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理自家牆上塗鴉挨告 倒楣業主賠670萬

判決首次針對業主保護塗鴉 開法律先例 業主震驚稱裁決「太不理智」 表示要上訴

長島市5Pointz著名的塗鴉牆建築,現在已用油漆將塗鴉覆蓋。 (Emmanuel Dunand/AFP/Getty Images)

人氣: 5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2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新一紐約報導)在皇后區地上路段乘坐一次7號地鐵,從窗戶放眼望去,大大小小的塗鴉占據了各大樓的牆面;華埠所在的第三社委會,去年一年的塗鴉投訴就高達1,500多起,不少商家的私人店面,都免不了被塗鴉者當作「畫布」。然而,根據週一法律判決,一業主因清理了自家樓上塗鴉作品,要向塗鴉者賠償670萬美元。

12日,布碌崙一聯邦法官判定,長島市5Pointz著名塗鴉牆建築的房主,因為自行擦除了塗鴉藝術家在5Pointz牆上的「作品」,而要向45名塗鴉創作者每人賠償15萬美元。法律專家表示,這種對不讓清理塗鴉的保護或開了先例。

從1993年至2013年的十年中,5Pointz的業主沃爾科夫(Jerry Wolkoff)一直默許著塗鴉者在戴維斯街(Davis Street)45-46號的自家牆上創作,這些創作也吸引了不少遊人前來觀看。

不過,2013年,沃爾科夫在將房子拆掉重建之前,自己花錢請人清理了的牆上的塗鴉,結果被一群創作者一紙告上法庭,稱他沒有提前90天通知創作者就洗掉塗鴉,違反了「視覺藝術家權利法案」(Visual Artists Rights Act),該法據稱保護一些在他人財產上創作的公共藝術,但這條法律很少被使用。

業主:等許可要等幾年?

法官在判決中稱業主太「傲慢」,並寫道,「如果他(業主)在收到許可後,等十個月再拆除5Pointz,法庭就不會覺得他是故意的(清理創作)。」

業主沃爾科夫的律師曾辯護到,房子是業主的,他想怎麼處置是他的權利。而沃爾科夫對這次法庭判決表示震驚,他說,「什麼許可?你跟市政府打過交道麼?我光等這個許可,或許就得等上幾年。這個決定太沒理智⋯⋯我要上訴。」

陳作舟:藝術和亂塗不同

華埠共同發展機構(BID)執行總監陳作舟表示,5Pointz一案中業主被重判,是因為未等官方裁決就擅自擦掉了塗鴉,而並非所有的壁畫都需要清除,例如華埠第一小學對面的公雞壁畫,就屬於大家喜愛的藝術作品,可以吸引遊人拍照,帶動經濟。這種和那些「打游擊」在商家門口亂塗的還是有區別的。

市府的「紐約市無塗鴉項目」(Graffiti Free NYC program)和BID都提供免費清理塗鴉的服務,不過清潔公司的費用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商家平時所繳各種費用都涵蓋了一部分。陳作舟表示,市府那邊估計要等三個月才給處理,而如果天氣不是太冷,BID一般會當下派人清理,速度會快一些。

業主是否可以擦塗鴉?

不過,這次的判決確實為清理塗鴉帶來一定的疑問,對於藝術和亂塗的界定恐怕也難有定義,一些塗鴉還是黑幫的聯絡信號。業主是否可以保持店面清潔卻不必擔心吃塗鴉者的官司,也未可知。精通藝術法的律師尼賽波(Dean Nicyper)向《紐約時報》(New York Post)表示,以前的塗鴉保護,大都是防止設計師偷取塗鴉作品的創意之類的產權保護,而5Pointz的案例是第一次使用「視覺藝術家權利法案」,針對大樓業主來保護塗鴉創作的,算是開了個法律先例。◇

責任編輯:文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