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律師桑普:遭港警逮捕不要認罪

人氣 490

【大紀元2019年11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香港因「反送中」事件引發的社會抗爭越演越烈,截止19日,港警稱一共在香港理工大學及附近地區拘捕和登記了大約1100人。其中大約900人被拘捕,大約200名未成年人被警方登記了個人資料。香港政治評論人、律師桑普18日接受在洛杉磯《大紀元時報》專訪時表示:香港現在局勢很危急,但是迎接光明前的「悲壯」時刻,幾年後,十幾年後,光明終會到來,「沒有一個暴政可以千秋萬世。從中、西歷史都可看到,民主才是比較長遠的社會。」

桑普認為警察抓捕很多在大學裡的學生,但不可能將旺角、彌敦道的示威人群全部都抓起來。他說:「香港人抗爭的民氣沒有散。」當警察開了真槍、衝進教會、衝入中大,只會讓更多人認識到「抗暴」的必要性。

香港中國留學生是民主的種子

桑普說:相較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的六四大屠殺,這次香港人面對的是更可怕的中共暴政。「六四」時學生們曾有條件讓中國走向民主法治,但現在的中國沒有,「中國大陸還沒有到達萬眾一心,爭取民主自由的程度」。

桑普希望中國的民主時鐘不要停留在1989年。他希望來到香港的中國留學生做個歷史見證,儘管有些中國學生被中聯辦送回中國,但也有些人選擇留下來,桑普說:「民主的種子在他們心裡發芽,讓他們去感染其他人」,將來有機會在中國講出來,慢慢發芽生根。假以時日,這個風潮一開始,就會有改變,雖然不會快,但看在眼裡、埋在心裡,終有一天會生根。

現在的香港事件,正是培養中國人認識民主的機會。他希望在海外、有機會「翻牆」的人多看一些報導事實真相的媒體。桑普對香港未來的情況感到悲觀,因為香港很可能會爆發類似709律師大抓捕,或大量人口失蹤、逃亡的情況。

桑普分析,因為中共的核心是「權力」,當中南海高層看到還有這麼多香港人在街上,絕對是不會放過香港。他說:「香港人明知道警察到處在抓人,但我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因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桑普說:「我們每個人都要有這樣的打算,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保存有用之軀,迎接光明的未來。」

六四2.0版與真假新聞

桑普表示,八九六四與現在的香港反送中運動相同的地方都是面對中共「屠殺」。但中共對香港的手段是「隱性」的,並非明刀明槍的殺戮,而是在檯面底下做。桑普質疑:「警察抓到學生,一車車送上港鐵東鐵線,要送到哪?警察制服學生以後,為什麼還要踹他的腦袋?」這些真實的畫面,透過網路視頻,大家可以自己去觀察、思考。

目前國際媒體報導香港事件與當年六四一面倒批評中共暴政不盡相同。桑普認為這是受中共黨媒和各方勢力影響造成。他說:「中共黨媒做了很多假宣傳,海、內外網站都在做類似的事,剪接視頻、下聳動標題,片面的、假的、改圖的新聞非常多。」

桑普說:「暴力的一方永遠是警察,我們是『保衛戰』。你可以質疑保衛對不對,但香港人不是主動出擊警察,不是暴力分子。」他指出那些偏頗的報導就像當初六四時只看到市民燒坦克,但沒看到坦克掃射人群,並不能忠實的還原整個事件,這些沒有前因後果的視頻在各種社群媒體發放,圈了很多「藍絲」。

他說:「絕大多數的香港人都是『抗暴』,媒體沒有擺正這個說法。」假消息不斷的傳出去,加上國際媒體「平衡報導」誤事。桑普表示,CNN看到這些不同的視頻,就各打五十大板,但這不是平衡報導,真假事非要判明,非常簡單,只要去看死傷名單,不用有名有姓,只要看有多少死傷是示威者、多少是警察,算百分比,就一目了然。如果說香港示威運動真的是雙方都有暴力行為的五五波,那應是死傷比例相當,但現在的情況是九成示威者受傷、死亡,而受傷港警只有一成,且多半都是小傷。。

桑普說:「真相有自己的力量,但真相也需要很好的宣傳媒介。」

中共利用假訊息、假新聞在全球傳播,因此香港除了有肢體戰,還面臨真、假新聞戰。他說:「學生都已經困獸鬥了。警察還要拖行學生,用腳踩學生,這些畫面主流媒體卻不報導。CNN報導的是平衡、廣泛的畫面,但事實有調查清楚嗎?他們願意調查清楚嗎?」

「蒙面法」被判違憲是小步的勝利

桑普也是佔中義務律師團成員之一,他表示目前香港的「司法」制度並不是一個勇敢有為、捍衛人權的司法,某種程度上是一種「法匠」式的司法,只是守護社會既成秩序的法律。他呼籲在人道的大災難前面,香港司法界應反省這個問題。

桑普說:「法律途徑可以幫助的並不多。禁蒙面宣告違憲,但只是小步勝利,在美國、臺灣、歐洲等社會,早就宣布《公安條例》限制人權。」義務律師可以幫助這些遭港警逮捕的示威青年、醫護人員獲得法律支援。

桑普表示,如果遭港警逮捕,不要認罪、不要說話,48小時候政府與警察若不提告,就會被釋放。他說:「香港還殘存這樣一點點的『公義』,在中國內地根本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因為48小時根本不算什麼樣的數字。」

北京‧香港‧臺灣

曾分別在臺灣與中國念書的桑普表示,在北京很難找到一家獨立書店,因為沒有書可以賣,有書也不能賣。據他觀察,大多數的中國人們談的都是名利財色、聲色犬馬,在長安大街上可以看到沒有門牌的黨機關,就像龐然大物一樣;有錢人家就是深宅大院,互相拉幫結派。當然這些現象在各個社會裡都存在,但桑普說:「文明社會有個『度』,在中國卻是發展到極致。」

他說:「人心的墮落很嚴重」。師生間會談論政治,但點到即止,不會觸動「中共是個暴政」。

在臺北則完全不一樣,桑普說:「人們什麼都可以談,沒有禁書、沒有發言的禁區。」他認為這是臺灣人民透過幾十年累積的民主實力,「不只是軟實力,是文明的實力」。

桑普認為,華人也可以擁有民主社會的狀態,14億中國人也可做到,只是現在他們在中共統治下腐化的太嚴重了。他認為,如果香港不幸陷落以後,臺灣就是面對中共的第一線,臺灣會有很多人繼續為「光復香港」做事,還是有這個氛圍去繼續抗爭;如果香港年輕人征服恐懼,沒有被中共恐怖征服,又無法在香港生存,桑普會建議他們移民臺灣。

他說:「美國、加拿大主流社會對抗中國的情節比較薄弱,在那就像溫柔鄉,時間會停滯,就像停留在1989年,唯有臺灣是不一樣的。」

海外華人怎麼撐香港?

桑普表示,除了在香港前線,海外華人也可以做很多事。例如利用社群媒體開一些群組,聚集人氣;做一些香港事件的文宣讓西方世界知道,將香港運動的真相翻譯成英、法、德各種語言;舉辦論壇,讓當地社區參與了解香港。

桑普說:「不是抱著『取暖』哭一場,而是做一些具體的分析,發揮在海外的力量。」將香港的新聞收集、保存,見證這段歷史,將這些消息擴散到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黃絲」以外,去說服其他人群。

另一方面也可遊說各國政府,利用國際輿論制裁中共。桑普說:「要解決香港問題,就要解決中共暴政的問題。」

目前中美貿易戰、科技戰已經開打,桑普認為應該提高到金融戰,制裁上市公司,切斷中共的金流,使銀行呆帳、壞帳上升,當債務違約發生,就會出現連鎖反應,整個經濟體系會崩盤的,「美國使用這個手段的時候越來越近了」。

桑普也提醒香港人、同道要推動「人權」外交,不僅是限於金融戰,還要有人權戰。他認為從貿易、科技、金融、人權這四個板塊去干預中國,中共才會顫抖,掐住香港脖子的手才會鬆。香港是中共走資的天堂,如果中共要自斷其路,就會應聲倒下,香港才會改變,什麼地方都可能會改變。◇

責任編輯:孟文瀾

相關新聞
謊稱測試盒獲美FDA批准 中國公司被起訴
中共病毒為何「因人而疫」?專家也不知道
洛學區可能5月才能全面展開在線課程
洛縣版小企業救助開放 限150家最高得一萬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吳明德:匯豐不派息 英防備通縮
【有冇搞錯】美國遭遇珍珠港時刻
【現場音頻】小區現無症感染者 樓長緊急通知
【紀元播報】美媒太信中共疫情數據 盧比奧:怪誕
【直播回放】4·6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35萬人
【紀元播報】改叫中共病毒 英文大紀元文章獲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