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湃被黑龍江警察虐殺 沉冤十一載

人氣 1365

【大紀元2018年09月02日訊】姜湃,一個高高壯壯的女子,大學學歷,頭腦聰敏,記憶力超凡,有一份不錯的工作,父母的掌上明珠。11年前遭黑龍江警察綁架僅兩個月後就慘死,年僅34歲。沈冤11年後其死因才為外界知曉。

明慧網黑龍江通訊員報導,2007年4月26日,法輪功學員姜湃被國保警察馮海波等人綁架。2個月後,6月28日凌晨,姜湃在大慶油田總醫院重症監護室停止了呼吸。去世時,雙腳戴著五公斤的腳鐐。生前,極度虛弱的她在醫院還被警察毆打。

姜湃去世當晚,狂風怒號,電閃雷鳴,沉悶的巨雷接連在天空炸響,好似落在了屋頂上,閃電似乎掛在了窗前;幾小時內打了近千個雷,監管姜湃(遺體)的警察嚇得直哆嗦。第二天正午,大慶大雨滂沱。本地電視台報導:雷暴炸斷電線,許多大樹被連根拔起,二百多口油井停產……

離世第10天,姜湃遺體被強制火化,當時十幾個警察在殯儀館嚴防死守。

姜湃一案沉冤至今11載。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有目擊者和知情者曝出此案更多的事實和線索。姜湃的死因,也變得越來越清晰明瞭。

落入陷阱 遭綁架

姜湃,原黑龍江省大慶石油化工總廠熱電廠職工,1999年江澤民團伙謊言抹黑、暴力打壓法輪功後,她堅守信仰。

1999年,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以法輪功「真、善、忍」傳統價值與中共意識形態不同、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共產黨員等為由,下令全面鎮壓迫害。

在這場迫害中,姜湃被迫買斷工齡,多次遭非法綁架迫害,被迫流離失所。

然而,突然之間,姜湃的原單位領導,信誓旦旦地承諾,讓姜湃回去上班。

2007年4月26日上午九9點鐘左右,姜湃應領導之約去上班。沒想到,等在單位門口的,是大慶市公安局和臥裡屯公安分局的警察。她掉進了大慶國保、臣裡屯公安分局警察和單位領導共同設計的陷阱!

遭受殺人不見血的酷刑

直接指揮並參與非法綁架、刑訊、囚禁姜湃的,是大慶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警察馮海波和臥裡屯公安分局副局長張義清。

姜湃2007年4月26日被抓,4月30日才被送到大慶市看守所,期間這四五天時間,外界不知她被關在哪裏,經受了甚麼。

在看守所關押期間,警察馮海波等不斷來看守所非法提審,刑訊逼供。有人看到,姜湃離世前兩週,還被兩名犯人架著去提審。

被綁架前。姜派非常健壯,體重140斤左右,無任何疾病。然而,被押至看守所的姜湃,異常消瘦,一直嘔吐、咳嗽、咯血不止,時常昏迷。她對同監室的犯人講:警察馮海波把書本放在她的腹部,然後用膠皮管子隔著書本猛力擊打腹部……

墊著書本猛擊腹部,劇痛難忍,震傷內臟足以致命,卻看不見外傷。

在看守所,姜湃還被電擊和灌芥末油

酷刑演示:被綁坐在鐵椅子上電擊(明慧網)

警察馮海波曾說:「你們網上說的,都是真的。」

前幾年,每綁架一位法輪功學員,馮海波都要這樣威脅:

「你們知道姜湃怎麼死的嗎?給姜湃坐了三天鐵椅子,姜湃直跳『霹靂舞』(指坐在鐵椅子上被電擊)。」

國保大隊另一個警察講:姜湃在我們這裡經過三次「衝鋒」(指灌芥末油),鼻涕一把淚一把⋯⋯

灌芥末油,是一種讓人極度痛苦,對身體傷害極大的酷刑。中國人大都知道日本人侵略中國時,給抗日愛國的同胞灌辣椒水,很少人能熬得過去。灌芥末油的痛苦和傷害程度,遠遠超過辣椒水。

被警察灌過芥末油者,身體表面沒有任何外傷,看不出一點受刑痕跡,可是內傷極其嚴重,很難痊癒。被害人一般表現為:呼吸困難、窒息、胸痛、胸悶、咳嗽,吃不進東西,食道像被開水燙過一樣。

在明慧網2015年的一篇報導中,大慶人民醫院護士、法輪功學員劉瑩,曾自述她於2007年8月在大慶國保支隊被灌芥末油的恐怖經歷:

「晚上,三男一女突然從外邊闖進來,像凶神惡煞般地揪住我頭髮往後一仰,用蘸滿芥末油的大口罩摀住口、鼻,芥末油辛辣的刺激味,嗆得我一陣咳嗽,鼻涕、眼淚直流,警察們反覆往口罩上倒芥末油,反覆捂口、鼻,看沒有作用,就又半夜出去買日本進口的芥末油,換了一個20毫升粗的大針管子,抽了一大管子芥末油,直接對著我的鼻孔使勁往裡推灌。我的整個胸腔立刻灼痛難忍,痛徹肺腑,感到心、肺抽搐著,像瘋了一樣,眼睛睜不開了,整個人就要崩潰了,感到生不如死。那種痛苦的感覺無法用人間的語言來形容。」

「我強忍著痛苦,不讓自己崩潰,我的意識幾近失常,我昏迷過去了,警察們用涼水往身上、頭上澆,醒來之後再灌,灌完芥末油再灌水,就這樣反覆折磨著,我多次昏迷,多次被用涼水澆醒,醒來之後被煙頭熏。」

「一警察邊灌邊說:『姜湃你認識嗎?我們給她在鐵椅子上通上電,就這麼灌的。』」

「警察拽著我的頭髮一邊抽打臉和頭部,一邊辱罵。就這樣折磨了整整一宿,頭髮被拽下了一堆,頭髮和著地面的泥水、狼藉一片,慘不忍睹。我全身脫水、衣服濕透,整個人一宿的功夫就瘦了一圈。為了掩蓋現場的罪惡,第二天快上班前,警察們把我的頭髮攏上,像甚麼都沒發生似的……」

芥末油等酷刑折磨,導致姜湃內臟重創,食道、呼吸道灼傷。

後來,看守所每天一次給她強制灌食。她無力行走,被人抬著去灌食。警察經常對她惡語相加,動不動就罵「活不起了」等等。

針對法輪功學員的灌食,絕對不是為了挽救生命,而是另類的折磨。

遭受灌食是極其痛苦的。凡被插管灌食者,都會不同程度地吐血或流鼻血,疼痛難忍。看守所無人過問,照灌不誤。

2005年,大慶有個刑事犯因與人發生口角受了冤枉,加上老父去世心中難過,吃不下飯,幾天沒進食,警察認為她與「政府」對抗,按慣例對她野蠻灌食。兩天沒過,這個犯人就告饒了,乖乖配合「工作」,主動吃飯。事過多日,這個犯人想起灌食的經歷仍然不寒而慄。

灌食致死事件時有發生,因為有死亡指標,看守所並不在乎這一點。

2002年至2005年間,呂秀雲、王淑琴、楊玉華三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灌食致死,但大慶看守所無一人為此承擔責任。

生命垂危 未獲救治

2007年5月22日,被折磨得生命垂危、陷入昏迷的姜湃被送到大慶人民醫院。沒過幾天,警察馮海波與張義清就給姜湃辦了出院手續,又把姜湃劫持進看守所,繼續刑訊逼供。

姜湃家人要求辦理保外就醫。張義清答覆:「沒病住甚麼院!」「誰辦保外就醫都行,只有姜湃不行。」還對姜湃下逮捕通知書,說要判刑。

同監室的人講:2007年6月23日(週六)早上,姜湃已經不行了,抽搐、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她們很害怕,向看守所警察求救。但是, 6月23日、24日,國保支隊、臥裡屯分局、看守所三方無一人送姜湃去醫院就醫。

淒然離世

大約6月25日或26日,姜湃才住進大慶油田總醫院二部十六病區十二室。

目擊者說,姜湃被一男警和一女警送到大慶油田總醫院,樣子很慘。

在醫院,生命垂危狀態的她,被警察毆打,頭髮被拽拉。

連其他患者的親屬都看不下去了,憤怒地說:「犯人就不是人啦!」

6月26日晚上,姜湃的父母得知消息,急去探望,看到姜湃被用手銬、腳鐐銬在床上,有兩名警察看守。當時,姜湃已昏迷不醒,腳部有青紫處、浮腫,接著氧氣管。一點點水到嘴裡,就咳嗽不止。醫生說檢查不出來甚麼病,只打營養液維持生命。

6月27日,心急如焚的家人含淚去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市人民檢察院和龍鳳區人民檢察院要求放人。對方拒不放人,說「要走法律程序」。

6月28日凌晨零點至一點之間,原本身體健壯的姜湃,在大慶油田總醫院淒然離世。

姜湃的父母、家人悲痛欲絕。姜湃母親痛悔萬分地說:「是他們騙我找回孩子去上班,結果害死了我的孩子,叫我怎麼活呀!」

文字整理:葉楓,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2015年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綜述
2015年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綜述(2)
【720系列】中共迫害法輪功百種酷刑(上)
【720系列】中共迫害法輪功百種酷刑 (下)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中共空軍J-20 的真面目
【新聞看點】G7空前抗共內幕 神祕文件助攻
【財商天下】潘石屹甩賣SOHO 這筆買賣虧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