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史實】中共「大躍進」 四千萬中國人活活餓死

作者:李靖宇

人氣 13164

【大紀元2018年11月01日訊】關於1959年到1962年的大饑荒,當時的慘況究竟如何?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裴毅然曾舉例,有一個在公共食堂工作的生產隊隊長,每次都把米飯帶回鎖在櫃中獨自享用,「兩個兒子幾天粒米未進,嚷叫不停,父親置之不理,小兒子活活餓死。」「另有一個姑娘餓死,許多村民看到其二伯父以收屍為名,把姑娘腿上肉割了回去吃,而且很多飢民在打聽,誰家最近死人,把墳挖開,把那個死屍刨出來吃。」

1959年冬季到1960年春季,青黃不接,大饑荒進入最嚴重階段。農民吃土,吃草根樹皮,吃糞便,吃餓死者的遺體,甚至直接殺人食肉的報告也大量出現,甚至發生數起殺死親生子女吃下肚的天倫慘案。

據報導,四川、河南、貴州、安徽、廣西等大饑荒重災區,尤其信陽、通渭、鳳陽、館陶、亳州、無為、羅定、濟寧等地,幾乎家家都有人餓死,有些全家都餓死了,不少村莊渺無人煙,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河南信陽地區死絕了5萬多戶,村莊毀滅1萬多個,僅光山縣就有5,647戶死絕。

因中共當局刻意掩蓋事實,關於這場大饑荒的歷史研究並不多。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饑荒餓死約四千萬中國人,而且當時基本是正常年景,所謂「三年嚴重自然災害」是共產黨的謊言,饑荒完全是一場人禍,是上個世紀餓死人數規模最大的慘案。

饑荒罹難四千萬人 南京大屠殺133

根據中共紅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紀實》一書「大饑荒」一文中說,「1959 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大約在4,000萬人左右。」

另據前新華社高級記者、《炎黃春秋》雜誌副社長楊繼繩關於大饑荒的權威研究表明,從1958年到1962年,中國餓死3,600萬人;因飢餓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數4,000萬人,兩者共計7,600萬人。

對比之下,依據「抗戰期間人口損失總計表」,整個抗日戰爭中國軍民死亡約2,062萬多人;換句話說,大饑荒中死亡的人數(以4,000萬計算)約等於日本侵華戰爭中被日本軍殺害的2倍,南京大屠殺的133倍,而這些人是被中共蓄意謀殺的。

再者,在中共建政之前,中國歷朝歷代中,發生「萬人以上餓死」的記錄有203次,估計總和也才2,991.8萬人。共產黨建政後,只計1959到1962年這三年,餓死的人數就超過中國歷朝歷代的總合。

發生饑荒 中共高層自始知情

有人為中共辯護,認為共產黨高層不知道各省市的實際狀況,無法採取行動,然而,事實與此相反,中共高層一開始就知道發生大饑荒。

據《新發現的周恩來》一書,中共高層對大饑荒完全知情。僅1959年4月6號,中共國務院秘書廳就報告5省缺糧,4月9號,再次報告15省缺糧,2,517萬人無糧可食。

中國人權律師郭國汀進一步指出,一開始中共就封鎖信息,如法國社會黨領袖密特朗於1961年訪問中國,毛澤東對他說,「我再重複一遍,中國沒有饑荒」。

對此,郭國汀痛批中共「欺騙國際社會,斷絕外國人援助中國的任何可能。中共明知大躍進導致極為嚴重的大饑荒,但是卻開足馬力向全世界宣傳大躍進的豐功偉績,讓他們學習中國道路,組織大規模公社,推行農業集體化。」

見死不救 不開糧倉不准逃跑

更為殘忍的是,中共不但知情,還不開糧倉賑災。

當時中共控制的國家糧倉裡有大量庫存。楊繼繩調查中共糧食部資料,顯示1959年11月,中國糧食庫存887億斤,1960年4月,庫存403億斤。但中共沒有開倉全面救災。1959到1960年,大量糧食被用來出口,在千萬中國人被餓死的這二年,中國糧食淨出口竟達到680萬噸,換取黃金和美元,購買原子彈、導彈等相關設備材料。郭國汀律師表示,

700萬噸糧食已足夠向3,800萬人每人每天提供840熱卡,如果不出口糧食,中國一個人都不會餓死。但是中共中央有令,由軍隊和民兵把守,餓死人也不開倉。「在人類歷史上,在中國歷朝歷代都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只有中共,包括蘇聯和其他共產黨國家,在飢荒期間餓死人不開糧倉。所以中共是蓄意謀殺性的大饑荒。」

共產黨的統治誇張到什麼程度呢?在民眾餓到難以忍受,要自己在家裡開伙時,居然因為只能到公共食堂吃飯而遭到禁止。如廣西環江縣馴樂區委下令「滅火封鍋」,民兵夜間巡邏,見到火光就搜查、追捕。許多農民連野菜和樹皮也不敢煮食,活活餓死。

更喪心病狂的是,當大批農村民眾無法生存,要逃亡到鄰近縣市時,共產黨政府出於政治理由,害怕饑荒訊息傳出,竟然禁止人們自救,阻斷人民最後一線生機。

楊繼繩研究指出,「地方官之所以敢公然將農民困在家中餓死,是有中共中央文件為依據的。1959 年3月,餓死人的情況已經大規模發生時,中共中央、國務院聯合發出了一個《關於制止農村勞動力盲目外流的緊急通知》。」

這份文件語氣強硬,制止民眾外逃,「所有未經許可即離開鄉土、『盲目流入』城市的農民都是『盲流』。」「那些本來就唯恐餓死人的情況外泄的地方官,有中央文件作依恃,自然更有理由堂而皇之地禁止饑民外出『盲流』、並隨意處置『盲流人員』。」

至此,民間自救之路斷絕。各地政府嚴防饑民逃跑,設立「檢查站」,民兵持槍攔截饑民,認為這是給社會主義抹黑,被毒打虐殺者眾。可憐的農民只能坐以待斃,死亡前的飢餓比死亡更恐怖:野菜吃光了,樹皮吃光了,鳥糞、老鼠、棉絮、泥土都用來填肚子。死人的屍體,外來的饑民,甚至自己的親人,都成了充飢的食品。信陽地委書記路憲文交待,全地區被抓進監獄的吃人肉者「上千人」。

「餓死幾千萬人算啥大不了的事!」

對毛澤東來說,餓死幾千萬人不算什麼事,「大家吃不飽,大家死,不如死一半,讓另一半人能吃飽。」「中國有幾億人口,餓死幾千萬人算啥大不了的事呀!」餓死的4,000萬人就成了毛澤東口中可隨意犧牲的一半,這種對死亡毫不在乎、對生命冷漠的無人性態度,是標準的「中共特色」。

劉少奇對毛澤東說:「人相食,是要上書的,是要負責任的。」毛澤東不以為然。七千人大會時,毛澤東只是被迫空洞承認了一下,但實際上他從來沒有承認過錯誤。一個指頭問題,九個指頭成績,是毛澤東一貫的論調。毛澤東後來還對他的侄子毛遠新說:「任何時候我都不下罪己詔。」

而緊隨毛澤東大躍進的中共官員同樣沒有受到什麼嚴厲處置。

四川餓死人最多,大約為1,000萬人。省委第一書記李井泉,1960年出任中共西南局第一書記,1965年擔任中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安徽餓死500萬至600萬人。1960年,安徽省委書記曾希聖還兼任了中共山東省委第一書記。1962年,調任中共華東局第二書記。1965年,調任中共西南局書記處書記。

誰造成了大饑荒?

中國著名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在其文章《天問-「三年自然災害」》中指出,這三年糧食減產的主要原因不是自然災害,而是耕地拋荒和棄收。

共產黨在1958年開始的「大躍進」,要「超英趕美」,開始「全民煉鋼」。當時,中國各行各業民眾都一心投入土法煉鋼運動,據郭國汀律師表示,每個單位在自己的後院,每個公社、每個大隊都搞土高爐煉鋼鐵。沒有燃料就大砍森林樹木,甚至把農民家家戶戶木製的門窗都當燃料;沒有鐵礦石家家戶戶就把鍋碗瓢杓,甚至門鈴,任何含鐵的東西全部拆下來充數。而這種土法煉鋼煉出的鋼鐵都是廢鋼爛鐵。大煉鋼鐵對森林、生態的破壞永遠也無法恢復,而大片農田無人照顧,莊稼無人採收。

加上當時黨文化社會風氣崇尚戰天鬥地,人們高唱「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嶺開道,我來了!」,實施 「畝產萬斤,鋼產翻番,十年超英,十五年趕美」的荒誕計劃,各地爭相響應中共政策,浮報農作產量,人們高喊「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農作物高產量的「衛星」謊言層出不窮。之後發生饑荒,中共當局不僅不發糧,還仍按謊報產量推算的數字徵購糧食。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毛澤東於1958年4月發起的人民公社制度。人民公社建立後,小至鍋、盆、桌、椅,大至土地房產,所有人民的財產全部充公,人們的生活也全都受到共產黨控制。如此一來,個人的努力所得必須和所有人分享,無論每天工作多少都沒有相應的回報,因而人們工作意願低落,儘可能地偷懶,糧食隨之大幅減產。

於是,在中共的殘暴統治下,四千萬中國人活活餓死,成為共產主義的祭品,這著實是上個世紀的最大悲劇之一。

最後,讓我們來看看國際間「反人類罪」的定義:「在戰前或戰時,對平民實施謀殺、滅絕、奴役、放逐及其它任何非人道行為;或基於政治的、種族的或宗教的理由,實施迫害,不論其是否違反犯罪地之國內法律。」

在這三年中,共產黨大面積殘害中國人的生命,已確實犯下反人類罪。這四千萬餓殍以生命控訴的血淚教訓,我們怎可輕易遺忘?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還原史實】 整風運動 魔鬼整人初試啼聲
【還原史實】誰在對日抗戰?誰在藉機發展?
【還原史實】國共內戰中被欺騙的美國政府
【還原史實】鎮反土改 中共建政初年的恐怖統治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病毒早發現?打疫苗近半發燒
【拍案驚奇】美國正經歷文革?喝茶制度進港
【十字路口】國安法7特權 透露哪些弦外之音
【重播】FBI局長:2500反間諜案涉及中共
【新聞第一現場】黑人牧師指責BLM運動
【老外看台灣】慎防紅色滲透 世界應捍衛台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