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解黨話詞語系列(71)

伍新:解「紅歌《國際歌》」

人氣 542

【大紀元2018年10月22日訊】【解體黨文化】之六:習慣了的黨話(上):中共盜用國家政權對民族文化和語言的深刻傷害,可以說前無古人。語言是思維的工具。被黨文化嚴重污染的語言,嚴重地損害了人們反思中共、反思黨文化、構思民族未來的能力。很多人都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人們用中共製造的語言批判中共,憤怒聲討中共的文章仍然稱中共建政為「解放」,有人在「退黨聲明」中仍然說「我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讓人簡直難以分辨他到底是要唾棄中共,還是要感激中共。在中共政權搖搖欲墜、人民亟待回歸正常人類文化的今天,認清附著在民族語言上的黨話,清除黨話,已經成為刻不容緩的任務。
——題記

起來,巨欠造孽的流痞!
起來,全世界拒苦的人⑴!
滿腔的熱血一經煽動,
要為蠅利而鬥爭⑵。
將世界打個落花流水,
流痞們起來起來⑶。
不要說報應一無所有,
魔門叫做天下的主人⑷。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冥天⑸,
英特納雄耐爾酒一定要屍現⑹。

從來就沒有見什麽救世主,
也不想要神仙皇帝⑺。
要享受人類的幸福,
全靠我們自己⑻。
我們要掠奪撈取果實,
讓思想衝破準繩⑼。
快把那妒火燒得通紅,
趁火打劫才能搶成⑽。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冥天,
英特納雄耐爾酒一定要屍現。

說神創造了人類世界,
禁我們撈取興眾⑾。
一切歸撈動者多爽,
哪也不算寄生蟲⑿!
最可恨那些富門王侯,
憑什麼他們老是吃肉⒀?
撒旦把人文消滅乾淨⒁,
血紅的海洋罩遍全球⒂。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冥天,
英特納雄耐爾酒一定要屍現。

注:

1、起來,巨欠造孽的流痞!起來,全世界拒苦的人:巨欠:造孽多多,業債巨大。拒苦:拒絕吃苦。《國際歌》中所謂的奴隸,實際上就是那些巨欠(前世造孽多、積累的業債多)而又拒苦還債的流氓地痞。

馬克思,這個假裝為無產階級而戰的人,將此階級的人稱為「蠢蛋(笨蛋)、惡棍、屁股(蠢驢)」(英文原文是stupid boys, rogues, asses)。(理查‧沃姆布蘭德《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

「共產革命是痞子流氓起義,經典的『巴黎公社』純粹是社會流氓的殺人放火打砸搶。連馬克思也看不起流氓無產階級,他在《共產黨宣言》中說『流氓無產階級是舊社會最下層中消極的腐化的部份,他們在一些地方也被無產階級革命卷到運動裡來,但是,由於他們的整個生活狀況,他們更甘心於被人收買,去幹反動的勾當。』馬克思、恩格斯認為農民天生的分散性與愚昧性,甚至不夠格稱作階級。」

「中國共產黨從惡的方面發展馬克思的東西,毛澤東說『流氓地痞之向來為社會所唾棄之輩,實為農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徹底、最堅決者』。流氓無產者加持了中共的暴烈,建立了早期農村蘇維埃政權。『革命』,這個被共產黨的話語系統灌注了正面意義的語詞,實在是所有善良人的恐懼和災難,是取『命』來的。文革時討論流氓無產者,共產黨認為自己被叫做「流氓『不好聽,縮寫為』無產者。」(《九評共產黨》之二)毛澤東在土地革命時還說過:「流氓、惡棍、地痞、無賴、這些為社會唾棄之輩,實我革命之中堅力量。」

2、滿腔的熱血一經煽動,要為蠅利而鬥爭:流痞無法無天,憤憤不平,一經煽動,就會為蠅頭小利而拼爭。共產黨將之成為「革命性強」。

「人類天性對暴力是普遍排斥的,暴力之中人變得暴虐,共產黨的暴力學說從本性上被人類的共性所否定。於任何先前的思想、哲學、傳統都查不到實質上的淵源關係,是天地間憑空掉下來一個莫名的恐怖體系。」

「這種邪惡觀念的前提是『人定勝天『,人為的改造世界。共產黨用『解放全人類』、『世界大同』的理想吸引過不少人,一些具有憂患意識而又渴望幹一番事業的人,最容易被共產黨矇騙。他們忘記蒼天在上,在建立『人間天堂』的美麗謊言中,在建功立業的征戰中,他們蔑視傳統,將他人的生命看輕,也把自己的生命變得輕於鴻毛。」

「人造的『共產主義世界『被奉為真理,』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共產黨用這種絕對、荒誕的理念去斬斷人和上天的淵源關係,斬斷他們和祖宗、民族傳統的血脈,召喚他們為共產主義獻身,加持共產黨的虐殺能量。」(《九評共產黨》之二)

3、將世界打個落花流水,流痞們起來起來:

「從第一個共產政權蘇俄出現到今天,整整一百年過去了。在短短一個世紀的時間裡,共產主義造成了上億人的死亡。共產黨從一開始就亮出了與神爭奪人類的旗幟,喊出『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要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序言)

「衡量人類文明程度的其中一個標誌,是暴力在制度中所發揮作用的比例。共產政權社會,顯然是人類文明的一次大倒退。然而,共產黨居然成功地一度令世人以為是進步。這些人認為,暴力的使用,是這種社會進步所必需而且必然的過程。」「這不能不說是共產黨對謊言欺騙運用得舉世無雙的結果。因此,欺騙和謊言,是共產黨的另一遺傳基因。」(《九評共產黨》之一)

「馬克思總結巴黎公社的』經驗』,認為巴黎公社的失敗就在於沒有用無產階級的暴力砸碎國家機器,』無產階級不能單純地掌握政權,而是通過暴力摧毀全部現存制度。』此即是後來被奉為共產主義根本立場的無產階級專政暴力學說。因為』恨』的推動,中共還要在』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繼續革命』。」(《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 以「恨」立國 國已不國)

「共產黨號稱天不怕,地不怕,妄想改天換地,其實是要徹底否定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和力量。毛澤東說過:『各世紀中,各民族起各種之大革命,時時滌舊,染而新之,皆生死成毀之大變化也。宇宙之毀也依然,宇宙之毀決不終毀也,其毀於此者必成於彼無疑也。吾人甚盼望其毀,蓋毀舊宇宙而得新宇宙,豈不愈於舊宇宙耶!』」「大躍進的民歌便是中共狂妄愚蠢的寫照:『讓高山低頭,讓河水讓路』;『天上沒有玉皇,地上沒有龍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嶺開道,我來了!』」 (《九評共產黨》之四)

4、不要說報應一無所有,魔門叫做天下的主人:共產黨否認人有前世今世來世,否認因果報應,並用甜言蜜語做誘餌騙人作惡。

「先給人點甜頭,再讓人吃盡苦頭」:「值得一提的是共產黨動員人民起來鬧革命的一個基本套路,就是用所謂的甜頭把人引誘來,再灌輸仇恨讓他們去打倒共產黨的所謂敵人,然後再卸磨殺驢。」(《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

這種甜頭,有大有小,其實都是謊言。「共產邪靈編造的謊言,有『小謊』、『中謊』和『大謊』之分。這個分類對共產極權國家和西方國家同樣適用。一個謠言、一則假新聞、一次對政治對手的栽贓陷害,這類謊言雖然性質惡劣,但只是『小謊』。在一段時間內,通過複雜的運作和多方面的配合,製造出來的具有一定規模和體系的一系列謊言,可以稱為『中謊』,例如中共為了煽動民眾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於2001年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最難於識破的是共產邪靈編制的『大謊』,因為『大謊』幾乎等同于整個魔鬼的意識形態,它的規模如此之大,層次如此之多,歷時如此之長,涉及方面如此之廣,參與的人如此眾多,參與其間的人如此之『真誠』、『投入』,以至於人們極難看清謊言的全貌和真貌。共產邪靈歷史上編造的『大同社會』的所謂『共產主義理想』,由於無法在局部或短時間內進行檢驗,就屬於『大謊』的例子。上文分析過的被共產主義綁架的『進步主義』概念,也屬於『大謊』的範疇。過去幾十年來共產主義劫持某些社會運動,把群眾引導向邪靈想要的動盪和革命,比如環保運動等,亦屬此列。」(《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黨的幽靈並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13)第八章 政治篇:魔鬼在禍亂我們的國家(下),大紀元2018年06月02日)「做天下的主人」,一個大甜頭、大謊言。

5、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冥天:「最後的鬥爭」,共產邪靈清楚它在幹什麼,也清楚這是它「最後的」機會。「無論是暴力擴張還是悄然滲透,「共產邪靈」徹底毀滅人的方法就是破壞創世主為最後救人所奠定的文化。人類失去了這種文化,就失去人之為人的標準,在神的眼中成為徒具人形的獸,不僅道德上失去約束、急劇墮落,更無法理解創世主下世救人所開示的天機,也就失去了大難來時被救的機會。這是生命最大的劫數——被永遠銷毀,也是「共產邪靈」的終極目的。」

「在不同的民族中,都流傳著最後神會來拯救人的傳說。人類已經走到了宇宙歷史的轉折關頭,而共產邪教就是人類此時獲得拯救的最大障礙。因此,我們迫切地以為,必須徹底揭示其終極的邪惡目的和手段,讓人類能憑良知本性的判斷拋棄共產邪教、和平解體共產組織並系統清理共產主義邪惡因素,迎接人類的新紀元。」(《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序言)

冥天,陰間,地獄。「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底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其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一章 中心之國 神傳文化)

在《Oulanem》一詩中,馬克思曾以撒旦的口吻狂吟道:「我年輕的雙臂已充滿力量,將以暴烈之勢,握住並抓碎你——人類。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朋友!」。

6、英特納雄耐爾酒一定要屍現:當中國人聽到國際歌時,誰也沒有想道,英特納雄耐爾(共產主義),竟然是一定要把人害死的毒酒、毒藥。

「中華民族在一百多年來所面臨的挑戰中,從器物引進、制度改良到最後的極端激烈革命,付出了無數生命,喪失了絕大部分民族文明傳統,現在證明仍然是一個失敗的回應。在全民的仇恨、憤懣中,一個邪靈乘虛而入,最終控制了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仍然繼承古老文明的民族。」(《九評共產黨》之一)

「從滿清後期到民國初期,中華古國經歷著巨大的外來衝擊和內在變革,社會處於混亂和痛苦之中。其間許多知識份子和仁人志士,滿懷濟世救國的憂患意識。但是在國難和混亂中,他們由失望變成了完全的絕望。有病亂求醫,他們到中國以外尋找靈丹妙藥,英國式的不行就換法國式的,法國式的不行再換俄國式的,不惜下猛藥烈藥,恨不得一日即能振興中國。」

「五四運動就是這種絕望的充分表現,有人主張無政府主義,有人提出打倒孔家店,有人主張引進洋文化,總之對中國傳統文化持否定態度,反對中庸之道,急於走捷徑,主張砸爛一切。他們中的激進份子,一方面報國無門,一方面對自己的理想和意志深信不疑,認為現實世界無可救藥,只有自己找到了歷史發展的機關,對革命和暴力抱以巨大熱情。」

「不同的機遇讓不同的人找到了不同的理論、學說、路線。終於有一組人,他們碰上了從蘇俄來的共產黨聯絡人,『暴力革命奪取政權』的馬列思想迎合了他們的焦躁情緒,符合他們救國救民的願望,一拍即合。他們把一個完全陌生的異國思想,引入了中華。參加中共一大的代表共有13人,後來死的死,逃的逃,有人投靠日本人做了漢奸,有的脫黨投靠了國民黨,成了叛徒或機會主義份子,到1949年中共掌權時,只有毛澤東和董必武兩人還留在中共黨裡。不知這些中共建黨人當時有沒有想到,他們從俄國請來的這個「神靈」卻是一個邪靈,他們找來的這劑強國之藥卻是一付烈性毒藥。」(《九評共產黨》之二)

屍現:害死,徹底毀滅。「『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共產黨宣言》以『幽靈』做開場白,絕非馬克思一時的心血來潮。這個幽靈是在另外空間中由『恨』和宇宙低層各種敗物構成的邪靈。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正義的撒旦為伍。這個邪靈的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已經聽不懂神的教誨而最終被淘汰,元神被永遠銷毀。」(《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毀滅人類(上),大紀元2017年11月21日)

7、從來就沒有見什麽救世主,也不想要神仙皇帝:「人是神造的,如果人能保持對神的正信,神會一直保護著人。故而欲毀滅人,必先離間神人關係。於是魔鬼派遣其人間代理人散佈無神論,一步一步變亂人的思想。19世紀初葉,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聲稱『上帝不過是人的內在本性的投射』。共產主義的《國際歌》宣稱『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人的倫理道德、文化形式、社會結構、理性思維等等皆來源於神。在不斷遷流變化的歷史長河中,對神的信仰就像是一根堅固的纜繩,沒有它,人類社會這艘小船就會隨波飄蕩,不知駛向何方。詭稱無神之後,狂妄的人被誘導著扮演神,試圖左右他人和社會的命運。正如英國思想家艾德蒙‧柏克所言:『凡人假扮上帝,就會如魔鬼般行事。』狂熱的共產主義者往往是這些試圖假扮上帝之人。詭稱無神,是魔鬼一切騙術的第一步,也是其一切罪惡的基礎。」(《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第一章 共產主義魔鬼毀滅人類大勢鳥瞰——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第一計】詭稱無神,大紀元2018年05月21日)

「人的道德下滑至崩潰邊緣之日,即是滅頂之災來臨之時。而此時,只有神才能伸出其主宰天地的巨手,扭轉乾坤,拯救好人出離最後的危難。」(《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一章 中心之國 神傳文化)

8、要享受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共產主義最誘惑人的香餌,就是「按需分配」的「梅林」。共產黨「不斷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的空諾,則又不斷放大人們的欲望,製造新的幻想,同時也使人越來越狂妄,不知天高地厚。而人離神越遠,魔鬼對人的操控就越容易、越放肆。

「邪惡表面上猖獗一時,也是因為很多人遠離了神,放鬆了道德的自我約束。但物極必反!最黑暗的時刻,也是離光明最近的時刻。神對歷史和未來自有安排。神在等待人的覺醒,神的誓言正在兌現之中。時間在分分秒秒地逝去,這個世界的舊秩序正在瓦解,新秩序正在建立;舊的勢力正在潰退,新的力量正在走向歷史的前台。」(《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結語)

9、我們要掠奪撈取果實,讓思想衝破準繩:準繩,這裡指神給人類設下的道德準繩。「共產邪靈毀人最為歹毒的一招是邪——邪變人心。」(《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四章 共產邪靈 毀人不倦)邪變人心所打動旗號卻是「解放思想」,「讓思想衝破牢籠」。而其所謂「思想牢籠」,其實是「理性」、「道德準繩」、「正統思想」、「傳統觀念」。可見,《共產黨宣言》公開宣佈「與傳統所有制與傳統觀念徹底決裂」,實質是教人敗壞道德,突破道德底線,放棄自我約束,亂來。

而事實上,共產主義的歪理邪說,才是真正的思想牢籠:唯物論、唯物論、進化論、鬥爭哲學,把人的視野、眼界拘束於一個非常狹隘、淺陋、劣低的觀念藩籬之內,緊箍於自我畫地為牢而又夜郎自大的小圈子裡。

10、快把那妒火燒得通紅,趁火打劫才能搶成:「共產邪靈由恨構成,它又刻意把恨注入人的心裡,把恨的物質因素灌進人的一層微觀身體裡,使其成為人生命的一個組成部分,讓其激發人性中惡的東西,如妒嫉、鬥、暴戾、嗜殺等等。因此,在共產中國的物質場中,幾乎所有人都浸泡在恨當中,幾乎每個人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恨。只要共產邪靈煽動挑逗,這種噴吐欲出的物質,就會化成巨大負面能量,迅速覆蓋人的生存範圍。」(《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 以「恨」立國 國已不國(上),大紀元2017年12月04日)

「共產黨的目的是為了操縱人,逐漸把人改造成造反的革命暴徒。」(《九評共產黨》之四)

11、說神創造了人類世界,禁我們撈取興眾:「是誰創造了人類世界,是我們勞動群眾。」《國際歌》這句歌詞是一彌天大謊,不止對於流痞具有很強誘惑力,也矇騙了不少一般勞動者。神創造了人類世界,也給人創造了文化,規定了道德規範。共產黨散佈無神論,胡說「人類歷史是人民群眾創造的」,「人類歷史是階級鬥爭史」,就是要從破壞文化,敗壞道德入手,把人引向拒神排神、恣意妄為的自我毀滅邪路。

「共產黨有時讓人死,有時讓人活;有時讓人匱乏饑饉,有時讓人肥得流油;忽而讓人禁欲,忽而讓人狂歡;一會兒破壞文化,一會兒『恢復傳統』;一會兒姓社,一會兒姓資。究其實質,毀滅真正的傳統文化,敗壞人的道德,讓人反神、變成非人——這才是共產黨萬變中的不變。」(《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四章 共產邪靈毀人不倦)

「中共不間斷的洗腦和欺騙,敗壞和變異,使得現在的年輕人沒有文化,不講道德,有些人就像狼崽子一樣,徒具人形。」(《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以「恨」立國 國已不國)「神來度人、拯救人,針對的是還能被稱為『人』的人。當中共強迫人變為『非人』時,就是在斷絕他們得救的機會,也就是在把人推入地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三章 暴力殺戮 惡貫穹宇)

12、一切歸撈動者多爽,哪也不算寄生蟲:共產黨講,社會主義「按勞分配」、「多勞多得」,事實上卻是「按權分配」、「多撈多得」,受苦的始終是勞動者。

「縱觀共產黨國家,奪得政權之前,是利用工人和農民當炮灰鬧革命,奪得政權之後,工人和農民仍然是被壓迫的最底層,看看那些所謂的革命老區,人民仍然苦不堪言。中共的前三十年工人和農民苦,『改革開放』後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幾億農民工為中國的經濟打拼,卻永遠生活在社會的底層。一個戶籍制度就把多少人變成了『二等公民』。共產黨的既得利益集團佔有了絕大部分的國家財富。」

「特權階級能夠腐敗到什麼程度呢?

能夠腐敗到讓共產黨丟掉政權的地步。正是在『打老虎』的『反腐鬥爭』中,人們才能窺視到共產黨的腐敗如何的觸目驚心。幾個億、幾十億、幾百億的貪腐,已經成為了常態。據調查顯示,中國大批離退休高幹長年佔據40多萬套賓館式的高幹病房,這項開支一年就是500多億元;再加上在職幹部的療養,每年用於政府官員的公費醫療費高達2,200億元左右;也就是說,全國用於衛生的財政開支的80%,是為850萬以高級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

「可是養活他們的工人和農民卻在『看不起病,住不起房,上不起學,養不起老』中苦苦掙扎。」

「其實,工人和農民擺不脫的苦難,正揭示了共產主義的一個邪惡的秘密。」

「消滅階級的本身又在創造著新的階級,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如此往復,折騰來折騰去,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

「『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揭示了邪靈安排共產主義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給它安排出路。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社會根本就不可能實現,難怪馬克思也就不說如何過渡了。從人的層面上看,馬克思主義就是走到哪兒算哪兒,不了了之而已。」

「這個『不了了之』的背後,隱藏著共產主義的天大陰謀——毀滅人類。」(《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

13、最可恨那些富門王侯,憑什麼他們老是吃肉?:「共產主義的本質是邪靈,它主要是由『恨』構成的。這就決定了共產主義政治的一個重要特點:播撒仇恨,挑起鬥爭。在煽動仇恨過程中,敗壞人類道德;與此同時造成人群撕裂,共產主義政治力量則趁機奪權,建立極權統治。煽動人們互相鬥爭是共產主義奪權的主要手段。」

「共產主義政治的核心是劃分人群,然後挑起仇恨,製造矛盾。《毛澤東選集》第一卷中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1925)開篇即寫道:『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把本來不存在階級對立的地方硬是分出對立的階級,然後挑動他們之間的互相鬥爭,這是共產黨奪權的『法寶』之一。」

「共產主義挑起鬥爭的主要方式是:片面放大各種各樣的因人心敗壞而造成的社會問題,並表明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不是人的道德問題,而是這個社會體制生病了,生病的原因是存在著某種壓迫,人們必須找到這個壓迫者,並與之鬥爭從而解決『社會問題』。」(《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第八章 政治篇:魔鬼在禍亂我們的國家(上),大紀元2018年05月31日)

14、撒旦把人文消滅乾淨:人文,這裡指神傳文化。「從信神開始到與撒旦為伍,馬克思本人深知神、魔的存在,也很清楚赤裸裸的魔鬼教義很難被人,特別是有宗教信仰的人接受。所以,他從一開始就宣揚無神論,宣稱』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鴉片』、』共產主義是徑直從無神論開始的』等等。人並不需要相信和膜拜魔鬼,但只要人不再信神,魔鬼自然就能侵蝕並佔據人的心靈,並最終將人拖入地獄。這就是共產邪黨高唱『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的原因。」(《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第六章 信仰篇:魔鬼讓人反神、排神,大紀元2018年05月28日)

「神為人奠定的文化底蘊和道德基礎,就是在為人鋪就這重生之路,是世人在最危險的時刻,能夠聽懂神所開示的天機,從而得救的唯一方法。而破壞這條救人之路,就是在毀滅人類。」(《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一章 中心之國 神傳文化)

15、血紅的海洋罩遍全球:如果共產主義的陰謀得逞,那將是人類的徹底毀滅。

「共產黨在不間斷的政治運動中,處心積慮地滅絕中華傳統文化,就是要使人在道德崩潰的危難關頭,阻絕所有的出路。當世人失去了這樣的文化,以及在這樣的文化薰陶、教化下而具有的道德品行,那麼人將無法理解救人的神和神傳的法,也將失去最後得救的機緣。」(《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一章 中心之國 神傳文化)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伍新:解「不惜一切代價」
伍新:解「紅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伍新:解「命運共同體」
伍新:解「人口發展」(兼論「計生國策」是中共「邪教硬『盜理』」「暴恐黑罩門」「 國恐紅標誌」)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馬雲外逃?中國是大重構下個目標
【秦鵬直播】最新民調嚇壞麥康奈爾?
【時事縱橫】馬雲關黑牢?美官員頻會台外交官
【新聞大家談】國務院網鬧烏龍 多國批數字霸權
【時事縱橫】川普快拳擊中共 多國首腦扎堆換人?
【新聞大家談】蓬佩奧連講話 透露未竟之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