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成長在田園

作者:周鑫雨

煥發綠色生機的草坪。(周鑫雨提供)

  人氣: 68
【字號】    
   標籤: tags: ,

熱。估計這是現在居住在北半球的人的一致感覺。如果在這麼熱的天還要幹「農活」,那就可以很好地體悟那首最著名古詩中的意境:汗滴禾下土了。

其實冒汗最多的還是我先生,畢竟他農活幹得更多。所謂農活,就是打理我們買的房子的前後院的樹木花草。我們住在一個地廣人稀房價便宜的州,拿出多年的儲蓄,又向銀行貸款,我和先生終於在一張叫作「地契」的東西上面簽上自己的名字。算來算去,我們的房子加上地充其量只有0.15英畝,換成中國畝,這麼點地勉強湊合著可以算作一畝。

當初找房介,先生看了5個月也沒定下來,覺得這個也好,那個也不錯;同時呢這個也有不足,那個也有不足。

看中這所房子是在三月初,一個美麗的初春。在依然些微寒冷的上午,猛然進入一個收拾得乾乾淨淨的溫暖的房子,拱形的大客廳裡,三扇大窗戶撒下溫暖充足的陽光,透過窗戶看到後院草坪開始煥發綠色生機,一個靜靜的小湖,清澈的湖水倒映著白雲,幾隻野鴨悠閒地游蕩……先生立刻被迷住了,當場拍板情定此屋。然後興沖沖地跑回來說他終於看中了一處房子,如何如何完美,如何如何好,價格也不貴。

又花了昂貴的價錢換地毯換房頂,辛苦收拾搬家,我們終於住進了自己的房子。然後,才發現要幹的事多了:比過去多個衛生間,更大面積的地毯、地板,再加上洗碗做飯,想偷懶都不行的。

儘管如此,我們倆閒暇時欣賞著院子裡錯落有致的灌木群,一兩株矮矮的美麗昂貴的日本紅楓,大大小小的松樹,牆邊是花花草草,配上綠色大草坪,好不得意。照了照片四處發給親朋好友,贏得一片羨慕嫉妒的讚嘆,猛然發現要打點起園子來是那麼地費功夫。

14df8e25fec977e6_ttl7day3kD________2
院子裡錯落有致的灌木群。(周鑫雨提供)

「辛勤的園丁」這話真的不假。梨樹、櫻花樹,海棠等等,秋天要不停地掃落葉,夏天裡雜草瘋長,非常難清理。每年都是又要撒木屑,又鋪油氈,而雜草藤蔓還總是不知趣地長出來而且蔓延迅速,占領花草樹木的空間。噴灑大量的殺草劑也不管用。最後只能是我們頂著烈日除雜草。

一個本來頗為美好的週六上午,本來想休息休息靜靜地看書,結果先生風風火火地跑來說:快幫我去除草啦,雜草太多,有些都長得好高好大。我忍不住抱怨:「這草拔了長,長了拔,什麼時候是個頭啊?你就不能噴除草劑?」「除草劑對小草還行,太大棵的殺不死啦,而且還要噴好多。」想到這大熱天的,總不好讓他一個人辛苦,於是慢慢吞吞地穿好鞋子跟出來。

古詩云:「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記得上學時代老聽見媒體讚揚小草有韌性,石頭縫裡也能長出來,心裡就納悶:為什麼禾苗就要那麼費勁種,而且凡是人能吃的果樹、蔬菜都要花好些精力,還得防止蟲害。這連蟲子都不吃的野草怎麼就四處瘋長?那時報紙上還老有「寧要社會主義草,不要資本主義苗。」暗想:這要都是野草,人不得餓死嗎?要說雜草生命力頑強就值得讚頌,那癌細胞還生命力頑強呢,比正常細胞長得快而且不容易死。這麼看來,這社會主義草就等於是癌細胞啊。現在,充分體驗到了頑強野草的可惡。

幹了半個小時,汗水不停地滑落,渾身冒汗刺激得皮膚發癢,腰彎得又好累,還有各類蚊蟲,乖乖!不由一本正經地吟詩道:「哎,鋤禾日當午,是汗滴禾下土。」苦幹了1個小時,我終於決定逃跑了。藉口要做中飯,躲進房裡,先沖個澡,換上衣服,大開著空調,坐到電腦前面。除草就拜託先生啦。他幹活比我快,同樣時間除的草是我的2倍以上。

看著窗外揮汗如雨的先生,感慨自己經常體諒不夠。先生下班回來,幾乎每隔2-3天就會默默地在外面除草還有剪草坪,修剪樹枝等等,又熱又累。而我,大概一夏天也就除過一兩次。我常常抱怨:我下班了要做飯,還得擦地、涮碗筷,你吃完飯就劃手機、看電腦!現在覺得都是站在自己角度看問題,先生也挺辛苦啊。

那天後,再看到先生在前後院裡澆水,修剪枝葉,我不會覺得是理所當然了,對他的辛苦感同身受。換位思考,心裡很感謝他,幹體力活兒也是很辛苦的。我終於明白男女分工不同,「男主外、女主內」的確有道理。

如今再看到我們家的前後院,看到雲映湖面,綠樹倒影,藍天碧水,不禁感恩自然,讚嘆造化,心生謙卑。@#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動盪不安的年代,在饑饉貧困、病痛折磨和不被認同的辛酸中,米勒竟畫出了曠世傑作《晚禱》。遠處教堂的鐘聲傳來,一對年輕的農家夫婦在田野裡站起來祈禱,感謝上蒼賜給他們食物,保佑他們平安地度過了一天。挖出的馬鈴薯放在籃子和小推車上的麻袋裡。農夫脫帽,少婦合十,完全沉浸在禱告中,那麼虔誠靜穆,那麼純樸祥和……
  • 1837年1月,在法國諾曼底的偏遠小村莊,一個小伙子在鄉間小路上飛奔,還沒進家門就高喊:「奶奶,我拿到獎學金!要去巴黎了!」「哦,弗朗索瓦,感謝上帝!」老祖母擁抱著孫子,親了又親。母親在兒子懷裡落淚:「終於能到巴黎美術學院了,要是你爸爸活到今天,該多高興啊!」
  • 伊森相信,只要樹屋維持穩固,樹幹就會在鉗箍結構周圍生長,有助於預防樹屋進一步下滑,並可以讓一切保持定位。他微笑著說:「你知道,只有時間才能證明我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 相比之下,大人追求的就複雜多了,有了吃的、玩的還不夠,我們要有房子,要有個安穩的家。有了房子有了家也不是結束,我們還想要更大的房子、更好的家。這就是為什麼大人要找到幸福很費力,而孩子就那麼簡單了。
  • 2016年初,一個名叫馬修·羅索的男子做了個重大決定:迎娶交往五年的女友克里斯蒂娜·布勞頓。他不是簡簡單單地單膝跪地求婚,由於他在Instagram上標註的身分是「創意旅行者」,他決定在人生大事上也真正體現這一點。接下來,尼古拉斯·斯帕克斯的純愛小說在現實生活中上演了。
  • 每當春天來臨,這片田裡總是開滿金色水仙。花田外圍,是一位老農為懷念亡妻而種下的6,000棵橡樹的密林。在英格蘭西南部的原野上,這個祕密隱藏了17年。
  • 無論是在繁華的曼哈頓,還是紐約的其它四個區,都有數不清的公園及公共花園。不像紐約植物園、布魯克林植物園、皇后區植物園和中央公園溫室花園那樣人潮湧動,很多花園悄然鑲嵌在古雅的博物館、社區和教堂庭院之中。這些「秘密花園」既適合走馬觀花,也值得久久流連。其美麗寧謐,會讓你零距離接觸到大都會的溫馨與生機。
  • 通貫加州的中央谷(Central Valley)不僅僅是美國人的「菜籃子」,眼下,奼紫嫣紅的春色已延伸到加州北部的谷地,漫山遍野的花海,吸引無數遊客前來觀覽。
  • 「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是李白對孟浩然的讚賞與形容。孟浩然在很年輕的時候便已開始了隱居生活,直到滿頭白髮,依舊悠然地閒臥於白雲松林之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