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丈夫余文生 許艷:害怕也要堅強往前走

人氣 1665

【大紀元2018年0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遭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實施「監視居住」異地管轄。5日其妻許艷帶著孩子和兩名代理律師前往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會見余文生,再次遭到拒絕。

余文生被羈押已超過2週,家屬和代理律師多次申請會見都遭拒絕。而家屬也連續被以不同方式騷擾、傳喚,許艷在會見通報中寫道:「這幾天我堅強地往前走,但是我的腿在發抖。不是不害怕,而是顫抖著也要往前走。」

如許艷所預「更改罪名不讓會見」

許艷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做為家屬我還是想知道余文生被指定居住,現在具體是在哪裡,現在他的狀況是什麼樣,我是比較擔心他這個方面。」警方拒絕會見的理由是余文生被「指定住所監視居住」,按相關規定不准許會見也不能告知具體地點。她想給他存錢,也以不需要為由拒絕了。

5日上午9點多,代理律師常柏陽、黃漢中和家屬到銅山區公安局要求會見余文生,常柏陽向記者表示,「兩名接待警察說會見的事他們要研究,48小時再告訴我們,我們要求見承辦人員,他說承辦人員是誰他不知道,他們只知道是國保大隊辦的案子。昨天(6日)公安就打電話來說會見的事他們研究後拒絕了,理由是案件比較敏感複雜怕有串供疑慮。」

對於余文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常柏陽表示,「因為沒見到辦案人員,也沒當面聽取他對案件的介紹,具體案情怎樣目前我們都不清楚。」

此前,許艷曾表示擔心官方媒體發布余文生被抓當天的疑似被剪輯過的視頻,是要將余文生污名化,然後更改罪名而不讓會見。余文生案的發展似乎如許艷所預料。

2月5日,代理律師常柏陽和黃漢中到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會見余文生,再次遭到拒絕。(維權網)

被傳喚、騷擾 顫抖著往前走

許艷在會見通報寫道,對於北京人的余文生為什麼被「指定監視居住」在徐州做出以下猜測:

「我是江蘇省宿遷市人,徐州,是余律師每次去我家的必經之路,到達徐州我忍不住流淚了。我和他結婚15年了,這裡留下了我們很多的經歷與故事。此行讓我從感情方面有了一點理解。」

「1月27日徐州警察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我,我就是一個家庭主婦,幾乎沒有工作過,這樣對我實在讓我恐慌,後來的幾天警察連續用不同方式聯繫我,或電話、或口頭說、或去派出所、或夜裡敲門、或以證人詢問我,他們的行為讓一個家屬很害怕。」

「這幾天我堅強地往前走,但是我的腿在發抖。終於體會到一句話的含義,不是不害怕,而是顫抖著也要往前走。」

「從徐州回北京路上,腿突然不抖了,我知道余文生現在需要我,他現在失去自由,我做為他的妻子不能不管他,我只是做一位妻子應盡的義務。希望他能儘快度過這一劫難,我們一家能早日團聚。」

律師界、公民發起聯署聲援、送糧活動

今年1月20日,余文生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變更罪名為「煽動顛覆罪」被指定監視居住。大陸民間發起為余文生聯署請願行動,目前簽名人數已近千人。有一些律師遭到市級國保大隊長的警告,要求律師不得聲援、不得參與聯署簽名。

而上海維權律師彭永和也在網上發起「為余文生家屬送糧」活動,他表示,「為他人捐獻自由者,不可使其經濟不自由」。他同時建議,在執業環境嚴峻下的律師都能自我感受一下余文生的處境,那麼當自己碰到類似事情時就能更好地應對。#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支持香港「占中」遭酷刑 律師申請1500萬國賠
中共濫用法治名義剝奪人權 余文生稱誓不低頭
維權律師余文生遭中共打壓 再次被限制出境 
俞曉薇:聲援余文生律師 抗議中共抓捕好人
最熱視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