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雨堂主:文抄公──中國大學教育的悲哀

人氣 887

【大紀元2018年11月02日訊】前年上海《解放日報‧朝花》刊發署名雜文,標題為「可悲的『逆抄襲』」,內容稱近日華中農業大學有教師在QQ空間「痛心疾首」地指陳,自己開設的《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課,竟有91名學生因抄襲而得0分。尤為甚者,這91名大學生抄襲的竟是小學生作文。作者為此怒不可遏,行文中創造了一個新詞:「逆抄襲」,並譴責這些大學生「自甘墮落」,「丟盡天下『文抄公』的臉」。

令人忍俊不禁的是:天下大批「文抄公」的臉面,就因這91名大學生的抄襲行為而丟盡的嗎?難怪長期以來海內各大學諸多作為教授與博導的「文抄公」們,總是風度翩翩、氣宇軒昂地穿行於各種研討會與成果鑒定會之間。大陸各高校已被曝光的「文抄公」或剽竊者還少嗎?

至於尚未浮出水面的「文抄公」更是無法估量,甚至大量大學教材也是相互抄襲拚湊而成,而且錯誤比比皆是,反正這些剽竊而來的「成果」雖是一堆廢紙,卻可用於評職稱。

更好笑的是,這些「文抄公」還時時不忘表現出很有學問的樣子。上樑不正下樑歪,沒有老一輩「文抄公」的剽竊傳統,怎麼會有91名大學生的集體抄襲呢?而且沒有一個「文抄公」略知羞恥,沒有一個「文抄公」不是厚臉皮,請問:在天下「文抄公」早已不顧臉面的當下,還用得著這91名大學生去替他們丟臉嗎?

各大學開設的課程,無論專業課或公共課,除專職教務管理人員外,一般教師很難一一列清。無論一個物理學專業、一個經濟學專業或其它任何專業,可開設的課程都很多,但在這些課程的研讀中,沒有一個大學生有可能能抄襲小學生的作業。一個在學概率論或微分方程的學生,絕不可能抄襲小學生作業;一個在修讀資訊經濟學與博弈論的學生,同樣絕不可能抄襲小學生作業,如此例子甚多,唯獨《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這門課程,一下子就有91名大學生不約而同地抄襲小學生作文,其中原因究竟何在?為什麼只有《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這門學科,竟然到了可以抄襲小學生作文的程度?

所謂「思想道德修養」,在以往的課堂上也就是「政治思想教育」,將「政治思想教育」悄然換成「思想道德修養」,其良苦用心就頗值得玩味。如果不是教師在課堂上灌輸的「思想道德修養」,與小學生在課堂接受的「思想道德教育」,在內容上完全統一,大學生又怎麼可能會去抄襲小學生作文呢?原來對小學生的洗腦,與對大學生的洗腦沒有差別。如此看來,真正丟臉的不僅是作為「文抄公」的大學教授與博導,還包括中國的大學教育自身;大學生抄襲小學生作文,不僅令中國大學教育丟盡臉面,更是中國大學教育的悲哀。

《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這門課的開設,本來就很荒謬。蘇東體制瓦解以後,全世界大概只有本國與朝鮮這樣的國家仍在開設如此不倫不類的課程。要知道人的「思想」與「道德品質」是兩個不同的範疇,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公民,大多具有善良的道德品質,但也可能是偽君子;一個無政府主義者往往是嫉惡如仇的君子,也可能是天花亂墜的騙子。

同理,試看現今一批批不斷浮出水面的貪官,沒有一個不是在口頭上高舉馬列大紅旗,沒有一個不善於強調「四個堅持」與「三個代表」。但在道德上, 這些「先進思想」的代表們,又有哪一個不是瘋狂豪奪巧取?又有哪一個不是濫嫖亂淫、揮霍無度、無惡不作?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N大家族的眾多太子黨們…… 直至全國各地的無數村官,幾乎無一例外。

如果沒有一個王立軍將薄熙來扳倒,薄熙來單憑他的「唱紅打黑」,就足以成為本國先進「思想道德」的代表。把「思想」、「道德」與「法律」拚湊在同一本教材裡向學生灌輸,不僅阻斷了學生自由思想的空間,法律也成了排除異己、打擊維權者的工具;不僅使中國的大學裡永遠無法造就出思想家,而且還培養出一批一批的學賊、政客與人渣。

只要看當下東窗事發的貪官們,有幾個不是大學畢業?甚至博士或碩士?北大錢理群教授談到中國的大學教育時,氣憤地指出:「我們的大學,包括北大,正在培養一大批『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們高智商、世俗、老到、善於表演、懂得配合,更善於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

這種人一旦掌握權力,比一般的貪官污吏危害更大。我們的教育體制,正在培養『有毒的罌粟花』。」中國社會科學院資深學者資中筠先生同樣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的教育,「從幼稚園開始,傳授的就是完全扼殺人的創造性和想像力的極端功利主義,中國的教育不改變,人種都會退化。」

在我看來,中國特色的大學在所有課程中,無時無刻不在培養「有毒的罌粟花」,無時無刻不在傳授「扼殺人的創造性和想像力的極端功利主義」。在這方面,起著最大作用的課程,正是《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這門課;大學墮落到這一步,根本原因至今尚無人願意直率指出,但《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作為一門公共必修課的強行設立,卻是重要原因之一。

在對待這樣一門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文化垃圾課上,91名大學生集體選擇了抄襲小學生的作文來應付,恰恰在不知不覺中形成對中國大學教育的反諷與嘲弄。

在現今中國體制下,一個讀書人鑽進大學混飯吃,原算不上大錯。但如果要想拉大旗作虎皮,一提起「思想道德修養」就顯得振振有詞的樣子,就應當防備自身陷入阿倫特(On Arendt)所指陳的「平庸的罪惡」。華中農大講授《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的教師,應當為自己靠這樣的文化垃圾混飯吃感到臉紅。#

責任編輯:趙元

相關新聞
老愚:教育絕境
袁斌:貪官腐敗的十五條「充足理由」
炎黃偽刊再爆醜聞 剽竊百歲老人文章
黨媒熱炒的《人民的名義》被訴抄襲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拜登中國致富之路 美空軍隊徽祕密
【西岸觀察】紐時曝料會衝擊川普選情嗎?
【十字路口】川普與拜登 中共最怕誰當選?
【有冇搞錯】韓戰70年 美國沒敗
【薇羽看世間】天選之子?阿米什人罕見投票
【重播】美國大選 川普和拜登首場辯論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