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許艷與三律師再赴徐州 要求公開余文生案

10月31日,中國人權律師餘文生的妻子許艷和謝陽、常伯陽、馬衛三名律師,第三次來到江蘇省徐州市中院,查詢並要求公開案件相關信息。(受訪人提供)

人氣: 6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10月31日,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和謝陽、常伯陽、馬衛三名律師,第三次來到中共江蘇徐州市中院,查詢並要求公開余文生案件相關信息,中院拒做回復,且加強了戒備警力,現場一名記者的手機被搶。

余文生律師案自今年5月被違法祕密開庭後,至今律師和許艷未得到任何消息。

許艷到徐州市看守所為餘文生律師存錢和衣物。(受訪者提供)

許艷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了當天的情況。

10月31日早上8時30分許,謝陽、常伯陽、馬衛三位律師,與許艷一起到達中共徐州市中級法院,查詢案件情況,這已是律師第三次,許艷第四次到法院現場查詢。

許艷說,一行人到達大廳窗口,電腦裡依舊沒有立案信息。同時,工作人員還推辭稱辦案法官劉明偉和庭長都出門學習了。

謝陽和許艷堅持見院長反映情況,遭到法警阻攔。此時現場警力明顯增加,附近有3輛警車,警察還搶走現場一名記者的手機。

徐州中院外佈置的警察。(受訪者提供)

隨後,他們又去了中共徐州市檢察院查詢,但接待大廳關門,沒人上班。

「我們的查詢是正常的法律程序,是公開的在網站上都能查詢到的。」許艷表示,今天三位律師非常努力,把查詢案件能用到的法律途徑都用盡了,她回北京後仍然要去高院控告,「他們違反法律,剝奪了余文生和家屬的很多權利,我們一直在投訴控告,但是當局根本不在乎,沒有回復。」

許艷說,「我對中國(中共)的法治非常失望,但是我依然要求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

許艷表示,當局對案件封鎖得非常嚴密,她的維權也相當艱難,不僅家樓下有長年24小時的監控,她的微信號幾次被封,發一則消息要發一二十遍才可以發出去。

「余文生是無罪的,不應該被關押。這兩年來,我因維權身體也已生病,他的父母親也都八、九十歲高齡了,他是一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許艷呼籲,「我會繼續努力,也請外界多關注余文生和我家庭的命運。」

余文生律師曾代理多起法輪功信仰案,是「709」案王全璋律師的辯護律師,因此遭受中共長期打壓迫害。

2018年1月,他的律師證被註銷。

同年1月19日,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時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所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2019年5月9日,余文生案被祕密開庭,但至今消息被當局封鎖。

許豔四處奔忙,呼籲救助丈夫;她聘請的律師要求會見余文生一直遭當局阻撓;她還向很多部門申請監督,沒有任何回覆。許艷本人也屢遭當局威脅,三次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她和兒子出境也被限制。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9-11-02 1: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