去年開始,一擲萬金,租了一個單獨的一居室住。

「這樣,我才能更好的讀書、寫作,不必為合租房的糾紛鬧心。父母也能來住一住。」我對自己這樣說。「何況,我三十多歲了,住個一居室的房子,不應該嗎?」

然而,房價飆升,房租也飆升。有文章分析說,房租佔到工資的三分之一就很危險,而這個房租快要漲到我收入的二分之一了。寫文章賺的那點小錢,根本解決不了任何實際問題。我終於還是要面對生活的苟且,開始思考房子到期以後,是要固執地去更遠的地方自己租一居室,還是妥協再去找人合租?

四月的一天,關係極好的一位朋友問我,「姐,你為何不買房?」

我歎一口氣,「買房,是我這樣的人能想的事嗎?」我並沒有多少積蓄。身邊所有買房的人,都是依靠父母的支撐付了首付。

朋友的經濟頭腦比我好太多。

她說,「北京買不了,那就去天津買,河北買啊。」

我從未想過。

她說,河北的房,也是房啊,也還要搶呢。她繼續向我說法,講一個表姐如何年初在河北固安買了房,轉手掙了三十萬。

我心動了。她又說,「你知道嗎,我覺得我之所以生活這麼落魄,就是因為我沒有早兩年買房。收入增長速度根本趕不上房價漲幅的,北京的房價是不可能降的。所以,房子一定是早買早實惠。我現在不去買房,總覺得銀行欠了我幾十萬。」

上網搜搜周邊的房價,在一萬左右,瞬間感覺比北京便宜太多了。好像,咬咬牙也還可以接受。

我說,「可是,我沒有首付啊!」

「借啊」。

她繼續跟我講,「我有個同學,跟你一樣,也是農村出來的。家裏有個弟弟,弟弟要結婚的錢都管她要。但是13年的時候她七湊八湊在燕郊買了房,你看看現在燕郊漲成甚麼樣了。我問她為甚麼要買,她說就是因為她們領導在那裏買了房,自己覺得不會錯,就跟著買。」

她又說,「現在,燕郊已經暴漲了。香河、大廠沒現房了。固安限購了。只有武清是個窪地,你還不趕緊?武清很快也要限購。而且,武清比這幾個地方都方便。京郊幾個高速已經堵死了。武清高鐵二十分鐘到南站,你完全可以住過去。」

於是我們結伴去看房。五點下班出發,五點五十的高鐵,六點半左右到達武清高鐵站附近的一個樓盤。

當天晚上,另一個同事被售樓處的人「圍攻」了。他們向我同事推銷一套高層正南向的兩居室,據說是因為原來買家徵信不好無法貸款才沒有成交。

「只有這一套,過了這個村沒這個店。總共才80多萬,首付才20多萬,去哪裏找這麼好的房啊?」樓盤大地產商,配套好,小區門口有一條河經過。

然而我實在不敢下這個決心。同事跟家裏一通電話,覺得不錯,當晚就交了定金。

回去後我輾轉反側一夜難眠。一是為搶房的速度,這可是快一百萬的資產啊!還要這樣去搶?二是為自己的錯過。還會有這樣好的房源嗎?

第二天我又自己去武清踩盤,下決心再有合適的房一定要出手,絕不可錯過。幾番權衡比較,終於相中了一個樓盤,交了兩萬排卡費,等待開盤。

這個樓盤開兩棟樓,總共一百二三十套房,排號排了兩百多人。買家基本都是北京人、天津人、少部份東北人。一種三四十歲的年輕人,應該是剛需;還有幾個五十多歲的大媽,感覺當年華爾街搶購黃金的一撥人,又來結伴搶房了。因為排卡早,我幸運地在大媽的虎口下「搶」到一套。

搶到了又覺得躊躇。真的要住到天津去嗎?

一位同事說,「我的經歷已經告訴你,在北京,首付沒有50萬是買不到房的。你知道花180萬買一套37平又小又遠又破的房子甚麼心情嗎?」鏈家上看看房源,我立即絕了北京買房的念頭。

簽約當天,又看到售樓小姐在向一位北京客戶介紹樓盤:「您還嫌高鐵貴?高鐵往返北京77塊一天,一個月20個工作日,總共1500多。您在北京花1500多能租甚麼房?群租房的單間!」售樓小姐說,下一次開盤,每平米起碼要漲幾百塊,一套房起碼就是幾千塊出去。

我聽了,感覺自己像中了彩票一樣,暗自為自己當下省了幾千塊,而且長遠來講很有可能省了幾十萬高興。雖然,我背了一百萬的貸款。

借錢不容易。我面皮薄,張不開嘴。更何況,我就像一個長期利潤微薄的企業,在看得見的幾年都無翻身的可能,敢借錢給我的都是錯投在人間的天使。一個朋友跟我講,「你最要緊的是找男朋友,不是買房!」我說,「我擔心的是,兩年之後,如果我仍然沒有男朋友,天津的房我也買不起。這樣的選擇,雖然眼下為難,起碼我有個落腳點。」

從此有了窩,不用再流浪了。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真想得瑟給每一個人。一個已經有房的師兄聽了我的故事蠢蠢欲動,決定去固安考察,買房賺錢。另一個朋友說,你該去買香河的房!香河起碼有劃歸北京的可能,武清絕對不會。我於是在網上看了看,覺得香河確實距離北京更近一點。

然而已經沒有機會了。在房價猛獸面前,有房的人,沒房的人,都不能淡定。

單位一個同事,兩年前在二環內買了個四十平的小房,今年這房居然被劃為學區,賣出去掙了兩百萬。

還有一個同事,三年前花兩百萬買個六十平的房,然而他買的那個區域漲幅不大。聽了別人如何買房賺錢的故事,他一整個下午都沒怎麼講話。
另外一位朋友,在固安買了房,一百多萬,自住,還不是投資,據說以前那個地塊是停屍房。想想我真覺得恐怖,但

他還是買了,說,「這年頭,能買到房就不錯了……」
嗯,能買到就不錯了。

比我早出手的那個朋友,她去交首付時卻被告知要先把錢存到開發商旗下的一個理財產品裡,一個月之後才能轉成房款,簽購房合同。她生氣極了,覺得開發商店大欺客,不想再買,卻為如何討回三萬塊定金與開發商糾纏了很久。她說,心真累。

接下來我的生活重心就是要賺錢,省錢,還錢。還不了錢無顏面對朋友。我決定不吃飯,只吃土。不坐車,只走路。不買衣服,只買布。那天同時看到網上一篇大V的文章,題目是《借錢給你,我特麼有錯嗎》。文中歷數了借錢者如何作惡,討債者如何理虧。這年頭,沒錢的人千難萬難,還要背上道德污點,心裏很不舒服。

但一暢想起每天往返一百六十公里的豪邁場景,又笑逐顏開,心裏忍不住要唱歌。從此不必談遠方,我的房就在遠方。啊,感謝偉大的中國速度,感謝偉大的京津城際快車。從此我將北京上班,天津居住,河北老家,偉大的京津冀一體化中國夢,在我身上率先實現了!祖國萬歲!

文章轉自破土網站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去還是留?脫歐問題讓英國房市起伏
習當局推「營改增」觸及江土地財政遺禍
學者揭大陸地王頻現原因
千禧代問題障礙達拉斯房市進一步發展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財商天下】財政赤字驚人增長 中共防公共風險
【時事軍事】日本三款導彈 對準中共海軍
【馬克時空】澳洲改買美核潛艇 維吉尼亞級核潛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