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近百工人市政府討薪遭強制驅散

人氣 2431

【大紀元2017年01月21日訊】臨近年關, 廈門市近百名農民工自本週一起,一連三日到廈門市信訪局、勞動局上訪,要求政府出面解決公司拖欠工人薪金的問題,雖然兩個部門均承諾安排勞務公司發放工資,但一直未能兌現。無奈之下,本週四起,工人們開始轉而聚集在廈門市政府大門外,要求市政府敦促勞動局履行之前的承諾,但遭到警察強制驅散。

工人陸先生週五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稱,他們的維權已經進入第五天。儘管勞動局和信訪局表示已經安排勞務公司立即發還欠薪,可是等了多天也沒有落實,於是轉而聚集在廈門市政府大門外,希望市政府敦促解決問題,誰料遭到警方強制驅散:「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了,昨天我們實在是沒辦法了到市政府門口討說法,被警方強制驅離。他們強制驅散我們的時候有些工人不肯走,被警方壓著、推著、拉拉扯扯,我們工友還是在保持一定程度的克制。我們的小工頭被他們押走了,脖子上都被扯紅了。前一天我滯留在市政府門口不走的時候,也被他們強制架到了信訪辦。」

陸先生感歎這幾天的討薪維權遭到重重限制:「政府它有很多限制,不讓在市政府門口聚集,不讓在信訪辦滯留,不允許打橫幅,不允許喊口號,基本上維權的一切活動都是限制的,都是犯法的。」

記者:「一共被拖欠了大概多少錢?」

陸先生:「我們這邊有60多個人只有半個月的,但有的人不是半個月,有的之前沒結清的拖著一個月兩個月的都有。」

據稱,該工程的建設單位為信和房地產集團公司,由北京港源裝飾公司承接,後又分包給安微春國勞務公司。陸先生指,他們一開始向勞務公司討薪時,卻遭到了威脅:「討薪應該向春和勞務公司討薪。之前我們去討薪他們說我們挑釁,說把門關起來一個都不准出去,要叫一些人過來打我們,積怨太深了。現在情況就是說先把油漆工跟瓦工的工資發掉,我們是木工,他要把我們拖到最後,我不知道他們是真沒錢還是假沒錢。」

據瞭解,在中國的建築行業裡,開發商、施工方、勞務公司、包工頭、農民工之間一環扣一環,如果有一方資金鏈斷裂,最底層的農民工就是最大受害者。

記者就此致電廈門市政府,但接線人員稱不知道外面有人聚集請願。

記者:「有很多工人在市政府外討薪你們知道嗎?」

市政府接線人員:「我不知道我在值班室值班。」

而廈門市信訪局的值班人員在得知記者身份後拒絕接受採訪。

陸先生指,當局一直回應說明天就給,但一直沒有下文:「信訪局第一天、第二天就說讓公司負責人過來把我們領回去,明天肯定給我們。第一天說明天給,第二天也說明天給,第三天還說明天給,結果一直沒給。第三天的時候晚上我們就留在市政府門口,勞動局有人過去了,說明天早上9點一定給你們,昨天呆到9:30分還沒給,還說勞動局、信訪局上班的時候你可以呆在那裏,但是他們下班了就把我們趕出來了。勞動局跟信訪局不重視這個事情,那麼我們繼續滯留在政府門口。」

記者又向廈門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查詢,一名參與調解的負責人指,監察員還在協調,記者又追問政府為何言而無信,對方則指工人若不滿只能去法院申請立案。

參與調解的負責人:「我們這邊的監察員有去那邊協調,有蠻多人。」

記者:「你們一直說明天給明天給,但到底甚麼時候給?」

參與調解的負責人:「這個勞務公司來發還是港源裝飾公司來墊發,反正他們兩家公司一定要溝通好。」

記者:「但是他們一直在拖有甚麼辦法呢?」

參與調解的負責人:「所以說就建議申請勞動仲裁,但走法律程序肯定要時間,第一個就是勞動監察,第二個就是勞動仲裁。」

但有工人指,打官司至少要好幾個月,他們都急著回家過年,時間耗不起,且包括交通費、住宿費、伙食費、誤工費等加起來的法律維權成本也是一筆大的開銷。

--轉自自由亞洲廣播電台

責任編輯:洪寧

相關新聞
橫河:劫運鈔車和全家自殺折射了什麼
陜西百餘礦工討血汗錢 兩年無果
河南各縣城掀起教師維權討薪潮
大陸教師維權不斷 湖南秋後算帳 兩老師絕食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永遠不要社會主義
【遠見快評】證人揭拜登家勾結中共 衝擊其陣營
【新聞看點】中共密謀顛覆美國 對美媒操控公開
【拍案驚奇】中共獵狐FBI跟蹤 台海準戰爭狀態?
【西岸觀察】川普政府內鬼現身 拜登陣營分裂
【羅廚尋味】椒鹽魚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