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人賣有毒玩具 被判四年監禁

從中國進口有毒和假冒商標玩具 前後被沒收33次不改 直到被指控

張君武的親友離開法庭。 (于佩/大紀元)

人氣: 2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于佩紐約報導)住在皇后區的五名華人因為從中國進口玩具,掙了大錢。但最後也因這為這些玩具惹上了一身官司,結果鋃鐺入獄。經過3年的不斷開庭,這場由玩具引發的拉鋸戰終於走到了最後的量刑階段。

涉案的為一家五口,分別是張關君(Guan Jun Zhang,音譯,下同)、張華飛、張君武、張秀蘭和胡承蘭。除了張秀蘭,其他人從2009年開始都住在皇后區的一棟房子裡。

這個案子總共有5家公司被牽扯進去,全部都是張家的家族企業。他們2005年開始從中國進口各式各樣的玩具,如:皮卡丘、憤怒的小鳥、蝙蝠俠、電動小汽車、BB槍等,直到2013年初東窗事發。

為了搭建從中國到紐約的「通道」,他們甚至還專門成立了好幾家公司,包括一家批發公司、兩家玩具公司和三家進出口貿易公司。這幾家公司分別由這5個人做老闆,地址都在皇后區。

在這9年中,他們運送進來的玩具被沒收過33次。其中17次是因為玩具身上被查到了磷苯二甲酸鹽等有毒化學成分;玩具設計有被幼兒吞入的危險;玩具身上有能引發哮喘的微小顆粒等。另外16次是因為玩具上有盜版圖像和虛假商標。

每次發生這種情況,張家人都採用「不抵抗」的方式處理。他們乖乖的在沒收通知單上簽字,對於上面的指責一概接受,並且也不要求退還被沒收的玩具。而之所以有兩家玩具公司捲入,也是因為前一個公司做不下去了,他們為了繼續從中國運送玩具,又成立了第二家玩具公司。

調查人員還在他們美國銀行、國寶銀行的賬戶上查到很多從中國轉賬出來的記錄,每一次轉賬都在1萬美元之內,但是次數驚人。法庭資料上列出的可疑轉賬就有17次之多。

美國消費者產品安全委員會(U.S. Consumer Product Safety Commission,簡稱CPSC)也介入了調查。依照消費者產品安全法(Consumer Product Safety Act,簡稱CPSA),張家人這樣從國內運玩具出來直接賣是違法的,而且玩具又跟兒童的安全直接相關,特別是玩具上還被查出磷苯二甲酸鹽超標。

律師求情 法官指明知故犯

週二(9月27日)上午10點,紐約東區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對其中一名被告量刑。整個審判過程中,法庭內火藥味很濃,被告律師還和法官發生了一場小小的口角。

昨天出庭的是張君武,他三十多歲的樣子,戴著眼鏡,身穿西裝,一早就來到法庭等著。陪他一起來的還有兩名親友。一名是六十多歲的老先生,另一名是三十多歲的女士。他們穿著都很得體。

張君武此前已經認罪,所以此次開庭是量刑。聯邦法官Dora Irizarry首先和他回顧了一下案情,隨後開始和律師、檢方商量刑期,這時,三方出現了爭執。

法官顯然對任何想要降低刑期的訴求都不感興趣,她甚至說:「檢方提供的資料中有『沒有造成身體傷害』的說法,我對這一措辭感到很失望。因為眾所周知,玩具身上的這種化學物質對孩子們是有傷害的。」

而張君武的律師則打起了「溫情牌」,希望能最大限度的減輕當事人的罪名。他態度謙恭、語氣沉重地說:「他只是配合其他人的行動而已。雖然他們幾個人都是親戚,這些公司也確實是家族企業,但張君武在公司中只是個打工的。他沒有辦法拒絕公司的要求。因為他的太太有嚴重的健康問題,沒辦法出去工作。所以他就必須得負擔起養家的責任。他的太太今天也來到現場了。」

法官抬眼看了一眼旁聽席的女士,沒有說話。律師繼續說:「他服刑完還要繼續養家。但是他之前認的罪名太大了,違反的是聯邦法律。雖然他是美國公民,不至於被驅逐出境。但這也會對他找工作產生影響。」律師請求法官將張君武的罪名降低一些。這時,坐在律師旁邊的張君武默默的用手擦了擦眼淚。

法官最後問張君武有沒有什麼要說的。他說:「我現在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我會盡量回饋這個社會。」律師回頭低聲提醒,他趕緊補上:「我會為我所作的一切負責。」

法官聽後思考了一下,然後提到張君武之前遞交的一份聲明中稱自己不知道玩具有害,但法官認為他沒有說實話:「之前的玩具公司因此倒閉了,他們甚至重新創建新的公司。這是明知道玩具有問題,還費盡心思繼續幹。」

律師一聽趕緊起來解釋,但法官不買賬。兩人來來回回辯解了十幾分鐘,過程中火藥味很濃。最後,法官抬高聲音說:「我已經不知道怎麼才能跟你說清楚了!」律師表情難看的小聲說:「我也是!」

法官沒有繼續再跟律師糾纏,而是轉向張君武。她說:「希望你能夠理解法庭這個艱難的決定。」最後,她給張確定4年的監禁。

坐在旁聽席第一排的女士臉色蒼白,勉強的向翻譯致謝,然後用雙手擦眼淚。而一起來的老先生在庭審過程中,一直在嘆氣。聽到這個宣判後,他起身就離開了法庭,再也沒有回來。◇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