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94歲曾祖父成澳洲最高齡博士畢業生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奕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經歷了七年的兼職學習,94歲的大衛·博頓利(David Bottomley)從珀斯的科廷大學(Curtin University)畢業,獲得了博士學位,成為澳洲年紀最大的博士畢業生。

此時的他已經是一名曾祖父了。博頓利說,這比他預期的畢業時間提早一年。「我簽了八年的在職學習(協議)來完成這個特殊的任務,我提前了一年完成,我做到了。」

他強調,自己的經歷並不是作為一個成年學生重返校園的故事,而是終生職業的一種延續。

「我並沒有回到學習上面,我從來就沒有停下來過。」他說,「我從事職業生涯已經有大約72年了。」

圖為94歲的大衛·博頓利(David Bottomley)和他的妻子。(Jaimi Joy/curtin.edu.au)

博頓利說:「我妻子說,我的年紀可以有兩種解讀方式,要麼是痴迷,要麼是沒有能力。」

這位墨爾本學者於1946年在新州的阿爾伯裡(Albury)的一所學校開始了他的理科教師生涯。他在英格蘭、澳洲和亞洲從事了60年的社會和市場研究工作,隨後在墨爾本大學取得了研究型碩士學位

博頓利先生有四名子女、十三名孫子(女)以及一名曾孫(女)。

研究課題重新審視教室職能

博頓利博士的論文測試了五位先進的英語教育工作者的教學方法。從1816年至1885年,他們將科學理念滲透到課程當中。

「在學術界,教學的歷史並沒有被很好的保護。」他說。

博頓利說:「我挑選了五名在19世紀時期著名的教師,他們將科學視為一門學科,讓學生了解他們所生活的社會。」

他說:「由此,我總結了一些問題,例如,教室的功能是什麼?(以及)為什麼教學應該立足於競爭而不是合作?」

在博士生導師特萊格斯特(David Treagust)教授的指導下,博頓利博士最終在收到一封來自墨爾本的郵件通知後,完成了他的博士學位。

博頓利博士雖然熟悉計算機運用以及郵件溝通,但在高科技應用方面,他確實需要一些幫助。

博頓利說:「這是我需要些幫助的一個領域,我樂意接受它。我仍然不是(電子)設備專家,我的孫子們不假思索地(就可以)使用它們。」

「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博頓利博士說,完成這個學位並不意味著他的學習階段將告一段落。他說:「當然不會。人們缺乏對社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的基本了解。」

博頓利說:「這是不充分的研究,對科學理念不充分的認識,以及不情願與該領域中、那些花時間來回答你所有那些奇奇怪怪問題的人接觸。」

博頓利說:「我認為,這或許是我們作為研究者有失眾望的地方,而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想知道他對那些進修學習的成年人的建議嗎?「祝所有和我一樣瘋狂的人好運。」他說。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