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陳宗漢回鄉創業 投身玻璃藝術發展

《君子之花》彩金烤漆以雕刻方式的變化,再上彩金後加以背景烤漆,結合五片玻璃成為立體狀。(楊秋蓮/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楊秋蓮台灣高雄報導)玻璃器物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已經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其具有美觀、耐用的特色外,並持有久遠的使用歷史。現今隨著文創產業的發展,民眾亦隨著視野的拓展,培養對工藝文創藝術的鑑賞。因此工藝家們在豐富巧思創製下,將平凡冰冷的玻璃,幻化成身價不凡的藝術品,進而躍上國際舞台。

隱於林野、藏身於高雄觀音山下的邑昌藝術玻璃設計公司,只要走近即可發覺一個特大的門牌,這是由公司負責人陳宗漢所設計,公司裡隨處可見到一般的玻璃,但是當走進2樓時,眼前上百種玻璃工藝品,令人見了愛不釋手。

原是平凡、冰冷的玻璃,經由陳宗漢精心細巧的創作後,似乎賦予生命力般的栩栩如生。「一個藝術玻璃的製造,除了要有精湛與前衛的眼光外,還必須要有一個不怕挫敗的信念。」陳宗漢說,自己除了秉持著對於藝術創作的熱情外,也以專業及普及化為目標,希望將藝術玻璃帶入民眾居家生活,讓更多人愛上玻璃藝術

業務員跨界轉行 不入此行不知其苦

陳宗漢表示,自己20幾年前本是一家出版社的業務員,因推銷書籍結識一名玻璃裝潢業者,因此人生旅程重新安排,轉行跨入生命中從沒想過的玻璃業。他說:「早期建築業跟鋁門窗是結合,體力耗費過多,一層14樓的建築,玻璃必需7人在一天內搬完,下班後雙腳不聽使喚的直抖,那時才知道人家所說的『玻璃牛』的意思。」

陳宗漢從玻璃搬運工基層作起,從中學習到技術層面的加工,漸漸的了解玻璃多層面的用途。「當時大舅子也是作玻璃噴砂加工,28歲與大舅子一起創業後,逐步接觸到玻璃切割、加工技術,此時才真正認識到藝術玻璃與加工玻璃的區別。」最後才投入藝術玻璃設計這行,而成為藝術玻璃工藝者。

「不入此行,不知其苦,剛開始學習時非常的痛苦,那時從學窯燒玻璃開始,雖有老師指導,不過一切還是要靠自己摸索。」早期藝術玻璃的資訊是封閉的,顯少有可借鑑的資料與訊息,「所以要靠自己的常識去突破技法,雖然過程難免不斷的失敗,但也讓自己吸起經驗,在失敗與經驗中累積了新的思考與創意,也呈現出較多元的作品。」陳宗漢說。

為了讓燒窯作品更方便與提升技術,陳宗漢買了一臺窯爐,從300度到600度前後大約燒了一年時間,從中不斷的嘗試與失敗,才知原來在燒玻璃時要用隔離粉。「早期的隔離粉要靠進口,在台灣不易取得。」為求得作品顏質提升,他於是四處尋找隔離粉,但是怎麼找都無法尋其蹤跡。

而後陳宗漢思考如何有其替代物的方式,當靈光一閃,即從陶藝工藝材料裡找代替物。他說:「玻璃跟陶藝是親兄弟,兩者都要燒窯,陶藝的表面需要運用到釉,而釉的本身屬於玻璃材質,經由實驗是可使用的,但燒出來的效果並不完美;後來隔離粉也靠一家進口貿易公司而取得。」

夫妻同心 泥土也能成金

行事低調的陳宗漢,抱著堅持玻璃藝術設計的熱情,他在不斷的重覆失敗的過程中,磨練出他對藝術玻璃打死不退的感情。1999年,在一切未準備完善的情況下,夫妻倆帶著破釜沉舟的勇氣回到故鄉旗山創業。

陳宗漢說,近20年來的創業路上,也曾遇到發生挫敗是因為自己急於開發新產品,便一直投入購買設備與材料,在資金準備不足的情況下,造成週轉不靈,公司陷入停擺,也曾一度想放棄夢想。後來夫妻倆重新思考、評估後,放下身段,跟著展售團體四處擺攤,因而逐漸打響知名度,吸引許多建築師與業者主動與他們合作。

「夫妻共同創業,雙方扶持與鼓勵是非常重要。」陳宗漢認為,夫妻兩人若一起工作容易產生摩擦,因此採分工合作的方式,太太處理行政方面的事務跟客戶洽構圖等事宜,在技術面的部分則由他負責。「我們相處之道最眾要的是尊重,盡量不把工作的氣帶回家,或許這也是工作上的一種調味劑。」

陳宗漢與郭秋蘭近20年的玻璃藝術創作,越挫越勇累積的失敗經驗中,再度凌駕黑暗往上爬的精神。(楊秋蓮/大紀元)

陳太太在一旁則笑稱,「先生與我相互配合,我包前半段的工作,如玻璃繪圖跟設計等全部完成後,再由先生接手雕刻、彩繪、噴彩等。」陳太太還說,夫妻同心,泥土也能成金;雖然在作品理念上有時會跟先生有所不同,常常各持己見爭執不下,最後兩人冷靜後,各退一步找出一個中庸之道。這樣所創作出來的藝術品,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更有獨特性。

台灣最大優勢不在產能 而在文創

專研冷加工玻璃藝術十多年的陳宗漢,克服傳統設計,在玻璃藝術的領域中找到一個確切的理想與目標,進而積極從事回饋鄉里、帶動地方文化、參與展覽、推廣玻璃藝術教學等活動。而民眾對藝術玻璃的加工製作有不清楚之處,陳宗漢也稍作解說,「玻璃加工有熱加工與冷加工,熱加工是常看到用一根鐵棒,把玻璃漿取出後做吹製,稱為坩鍋。還有一種用噴燈,直接用玻璃棒塑形,稱為熱塑。另外,市面上所見到的琉璃則用玻璃塊直接用脫蠟,高溫處理後融化塑形,這些需要經過高溫加工的玻璃,稱之為熱工玻璃。所以冷工技法多用於建材,而熱工技法則用於藝術品上。」

為了讓玻璃技術得以繼續萌芽、傳承,陳宗漢不藏私的將多年研發、獨創技術教給學生,他說:「技術層面的東西要學是學不完的,既然要將技術傳承,心一定要廣、要放,相對的,學生的反饋也能讓自己的技術更上層樓。」他發覺很多學生在創作上有很多豐富的概念,是令人無法想像的,但可惜的是他們對玻璃的材質、技法並不清楚,相對造成實行上的困難。因此他也經常鼓勵學生,無論學什麼工藝或技術,一定要把其學到專精。

陳宗漢老師教學生認識噴沙雕刻的課程。(琉創工園提供)

台灣的玻璃加工最早發源於新竹,因為當地具玻璃產業所需的兩大原料─瓦斯與矽砂,在日治時期即發展成玻璃產業的重地,也是玻璃造型藝術產品產出最多之地。而新竹玻璃工藝博物館則為工藝家們的一個平臺;陳宗漢於2006將年兩件作品送去玻工館參賽,其中所參展的作品《逐夢》拔得頭籌,「這件作品在創作時,心想每個人都有追逐夢想的想法,所以用立體的人頭當造型來創作,現在還放在玻工館的二樓典藏館作常態展出。」

《逐夢》每個人都有追逐夢想的想法,以立體的人頭的造型為創作,2006於玻工館參賽拔得頭籌,目前展於玻工館的二樓典藏館做常態展出。(琉創工園提供)

陳宗漢將藝術玻璃扎根於南部,希望南台灣的玻璃工藝能蓬勃發展,讓民眾進一步認同玻璃工藝,並成為這項產業的助力。他也以多年在玻璃工藝的經驗,對產業前景提出自己的看法,「台灣最大優勢不在產能,而在文創。台灣各種產業想長時間發展,一定要從文創方面著手,做專屬台灣的東西。」相信玻璃產業不僅能在玻璃藝術方面發光發熱,也能成為再度接軌國際軟實力藝術工藝。◇

責任編輯:葉琴

《玫瑰花》的設計以敲邊玻璃拋光後,結合各種不同的肌里與雕刻做出不同層次的感覺。(楊秋蓮/大紀元)
地球核心,以世界地圖為設計將台灣抽出放大,立足台灣放眼世界。(楊秋蓮/大紀元)
燈罩以資源回收的技術加工形成。(楊秋蓮/大紀元)
《幸福在蔓延》,結合鍛鐵與彩色平板玻璃,做成心型圖案,有兩隻彩蝶駐足於上方,濃情相守。(琉創工園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新竹市文化局所規劃,配合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大館牽小館巡演計畫」,於10月01日至10月26日在嘉義市交趾陶館展出的「玻藝傳情—新竹市玻璃工藝博物館巡迴展」,為嘉義鄉親大開眼界。
  • 台北愛樂執行「愛樂種子Sistema Taiwan」計畫,扶助全台各地育幼院及弱勢孩童學音樂,希望孩子接觸與學習音樂,讓這些生命曲折的孩子們,心靈有所依靠,逆境向上。
  • 2016新竹市國際玻璃藝術節即將於9月初登場,為整合在地產業及整備地方文創聚落,「湖畔料亭文創區」8月起13家文創業者先行進駐,歡迎民眾來體驗日式建築裡的文創新活力。
  • 「2016新竹市國際玻璃藝術節」即將於9月3日至10月10日盛大展開,新竹市文化局於活動前特地舉辦「彩繪晶彩生活-藝術體驗工作坊」,由日本藝術家 上原一明老師指導新竹的家庭在玻璃球上彩繪出新竹在地的生活記憶。
  • 「2016新竹市國際玻璃藝術節」將於9月3日起至10月10日在新竹公園盛大登場,市長林智堅25日上午偕同文化局長廖志堅及多位藝術家,在台北市長官邸召開記者會,邀請全國民眾探訪新竹體會玻璃藝術創作之美。
  • 慶祝新竹公園百年慶,「2016新竹市國際玻璃藝術節」將於9月3日盛大開幕,邀請國內外近百位知名玻璃藝術家、展出200多件精美藝品。
  • 台北愛樂執行「愛樂種子ST計畫」,扶助弱勢孩童學音樂,希望讓生命曲折的孩子們,心靈有所依靠,逆境向上。企業並贊助國家音樂廳門票,讓孩子有機會聆聽古典音樂。
  • 台中豪宅建商精銳建設對台灣藝術界支持一向不遺餘力,本月在南屯建案「精銳藝博匯」的公設展出台灣藝術大學的袖珍雕塑作品;台藝大雕塑系主任王國憲表示,該合作能鼓勵收藏家、畫廊和創作者,一舉數得。
  • 「2017新竹市玻璃藝術家聯展」暨「藝‧器‧用‧飾-馬婉珊玻璃創作展」,即日起至3月26日在新竹市文化局玻璃工藝博物館展出。邀請52位在地及新銳玻璃藝術家馬婉珊聯袂展出一百多件玻璃藝品,希望藉由藝術家的思維,讓民眾貼近玻璃藝術領受不一樣的藝術氛圍。
  • 貝克(Brenna Baker)是美國一名玻璃吹製藝術家,擅長以這種方法製作各式玻璃手工藝品,舉凡觀賞用的裝飾品或具實用價值的器皿,她都能「手到擒來」。而她製作玻璃手工藝品的過程,猶如賦予玻璃生命力的魔術,讓人看了覺得很療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