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房地產市場低迷 對買家意味著什麼?

在悉尼,第三季度獨立房房價下跌3.1%,全年下跌6.5%,回到了2016年的價格。(簡沐/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容亮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房價下跌,這可能是一種好消息,也可能是一種壞消息,因每個人的具體處境不同而感覺不同。

據澳洲Domain房地產網消息,對於那些在過去12個月內在墨爾本或悉尼買了房的人來說,房地產市場低迷的消息可能不是什麼悅耳之聲,畢竟,誰願意聽到他們的房子買到手之後,變得不如原來值錢了?

另一方面,希望步入房地產階梯的潛在買家可能覺得有甜頭可嘗了,終於可以在儲蓄了多少年之後出手買房了。但是,在這樣一個下跌的市場中,什麼時候是最佳時機呢?如果再等上幾個月,會不會買到價格更合算的房?

在回答這些問題之前,需要對市場狀況有一個透徹的了解。

在墨爾本,獨立房價格在今年第三季度出現了最大的季度下跌,跌幅達3.9%。這使房價中位數回到了2017年初的水平。公寓房價格季度下跌了1.6%,雖然年度來說仍然是增長的。但是要清楚,房價的下跌,是在2012年至2017年期間房價猛漲73%之後出現的。

在悉尼,第三季度獨立房房價下跌3.1%,全年下跌6.5%,回到了2016年的價格。與此同時,公寓房中位價格年度下跌了1.3%。與墨爾本同樣,這樣的下跌,是在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房地產繁榮、房價在六年內飆升了89%之後出現的。

現在,在這兩大城市,拍賣成交率徘徊在50%以下,這是多年來的最低水平。

那麼,現在是令人恐慌的時候了嗎?

澳新(ANZ)銀行資深經濟學家Daniel Gradwell表示,最近買了房的自住房主不應對當前的市場狀況感到擔憂。

「如果他們買了一套自己住的房子,我真的鼓勵他們不要在這個階段太在意,」 Gradwell說,「我們知道房地產價格一直在經歷上下的週期波動。」

「對於賣大房換小房的人來說,他們賣在一個較軟的市場,但同樣他們也買在這個較軟的市場。」

但是,如果房產價值降得低於貸款金額,擔心陷入負資產怎麼辦呢?

Domain 房地產集團的經濟學家Trent Wiltshire表示,那些在過去6-12個月內以5%至10%的小額首付款購買了房產的人來說最有可能發現自己處於負資產狀態。

「但對於大多數買家來說情況並非如此,大多數買家的首付款接近20%,」 Wiltshire說。

「如果自住房房主不需要把房子賣出,那麼負資產並不是真正的問題。他們可以像以前一樣繼續償還抵押貸款。」

在這種情況下,重要的是,最近的購房者不僅能夠負擔起他們的抵押貸款還款,而且能夠應對利率的上升。

「首次購房者」協會的抵押貸款經紀部主任Taj Sing表示,計劃持有多年房產的客戶對房價的下跌並不過度擔心。

「他們認為買房是一項長期的事情,而不會在10年內賣出去,所以他們沒問題,」 Sing說,「房地產在一個週期中移動,因此他們相信房價可能會再次上升。」

Gradwell表示,著眼於短期目標的投資者最有可能受到價格下跌的負面影響。

「對於那些可能採取更多投機方式的,在過去12或18個月內買了房,並且希望現在出售的人來說,可能存在一些真正的擔憂,」他說,「但我認為這衹是市場中相對較小的一部分。」

要買房的人是否應該再等等呢?

由於住房負擔能力問題成了許多澳洲人的一個大事,有希望的買家們可能會慶幸墨爾本和悉尼房地產市場的降溫。

Wiltshire表示,投資者的競爭減少了,是因為他們許多正在受到更嚴格的貸款限制而退出了市場的。

「買家可以更挑剔,可以在疲軟的市場中以更強硬一些姿態討價還價,」他說,「房產在拍賣會上出售的可能性較小,因此買家可以與賣家協商。」

Wiltshire告誡那些等待市場走出低谷的人說:「很難知道什麼時候價格下跌觸底。」

經濟學家和經驗豐富的房地產觀察員的意見互有不同。一些人預測最壞的情況已經結束,另一些人預計悉尼和墨爾本將出現5%或10%的高峰到低谷的下跌,而到2020年價格下跌20%的前景也已經浮出水面。

Wiltshire認為無人能確定。 「例如,澳洲審慎監管局可能會收回一些緊縮措施,澳洲儲備銀行可能會降低利率,因為通脹仍然很低,這可能會阻止房價進一步下跌。」

Singh表示,買家是混合信息的接收端,不確定應該信任哪種預測,沒有人能得到準確無誤的預測。

他表示,市場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皇家委員會將對銀行進行審查,這可能會導致貸款標準的進一步收緊。此外,聯邦大選也可能很快登場。

「有些人認為現在是買房的好機會,」他說,因為利率仍然很低。

雖然是否買房取決於每個人的具體情況,但他表示,他對客戶的一般建議是繼續尋找,如果找到合適的房產就應該買下,因為誰知道他們還能不能再找到同樣的房產。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