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畫的人:我在黃土高原,革自己的命(1)

太陽底下轉一圈

作者: 廖哲琳
font print 人氣: 84
【字號】    
   標籤: tags: , ,

畫畫其實是畫心。
這些山人牛驢,就像一面鏡子,
如實折射出我內心最自在的相貌。

生命是什麼?
人活著又是為了什麼?

早晨起來,太陽還只是一抹橘色的光線,淺淺地掃過群巒疊嶂的黃土高原。山底下是一具冰封太久的屍體,凍得發紫發白。誰知一個眨眼,太陽就給這片高原打了一劑強心針,讓那僵硬的血液再度甦醒,流到每座山坡,每寸土壤,每棵樹上,每戶院子,直到它奔騰成一首歡快的歌,流過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

此時,忙了一上午的農村人開始緩緩走出來,到鄰家院子串門,拉起了東家長西家短。我本該去畫畫,但此刻也難擋太陽的熱情,懶洋洋地和村民坐在院子裡的沙發上,閉起了眼睛。紅紅的,體內的每一根血管都在湧動,讓我煥然一新。

我眼睛半張,跟坐在隔壁的老吳拉起話來。老吳今年七十歲了,個頭很小,不論說什麼總是咧嘴而笑,像個小孩。六年前他開始進城打工,在網咖做掃廁所的清潔工作,積攢了六萬元,準備回村裡養老。結果回鄉時,大風一吹,一扇門打到他的胸口,讓他跌下了平台,摔斷了腿,醫藥費剛好付了這六年積攢的六萬塊錢。

這幾天老吳的腿裝上了釘子,拄著枴杖,但是他始終樂天自在,除了在院子前重新修好一片菜園,種上小黃瓜和番茄,他也仍然成天笑容滿面,到我窯洞裡串,身為我畫畫最忠實的粉絲,他總要樂孜孜地看我有沒有生出啥新作品。在他眼裡,太陽底下一切事物都是美的好的。我想不透這樣一個人是不是真沒什麼陰暗面,還千方百計想讓他說出生氣或難過的事。但是老吳偏偏就是沒有,唯一遺憾就是老婆已去世十二年了,他會想著吃老伴做的菜。也許只是做為感嘆,我隨口問了一句:「老吳,你說人活在這世上有沒有意義啊?」

「人一輩子活著,就是在太陽底下轉了一圈。」像往常一樣,他依然笑嘻嘻地,答得這樣不假思索。大太陽底下,我卻不禁琢磨了半天。

是啊,都說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人忙來忙去一場空。辛辛苦苦一輩子,世界又毫不留情地把你打回原點。但哪怕土地再貧瘠,太陽仍然升起,慷慨地眷顧每一位子民。當他們咧開笑容,黃剌剌的牙齒也就開出了一朵朵的向陽花。

懶洋洋地坐著,這太陽很真實。就連影子也很純粹,不黏黏糊糊。啥也不想,哪怕是轉一圈,也要面朝太陽走上一回。@(待續)

──節錄自《種畫的人:我在黃土高原,革自己的命》/皇冠文化

(點閱種畫的人:我在黃土高原,革自己的命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剛經歷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療,但小馨仍沒放棄學習。這也像是讓我吃了一顆定心丸,我在心裡告訴自己,也許,試著讓小馨重回學校,並不是太不理智、太衝動的決定。
  • 我已經把你的模樣想得差不多了,也覺得挺滿意的,可是一想到你的腦袋瓜,我就卡住了。我決定不了你的頭髮是白的,黑的,還是白黑灰混雜在一起,或者是一根頭髮也沒有的禿頭。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即便糖廠已經沒落,即便每年日復一日忙著製糖與保養機器的工作。或許時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們在職場上那股犧牲奉獻的精神,確實是我們這輩年輕人所缺乏的啊!
  • 自己的弱點被一眼看穿,這讓犯錯不只是犯錯,反而開啟了一條看不到終點的責罵之路。
  • 「有人懷念的靈魂,未曾真正離開。」 「如果,生命的終點,不是終點?」 某日清晨,密西根州小鎮「冷水鎮」,電話一通接一通響了。來電者說,自己是從天堂打來的。 難道這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奇蹟?抑或只是一場殘酷騙局? 奇異來電的新聞流傳開來,外地人紛紛湧進鎮上,想要一同見證
  • 往外望去,所有樹木的葉子都掉光了,只有一棵楓樹例外,襯著藍天,高大的樹枝上仍有半透明的暖金色葉子,這些葉子像音符一樣,一片接著一片飄落。
  • 生長的地方不同,木紋也完全不同,別人可能覺得不起眼的舊木料,在李家父子眼中都是非常珍貴的。
  • 自然界生物間互相追逐食用,好像是一齣設計完好的劇本,雖然殘忍,卻因此保持某種平衡與和諧。
  • 元旦傍晚,紛紛撒撒的細小雪花在籠罩北京的重霾中飛舞。世界好似變成一團混沌。李博把女兒送去岳父母那過夜,回家第一件事是洗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