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五秒法則行動筆記的力量:我怎麼發現五秒法則的

作者: 梅爾.羅賓斯 譯者: 吳宜蓁

《五秒法則行動筆記的力量》/采實文化提供

  人氣: 2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勇氣會出現在最不可能的地方。」─托爾金(J.R.R. Tolkien)

一切都始於2009 年,那年我41 歲,正面臨許多重大困境,包括金錢、工作和我的婚姻。我每天早上一醒來,唯一的感覺就是絕望。你曾有過那種感覺嗎?那是最糟的感覺了,鬧鐘響了,但你一點都不想起來面對這一天。又或者,你晚上躺著但睡不著,不停煩惱所有問題,頭腦轉個不停。

我就是那樣,持續了好幾個月。我覺得自己被所有問題淹沒,根本連起床都做不到。早上六點鬧鐘響起,我會躺在那,想著眼前的這一天、房子的留置權、負債、失敗的事業、怨恨我的先生⋯⋯然後我就會按下貪睡鍵,不是一次,而是一次又一次的按。

一開始還沒什麼大不了,但就跟所有的壞習慣一樣,隨著時間過去,它就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變成會影響一整天的大問題。等到我終於爬起來,孩子們已經錯過校車,我就覺得自己的人生很失敗。大部分的日子我都很疲倦、總是遲到,感覺自己喘不過氣了。

我甚至連這怎麼開始的都不曉得,只記得自己無時無刻都覺得挫敗。我的職業生涯陷入谷底,過去十二年內。我換工作的次數多到我都發展出多種性格了。從法學院畢業之後,我在紐約市的犯罪防禦法律援助協會擔任公設辯護人,開始法律工作生涯。接著遇見我的先生克里斯,我們結婚,搬到波士頓,這樣他就能夠繼續念MBA。在波士頓,我在大型法律機構上班,工作總是超時,每天都覺得很悲慘。

女兒出生之後,我利用產假期間尋找新工作,就這樣進入波士頓的新創公司。那些年,我先後在幾間科技新創公司中服務,工作非常有趣,我也學到很多,但我從不覺得科技業是適合我的行業。

我請了一名職涯諮商師,幫助我尋找「我的人生到底做什麼」,跟諮商師往來的經驗,讓我也開始想要成為一名諮商師。因此,就像大部分人一樣,我白天工作,回到家之後專心帶小孩,晚上讀書以取得我需要的證照。最後,我也開始了諮商師的生涯。我非常喜歡這個工作,如果不是媒體業機會的出現,我現在可能還在當諮商師。

我的媒體業生涯是僥倖開始的。《Inc.》雜誌刊登了一篇文章,描述我的職涯諮商事業,剛好有一位CNBC 電視台的主管看到,就打電話給我。那一通電話帶來了多次面談,經過幾個月的試用,我得到了ABC 電視台的「發展協議」,還有天狼星衛星廣播公司(Sirius)的一個call-in 廣播節目。

聽起來很厲害,實則不然。我很驚訝地發現,原來大部分的發展協議給的薪水低到幾乎等於沒有,而廣播節目給的甚至更少。現實中,我是三個小孩的媽媽,要開車來回紐約,睡在紐約朋友家的沙發,另一方面還要繼續擔任諮商師,才能維持收支平衡,必須非常依賴朋友和家人替我照顧孩子,然後做盡一切能讓這些都順利進行的事。

在媒體產業中掙扎幾年後,我有了「大突破」,要在福克斯(Fox)電視主持一個實境節目。當時,我一直覺得,成為電視明星,我就可以一下子解決所有的財務問題。實在是個笑話。我們錄製《某人必須走人》(Someone’s Gotta Go)的節目,拍了幾集之後,電視台就擱置了這個節目。突然之間,我的媒體職涯碰壁了。只有繼續拍攝,我才會有薪水,所以我等於是失業,又被合約綁住,十個月內都不能再去做其他媒體的工作。

那個時候,克里斯念完了MBA,和他最好的朋友合夥,在波士頓開了一間薄脆披薩餐廳。一開始,一切都非常順利,第一家店大受歡迎,他們的餐廳獲得雜誌評選為波士頓最佳店家之一,得了好幾項當地的獎項,而且披薩超級美味。他們開了第二間餐廳,然後在一家大型連鎖商店的鼓舞下,又開了批發商店。表面上看起來,生意好像非常興隆,但從收支表上看來,成長已經逐漸停滯。他們擴張得太快,第二間餐廳並沒有做起來,但批發商店還需要更多現金才能順利經營。所有事情一下子變得很可怕。

就像許多小型企業的老闆一樣,我們已經把房屋拿去貸款,畢生的積蓄也都投入餐廳事業中,結果一切消失殆盡。我們已經沒有存款,房屋的信用貸款也都用完了,克里斯沒有收入的幾週以後,房屋開始面臨留置的問題。

我沒有工作,克里斯的事業又面臨困境,財務壓力不斷攀升。可怕的律師信天天報到,我們該付的支票一張張跳票,要錢的電話沒完沒了到我們只好拔掉電話線。當父親寄錢來讓我們支付抵押款時,我實在又感激又羞愧。

因為太多親戚朋友都有投資這家餐廳,所以在外面時,我們還是盡量保持看起來沒事的樣子,但這樣只是讓壓力更大。克里斯和合夥人沒日沒夜地工作,要挽救餐廳。我試著表現出正面積極的模樣,但我心裡無法承受、難堪又害怕。我們的財務問題正在分化我們,我怪罪他的餐廳,他怪罪我去追求媒體事業。其實,我們都有錯。

不管你的人生看起來有多慘,你總是可以讓它再更慘下去,我就是這樣。我喝很多酒,多到很誇張。我嫉妒那些不必工作的朋友,我尖酸刻薄處處批評。我們的問題看起來那麼嚴重,我乾脆說服自己說我已經無能為力。但同時,在外面,我還是繼續假裝一切安好。

我自憐自艾、怪罪克里斯和他那出問題的事業,遠比仔細看看自己並振作起來容易多了。對我當時的感覺,最適當的形容方式就是被「套牢」了。我覺得被自己的人生和我做過的決定套牢了,被我們的財務問題套牢了,也被跟自己的各種掙扎套牢了。

我知道我該做什麼或可以做什麼,來讓這些事物好轉,但我就是沒辦法做到。這些都是很小的事情,像是準時起床、對克里斯好一點、尋求朋友的幫助、少喝酒,還有好好照顧自己。但知道你需要做什麼,並不足以讓你改變。

我想要去運動,但我沒去;我想要打電話給朋友聊聊,但我沒打;我知道如果我試著在媒體業以外的領域找工作,就會有幫助,但我就是沒有動力去找。回去當諮商師也讓我覺得很不自在,因為我覺得自己正是個失敗者。

我做的事,就只有花很多時間思考,而思考讓一切更糟糕。我越去想現在的處境,就越覺得害怕。這就是當你把注意力放在問題上時,大腦會做的事情,它會擴大那些問題。所以我越想,就越覺得不安、無法承受;越思考,就越動彈不得。每天晚上,我都會喝幾杯酒,讓自己的情緒舒緩一點。然後我就會醉醺醺或昏昏沉沉地爬上床,閉上眼睛,去夢想一個不一樣的人生,一個我不需要工作,而所有的問題都奇蹟般消失的人生。但我醒來那一刻,就得面對現實:我的人生是一場夢魘,我已經41 歲了,失業、財務窘迫、有酗酒問題,而且對自己或先生解決這些問題的能力,一點信心也沒有。

這就是貪睡鍵出現的時刻,每天早上,我都會按⋯⋯兩次、三次或四次。按下貪睡鍵的時刻,就是每天唯一覺得自己可以掌控一切的時刻,那是一種蔑視與反抗的行為,就像我是在說:「噢,是嗎?!人生,你看著吧!去你的!我才不要現在起床,我要繼續睡覺,所以就這樣!」

等到我終於起床時,克里斯已經出門到餐廳去忙了,孩子們著裝準備的進度不一,而校車老早就走了。要說每天早上都很混亂,還算是客氣的說法,那根本就是大災難。我們全都遲到了,我忘記拿午餐、書包、體育課的包包、學校通知單,就這樣慌亂的衝出門。每天都有這麼多失誤,讓我覺得很羞愧,而這種羞愧的感覺只是更加把我推到崩潰邊緣。

最讓人受不了的是,我知道要讓一天順利開始,我必須做哪些事情:準時起床、做早餐、把孩子們送上校車,然後我得去找工作。就這樣,又不是說我必須爬上聖母峰,然而,「這些都很簡單」的事實,只是讓一切更加糟糕而已,因為我根本沒有藉口能解釋自己為什麼做不到。

我的自信心落入了死亡螺旋,如果我連準時起床都做不到,我怎麼可能相信自己有辦法解決克里斯和我財務與婚姻問題?回頭望,我看得出自己正在失去希望。

你是否曾經注意到,為什麼那麼小的事,感覺起來卻那麼難呢?我聽過數千個分享的經驗,我知道我不是唯一有這種感覺的人,接下來的困難事物清單,令人驚訝的放諸四海皆準。

在會議中發言

保持積極

做決定

撥出一些時間給自己

詢問回饋

舉手

要求提升職位

停止自我懷疑

好好寫履歷

按下電子郵件的「送出」鍵

嚴格執行計畫

走出家門

自願走第一個

出席同學會

在社群媒體上封鎖前任

跟某個你覺得很有魅力的人說話

站到舞池上

出版你的作品

去健身房

適量飲食

說「不」

尋求幫忙

放下防衛

承認你錯了

傾聽

以我為例,困難的事情就是準時起床。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時,我都會對自己許下承諾,說明天我一定會改變。明天,我會改變。明天,我會早一點起床。明天,我會態度好一點、更努力一點,我會去健身房,我會對先生好一點,我會吃健康的食物,我不會喝那麼多酒。明天我就會是全新的自己!

就這樣,帶著美好的想像和滿滿的希望,我會將鬧鐘設定在早上六點,然後閉上雙眼。但到了隔天早上,那個循環又開始了。鬧鐘響起的瞬間,我一點都沒有「全新自我」的感覺,我覺得自己還是原來的我,而原來的我只想要繼續睡覺。

沒錯,我想過要起床,然後我會遲疑,轉向鬧鐘,按下貪睡鍵。只需要短短五秒,我就能讓自己放棄一切。

我不起床的原因非常單純:我就是沒有想做的感覺。我後來才知道,我是陷入研究人員所謂的「習慣迴路」中,我持續每天早上按下太多次貪睡鍵,使得這種行為變成封閉的迴路模式,刻印在大腦中。

然後有一天晚上,一切都變了。

我當時正準備要關掉電視、上床睡覺,突然有個電視廣告吸引了我的注意。螢幕上是火箭要發射的畫面,我聽到熟悉的五秒倒數:5-4-3-2-1,發射,煙霧布滿整個畫面,火箭就這樣升空了。

我心想:「就是這樣,我明天早上就要把自己從床上發射出去⋯⋯跟火箭一樣。我的動作要快到根本沒時間讓自己放棄。」那只是一個直覺,一個我大可以輕易置之不理的感覺。幸運的是,我沒有,我照做了。

事實上,我很想解決問題,我不想要毀掉婚姻,也不想繼續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媽媽。我希望財務有保障,我想要再度感到快樂、為自己驕傲。

▍我迫切想要改變,只是不知道怎麼做

這就是我故事中的重點。想要把自己從床上發射出去的直覺,是我的內在智慧在說話,而傾聽它就是轉捩點,跟從它的指示改變了一切。你的大腦和身體會傳送訊號給你,要你清醒並注意。把自己從床上發射出去的念頭,就是這樣的例子。你的直覺在當下可能有點愚蠢,但當你確實用行動去榮耀它們時,就能改變你的人生。

關於根據你的直覺去行動這件事,可不只是「相信你的直覺」這句口號而已。根據亞利桑那大學與康乃爾、杜克大學共同合作的新研究中指出,你的大腦和行動的直覺之間有強烈的連結。當你設定一個目標,大腦就會列出一張目標清單。只要你接近可以幫助你達成目標的事物時,大腦就會發出直覺,給你訊號去完成目標。我舉個例子好了。

比如你設定了一個要變得更健康的目標。如果你走進客廳,不會有任何事發生。不過如果你經過健身房,你大腦的前額葉皮質就會活躍起來,因為你接近了和「變健康」有關的事物。隨著你走過那間健身房,你會覺得你應該要運動,那就是一個提醒你達成目標的直覺,那就是你的內在智慧,留意那個直覺非常重要,無論那個直覺有感覺多渺小或愚蠢。

潛意識中,我的大腦在傳送訊號給我,要我注意那則火箭發射的廣告。在那五秒鐘裡,我的大腦傳送了一系列非常清楚的指示:注意火箭發射的畫面,梅爾,抓住那個想法,相信它,並且去做,不要停下來思考,不要勸自己放棄,明天早上就這樣把自己從床上發射出去。

這就是使用五秒法則時,我學到的其中一件事。只要和你的目標、夢想,以及改變人生有關的事情,你的內在智慧是個天才,那些與目標相關的靈光一閃、衝動和直覺,都在那裡準備引導你,你必須學習信任它們。因為如同歷史中的許多例子,你不會知道最偉大的靈感何時會發生,也不會知道如果你夠相信自己而去執行了,那件事能產生什麼樣的結果。

世界上許多最實用的發明,就是這樣出現的。1826 年,約翰.沃克(John Walker)發明了火柴,他當時使用一根小木棍攪拌一壺化學物質,而當他試著把木棍尖端沾到的化學物質刮除時,它就點燃了。他跟隨著直覺,試著重新製作這樣東西,火柴就這樣發明出來了。1941 年,喬治.麥斯楚(George de Mestral)發現薊草的芒刺很容易黏在他家狗的毛上,而發明出魔鬼氈。1974 年,亞特.富萊(Art Fry)產生了便利貼的想法,

因為他需要一張書籤,可以一直留在詩歌樂譜上到星期天的教會服務,但移除時又不會傷到樂譜的紙張。

連星冰樂也是這樣出現的。1992 年,加州聖塔莫尼卡一間星巴克的副理,發現天氣很熱時銷售量就會下降。他有個直覺,要做一種冰涼的飲料,於是就跟從這個想法,去要了一台果汁機,試驗了一些配方,然後給副總裁試喝。一年後,第一種星冰樂就在他的分店推出了。

只要和改變、目標、夢想有關的事情,你就必須信任自己。這種信任就傾聽改變的直覺開始,並且透過行動去榮耀你的直覺。我很感激自己聽進了那個把自己當火箭一樣從床上發射出去的傻想法,因為我人生中的一切,都因那個想法而改變了。

之後的事情是這樣的:隔天早上六點,鬧鐘響起,而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糟透了。當時天色昏暗、天氣很冷,那是波士頓的冬天,我一點都不想起床。我想起火箭發射的事,立刻覺得真是有夠蠢。然後,我做了一件我從未做過的事:我忽略我的感覺,我不去想,直接去做必須做的事情。

我沒有動手去按貪睡鍵,而是開始倒數。

5⋯⋯4⋯⋯3⋯⋯2⋯⋯1 !

然後我站起來。

就是那個瞬間,我發明了#5SecondRule 五秒法則。@

──節錄自《五秒法則行動筆記的力量》/采實文化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紐約市充滿節慶的繁忙氣氛。人行道擠滿了人,商店櫥窗妝點得璀璨亮眼,人們攜家帶眷漫無目的地四處亂轉。似乎人人都卯足了勁想讓這段詭異而不幸的日子變得正常。我發現這現象很值得慶幸,但也很讓人不安。
  • 在這個靠近世界極北之境的國度裡,山巒被深淺不一的綠簇擁著,夏秋之際,森林裡的小溪從某個隱密處潺潺流出,經過了茂密的黑森林,遇見了採著蘑菇的大野狼、扛著獵槍的小紅帽和採花朵給戀人的獵人,溪水涓涓,從山頭一躍而下,成了瀑布化為飛泉。
  • 陽臺很舒服,一如想像中高級遊輪的私人陽臺。陽臺圍欄是玻璃,所以坐在房間裡,幾乎可以想像自己和大海之間毫無阻隔。陽臺上有兩張椅子和一張小桌子,依照出航的季節,旅客晚上可以坐在外頭,欣賞午夜的太陽或北極光。
  • 《彼得潘》(愛米粒出版提供)
    但彼得就像其他男孩一樣不太在意外表;此時他正欣喜若狂地跳來跳去,完全無視於她的存在。唉!他忘了自己之所以能這麼開心,全都要歸功於溫蒂才對。他還以為是自己把影子黏回去的呢。
  • 她的羊角辮在肩膀上像兩條泥鰍,活奔亂跳。喜饒多吉說,根秋青措誕生在戈麥高地,兩歲時到德格縣城來治病,住在喜饒多吉家,病癒之後,她拒絕再回戈麥高地,於是,喜饒多吉一家就收養了她。現在,她的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有關草原的痕跡。
  • 狩獵術語中有個頗具啟發性的詞彙,可以形容這類印痕——嗅跡(foil)。生物的嗅跡就是足跡。但我們很容易便忘卻自己本是足跡創造者,只因如今我們多數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這些都是不易壓印留痕的物質。
  • 真彌說,昨天晚上,他們從髮廊回家的路上,突然被兩三個年輕男人包圍。那幾個年輕人想把他們拖進投幣式停車場的暗處,徹平挺身迎戰,讓真彌先逃走了。
  • 但是打從我們相識開始,我就本能地知道他的廚藝絕不限於料理的前置作業上。他教我的是耐性的好處,放慢腳步好好想想我做的每一件事。
  • 我在和愛德華見面之前,就聽說了他在太太臨終前所作的承諾。
  • 時值一月下旬,我順著輪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時新英格蘭才剛披上一層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漢姆市在漸沉的暮色下閃閃發光,街燈照亮沿岸一整排結冰的建築,磚牆彷彿鑽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輝,煤氣路燈的光點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搖曳彈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