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小馬奔騰翻車 車峰吞噬數字王國

人氣 15554

【大紀元2019年12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大紀元時報》日前獨家披露了神祕紅三代操盤中共權貴海外資產的內幕。該報導揭示了中共權貴家族已滲透全球,通過操縱大陸和香港金融市場,在資本市場上興風作浪,將海內外的各類公司、尤其是中國民企當作狩獵目標,牟取暴利。其中提到的曾名噪一時的大陸影視明星企業「小馬奔騰」,其由興到衰繼而夭折的經歷,正是中共與民企間「中國式關係」的縮影。

「小馬」翻車、夫債婦償 結局淒涼誰之過

2014年1月2日,在中紀委的某處「雙規」祕密基地内,曾在影視界和投資圈裡風光一時的小馬奔騰董事長李明在痛苦中離世。李明死時,不唯親人不能相伴身邊,而且其遺體的領取條件還是不准家屬進行屍體解剖。

2017年10月2日,小馬奔騰遭司法拍賣,淨資產估值約3.8億元人民幣。小馬奔騰已翻車,但創始人李明欠下的6.5億元對賭債務卻沒消失,成為重負壓在了李明的遺孀身上。

2019年10月22日,北京市法院二審判決小馬奔騰創始人李明遺孀金燕需承擔2億元(對賭)債務,沸沸揚揚的「夫債婦償案」塵埃落定。金燕告訴陸媒,李明在北京的兩處房產已被凍結,自己只能帶著孩子租房棲身,面對2億元的巨額夫債,不知如何是好。

曾經出品《武林外傳》、《龍門鏢局》等熱門影視作品,2013年引來華誼兄弟54億元出價收購的小馬奔騰,最後落得分崩離析,創始人遺孀還要變賣家產、替夫還債的淒涼境地。

陸媒往往將此歸因於資本的無情,卻迴避了民企興衰的根源,即在中共體制下,企業家們往往不得不攀附權貴,然而所需付出的代價,或不僅僅是良知和尊嚴,甚至包括了財富和生命。

小馬奔騰作為一個家族企業,其快速崛起幾乎要全歸功於創始人李明的「交際能力」,或者說「經營人脈」。

小馬奔騰前身是成立於1994年的北京雷明頓廣告公司。創始人李明先是搭上了時任央視副台長的李東生,於1996—2009年期間獲得《新聞30分》欄目的廣告獨家代理權,以及央視二套《經濟與法》、新聞頻道《環球視線》的欄目廣告及央視電影頻道大部分時段廣告的代理權。

李明背靠央視這棵搖錢樹,掘到了第一桶金,不過,其由此形成的權力致富的人生觀,也為未來的災劫種下了禍根。

隨著實力變得雄厚,小馬奔騰的業務觸角延伸到電視劇、電影、動漫、影院投資、新媒體、演藝經紀等多個領域,形成了完整的娛樂產業鏈。李明成為影業界交遊廣闊的投資人,投資了十幾部電影,結交了不少高官或權貴們的「白手套」。例如曾慶紅胞弟曾慶淮,擔任過替中共做宣傳的《建黨偉業》的顧問,曾慶淮依仗曾慶紅權勢,在香港把持黑白兩道,勢力極大。

以為傍上了靠山的李明,那時的事業蒸蒸日上。事實上,小馬奔騰靠著李明與權貴的關係於2012年成功收購美國著名電影特效公司「數字王國」(Digital Domain)的這筆交易,的確讓其攀上了事業頂峰,但同時也敲開了厄運的大門。

小馬收購數字王國 資本遊戲中誰是獵物

2012年時,曾憑《泰坦尼克號》、《變形金剛》、《返老還童》等電影中的特效製作摘得九屆奧斯卡大獎的好萊塢頂尖特效公司Digital Domain(數字王國),在紐約上市後一年不到,就因過度擴張而瀕臨破產。

當時李明正在與Digital Domain談合作,計劃在北京建立好萊塢特效基地。根據當年的投資動作可知,在李明心中,「數字王國」已經成為「小馬奔騰」騰飛的翅膀。

李明起初計劃入股、以挽救Digital Domain免於破產。遭拒後,李明決定收購破產的數字王國。

據陸媒報導,參與收購Digital Domain的小馬奔騰原高層透露說,破產收購的交易時間非常短,由於小馬奔騰是內資公司,李明短時間內無法籌集到收購所需的3500萬美元境外資金,四處尋找合作夥伴。

在此過程中,李明經人介紹結識了被陸媒稱為「神祕商人」的車峰。車峰是中共央行前行長戴相龍的女婿,也是曾慶紅、劉雲山等中共高幹家族的「白手套」,並與「明天系」的肖建華、落馬的中共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等人過往甚密。

該小馬高管回憶說,小馬奔騰和車峰很快達成了聯合收購的意向,小馬奔騰通過管理層的個人關係在海外融資2000萬美元,占據大頭;車峰作為小股東,跟投了部分資金,起初也沒對小馬提出任何苛刻條件。

不過,小馬原高層的上述說法與整個事件實情有許多不符之處。海外媒體的後續報導爆出的更多內幕,揭示出一個紅色大鱷如何展開獵殺遊戲捕食小馬的過程。

事實上,從李明看中Digital Domain的初始,小馬奔騰就已成為車峰的獵物。

最初,小馬奔騰試圖入股數字王國時是以天行證券作為財務顧問的。而天行證券在這個過程中的角色並不單純,至少,它不僅僅是為小馬奔騰做顧問。天行證券在後期(香港)奧亮集團併購被小馬收購的數字王國時,也出任了奧亮的財務顧問。

天行證券隸屬天行國際金融集團,當時該集團老闆是澳門賭場中介人紀曉波,據陸媒報導,紀曉波是車峰安排在境外洗錢的「馬仔」。奧亮集團是車峰的一個香港殼公司。

當時天行證券負責主持併購數字王國的謝安,後來作為車峰的代表,出任港股數字王國的CEO。也即是說,無論是否李明是在為收購Digital Domain而籌錢的時候才認識了車峰,小馬奔騰早已掉入車峰鋪開的捕獵蛛網中。

大紀元之前的獨家專訪披露了另外一個內幕版本:一名在海外替中共權貴操盤資本運作的紅三代,動用在美國和BVI避稅島的能量,確保了幾千萬美元緊急資金在短時間內到位,提供給車峰和小馬奔騰用於收購數字王國。

綜合這些信息,可以推斷出,李明當年並無實力可以在短時間內拿出收購數字王國的海外資金;這筆資金是由車峰出面,從中共權貴家族在海外的資產中籌借來的。

在車峰等中共權貴的海外資本的支持下,2012年9月,小馬奔騰聯手印度媒體巨頭「信實媒體」共同出資3020萬美元(按照當時匯率約2.34億港元),成功收購了數字王國,小馬奔騰占股70%。

小馬「數字王國」夢碎 厄運降臨

這筆收購案不但成為令人矚目的影視業和投資界大事件,同時也是李明的厚望之所寄。

2012年11月,小馬奔騰與Digital Domain聯合宣布將組建合資公司,將全球頂尖的視覺特效技術引入中國,確立未來在北京將建成數字特效拍攝基地與培訓學校。

但令外界不解的是,正欲大展宏圖的小馬奔騰,幾個月後就將Digital Domain的股份,以極其優惠的條件轉讓給了車峰。

小馬奔騰管理層對外的說法是,李明擔心數字王國的虧損會影響小馬奔騰在國內上市,於是同車峰達成轉讓退出的協議。

然而當時中國大陸已經暫停了IPO上市,李明即便認為數字王國是個包袱、想要丟掉,也不應該那麼急迫。

而且,Digital Domain的虧損只是暫時性的,其好萊塢光環能帶來財源滾滾的特效業務。據上市後的數字王國2014年年報顯示,當年Digital Domain總收入8.5億港元,僅視覺特效一項業務收入就達5.2億港元。而小馬奔騰買下Digital Domain才花了不過2.34億港元。

Digital Domain作為如此賺錢的金牛,且關係到小馬奔騰公司未來的發展戰略,李明為何會要賣掉?

Digital Domain在小馬奔騰手中還沒捂熱,不到半年就被轉讓給了一間收廢品的香港垃圾股公司——奧亮集團。早在2009年,奧亮集團就被車峰的關聯人士收購,成為一個上市殼公司。

車峰從李明手中拿下Digital Domain的代價是不用花一分錢,只承接小馬奔騰收購數字王國時、欠下的約2000萬美元的債務,外加數字王國在香港上市後、再補償李明500萬美元。

2013年3月,Digital Domain被換股、借殼奧亮集團;奧亮集團併購Digital Domain後,更名為「數字王國(港股)」,股價暴漲。保守估計,車峰及其代持人僅在數字王國的相關股份收益便達61億港元。

在以數字王國為主菜的這場資本盛宴中,小馬奔騰得到了什麼,又扮演了什麼角色?

大陸媒體分析說小馬是車峰收購數字王國的通道,意思是指,小馬向車峰借錢買下數字王國,但很快又將其轉讓給車峰,最終一無所獲;而車峰以此收割了巨額資本紅利。

梳理下小馬奔騰、車峰、奧亮集團這一系列資本交易,可以看到:買下數字王國的錢是李明借的,這筆債又是用數字王國在香港上市後的溢價來償還;車峰等中共權貴操盤手相當於空手套白狼,憑空利用數字王國賺取了數十億港元。

在這場中共權貴的資本盛宴中,小馬奔騰不僅是資本的通道,更是一道輔菜,沒有小馬這塊中國影視明星企業的牌子,沒有中國影視+好萊塢頂尖特效的新聞炒作,車峰他們也吃不到數字王國這道大菜。

車峰在從李明手中奪取Digital Domain時,曾與小馬奔騰簽約、未來會推進數字特效的計劃;但數字王國(港股)後來並未履約,車峰亦未如約補償李明500萬美元,以至於2014年9月李明遺孀曾前往香港向車峰討債。

面對車峰的逼人強勢,李明只能黯然退讓。小馬奔騰「數字王國」的夢想破碎,似乎敲開了小馬厄運的大門。

2013年12月20日,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落馬。李明因與李東生的瓜葛,隨後被當局帶走協助調查。2014年1月2日,李明在雙規期間「猝死」。

李明遺孀金燕稱,李明的確是在協助調查原央視副台長、原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案期間突然發病去世的。金燕說李明曾有心臟病。有陸媒報導說,李明接受審問時情緒激動,注射了鎮靜劑而導致其死亡。

不過,李明「猝死」還有一些不同的版本。

曾參與數字王國資本遊戲的流亡富商郭文貴稱,收到線報,李明當時遭電擊刑訊,是電刑激發心臟病致其死亡。

也有外媒稱,李明與曾慶紅等江派高官牽扯太多,故而被江派殺人滅口。

其實,無論哪一種情形,對於中國民營企業家們和其家庭而言,都是一場悲劇。而這正是中共體制下、中國企業家們的危險現狀——「黨為刀俎、我為魚肉」。

大陸財經界對於小馬奔騰的興衰,進行了種種討論和註解,從股權結構到公司治理,不一而足。

但華麗的辭藻和術語都掩蓋不了一個事實,即小馬奔騰的遭遇並非特例,而是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家民企身上的「獵食遊戲」。中共權貴和白手套們是獵食者,企業家和股市中的散戶們一樣都是其獵物;而攀附權貴的企業家固然可能走上捷徑發家致富,但也意味著,同時會提早落入獵食者的眼中。

當然,中共權貴的白手套們,也難有善終結局。2015年6月2日,車峰被中紀委帶走。緊接著的6月3日和4日,數字王國股價累計下跌近五成,市值蒸發逾100億港元。而在之前的4月初到5月末,該股股價暴漲了655%。

數字王國先是股價暴漲,車峰被抓後、又放量大跌,這種操作正是莊家大鱷找人接盤、割散戶韭菜的標準動作。

時至今日,數字王國股價不足8分錢,與2015年6月3日開盤的1.97港元相比,縮水96%。期間接盤散戶們損失有多慘重,幕後的中共權貴賺取的利潤就有多豐厚。

媒體披露車峰背後的黑金網絡

小馬奔騰收購數字王國的遭遇,證明了兩個事實:其一,中國民企如果沒有權勢可依仗,在國內外都是寸步難行;其二,車峰們在海外隨手都能拿出海量資金,表明了中共權貴不僅在國內斂取財富,而且早就將腐敗黑金轉移到了海外。

對於小馬奔騰這樣的民企而言,車峰無疑是手眼通天的金融大鱷,但在中共權貴眼中,也只是一隻白手套,是中共「黑金網絡」的一個代言人而已。

在中共內部的權鬥傾軋中,最先倒楣的,往往是這些白手套。車峰被抓後,陸媒陸續披露了一些關於他的內幕。

比如在數字王國收購案中,車峰沒吃獨食,而是把明天系的肖建華等都拉進來,分享紅利。

又比如,陸媒還披露了車峰背後的一些黑金內幕。

據陸媒報導,車峰曾投資澳門恆升集團。恆升是紀曉波開辦、在澳門從事賭場貴賓廳中介人服務的公司。

恆升集團當年在澳門擁有12個貴賓賭廳,共90張賭台,高峰時每月轉碼量(被賭場用來計算VIP業務交易量,常被用於洗錢)約500億港元,以此計算,年轉碼量高達6000億港元。

2013年9月恆升借殼在香港上市,2014年殼公司被改名為「博華太平洋」,轉型為在太平洋上的塞班島經營賭場。

在2012年薄熙來案發前,中共權貴和貪腐官員的黑金財富,許多都是通過地下錢莊+澳門賭場的通道流出境外。

當時把持洗黑錢的是曾慶紅家族。其中地下錢莊的明面負責人是曾慶紅家族的「頭馬」東北富商戴永革,背後是曾慶紅的兒子兒媳曾偉夫婦。而海外的洗錢通道,就包括了戴相龍家族的車峰和紀曉波負責的澳門賭場。

薄熙來案發後,薄熙來的金主、大連實德集團老闆徐明被抓。徐明也是戴永革的死黨,曾替薄熙來通過澳門賭場洗錢。習近平當局其後開始打擊澳門賭業,試圖截斷資本外逃的賭場暗道。

不過,曾慶紅家族顯然不願放棄洗黑錢這門大生意。自此,腐敗資金洗出海外的途徑,由原來經由澳門賭場,改為經由塞班島上的賭場。

儘管車峰落網已四年半,但其麾下的黑金網絡照常運作,澳門和塞班島上的賭場依然是中共高官和富商們的洗錢通道。

李明們的悲劇,車峰們的落網,中國大陸的反腐運動,這些都改善不了中國企業家們的地位。唯有跳出中共這個吞噬民企民膏的「鱷魚潭」,中國企業才能真正騰飛。#◇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揭秘戴相龍女婿的金融系和政法系朋友圈
戴相龍女婿車峰案被曝涉更高層 案情絕對保密
黑金帝國突破口 車峰案牽出五大家族
陳思敏:小馬奔騰易主背後令人關注孟建柱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疫情未完 安徽黃山萬人扎堆爬山
【現場視頻】武漢楚河漢街已人來人往
【珍言真語】蔡陳葆心:世局難測 持有現金為上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