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似真的聖誕奇緣 芭蕾舞劇《胡桃夾子》

文 / 伊遐

芭蕾舞劇《胡桃夾子》已經是聖誕節傳統的一環,到處都可以看到演出海報、聽到其甜美的旋律,可能親友中就有人在其中表演……到底這個玩偶和聖誕節有甚麼淵緣呢?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氣: 24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聖誕節前夕,午夜鐘聲響起,善良的女孩克拉拉(Clara)發現自己進入了魔術的世界。她親眼目睹著老鼠與玩具兵之間展開爭戰,危急中,她必須助玩具兵一臂之力……

經典芭蕾童話

很久以前,在遙遠的德國,一個叫紐倫堡(Nuremberg)的地方,克拉拉.史達爾鮑姆(Clara Stahlbaum)家正在準備聖誕夜的宴會。

客廳布置得美侖美奐,衣著華貴的賓客們陸續來到,大人們寒暄著,頑皮的孩子們互相追逐,僕人們走來走去張羅著。

大廳中,聖誕樹裝點完畢,所有的蠟燭已點亮,孩子們終於被允許進入,「嘩!」「噢!」孩子們望著巨大、閃耀的聖誕樹,如醉如痴……

《聖誕快樂》(Merry Christmas),油畫,127.2×158.5 厘米,丹麥畫家維哥.喬納森(Viggo Johansen)1891年作。(公有領域)

有趣的是,所有人都沒有說話,這一切都在舞台上伴著悠揚的音樂,以芭蕾舞步表演出來。

這是一齣芭蕾舞劇,講述發生在聖誕夜的神秘故事。

1816年,德國浪漫派作家霍夫曼(E.T.A. Hoffmann)在柏林出版了兒童故事集,其中有個故事叫「胡桃夾子與老鼠王」(Nussknacker und Mausekönig),裡面提到一隻七個頭的老鼠王和玩具兵進行戰鬥。

他的故事比較嚴肅、晦暗。1844年,法國文豪大仲馬(Alexandre Dumas)把故事改成童話版《胡桃夾子的故事》(Histoire d’un casse-noisette)。

法國文豪大仲馬童話版《胡桃夾子的故事》首頁,1844年。(公有領域)

1891年,俄國聖彼得堡王家馬林斯基(Mariinsky)劇院總監伊凡·弗謝沃洛依斯基(Ivan A. Vsevolozhsky)邀請著名編舞家莫里斯·珀蒂帕(Marius Petipa,1818–1910)與作曲家彼得·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1840–1893)共同創作芭蕾舞劇《胡桃夾子》。他們採用了大仲馬的版本。

傑出的創作陣容

伊凡本是王子出身,曾出使法國,對巴黎時尚文化頗有研究。他致力在俄羅斯提振正統藝術。

他把一流人才匯聚在一起。伊凡、珀蒂帕、柴可夫斯基這樣的黃金組合在1889年推出了舞劇《睡美人》,深獲好評。三人再度聯手,共同創作《胡桃夾子》,1892年首演。

俄羅斯聖彼得堡,王家馬林劇院華貴的大幕,1914年之前畫作。(公有領域)

珀蒂帕來自法國,但後半生待在俄國,他為馬林斯基劇院編導了50部芭蕾舞劇,是芭蕾史上最重要的編舞家。他對《胡桃夾子》的藝術呈現有詳細的腹案,他給了柴可夫斯基一張清單,哪一段要多長,要表達甚麼,都羅列得清清楚楚。

法裔俄羅斯著名編舞家莫里斯·珀蒂帕,1890年代拍攝。(公有領域)

柴可夫斯基照單搭配,以他獨特的細膩感性為芭蕾音樂注入了豐富的靈魂,把舞劇音樂提升到像交響樂般的層次。

俄羅斯浪漫派作曲家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公有領域)

這的確是伊凡王子的上乘洞見。他們三個可能也沒想到,柴可夫斯基寫曲的三部芭蕾舞劇《天鵝湖》(首演並不成功,後也由珀蒂帕改編)、《睡美人》、《胡桃夾子》後來成為古典芭蕾的三大舞碼,經久不衰。

1892年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首演的小朋友演員,據說柴可夫斯基在劇終之後送了糖果到後台慶祝。(公有領域)

聖誕夜的秘密

《胡桃夾子》共兩幕,最前面還有一段輕快的序曲,上揚的旋律帶動著節慶的氣息。

大幕拉開後第一景就是剛才提的的聖誕樹部分,接著有小朋友們列隊舞蹈,音樂是雀躍的進行曲。順著音樂慢慢鋪敘,漸漸進入故事核心……

一隻眼睛帶著眼罩,有點神祕的男士鐸瑟爾麥耶(Drosselmeyer)出現了。他是克拉拉的教父,也是個鐘表匠和發明家。他當眾表演魔術。隨後他給了克拉拉一個玩具兵造型、可以磕碎堅果殼的胡桃夾子,克拉拉非常喜歡。弟弟菲力茲趁機去奪,不小心弄壞了,還好教父幫她修復了。

入夜,賓客回家了。孩子們與父母道晚安,客廳漸暗。

一切安靜之後,克拉拉惦記著胡桃夾子,悄悄跑到樹下,抱著胡桃夾子,在躺椅上睡著了。

《胡桃夾子與老鼠王》插圖。德國畫家、出版商彼得·卡爾·蓋斯勒(Peter Carl Geissler,1802—1872)作。(公有領域)

在似夢似醒之際,克拉拉驚訝地看到玩具變活了,在懸疑的音樂中,聖誕樹變得更大,整個客廳也越變越高,不知哪兒冒出來的老鼠也變成真人大小,而且是一支軍隊,帶頭的老鼠王有七個頭。玩具們也成了另一隊伍,領袖正是胡桃夾子。

2016年,美國堪薩斯市芭蕾舞團演出的《胡桃夾子》劇照。(KCBalletMedia/Wikimedia Commons)

雙方起了激烈的戰鬥,玩具兵寡不敵眾,胡桃夾子受傷,快要支撐不住了……危急中,克拉拉脫下一隻拖鞋,奮力朝老鼠王丟了過去。

鼠王應聲倒地,胡桃夾子得以反制鼠王。玩具兵獲勝。老鼠軍隊帶走了斃命的國王。

克拉拉還沒有回過神來,更大的奇事發生了。愉快的音樂盤旋而起,胡桃夾子變成了王子。他感謝克拉拉的襄助,並邀請克拉拉坐上雪橇,他們穿過白雪皚皚的森林,看到雪花仙子翩翩起舞……

第一幕結尾出現的雪花仙子。1954年,美國紐約市立芭蕾舞團演出《胡桃夾子》劇照。(公有領域)

第二幕 糖果王國

穿過雪林之後,克拉拉和王子抵達糖果王國。森林覆蓋著鮮奶油,四處綻放著甜美的糖霜花朵,小河裡流淌著杏仁奶。

糖梅仙子前來迎接他們。王子以默劇方式演繹昨晚的經歷,糖梅仙子很高興,奉他們為貴賓,一場盛大的慶典即將開始。

《胡桃夾子》1892年首演時的舞台設計。(公有領域)

這是個異國情調的博覽會,不同地區的飲品、甜點,搭配不同的舞:

巧克力——西班牙舞曲,小號、鈴鼓與響板烘托著帥氣的踢躂舞步,女舞蹈演員翻動著波浪般的層層裙擺,甩出了凡丹哥舞(fandango)的熱情。

西班牙民間舞蹈凡丹哥(Le Fandango)。約1810年,法國畫家皮埃爾·查塞拉特(Pierre Chasselat,1753-1814)作。(公有領域)

咖啡——阿拉伯舞的弦樂特別神秘,一群穿著柔軟寬腿紮腳褲的舞蹈演員輕飄飄地擺動著,這是格魯吉亞人搖籃曲的旋律,可能老爺爺看到這兒已舒服地打起瞌睡了。

茶——中國舞以清脆討喜的笛子主奏,音樂不長,但越來越快,編舞詼諧有趣,配上高難度的旋跳,造成高潮,通常都會獲得如雷的掌聲。

接下來是拐杖糖——俄羅斯烏克蘭傳統崔帕克(Trepak)舞,舞蹈演員衣裙斑斕艷麗,腳踏翹尖短靴,使出特有的絕活,在空中劈腿大跳、或蹲下身來,一面踢腿一面往前走,氣勢高昂,振奮人心。

再來是長笛與弦樂伴著杏仁糖牧羊人、牧羊女跳起蘆荻之舞,清新可人。

好像以上的各色餘興還不夠趣味盎然,明朗的鈴鼓與歡快的小提琴奏出了諧趣的曲調,果然,一位大媽穿著超胖的大裙子緩緩出現。她拎開裙子,竟跑出個小人兒,原來裙底有乾坤!兩個、三個、四個,多半是八個,聽說最多能塞下32個!這一段叫做《薑大媽與小丑角》,特別逗趣。

是夢似真

熱鬧的笑聲之餘,豎琴帶來了華美的《花之圓舞曲》,露珠與花仙子群構成迷人的圖案。

接著,英俊的騎士入場,他與糖梅仙子展開了壓軸的大雙人舞。音樂變得戲劇化,張力十足,大提琴與雙簧管傾訴著豐沛的情感,每到音樂的高峰點,就是騎士舉起糖梅仙子的時刻,高潮迭起,蕩氣迴腸。

之後是男子獨舞,女子獨舞,男子獨舞有高難度的跳躍,雄壯、出色。

糖梅仙子獨舞的音樂動聽悅耳,非常有名。珀蒂帕編舞時對音樂的要求是「要如噴泉一般,水珠四射」。柴可夫斯基採用了剛發明不久的鋼片琴,他高度保密,甚至在首演前都沒有公布在管弦樂的編制中。

鋼片琴開放圖,由後面可見鋼片、琴槌與共鳴盒。(Schiedmayer Celesta GmbH/Wikimedia Commons)

果然,鋼片琴伴著弦樂,奏出了奇幻、如天界傳來的甜美音色,如銀鈴一般,令人一曲難忘。

最後又以騎士與糖梅仙子快活而順暢的共舞結束大雙人舞的部分。

接下來就是最終的大集錦,所有舞蹈演員魚貫出來謝場,大家齊聚一堂,向克拉拉和胡桃夾子王子告別……

慢慢地克拉拉感覺到了曙光,她在聖誕樹下醒來,胡桃夾子玩偶依然在她懷裡。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嗎?還是她剛剛才從奇妙的糖果王國回來?

這個聖誕夜,克拉拉經歷了太多太多了。她將胡桃夾子高高舉起,滿溢的幸福感一波波湧向心頭……

大幕就此落下。

溫韾古典的聖誕禮物

伊凡王子曾說「劇院不應該只為貴族服務」,他希望正統的藝術能在「短短幾個小時內傳達給所有能來觀賞的大眾」。也許就是這樣遠大的抱負,使俄羅斯芭蕾成為當今古典芭蕾的模範與經典。

身著傳統服飾的馬林斯基劇院總監伊凡·弗謝沃洛依斯基,攝於1903—1904年間。(公有領域)

柴可夫斯基的譜曲可圈可點,其中華爾茲管弦樂編曲可以說是美的極致。其實柴可夫斯基是個纖細憂鬱的人,但他創意的昇華卻留給了世人童話夢幻般的音樂。

沒有前人的努力,就沒有今天的成果。感謝所有古典團隊的堅持,持續推出這樣一場故事精采、服裝道具華麗、音樂悠揚醉人的盛宴。

希望每個人也都能夠在危機中行俠仗義,說不定也會破解魔咒,進入神奇的世界哦!

祝大家聖誕快樂!2016年,美國堪薩斯市芭蕾舞團演出《胡桃夾子》,劇終集體謝幕。(KCBalletMedia/Wikimedia Commons)

落幕終場,叫醒打瞌睡的爺爺,大家歡天喜地地回家,劇場與舞蹈團也都大功告成,可以好好過年了。祝大家都有個聖誕美夢,夢想成真,明年再見!

觀賞視頻

俄羅斯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芭蕾舞劇《胡桃夹子》完整版»   

點評:古典、優美而嚴謹,技巧高超。

舊金山芭蕾舞團芭蕾舞劇《胡桃夹子》完整版»

點評:自由民主版,活力奔放、創意四射,毫無冷場。只是,克拉拉沒有丟拖鞋,有點可惜。

責任編輯:蘇明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自由時報記者王凌莉╱聖彼德堡報導  馬林斯基劇院芭蕾舞蹈演員的搖籃瓦嘎諾娃舞蹈學校,至今仍然維持著帝俄時期的某些傳統,考進舞校第一年的學生,必須隨著老師進行一種「為芭蕾獻身」的儀式,而躍上馬林斯基劇院舞台成為每個學生終生的期盼。
  • (大紀元記者潘美玲紐約報導)古典芭蕾舞藝術家卡羅‧瑪瑪拉(Carol Mamara)在看過1月16日下午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林肯中心的第10場演出後,對中國古典舞讚不絕口。神韻演員出神入化的表演,一舉手、一投足、一個回眸亮相,無不傾瀉著一身詩情畫意,折射出一個古老民族的精氣神。這樣的文化底蘊,和全善全美的藝術表現形式,超越了文化和民族的界限,讓西方人蕩氣迴腸、嘆為觀止。
  • 《天鵝湖畔的芭蕾伶娜》是俄羅斯首席舞星烏里安娜‧洛帕特金娜(Ulyana Lopatkina)的紀錄電影。她突破傳統芭蕾舞蹈演員身材需嬌小玲瓏的框架,靠著勤奮的苦練闖出一片天,成為優秀的俄羅斯首席舞蹈演員,致力於古典芭蕾與現代芭蕾的融合,並力促俄法兩國最高芭蕾殿堂——馬林斯基劇院與巴黎歌劇院的合作。
  • 多倫多正在上演俄羅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代表作《睡美人》。該劇自1890年在俄羅斯聖彼得堡首演以來,在世界各地舞台久演不衰,廣受民眾喜愛。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