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億名畫要不回 中行下崗職工的辛酸路

人氣 5095

【大紀元2017年03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前中國銀行北京市分行職工宋軍,近日向媒體投訴,在他所負責的美術協會項目上借來的名畫,在美協封停後,被扣留了1800幅,價值逾10億,他向單位要求取回,總是要他等著或去走訪。10幾年來他經歷了被下崗拆遷安置房被拿走,在訴訟與漂泊中艱困的過日子。他要求中行歸還屬於他的物品,並且公開向他道歉。

價值不斐畫作被留置

宋軍,1987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1989年被調入中國銀行北京市分行,1993年,因單位開不出工資來,將他調派到分行美術協會,擔任美協常務理事兼副秘書長,其主要任務是與美術界溝通聯繫。

宋軍告訴大紀元記者,美協設在中山公園蘭花室,當初他父親為了讓兒子工作順利,拿了五萬元協助美協成立,裡面一些藝術相關的書籍、物品都是他們家提供的。

被留置的畫作多為清朝至近代的畫家作品。(宋軍提供)
被留置的畫作多為清朝至近代的畫家作品,以及宋軍的創作。(宋軍提供)

1994年,美術協會正式對外開展美術聯誼活動,共收存了3000多張畫作,這些畫作都是宋軍向友人借來的。1995年5月,美協由中國銀行北京市分行工會辦副主任聶翰接管並封停,宋軍離開了美協,當時還有畫作1800幅、繪畫用具、紙張、美術資料等,都被要求留下,由分行保管。

中行分行人事處與工會給出的證明。(宋軍提供)
中行分行人事處與工會給出的證明。(宋軍提供)

此後,宋軍一直向中國銀行總行及北京分行,追討被扣押的這些物品,未果。2002年4月,經過48天的調查後,分行人事處與工會給出「確有其事」的明確結論,但並未返還。

8月,總行再次核實案件,總行副行長張燕玲簽閱,總行檔《批復關於宋軍個人物品返還的通知》下發分行執行。但分行還是未將屬於宋軍的物品歸還。

中國銀行總行行長簽具的留置物品簽根。(宋軍提供)
中國銀行總行行長簽具的留置物品簽根。(宋軍提供)

記者:「分行為何一直不返還你的物品?」

宋軍:「這些畫作從清朝到近代都有,有很多是齊白石名畫,這些畫價值10幾億,這些古畫都被他們分了。」

記者:「這些畫很多是跟朋友借來的?他們沒跟你要回嗎?」

宋軍:「是,我那些朋友都是很好的朋友,他們都知道我的處境,知道是一個組織在迫害我,他們都不為難我,都說能活著就好,但還是要幫他們要回來。」

屢遭搶劫又失一切待遇 被迫撿菜過活

2003年,面對調查專案組彙集而至的證據,總行行長謝志勇意外發現時任北京分行行長牛忠光的犯罪證據,這些證據涉及150億的死帳,50多億黑帳和19.7億的無底檔帳目。謝志勇準備上交材料,要宋軍簽字和出面做證,並允諾恢復他的工作,安置家人住上房改商品房,退還個人物品,補發8年所欠工資待遇,過了「十一」就回去上班。

不料,謝志勇在9月底突然因病去世,所有證據都是在行長辦公室內由辦公室主任王磊保管,退物工作也就此停止。

「十一」過後,領導警告宋軍,不得外洩涉及金融和單位內部的機密,不能舉報,不能上訪,不要給組織添亂,違反將後果自負,回家等候,一切聽組織安排。

宋軍:「他們說:『只要拘你一天就行,就可以給你開除了』。」

2000年國務院房改政策執行,中國銀行收走了宋軍家住的私房承租房,2004年又收走公租承租房,中國銀行指定他住進海澱區潘莊中國銀行總行宿舍,在潘莊10號樓1門6層安置全家人,在這裡等候下一步安置,並等候中行退還扣押的財物。

然而,2006年中國銀行取消了潘莊「中國銀行總行宿舍」名稱。原本的國天物業解散,改由首佳物業管理,自此,物業管理公司每換一個經理就來我家拉一些值錢的東西走,就這樣,宋軍家已經遭遇過21次被搶、砸門、打人等可怕經歷,家中所有值錢的東西石料木頭,工藝品和工具等都被搶完了,最後被拉走的是一個紫檀木。而原本的宿舍安置房在改版後,也成為日後起訴宋軍侵占宿舍的理由。

宋軍:「每次來搶東西我都報警,警車來了就把我拉去警察局,21次都是同一個警察。我問他:『我犯了甚麼法你要拉我?』警察說我違反社會治安,我說,我在家裡脫衣洗澡是犯了哪條社會治安?」

宋軍還說:「警察每次都拘不到24小時就把我給放了,他們(警察)說中行給的錢太少,沒辦法做成一個案。所以每次抓了就放抓了就放。」

2005年中行推行4050工程,要求宋軍自謀就業。2007年中行改制中行公司,沒有讓宋軍簽訂中行公司的勞動合同。不在新運營體制內,一切待遇都沒有,也不恢復工作,不給生活低保,宋軍開始從超市撿菜生活。

購房款被冒領 購房權被侵吞

2010年6月,宋軍發現原為美協所有的硯臺存放在分行公司大樓內。宋軍說,「這硯台是我和我父親共同製作的一個大硯台。我想取回,被中行雇用的黑物業的人從樓上抬到一樓扔到馬路上,把我的胳膊、腰骨都摔傷了。」

宋軍與父親製作的大硯台。(宋軍提供)
宋軍與父親製作的大硯台。(宋軍提供)

7月1日,分行不再有行政處理安排,也就是說不再回應宋軍的訴求。「走訪10年也不還,要拿回來說你等著,現在說過時效了。」宋軍無奈地說。

2012年中行總公司田國立以侵占宿舍為由起訴宋軍,要他繳交房租每月9000元,共計約合30多萬元按照法院判決的執行。這過程中讓宋軍得知了,原來他在海澱區277號拆遷房的購房款被冒領,取款人姓名和收款單位是中國銀行。就這樣,16年來宋家的購房款被冒領,購房權被侵吞。他說,「我是北京落地戶,現在連戶口也無地可落。」

宋軍表示,「這些親身經歷的事情歷歷在目,經歷讓我成熟了,歲月摧碎我的家庭,催老了我的人生,我父親和母親也在中行要回安置房後同一年相繼去世,妻子也在10年前精神分裂了。」

在一聯串迫害中,有警察、法官都曾勸他快逃,說你這年紀保命要緊啊,就這樣他連夜買了車票逃離了北京,從此開始了漂泊的人生。他投書媒體,希望能幫他發聲,讓中行歸還他的住房、退還他個人物品、保障宋軍一家不再被政治迫害,並給予精神損失賠償,同時以書面形式向他道歉。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強制拆遷是對文明社會的犯罪”
社會公共利益與強制拆遷
煙台「歷史文化街區」拆遷案代理詞
福州當局200億元項目狂拆遷 賠償低民怨沸騰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