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給孩子一個快樂童年

作者:清芷

童年,影響著一個人的性格、人生觀、價值觀。(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443
【字號】    
   標籤: tags: , ,

去年,我在一家長托性質的託管機構當老師,學生白天到學校上學,放學後就回到托管的地方,吃住、課後學習都在那裡,週末回家。託管負責人告訴我,這些孩子基本都是家裡做生意或者二胎,家長顧不過來才送去的。

小徐是個四年級的男生,從上幼稚園開始就在那裡住。有一天,我給他檢查作文,發現他語言描述的很完整,但是卻一點童趣都沒有,便問他為什麼沒有想像力,小徐像個小大人一樣歎了一口氣說:「我從小就被困在這裡,能有什麼想像力?」我聽了心裡酸酸的,覺得小徐很可憐。

在越來越多的接觸中,我發現小徐是個多才多藝、很有想法的孩子,不但擅長畫畫, 也擅長音樂,樂感很好。他非常願意跟我談論音樂方面的話題,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喜 歡beyond樂隊,他告訴我長大了也想組建一個樂隊,正說在興致上,託管負責人突然走過來劈頭蓋臉地訓斥他一頓,問他不好好學習亂講什麼話。

我看見小徐的眼淚在眼睛裡轉,他的作業已經寫完,我留的課後作業也都完成,便跟負責人說:「我讓他休息的。」負責人告訴我這樣不行,於是又找了一張數學卷子讓小徐做,這才滿意地走開。

但是,那樣的做法讓小徐有了逆反心理,好幾天不好好寫作業。有一天,小徐跟我說,跟我談論夢想的時候很快樂,可是這種快樂也要被剝奪,有點無奈。我告訴他,有夢想很好,但是學生也要好好寫作業,好好學習,一個認真的人會更有能力去追逐夢想,小徐聽進去了。

事後,我跟負責人溝通了許久,想為孩子們爭取一些自由的自主時間,但是始終沒有成功。在中國這個相對閉塞的小城市裡,題海戰術已深入骨髓。

我外甥也是小學四年級,三點放學後去家附近的託管機構,在那裡寫作業每天幾乎都要寫到晚上八點半,語文、數學、英語各科作業卷子最少各一張,多的時候五六張,都是那種兩張A4紙那麼大的卷子,正反兩面,還不算其他的抄寫、背誦等。在我的印象裡,外甥好像什麼時候都在寫作業,妹夫沒有耐心,每次看他寫得慢都要罵他,我發現隨著年齡的增長,外甥的笑容越來越少了。有一天,外甥告訴我,生活真沒意思 ,我驚訝得說不出話。

作為一個課後培訓老師,我深深地同情這些孩子。在這幾年的教學過程中,我也深深地感到中國教育的無奈。這些無奈,來自學校、來自家長、來自學生。有些感觸,只能體會,無法言說。

有的家長問我,怎麼樣能把作文寫好,問我小時候是怎麼學的,我說我並沒有刻意的學什麼,我只記得我小時候走遍了家鄉的山山水水,我看過那漫山遍野的粉色映山紅,聞過夏夜裡黃色夜來香的香味;我在河邊撿過鵝卵石,仔細地觀察過上面的每一條紋路;我曾有幾個厚厚的筆記本,裡面都是我撿來的各種各樣的葉子、昆蟲標本;我放學後用半個小時或者是四十分鐘寫完作業,然後就一直在外面玩,直到媽媽喊我回家吃飯。

我父母喜歡讀書,這樣的氛圍薰染著我,所以我也喜歡讀書。我在小學就讀完了很多世界名著,都是我自願的,從沒有任何一個人逼著我讀書;我甚至嫌借書證一個月只能借兩本書不夠看,而跟管理員阿姨商量多借幾本,我時常陶醉在那些精彩的童話故事裡,那對我來說是一種莫大的享受。

那些童年的美好記憶對我的寫作有很大幫助,有朋友說我寫景物方面的文章文筆特別美,其實我想說,並不是我的文筆美,而是在我最美好的年紀,看到了最美好的景物,從而獲得了最美好的感受,那種感受是貫穿一生的。每當我迷失了的時候,抬頭望一眼星空,便能想起兒時仰望蒼宇的眼睛;聞一聞青草,便能想起曾經在大自然裡奔跑的身影,快樂無憂的童年總能幫助我在滾滾紅塵中尋到那個最初的自己,拾起初心,從容前行。

童年,影響著一個人的性格、人生觀、價值觀,很難想像現在的孩子長大後會是什麼樣子,本來應該在最快樂的年代卻被困在籠裡,長大以後他們還會有快樂的能力嗎?

曾經有一次,窗外電閃雷鳴,幾個男孩頂著懼怕也要趴在窗臺上瞪著眼睛仔細地看著,他們嚮往自然的眼睛令我心疼。多想說,還給孩子們一個正常的、快樂的童年吧!@#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神韻世界藝術團4月26日晚在蒙彼利埃市科琿會議中心(Le Corum Montpellier)的第二場演出,再一次帶給觀眾們無限的驚喜。神韻演員展現純正的傳統文化的內涵,深深地打動了觀眾的心。其中有很多是對中國文化情有獨鐘的觀眾。
  • 美,不是物質事物。美,無法複製。美,是觀看者心中的愉悅感。偉大的藝術家不是重現自然,而是藉由去蕪存菁,表現自然帶給他的最重要感受。
  • 地上的石子是否曾引起過你的注意,讓你在匆匆的生活中止步,想像它們如果有一副面龐,會是什麼樣子?
  • 無論何時回到這裡,我總會發現這城市的懦弱,沒有骨氣,無法承受任何的改變,不管是季節、熱氣、酷寒,或者—尤其是—暴風雨。
  • 小田修煉法輪功二十來年。期間曾被抓、被打、被拘、被關進洗腦班,風風雨雨走到今天。沒變的是他對法輪大法堅如磐石的信仰,而改變的是他周圍的環境和人。
  • 透過缺憾的試煉,讓我們知道,生命的潛能有多深;透過缺憾的重擔,讓我們知道,生命的耐力有多大;透過缺憾的痛苦,讓我們知道,生命的韌性有多強。缺憾的另一面,原來是要告訴我們:生命的內涵深厚、寬廣啊!
  • 在比薩,在米蘭,我都覺得很自在,有時甚至很快樂。但回到我生長的這個地方,我總是擔心會有不可預期的事情發生,讓我再也無法逃脫,讓我所獲得的一切都被奪走。
  • 物質豐富的年代,我們能提供給孩子的選擇越來越多:數不過來的玩具、穿不完的衣服、吃不完的美食等等。然而孩子的快樂幸福,會因為選擇更多而更快樂嗎?實驗證明,選擇越多,孩子可能越不快樂。選擇越多,孩子的專注力可能越低。能少即少,儘量精簡,可滿足實際需要即可。
  • 她的羊角辮在肩膀上像兩條泥鰍,活奔亂跳。喜饒多吉說,根秋青措誕生在戈麥高地,兩歲時到德格縣城來治病,住在喜饒多吉家,病癒之後,她拒絕再回戈麥高地,於是,喜饒多吉一家就收養了她。現在,她的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有關草原的痕跡。
  • 遠房親戚?結婚那天,酒店門前車水馬龍,媽媽問我:坐在角落裡,像兩個要飯模樣的人是誰?我看過去的時候,有個老頭正盯著我,旁邊還有個老太太,發現我看著他們時趕忙低下頭。我不認識他們,但他們看起來也不像要飯的,衣服是新的連折印都看得出來。媽說像要飯的是因為他們佝僂著身子,老太太的身邊倚了根拐杖的緣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