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歷史會記住《炎黃春秋》

人氣 470

【大紀元2016年07月18日訊】小時候看抗戰片,裡面常有日本鬼子乘天黑搞偷襲的情節。這回的《炎黃春秋》高層突然被集體撤換事件,感覺也像是在搞偷襲。

據《炎黃春秋》創刊人、社長杜導正的女兒杜星向《明報》披露,杜老自從6月初就因血壓升高,一直在北京協和醫院治療。13日,廣電總局一名副局長及已獲聘為《炎黃春秋》新任社長的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賈磊磊曾分別到醫院探望他,期間並無宣佈新的任命,僅僅「含糊透露」了相關消息,對杜說他年紀大該退休了等等。而與此同時,中國藝術研究院即到雜誌社宣佈撤換任命。這不明擺著是趁杜老生病住院之際,對《炎黃春秋》搞突然襲擊嗎!

但讓我佩服的是,在新的這一輪突然而至的打壓面前,《炎黃春秋》上上下下都沒有束手就範,而是奮起抗爭。

2014年12月,《炎黃春秋》曾與中國藝術研究院簽訂了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協議書,約定雜誌社有人事任命權、財務自主權和發稿自主權。如今中國藝術研究院突然擅自撤換《炎黃春秋》高層,並派人強佔《炎黃春秋》辦公室、財務室,控制雜誌社所有財產,這明顯屬於毀約行為。目前《炎黃春秋》已對中國藝術研究院的這一行為提起訴訟,並發表公開聲明強調:全社員工將維護具法律效力的協議書及自身合法權益,拒絕在法院裁決前辦理任何手續。

更讓我敬佩的是,杜老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擲地有聲的表態,寧願停刊也不讓官方改變《炎黃春秋》的敢言風格。針對中國藝術研究院派人強佔《炎黃春秋》辦公室、財務室,甚至帶行李住下,令雜誌社所有財產被控制的行徑,他直言有如文革重來。「財務我們都是獨立的,手裡邊800萬總是有的吧,這個錢都困著,一下子變成它的人了、它的錢了。這是什麼?這是公開的搶劫吧!我就想到文化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樣,你這個單位、你這個頭,他宣佈你是走資派、反動的,我就奪了你的權了。」

杜星則向《明報》表示,《炎黃春秋》全社員工現時十分齊心,將共同進退,「抱著寧可玉碎不為瓦全的信念,通過法律訴訟作最後一博,隨時做好停刊準備」。

照目下的情勢,《炎黃春秋》下一步的去向無非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停刊,一種是換一撥當局指派的人辦,保留《炎黃春秋》的名頭,但內容卻變成《求是》那種套路的。無論是哪一種結局,《炎黃春秋》的生命可以說都結束了。

但毋庸置疑的是,歷史將會記住《炎黃春秋》,記住它為還原真相、傳播常識和啟發民智所做的一切努力!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炎黃春秋》五月號延遲出版內幕被曝光
《炎黃春秋》社長總編輯遭撤換 中宣部禁報導
《炎黃春秋》遭接管後提訴 籲各界緊急關注
炎黃春秋忽被接管 辛子陵:北戴河會前攪局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溫斯坦:疫苗安全和老藥新用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